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老將軍搖了搖頭,好奇地問道:

“那林小子你呢,是一個陣法師?”

林寒聽到他的話,微微一笑。

他忽然想起前世看過的一部電影。

至今都覺得那句話,非常的有逼格。

想到這裏,林寒禮貌而又謙遜地回答道:

“我每樣都懂一點點。”

盛老將軍:“……”

鎮安城衆人:“……”

你們聽聽,這說的是人話嗎?

盛老將軍還想說什麼,忽然間臉色大變。


不可置信地低頭看去,一條慘白的手臂洞穿他的胸膛。

隨後猛的收回,直接拍在老將軍的後背!

嘭!

林寒瞬間便反應過來,目眥欲裂。

腳步前踏,以柔和的力量接過老將軍。

他看着嘴角滲出大口鮮血,顫巍巍說不出話的老人。

只覺得心頭猛的被人敲擊!

血衣男子嘴角翹起,身形後撤。

雙手抱在胸前,眼神輕蔑。

脆弱渺小,不堪一擊。 林寒扶助重傷的盛老將軍,深吸一口氣。

血衣男子輕輕一揮,濃郁的血色煞氣彷彿炮彈。

直接將身後的鎮安城衆人打飛出去。

他抖了抖衣角,眼裏閃過輕蔑,笑着說道:

“小子,沒有用了,我已經震碎了他的心脈,任你是大羅金仙都也沒用。”

林寒嘴角瞥了瞥,對於他的話置若罔聞。

血衣男子的身份都不用猜,應該就是另一個護法了。

叮咚!

【檢測到宿主身邊友軍生命瀕危,正在計算救助概率……】

聽到這番話,林寒的神色微動。

【計算完畢,已成功制定最佳救助方案……】

【構建通道將宿主肉身特性暫時性復刻到此人身上,可成功救活!】

眼裏閃過喜色,毫不猶豫地說道:“是。”

倉庫內的物品再次被消耗。

血衣男子見到他無動於衷的樣子,冷笑說道:

“呵呵,不要妄想救活他了,從來沒有人能夠救活……”

話還沒有說完。

他整個人都愣住了。

只見眼前瀕臨死亡的老人身上綻放出璀璨的綠光。

彷彿是奶媽的R技能一般。

“這…這怎麼可能?”

血衣男子瞪大了眼睛,一副見了鬼的樣子,看着眼前的一幕。

老人胸口的血洞,在綠光的縈繞下。

逐漸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着!

盛老將軍刷地一下睜開眼睛,同樣很是不可思議。

他剛剛瀕臨死亡的那一刻。

分明就已經看到眼前出現了白色的樓梯,直通雲霄。

怎麼就突然消失了呢?

用餘光看到少年,驚聲說道:

“林小子,難道你也死了?”

林寒聽到老人的話,嘴角有些抽搐。

盛老,你可真不會說話啊。

本少爺是這麼容易就死的人嗎?

二人面前的血衣男子驚呆了,臉色有些難看。

先前說的話,彷彿成爲了碩大的巴掌。


重重地扇在自己的臉上。

啪!啪!啪!

好他麼的打臉啊。

大敵當前,也不是時候敘舊。

林寒讓恢復過來的盛老將軍帶着鎮安城衆人離開。

團隊戰技模式已經解除,眼下的他們根本就沒有抵抗這個傢伙的能力。

血衣男子心中浮現出許多的想法,也懶得去理會離開的衆人。

本來它的目標就只有眼前的這個少年。

叮咚!

帝少99億奪婚:盛寵,小新娘! :宿主倉庫內的餘額不足,請記得按時充值。

林寒聽到系統的提示聲,額頭出現滿頭黑線。

瑪德,當初在祕境中拿了那麼多的好東西。

即便是跟小青和老金瓜分後,也有很多啊。

他突然有些懷疑。

系統是不是中間商賺差價了?

算了,懷疑也沒有用。

只能相信,系統是愛我的。

叮咚!

觸發戰鬥任務(降妖除魔)

目標:眼前的血衣男子乃是十二王座護法之一,也就是所謂的邪魔,搶奪萬物生機化爲己用,甚至藉助蠻族蠶食雲夢帝國氣運,以助長自己的修爲,請宿主持劍除魔!

獎勵:十億經驗值。

林寒看到獎勵的那一刻,眼珠子都要瞪下來。

自己目前的修爲是蛻凡四重。

這些經驗值足夠突破到六重了,這還等什麼?

林寒激動了起來,看向血衣男子的眼神都變了。

邪魔?

異次元超進化 ,這可是行走的經驗值啊。

血衣男子此刻臉上有些狐疑,他感覺這個少年看向自己的眼光。

非常的不對勁,怎麼有種看待物品的感覺?


瑪德,這麼不將本座放在眼裏的嘛。

以爲我跟十二弟一樣,剛剛甦醒過來實力沒有恢復嗎?

想到這裏,血衣男子眼神微眯。

一股恐怖的氣息爆發出來,他的身後隱隱出現血色的巨大眼球。


目標姓名:???

目標修爲:法相三重。

嗯?

好像,這個傢伙,強的有點離譜啊。

林寒眼裏的激動驟然消失地無影無蹤,嘴角有些抽搐。

這他麼的,和自己足足差了七八個境界吧。

血衣男子見到眼前少年詫異的神色,冷笑起來。

“愚蠢的人類,現在知道你我之間的差距了吧。”

“竟敢羞辱本座的法相虛影,你當真是好大的膽子啊!”

而此時,回到鎮安城的衆人感受到這股洶涌的氣息。

修爲不濟之人身軀開始顫抖,吞嚥着口水。

更有甚者手持兵器的手都開始顫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