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得找個機會把晶核悄悄給阿元了。

霍林想得很清楚,讓阿元成為自己女朋友的獎勵是免費讓技能升級,這個完全可以留到後期去做,技能升到第七級以後,直接就能升到最高級,這才是最划算的。

而目前來看,第二個比較值的任務就是儘快進入基地組建自己的小隊,達到十人他就能夠解鎖一個新的異能了。

所以霍林一點也不著急。

再者,他今日也不知殺了多少個喪屍,看樣子是越多越好,每日的任務就能得到額外五十個晶核,這樣一來,他的技能升級也比其他人容易,難道還怕他將來不強嗎?

這座居民樓還是有不少喪屍的,不過因為一直被鎖著,久久沒能吃到食物,所以行動要比街上遊盪的那些喪屍遲鈍不少,他們一行人花了一小時把居民樓的喪屍都清理一遍后丟到最頂層,把門關上,那些腐爛的氣味會隨著頂樓大風吹走而不會蔓延到居民樓里。

裴雋以的保鏢手腳利落,很快就收拾了幾間房子出來。 裴雋以一句「女士優先」,讓兩個女孩子最先挑選房間,換來阿元一個淺淺的微笑,向他道謝。

霍林默默在心裡不屑,同時也更堅定了要迅速去往基地,建立自己隊伍的想法。

他要快些提升實力,否則他的女人目光都要全部落在其他男人身上了!

有裴雋以的水系異能,兩個妹子美美的洗了澡,葉靜徐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機會,加上她還想撮合阿元和裴雋以。

在洗澡過後,葉靜徐又帶著阿元去向裴雋以道謝,讓霍林更是暗火幽生,總覺得事情的發展超出了自己的計劃。

「多謝裴先生慷慨。」葉靜徐一邊說著,一邊悄悄的用胳膊捅了捅鹿茗。鹿茗那張小臉上出現幾分無奈和抗拒,只是在葉靜徐的暗示下,才不怎麼情願的開口:

「謝謝裴先生。」

裴雋以高興得邁開大長腿走來,一雙眸子直勾勾的盯著阿元,笑得優雅:「這麼客氣做什麼,我只是想跟幾位交個朋友。」

嘴上說著幾位,實際上誰都知道,他的目標只有阿元。

鹿茗無動於衷:「哦。」

葉靜徐心裡嘆了一口氣,阿元不喜歡男性是一個坎,她也總不能逼迫阿元吧?

霍林強行插入他們之間,裴雋以和女士們的對話早就引起他的不滿了,見到阿元好像對這個男人黏上來沒有任何興趣,他就理直氣壯走過來,用身體遮擋裴雋以看向他們兩人的視線。

「我對和裴先生交友也很感興趣。」

鹿茗悠悠看過去,這話說得令人想入非非,加上霍林和裴雋以暗中以情敵身份較勁,誰也不讓誰,就更有那個奇妙的感覺了。

她低頭淺笑,「霍林哥和裴先生這麼談得來,那我和靜徐姐就不打擾啦。」

這下,就連葉靜徐都察覺到了什麼,用一種奇怪的眼神不斷往返兩個男人之間。

兩人異口同聲:

「誰跟他談得來!」

然而阿元並不打算聽他們解釋,直接拉著葉靜徐往挑好的房間走去。

兩個男人面面相覷,相看兩厭,暗火叢生。

「裴先生,我警告你不要打什麼歪主意。」霍林目光幽幽,他如今已經有了三級異能的底氣,比尋常人都高出一截來。即使和裴雋以談崩,他也有對付對方保鏢團的底氣。

裴雋以輕笑一聲,帶著同樣不屑的眼神,對霍林警告完全不放在心上,並且還要提醒他和自己沒什麼區別:「似乎霍先生打的主意也不算光明磊落吧,我們倆彼此彼此。」

霍林可是把這兩個女人都歸到自己的所有物,裴雋以妄圖染指,如果不是她們需要水系異能的話,霍林壓根就不想和裴雋以這群人有什麼接觸。在兩個女生面前沒有和裴雋以撕破臉皮是不想她們尷尬。但是現在兩個女生已經睡覺去了,霍林就不用假惺惺擺好臉色了。

「至少我認識她們的時間比你長久。」霍林臉上一抹得意,「若非你的水系異能,她們是不會想要跟你有所接觸的。」

裴雋以聽了非但沒有生氣,反而還很高興的樣子,「這麼說來,我可是要感謝我的水系異能了,讓阿元離不開我。」

這麼一句有歧義的話,直接點燃了霍林的怒火。原先他還想好了到達基地組建隊伍獲得獎勵之後,挑選一個速度異能就很不錯,能夠提升更多戰力。

但是現在,他只想點亮自己的水系異能。

如果他也是水系異能者,阿元他們就不用依賴別人,不是更好?

「呵。」霍林花了幾秒鐘時間改變自己之前的計劃,然後冷笑一聲,為將來和這個男人分道揚鑣而感到心情舒暢,不跟他計較。「你只是一時的,而我卻是長久的。」

這一夜,除了姑娘們還覺得舒坦,男人們就沒好好休息過。

裴雋以琢磨著霍林跟他說的最後那句「暫時」該怎麼變成「長久」。而霍林則是通過系統獎勵的晶核成功把他的異能升為三級。

至於保安們,輪流守夜,沒有睡得好,也沒有睡得不好。

第二天兩個姑娘們從房間里出來,阿元還是穿著一身淡雅且充滿了少女清新的連衣裙,睡眼惺忪扒拉著葉靜徐。

因為才睡醒,整個人如同剛出窩幾個月大的奶兔,就是乖乖巧巧的站著,都有一種深入人心的軟萌。

裴雋以揉了揉發暈的太陽穴,一睜眼就看見這麼個可愛的玉人兒掛在葉靜徐手臂上,心裡軟的一塌糊塗。

果然是他一眼相中的小姑娘,怎麼能這麼可愛!

乾淨得想要把她揣進口袋裡藏起來,不讓任何人看見。

同樣盯著阿元眼睛發光的還有霍林,只是他的眼神更隱蔽,轉瞬即逝,隨後上前對自己的女朋友表示關心。

「肚子餓不餓,我去煮泡麵?」

裴雋以也不甘落後。霍林因為還有葉靜徐盯著不能明目張胆的撩小姑娘,他卻是沒有這個忌諱。上前幾步擋在鹿茗面前,這個傢伙笑得溫和如哄騙小紅帽的大灰狼:

「阿元,昨天我們搜了不少物資,你想吃什麼口味的泡麵?」

鹿茗:……

同樣是泡麵,為什麼你能說得這麼蕩漾?

不過說起來,現在已經進入末世的第二個月了。除了需要水火煮的米面之類,其餘速食基本都被搬空。原本是最讓人嫌棄的泡麵,現在反而變成了奢侈品。

裴雋以還在赤裸裸的炫富自己有好幾種口味。

可見真的是很蕩漾。

「我和靜徐姐吃一樣的就可以了。」她眨眨眼,大概是「滴水之恩」,所以她的態度要比之前友好不少。

霍林適時向裴雋以投去「就算你口味多還不是要跟我煮同樣口味的面」的幸災樂禍眼神。

裴雋以才不理他,扭頭就指揮保鏢把阿元的早餐弄出來。

他的保鏢團里也是擁有火系異能的,只是沒有霍林的這麼強而已,但是日常燒水做飯就足夠用了。

葉靜徐食量大,加上很久沒有吃過泡麵這種味大又香的美食,兩包下去,連湯都喝得只剩兩口。

一旁的阿元就對比明顯,吃了面喝了一口湯就表示自己飽了。 因為泡麵的香氣,讓整個隊伍都奢侈的吃了一頓,這種神奇的食物,在末世以前還處在吃一包不飽,吃兩包太膩的階段,末世之後就完全沒有這個機制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每天要打喪屍的關係,讓他們消耗很多的能量,胃口也變得大多了。

裴雋以對阿元獻殷勤,加上葉靜徐有意撮合,霍林只能眼睜睜在女朋友旁邊看著裴雋以得到阿元的和顏悅色,然後暗暗地向他挑釁。

霍林頭都大了。

壓制心裡的不愉悅轉移話題,向妹子們展現自己的實力。

「靜徐,昨晚我又覺得我實力增強許多,到達基地之前,我應該能升到四級。」他一邊說著,一邊搓出灼熱的火球,比之前的火球更凝實體積更大,看上去威力也提升不少。

葉靜徐眼睛一亮,真心為他高興,可轉眼間想到自己和霍林的實力差距,神色又多了幾分黯然。

末世原本就是人類艱難求生的時代,異能就是他們賴以衡量實力的新方式。 奈何公主想嫁我 因為自己沒有異能而本身就跟霍林隔在不同的境地,即使她現在能夠遊刃有餘解決喪屍,可是終究抵不過異能者。

葉靜徐對霍林的感情,有一半來源於喜歡,有一半也來源於差距的依賴和驚恐自己落得不好的下場。

「真好,我相信你可以的。」葉靜徐壓住內心的那份惶恐,真心實意為自己的男朋友鼓氣。

阿元忽然上前一步圈住葉靜徐的胳膊,撇過一眼霍林的火球,然後歪過腦袋直接靠在葉靜徐的肩膀上,一臉的天真:

「靜徐姐,在我心裡你是最厲害的,霍林哥都比不上你!」

這樣天真直白的模樣,衝散了葉靜徐心裡的一些鬱氣,讓她一下子笑出來,轉頭去揉阿元嫩滑白皙的臉蛋兒,「再厲害也比不上異能,要是我能像霍林一樣站在一處就能隨心所欲控制異能殺死喪屍就好了。」

「或者像你一樣……」她差點兒把阿元有空間異能說漏嘴,轉了個彎就變成「長得這麼漂亮,不用做什麼就有人保護。」

阿元眨眨眼,有點靦腆的笑起來,「我也想要像靜徐姐這樣大殺四方,就不用怕被人欺負了。」

害。

這都什麼事。

不過說真的,葉靜徐還真有點羨慕阿元了。長得乖乖巧巧白凈可愛,就算什麼異能也沒有,想要保護她的人也不在少數吧。

想到霍林對她也有別樣的心思,葉靜徐就有點淡淡的嫉妒。

可是這種嫉妒在阿元時刻粘著她,對其他男人都表現出淡淡的冷漠之後,就被撫平了。

新的一天,又是新的搜集物資和趕路的旅程。

霍林今天是有意要表現自己,也或許是因為終於完成每日任務而高興,所以格外興奮。

鹿茗經過葉靜徐這段時間的投喂,也默默的把精神異能提升了一級。

但是因為不能夠在裴雋以面前表現自己擁有任何異能,所以葉靜徐只能偷偷的把她打的晶核留給鹿茗,並不算多。

故而鹿茗也就有借口對著霍林他們說自己空間沒有升級。

裴雋以好似真的栽到了阿元的身上,即使在背後和霍林已經撕破了臉皮,可是在鹿茗的面前依舊能跟霍林談笑風生。

「霍先生,恭喜你的實力大漲啊。」他笑中沾染了清晨的溫暖陽光,在混亂的末世之中,還有這麼點兒清新的味道。

可是下一句話,又立馬暴露了自己紈絝的本色:

「哎,相比我來說還是差了這麼點兒意思。」

他隨手甩出一條大波浪,洗刷了一地的臟污,動靜之大又突然,讓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他身上,這個男人還嘻嘻哈哈沒個正形,微微偏頭露出帶虎牙的驕矜,問鹿茗:「阿元,我帥不帥?」

霍林瞳孔一縮,面色一沉。

能做出這樣大的動靜,很顯然,裴雋以的異能已經達到了四級。

可惡。

他以為自己三級就比旁人更厲害了,可是這個男人……這個男人因為有保鏢打下手,每天都能白嫖這麼多晶核,就是堆都能把等級堆上來了!

他的心裡有些憤怒、有些酸澀,還有些羨慕。

鹿茗很淡定,即使眼前的道路從滿眼腐敗凋零血肉橫飛的凄慘大地,一瞬間被沖刷乾淨,在一瞬間里空氣里都變得濕潤許多,還有點久違的乾淨氣息。

「用來掃大街挺好的。」鹿茗中肯評價。

裴雋以的笑臉頓時僵在臉上。

霍林這邊的黑臉才散了一點,葉靜徐則是一邊憋笑一邊苦難阿元這分明是故意拉掉裴雋以的好感,她該怎麼湊合兩人?

「嗯……阿元,咱們要去基地是和裴先生一路,還要受他照顧不少,不能這麼說話。」葉靜徐小聲提醒。

鹿茗想了想,抿著唇再說一句:「挺厲害的。」

「是吧?」裴雋以哼哼兩聲,有了阿元的親口承認,他尾巴都快翹上天了,又開始每日拐騙小紅帽的模樣,「我這麼厲害,還有保鏢作伴,不如今天阿元就跟我一道吧?」

他和霍林不和,裴雋以當然也不想跟霍林走在一起收集物資,如果不是為了撩妹,這位少爺早就帶領他的保鏢們一路高歌猛進鋼穿城市后直接前往基地了。

哪裡還會這麼慢吞吞的。

霍林見此第一個不同意,直接走過來擋在裴雋以面前,手拉住阿元往自己身後一放,好似護著雞崽子的老母雞那樣充滿敵意,「裴先生,阿元是我們的人,請你不要做任何非分之想。」

「怎麼,你是她爸爸嗎?阿元要談戀愛你管得著?」裴雋以就沒差直接挑破霍林心裡和他按耐相同的心思了。

一口堵的霍林滿臉發黑,咬牙切齒。

復仇撒旦重生妻 「阿元不會跟你走的!」

鹿茗的確不會跟裴雋以走,作為一個不問世事不喜歡和異性接觸的少女,她只會一步不落的跟在葉靜徐身邊。

所以她點頭。

同時把自己的手從霍林手裡掙脫出來,然後返身撲進葉靜徐懷裡看著他們兩人:「我只想和靜徐姐一起。」

兩個男人:……

葉靜徐給你什麼好處了,我給你雙倍! 霍林的臉色有一瞬間的僵硬,隨後轉為坦然,「靜徐,喜歡漂亮的人有什麼錯,況且末世之中,保命最要緊,還有人會在意這些嗎?」

「我不能接受。」葉靜徐撇過臉去,她一直都在努力用霍林所說的借口說服自己,可是一個正常的女子怎麼會接受和別人共享男人?況且她也不是沒有追求者。

當初霍林追求她許久,葉靜徐是被他的誠心感動,本身對他也有幾分好感,才會答應跟他交往。

但是這不代表葉靜徐這輩子就認定這個男人了啊!

即使沒有霍林,其他的追求者也不缺乏優秀的人,即使到了末世,也有像裴雋以這樣優秀的男人不是嗎?

再說了,阿元這麼相信自己。

在阿元心裡,她更是不會因為沒有異能這件事情而比其他人低了一星半點,阿元還是最相信她的不是嗎?

「我不會幫你追求其他女人的,你如果想要追求阿元的話,先跟我分手,以單身的身份去追求她,我可不想戴綠帽子。」

「葉靜徐!」他皺著眉頭低低吼出聲,一把拉住葉靜徐的手,不讓她走,「你擔心什麼,不會有人在意這些的。現在已經是末世了,強者才有資格開口,你不要天真了。」

葉靜徐頭一次發現,原來自己和霍林之間相差了這麼大的溝壑。

他口中的這些理由,即使再天花亂墜,也不過是為自己那點心思找的掩飾而已。 種豌豆,打殭屍 他解釋了這麼多,卻從來沒有放棄過追求阿元的想法。

葉靜徐冷笑一聲,狠狠甩開霍林的手。

她的心也如同這一動作而從籠中突破,變得輕鬆不少。

「抱歉,我不能接受。既然你硬要追求的話,我只能把你甩了。」她笑著說,目光裡帶著看清了這個男人的淡淡諷刺。

霍林的臉色尤為難看。

尤其是他腦子裡的系統之靈冒泡說話,為葉靜徐這個行為感到不解的時候,他就更沒臉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