白洛眼中露出一抹心疼,坐在了沙發上,想要摸一下陸芊芊的腦袋安慰一下,不出意外又被一巴掌拍開。

陸芊芊瞪著白洛,得意地道:「別再拿我當小孩子了,我才不是只會給你惹麻煩,今天我剛到這裡就幹了一件大事,絕對比你在這個城市帶了那麼長時間做的都要強。」

白洛不以為意地笑了笑:「什麼大事?難道是襲擊龍衛總部?」

「才不是!」陸芊芊即刻反駁。

「幾個小時前我已經將那個什麼黑龍聯盟教訓了一頓,以後他們絕對不敢再囂張了。」

「怎麼樣,比你強得多吧?」

白洛:「……」

這時候,一道頗為凄慘的身影推門而入,打破了沉寂的氛圍。

「白老大,你也要為我做主啊,今天有個不講理的丫頭上打上了我們總部,關鍵是我還打不過啊!」僵文一進門就哭喪著臉扯著嗓子嚷嚷了起來,胸口處被炸開的碗口大小的傷疤露在外面,就差在臉上寫上一個大大的『慘』字。

然而,當看到白洛身邊的那人時,僵文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精彩萬分。

「卧槽,你怎麼在這裡?!」

陸芊芊比僵文更加震驚,直接從被白洛解封了的空間裝備里的掏出數張靈符。

「妖孽,吃我一記靈符!」 「所以說,你把我的手下給揍了?」白洛看著眼前這位不良少女道。

陸芊芊心虛地移開了視線,不敢看白洛的眼睛。

「我怎麼知道這個黑龍聯盟的靠山竟然是你。」陸芊芊嘟著嘴道。

白洛苦惱地捂著額頭,就知道她一來准沒什麼好事,熊孩子就是麻煩。

「老大,你可要為我做主啊!!」僵文一把抱住白洛的大腿,死死不肯鬆開。

「這個瘋丫頭不僅暗地裡偷襲黑龍聯盟,剛才當著老大你的面竟然還想殺了我,這是沒把老大您放在眼裡啊!!」

僵文拚命擠出兩滴鱷魚眼淚,也不知道殭屍是怎麼有眼淚的,總之看他哭成這個樣子,白洛都有些不忍。

「好了,不是沒有人員傷亡嘛,這件事就先這樣過去算了。」白洛緩緩道。

「哈?」僵文大為不解,白老大脾氣什麼時候這麼好了?不對啊,這不是他僵文認識的那個狂拽酷霸的白洛老大的行事風格啊。

「老大,你不會看上這個野丫頭了吧?您可要三思啊,這樣的瘋女人有什麼好看的,改天我給您找……」

「bang——」

白洛一拳僵文腦袋上,微怒道:「別胡說八道,有空回去多修鍊修鍊,別下次再被人打成這幅摸樣了。」

僵文摸了摸腦袋道:「嘶,老大你下手可真狠,不過,嘿嘿,我就知道你看不上這個小丫頭。」

白洛臉一黑,一旁的陸芊芊更是恨不得把僵文這個大舌頭直接剁碎了。

「哼,閉上你的嘴,本姑娘天生麗質,你們的混蛋老大根本配不上我。」陸芊芊抱著胸部,高傲地抬起了頭。

僵文朝著白洛使了個眼色,詢問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裡怎麼突然就冒出來個這麼個角色,黑海市裡也沒聽說過這號人物啊。

白洛解釋道:「這是我老師的女兒,要來黑海市歷練一段時間,今後讓手下的兄弟們看著點兒,不要讓她再惹什麼麻煩。」

「放心老大,這事兒就包在我身上。」僵文拍著胸保證道,心中明了了幾分。

『原來是白老大老師的女人,難怪白老大處處讓著她,進來的時候倒是聽到有人襲擊了這裡,八成就是這個小丫頭了,這樣老大都不生氣,看來他們的關係不淺,以後還是少惹她為妙。』

僵文心下暗中敲定,以後見了陸芊芊是有多遠躲多遠,沒見白老大都不想跟她糾纏嗎?

兩人三言兩語就把陸芊芊安排完畢,卻不曾想眼前這位姑娘心裡極不願意。

她本就看白洛不順眼,又怎麼會答應白洛的安排?

「少來這套,白洛,我告訴你,休想讓我聽你的命令。」陸芊芊不滿道。

「本姑娘生來自由,想去哪兒去哪兒,你管不著。」

「是嗎?」白洛眼睛眯了起來,他是不是對這個瘋丫頭太仁慈了?

他想了想,語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來黑海市歷練,最後需要我來評分吧?」

「你說,如果我最後給一個差分會怎麼樣?」

「你敢!!」陸芊芊雙目怒瞪,氣呼呼地看著白洛。

「呵,你覺得我不敢?」白洛輕飄飄地看了她一眼,呵呵,小丫頭,還想跟我斗?

根據龍衛的規定,想陸芊芊這樣外出歷練的人,都是要設置監護人的,而陸芊芊的監護人,毫無疑問就是白洛。

歷練過程中,白洛不僅需要負責對她進行一定的保護,最終的評分也需要他來完成,毫不客氣地說,白洛掌握了陸芊芊的命門。

陸芊芊咬著牙,不甘地道:「別以為你負責評分就能控制我,等我出去后,要是把你在黑海市私下裡建立勢力的事情捅出去,你也別想有好果子吃。」

「你威脅我?」白洛反問了一句,彷彿聽到了十分好笑的事情一般。

「是你先威脅我的!」陸芊芊不甘示弱。

「根據龍衛的規定,任何龍衛都不能私自建立自己的勢力,更不能打著龍衛的旗號為自己謀好處,你在黑海市建立黑龍聯盟的事情我可都知道了,要是被上面知道,你也不會好過!」陸芊芊覺得自己揪住了白洛的小辮子,開始洋洋得意起來。

『剛才你不是很神氣嗎?現在看你怎麼辦。』

陸芊芊心中越發得意,敢威脅姑奶奶,這下一定要讓你知道知道我的厲害。

白洛瞥了陸芊芊一眼,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雙手托著下巴。

「有點兒意思,既然這樣,我們就來好好掰扯掰扯。」

「這座黑海市是什麼樣就不用我多說了,上面曾派遣四階修士來此,都未曾解決這裡的麻煩,在下不才,僥倖在不到一個月內將這裡清理乾淨,我自認為還是有點兒功勞的。」

「而你,剛來這裡不到一天時間,不僅攻擊了我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黑龍聯盟,竟然還做出襲擊龍衛總部這中荒唐事來,後者我就不跟你追究了,光是前者,就足夠定你的罪!要是有人不幸在你的襲擊中死亡,我就算殺了你,都不過分!」

「你、你敢!」陸芊芊跺了跺腳,十分的不服氣。

「我哪裡錯了,襲擊黑龍聯盟也是我的不對嗎?不就是一幫地下的渣滓嘛,就算殺了又能怎麼樣?!」

音落,整個辦公室裡面寂靜無聲,連地上掉根針都能聽到聲音。

一股濃郁的肅殺之氣瀰漫開來,無論是僵文還是白洛,這一刻眼中都充滿了冷意。

僵文冷哼一聲:「小丫頭,就是你口中的這群『渣滓』,將整個黑海市安定下來的!」

「當初我們跟著白洛老大衝殺的時候,你又在哪裡?你可知道為了今天,我們手下有多少弟兄背地裡流血犧牲?」

「你倒好,我們好不容易將黑海市穩定下來,你卻又來搗亂,你不知道你這一次險些讓我們失去好幾位兄弟!」

「哼,要不是白洛老大護著你,老子今天拼了命也要弄死你!!!!」

陸芊芊被僵文兇狠的眼神嚇得後退一步,險些說不出話來。

「我、我怎麼知道這些……」

她將求助的目光看向白洛,然而,迎接她的卻是白洛冰冷的眼神。

這還是她第一次看到白洛這樣對她,以前無論她怎麼過分,白洛最多也就訓斥幾句,可今天,白洛的眼神讓她感到畏懼。

她有種預感,如果說出這句話的不是她,而是換一個人,恐怕白洛早就動手了。

「你、你們都欺負我……」

陸芊芊拉開門,哭著跑了出去。

這是屋內兩人始料未及的,僵文尤其懵逼,沒想到那個看上去兇狠的小丫頭心裡竟然這麼脆弱。

「老大,咱們是不是有點兒過火了?」僵文忐忑地問道,剛才那幅樣子有七分都是裝出來的,他們當初跟其它勢力戰鬥的過程中,其實也沒死幾個人。

剛才之所以那麼說,無非是想嚇唬一下這個無法無天的陸芊芊,讓她老實一點兒,誰讓她一來就搗亂呢。

當然,這裡面也不是沒有真的怒火存在,陸芊芊說的的確有些過了,無論是白洛還是僵文,心中都很是不喜,不然白洛也不會一臉陰沉了。

那些人不管以前怎麼樣,至少他們參與了戰鬥,他們現在堂堂正正的生活,都是拿自己的身家性命換來的,絕對不允許有人侮辱。

「罷了,就這樣隨她去吧,吩咐一下,讓底下那些人時刻盯著她就好了,一旦發生什麼意外,即刻彙報過來。」白洛安排道。

「明白,老大。」僵文點了點頭,看出了白洛對陸芊芊的重視,自然也就不敢懈怠。

算起來,現在黑海市危險的地方八成都被他們平了,讓她出去胡鬧一下也沒什麼,只要不是太過分就好。

白洛看了看僵文,僵文胸口上被陸芊芊炸開的傷口還沒癒合,看上去有些滲人。

「拿著。」白洛從空間裝備裡面掏出一瓶上好的丹藥丟給了僵文。

僵文打開聞了聞,頓時眉開眼笑:「謝老大,這頓可算沒有白挨。」

白洛笑罵一句:「就先這樣吧,這次委屈你了。」

「老大你這是哪裡的話,什麼委屈不委屈的,沒有白老大,哪有我僵文的今天。」僵文倒是十分的誠懇,如果不是白洛給他機會,說不定現在早就跟張虎那幫人一樣共赴黃泉了。

白洛也不含糊:「少說兩句吧,這次你回去可要好好修鍊了,芊芊今年可才十四歲,輸給她,不是一般的丟人哦。」

僵文頓時捂住了臉,才十四歲??

得,又蹦出來一個小怪物,不愧是白老大老師的女兒,這麼小的年齡就能擁有這樣的實力,這讓我們這些人情何以堪啊。

僵文生出一股頹然,或許是他待在黑海市太久了,沒見過更廣闊的天空,以前還以為這輩子就這樣了,現在看來,前方的路還長著呢,要是不好好努力,可是連給白洛老大當手下的資格都沒有。

白洛接著道:「好好珍惜這段時間吧,再過個幾天,黑海市怕是又要不平靜了。」

僵文訝然:「老大,你的意思是?」

白洛:「算算時間,被我們剿滅的那些勢力背後的人也該反應過來了。」 「白洛那個混蛋,就知道欺負我。」

陸芊芊憋著一肚子氣,一點兒都不想再看到白洛一眼。

就這樣,出了龍衛總部,又進入了閑逛狀態。

龍衛她是不想再回去了,不然肯定會被白洛嘲笑,她想證明的是自己比白洛強上一萬倍,怎麼可能願意屈居白洛手下?

封少,休要再坑我 至於白洛掌握著她的評分大權這件事,只要她做出的功績夠大,她相信就算是白洛,也不敢剋扣她的功勞。

『哼,那個混蛋老娘,你不是經常誇白洛嗎,那我偏要證明自己比白洛強!』

陸芊芊對白洛的討厭不是沒有緣由的,這點也是白洛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他明明跟陸芊芊只見過幾次面,怎麼就跟成了殺父仇人一樣?

他也想不到,原因竟然會是酒仙兒經常在嘴邊提起他們幾人引起的。

為了教導白洛幾人,酒仙兒經常沒有時間陪在自己女兒身邊,每次跟女兒見面,說的又都是關於白洛幾人的話題,久而久之,陸芊芊自然也就對白洛幾人特別是白洛產生了厭惡。

等過了一會兒,陸芊芊肚子開始咕咕叫起來,看著路邊攤位上的各種食物咽了下口水。

不用多想,她現在身上壓根一文錢都沒有,鬼知道她堂堂三階修士竟然會是落得這麼個下場。

陸芊芊摸著自己的小肚子,要不回去給白洛認個錯?白洛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也肯定不會不管她的。

『不行!絕對不能回去!』

這個想法剛冒出來就被陸芊芊自行拒絕,讓她回去給白洛認錯,比殺了她還難受。

這樣一來,如今也只有找一些不良人士『借』些財物了。

話說,搶壞人的錢,應該不算搶吧?

可是,到底該到哪裡去找那些壞人呢?

陸芊芊開始轉悠起來,朝著那些偏僻的小巷子裡面走去,按照一般的套路,這裡面應該是藏污納垢的最佳場所吧?沒準就能碰到壞人。

這麼想著,陸芊芊毫不猶豫地穿梭在這幾條人煙稀少的小巷子裡面。

這幾條小巷附近人不多,街口幾個打扮花哨的小混混在靠著牆角抽著煙,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其中一人怪異地看了一眼陸芊芊,嗤笑道:「這女的不會有病吧?不到十分鐘,就路過了五六回了,是不是故意在哥幾個面前轉悠,找打啊?」

另一人狠狠吸了一口手上的粗糙香煙,吐了口煙圈道:「別看了,龍衛和黑龍聯盟看的那麼緊,咱們還是老實一點兒的好,千萬別想隔壁街道的老趙一樣,據說犯了事兒,現在還在地底下挖礦呢,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幾個人都打了個哆嗦,最開始那人抱怨了一句:「唉,這日子越來越難過了,現在搶個東西都不行,難受。」

「是啊,是啊。」另外幾人紛紛贊同。

「咦?搶東西?」耳朵靈敏的陸芊芊『不小心』聽到了這個詞,立馬興緻勃勃地沖了過來。

「喂,剛才你們是不是說了要搶東西?」

幾個小混混被突然湊上來的陸芊芊嚇了一跳,手一抖,差點兒連香煙都掉在了地上。

他們慌慌張張地四處望了望,見沒有其他人在場,這才鬆了口氣,這話要是讓其他人聽到了可不好。

確認了沒有其他人在場,幾個小混混惡狠狠地看著陸芊芊,不耐煩地道:「去去去,哪裡來的小丫頭片子,我們什麼時候說過要搶別人東西了,別血口噴人。」

「還敢狡辯,我明明都聽到了!」陸芊芊抬起頭與之對視。

小混混們很不耐煩,換成以前,他們早就動手了,哪裡像現在這麼憋屈。

現在世道變了,他們也不想惹上麻煩,更何況他們幾個本來就有前科,更容易被人抓進去。

於是,幾人不情不願地解釋道:「別瞎說,剛才是你聽錯了,我們都是好人,大大的好人。」

「呵呵。」陸芊芊冷笑。

「你們看上去就不像什麼好人。」

幾個小混混聽了之後差點兒一口老血噴出來,神特么的看上去不像好人,小姑娘你能不能告訴我們你到底是怎麼看出來的?

被她這麼一說,幾個小混混心中都升起了怒火,他們被龍衛和黑龍聯盟壓的喘不過氣來,半點兒違法的事情都不能幹,心裡早就憋屈到了極點,如今又被一個小丫頭片子當面嘲諷,成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小丫頭片子,我再最後警告你一次,趕緊離開,不然哥幾個今天即便冒著被抓去挖礦的風險,也要好好教訓你一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