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袍人抿嘴輕笑,旋即從大陣的中央走了出來。

站在外面的葉子晨早就看呆了,他呆的主要原因就是這傢伙身邊的女人。

左茉?

「看我幹什麼?」左茉冷眸瞪了葉子晨一眼,哼道,「你跟左茉什麼關係?」

「朋友。」葉子晨下意識的回答。

「果然又是朋友。」

左茉皺著鼻子哼了一句,旋即朝著古子晨那邊深深的看了一眼。

感受到左茉幽怨的目光,古子晨訕然一笑,走到葉子晨的面前。

「這什麼情況?」

葉子晨表示這種情況他有點懵b。

「之前我跟你說過讓你跟左茉交往看看,你卻給我拒絕了,你還記得吧?」

葉子晨點頭。

「你剛才也聽到她喊我古子晨了,那我就簡要跟你說下我的來歷。」

古子晨深吸了一口,道。

「我猜你肯定懷疑我是從未來回來的,實則不然,我是跟你生活於平行位面的同一個人。」

「平行?六維空間?」

「可以這麼理解。」古子晨點了點頭道,「我如此處心積慮的去為你鋪路,幫你解決各種麻煩,其實只是為了最後的結果。」

「什麼結果?」

「新世界。」

古子晨神色一凝道。

「你可能不清楚,現在所有的平行位面已經全都走向了同一條路,就是魔界統御六界的這條路。可能有幾個位面還沒有完全崩潰,可大方向是沒辦法逆轉的了,我所處的位面也是如此。」

「我有些不太能理解。」葉子晨回答。

「突然間跟你說這些,你不能理解很正常。可就算是不理解,你也要記住我接下來要說的話。」

話音一落,古子晨便將他和葉子晨周圍的天機遮蔽。

爆寵小狂妃:邪帝,要留情 外面的左茉從始至終都是撅著嘴唇,目光有些幽怨的盯著古子晨的背影。

「在我所知的位面當中,僅剩你這一位面還沒有被魔界統治。理論上來講,只要你能推翻魔界的統治,那麼其餘位面的歷史也將會全部改寫。當然,在其他位面都被統治的情況下,你想翻盤幾率渺茫。」

古子晨抓著葉子晨的肩膀,道。

「可你千萬不要灰心,至少從現在來看,還沒有走向魔界統治的這條路。」

尼瑪。

壓力好大呀!

這是葉子晨心裡最真實的反應。

什麼情況,魔界在未來會統治六界?不是說上三界神界才是最強的么?

還搞什麼平行位面,這都什麼跟什麼嘛!

可看白袍人的樣子也不像是裝出來的,他也沒有必要整說這些來逗自己……

「那你需要我幹什麼?」葉子晨開口。

「你……」

足足半個時辰過去,白袍人才將周圍的禁制撤下。

葉子晨的情緒很是低沉,他一直緊抿著嘴唇,眉毛緊緊的團簇在一起。

「別將問題看的太嚴重,樂觀點,我相信你有改變歷史的能力。」

白袍人拍了拍葉子晨的肩膀,話是這麼說沒錯,可在他的心裡也同樣沒底。

不管是哪一位面他都對其充滿了希望,可最後的結果卻總是差強人意。

「我能最後問個問題么?」

沉默中的葉子晨突然間抬起頭,白袍人不置可否的點頭道。

「問。」

「他們全都死了對么?」

……

白袍人突然間沉默了下來,許久,他才輕輕的點了點頭。

武道神尊 「別想著一步登天,別衝動。一切按部就班的去做,就一定有機會能夠抓住,明白么?」

「我知道。」

用力的握緊拳頭,葉子晨咬著牙走到一旁。

白袍人慵懶的伸了個懶腰,左茉也在這時快步迎了上來。

「苦了你。」

「別在這跟我煽情,要是你真覺得苦了我,那就娶了我。」左茉雙眸死死的盯著白袍人,沒過多久,她又撇嘴道,「算了,沒勁。」

「真的抱歉。」

白袍人面露苦笑。

左茉足足陪伴在他的身邊數萬載,在那種絕境下他們二人相互依偎,在夾縫中求生。

換做任何人在這種情況下都會對對方產生情愫,可奈何……

在親眼目睹了她死在自己眼前的那一剎,他的心裡已經容不下任何人。

「跟我還提什麼抱歉不抱歉的。」左茉笑著錘了白袍人一拳道,「決定了,真的要走一步?之前的幾個位面,可都沒選擇這麼走,你不是說過成功率太低么?」

「我已經沒有退路了,只能拼一次了!」白袍人握拳道。

「那我陪你。」左茉輕笑著回答。

「其實你……」白袍人錯愕的看著旁邊巧笑嫣然的她,此次行動可以說是兇險萬分……

「多個人多一分勝算,要是咱們倆去都敗了,能死在一起,也算是我贏了吧。」

左茉抿著嘴唇淡笑著,旋即她看向旁邊的葉子晨道。

「對左茉好一點,知道了么?」

話音一落,左茉和白袍人便同時從這片空間內消失。看著他們消失的位置,大概一刻鐘的時間過後,葉子晨也深吸了一口氣,對軒轅香開口道。

「走吧,回去吧!」

一定要活著回來呀! 第704章半年

半年。

這半年的時間彷彿一切都陷入了平淡期,魔界駐守於仙域外的各座都城內,在這期間他們沒有對三界任何一界發起攻擊。

沒有了魔界侵襲的緊迫感,天庭和地府又回到了以往的生活節奏。

在這半年期間,在清明大帝的幫襯下。白袍人留下的次元空間,也逐漸恢復到本來的生活節奏當中。

百姓們彷彿逐漸接受了這空間的存在,漸漸的將這空間當成他們棲息的家。

至於葉子晨……

巍峨的山巔之上,葉子晨的身上閃爍著淡金色的光芒,在其周圍還有一團冷火徘徊在他身邊。

火為獸火。

翼龍小藍前一陣子身上蛻落下來的。

轟。

就在這時,葉子晨身上的靈力威壓突然間提升了數倍。守在他身旁的軒轅香面色一動,飄到他的身邊道。

「突破了?」

睜眼。

嗡……

一道化作實質性的靈力波浪朝著周圍擴散,將遠處的山頭都切成兩段。盤膝左於地面的葉子晨輕舒了一口氣,從地面站起旋即不置可否的點頭道。

「突破了。」

「半年從天仙中期到半步神王,你這速度還真是讓人咋舌。」

軒轅香忍不住輕笑,他當年樂得看到葉子晨的實力變強,他變得越強那麼用軒轅劍能發揮出的力量便是越強。

「不過是佔了轉世的便宜罷了。」

葉子晨搖頭一笑,對自己的實力卻是頗為不以為然。

白袍人主宰的實力在面對未來的魔界都無能為力,他這點實力又能如何?

在這期間他曾經諮詢過一些關於至尊之上實力的劃分……

地至尊、天至尊、聖人、主宰、超脫。

這些級別又都分為九段,每提升一段都會讓自身實力有著質的飛越。本來他還想問問祈願主神,主神的實力大概是多少。

可那七塊石頭不管怎麼召喚,都不見祈願主神出來。

當然,不提祈願主神這坑貨。當時白袍人身為主宰級別高手,儘管不清楚他是幾段修為,可能達到主宰那已經是至高的存在。

軒轅香看了眼旁邊的葉子晨,深知他心中所想。

她伸手拍了拍葉子晨的肩膀,輕笑道。

「別給自己太大的壓力,他在走之前肯定跟你交代了挺多的,時間應該還來得及。」

「應該吧。」

話音一落,葉子晨便下意識的拿出手機。

在這半年中,他除了鞏固自身的實力之外,乾的最多的就是從手機的天庭地府群里搜集情報。

絲毫不出人意料,超級紅包群內的消息從來就沒有過低谷期。

只要你點開社交軟體,妥妥的99+。

這半年葉子晨看這群,要麼就是哪位大仙脫單成功了,要不就是誰家的孩子離家出走,求各位幫忙找孩子的,反正群里一直熱鬧卻是沒什麼有用的消息。

「這可別來點有用的吧。」

心中嘀咕了兩句,葉子晨將目光掃向群內的消息,看了還沒到一秒鐘他的神色便是一頓。

蟠桃仙子:神界特使最新消息出爐嘍。

雷神:又什麼消息?

天蓬元帥:這神界特使在我天庭白吃白喝的,還都是些稀罕玩意,我老豬看著好生羨慕。

電母:樓上別打岔,神界特使有什麼新消息了?

蟠桃仙子:這可是我從王母娘娘那聽來的,聽說神界特使要下界去找那神器了。

赤腳大仙:此話當真?

月老:真的是要去找神器了?

順風耳:插樓,蟠桃仙子所言屬實!

天蓬元帥:順風耳都這麼說了,那肯定是十有八九了。

雷神:神器終於要現世了么?不過仙域那邊不是有魔界的駐守,神界特使想要如何去取那神器?

吳剛:神界特使會魔界的那群人么?說不定在得到神器之後,特使心情一好,直接將魔界都給端了。

二郎神:趕緊端了吧,我在這當卧底當的夠夠的了。

哪吒三太子:樓上說的對呀。

公告:蟠桃仙子肆意傳播天庭辛秘,特處其面壁百年,以觀後效。如群內在有任何人傳播關於特使的消息,剝奪仙位驅逐出天庭。

九天玄女:公告都看到了吧,各位好自為之。

足足一刻鐘的時間,群內都沒有人在講話。

雷神:夠狠的呀!

赤腳大仙:誰說不是,多可愛的小丫頭。

哪吒三太子:蟠桃姐姐你等我,我回天庭了肯定救你出來。

托塔李天王:都消停點,別在提特使的事情了,到此為止吧。

群內的成員在吐槽幾句后,果真全都將這頁給翻了過去。葉子晨眯了眯眼睛,找到蟠桃仙子……

「神界特使什麼時候下界?」

「天尊哥哥!你可要為妹妹做主。」蟠桃仙子哭喪著臉回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