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他們對那件事情那麼慎重的樣子,董眾兵等人立刻意識到,他們要說的那件事情肯定是極其重要的,是以立刻將目光轉向了鐵臂穿山甲。

經過了一番思量之後它才極為慎重的說道:「各位實不相瞞,我們天地靈獸雖然自出現之日開始,便鎮守各方几乎不怎麼來往的,但我們卻都是盤古大神所創造的,因此我們在某種程度上,都可以感覺得到其他神獸身上,所放生的一些事情。」

聽它那麼一說所有人雖然都感到頗為好奇,但在那時候他們誰也沒有去打擾它,繼續講下去的意思,反而更加專心的聽了起來。

那時候似乎正在想著一些事情的鐵臂穿山甲,又稍微想了想才更加慎重的說道:「雖然我們所欲天地神獸,幾乎都有自己獨特的性格,但說實話論實力而言,我們之中當屬東方之城那位印壇體內的東方神龍,也就是大家平時所說的青龍,最為厲害,其次還有鳳凰玄武朱雀,以及鍾離公子體內的大地麒麟等等的神獸,但我們平日里卻都自視甚高,誰也不甘願屈居於青龍之下,因此我們之間也時常發生一些爭鬥,但我們都絕對不會將對方斬盡殺絕的。」

說話間它忽然相當感激的向鍾離百樂點了點頭,但那時候鍾離百樂卻相當慎重的說道:「你說的這些事情,是不是想要告訴我們,最近怒沙蒼狼和白虎突然消失的事情啊?」

聽了他那句話董眾兵等是大感驚訝的說道:「什麼?怒沙蒼狼和白虎突然消失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說話間申有為等人,也相當驚訝的向鍾離百樂看了過去,但那時候鐵臂穿山甲卻極為慎重地說道:「不錯!鍾離公子剛才所說的那件事情,就是我要說的大事,我最近通過和和其他的天地靈獸之間的感應,發覺原本在世間馳騁縱橫的,怒沙蒼狼和白虎,它們的氣息在前不久,不知道因為什麼事情,突然變得極其微弱了起來,縱然是我將自己的靈識儘可能的散發出去,尋找它們的蹤跡,最終仍然無果。」

聽到了那件事情董眾兵等人的臉色,一下子大變了起來,尤其是明復祖,他心想:「莫非這世界上除了我們明氏一族的人,最近在盡其所能的想要從這些印壇的手裡,將那些天地靈獸搶走以外,還有其他更厲害的傢伙,也想要染指那些天地靈獸嗎?」

想到了那裡他不禁暗暗向鐵臂穿山甲看了一眼,那時候正在思量當中的鐘離百樂,忽然相當慎重的說道:「最近麒麟聖王也曾向我說過那些事情,但說實話以我現在的能力而言,我暫時也無法探查到,白虎和怒沙蒼狼究竟去了哪裡,而且它們的印壇現在是不是還活著,以及究竟是誰有那麼大的能力,將它們降服之後弄走了,等等所有的那些事情我都不是很清楚!」

說完后他景微微皺起了眉頭來,當時正在看著他的董眾兵稍微想了想,忽然相當慎重的說道:「如果世間出現了,能夠將那兩頭靈獸降服的高手,甚至是神秘組織的話,如果他們奪走了那些天地靈獸,是為了造福天下蒼生那也就罷了,但如果他或他們是為了用那些天地靈獸為禍蒼生的話,那我們現在必須儘快的,將他們的所有情況探查出來,要不然等到他們擁有了足夠的實力,那必將會是世界的災難。」


那時候也是那個意思的申有為立刻贊同著說道:「不管怎樣咱們都必須要儘快找到那兩位靈獸的行蹤,並設法將弄走他們的傢伙的底細查探清楚。」

當時意識到了居然有人搶先了自己家族等人一大步,率先將那兩頭天定靈獸弄走了,明復祖一下子相當冰冷的說道:「我們一定要儘快對那些不明身份的傢伙,採取最有效的行動,防止他們為禍天下蒼生。」

聽了他那些話練寧寧立刻贊同的,吹噓了一番他的實力有多麼多麼的厲害,等等之類的話。

可那時候鐵臂穿山甲卻意有所示的說道:「各位義士這份心情我們都很理解,而且也很贊同各位的意思,但恐怕咱們要面對的對手,可不是那麼簡單的!」

聽出了它話裡有話的鐘離百樂登時相當認真的說道:「閣下如果知道些什麼消息請告知我等我等將感激不盡!」

他說話時董眾兵等人,也極為慎重的向鐵臂穿山甲看了過去,那時候它相當謹慎的,和伏隱患兄弟二人對視了一會兒,才頗為凝重的說道:「實不相瞞各位!據我們一族所掌握的消息,白虎和怒沙蒼狼的突然失蹤,絕對和一個極其神秘的組織,有著極重要的關係。」

聽出了它的話語里隱含著某種害怕的意思的董眾兵,立刻相當謹慎的說道:「還請大神明言相告我等,令我等早作準備,儘可能的不再讓那些傢伙再次得手了!」

見他居然稱呼自己為《大神》鐵臂穿山甲,登時大有榮光的說道:「我鐵臂穿山甲,能夠得到一代戰神的得意門生稱呼我一聲《大神》,縱然是現在就消失殆盡那也是極為光榮的。」

說完后它和伏隱患還有伏隱禍,竟忍不住發出了一陣陣暢快的大笑了起來,但那時候練寧寧卻相當著急的說道:「好了好了好了你們不要亂鬧了好嗎?趕緊說說你們究竟知道了些什麼事情吧!我們可不能總在這裡乾等著!」

那時候也頗為著急的申有為也相當慎重的說道:「還請幾位趕快將你們所掌握的,有關咱們所說的那些事情的消息告訴我等,要知道,那可是關乎天下蒼生重大命運的緊迫大事啊!」

說完后所有人都極其慎重的向鐵臂穿山甲看了過去。 看著董眾兵他們都著急了起來,鐵臂穿山甲稍微平復了下自己的情緒,忽然相當害怕的說道:「不知道各位近些年來有沒有聽說過,一個叫做《夜幕降臨》的神秘而可怕的恐怖組織啊?」

它的話音未落,申有為和鍾離百樂一下子相當驚恐的同時說了句:「什麼?你說那些事情和夜幕降臨有重大關係?」

說完后他們還感到難以置信的對視了一下,但那時候卻聽鐵臂穿山甲相當肯定的說道:「如果我的感覺沒有錯的話,那些事情肯定和那個恐怖組織有關,而且八成就是他們的人,將白虎還有怒沙蒼狼弄走了!」

說完后它竟然不自覺的混身抖動了一下,一下子令明復祖和練寧寧感到很不理解了起來,但董眾兵申有為還有鍾離百樂,那時候卻都沒有緊皺了起來,尤其是申有為,更是滿含恐懼的在那寒風陣陣的吹拂中,冒出了一陣陣的冷汗。

那時候似是知道他們會有那種反應的伏隱禍,稍微猶豫了一下也相當慎重的說道:「我們之所以會知道那些事情,全是因為在前些年我們在和一些人爭地盤的時候,曾經和他們打過交道,也親眼見識過他們那種恐怖至極的能力,而且我們近期又發現了他們出來活動的一些跡象了,但無奈的是他們的行蹤太過詭異了,還沒等我們派人去追查他們呢,他們又銷聲匿跡了。」

他說完后伏隱患也相當慎重的說道:「現在各位知道了這些事情,不知道有什麼應對的辦法嗎?」

說話間他們竟然全向鍾離百樂看了過去,那時候他沉思了好久忽然極為慎重的說道:「這樣,由於事情重大,咱們立刻分頭行動,由我趕往世間各大神獸的所在地,與各方好友商議此事,穿山甲大神你留守在此地將你們一族整頓好了之後,便趕往我們國中與我相會,麻煩董先生立刻與各位小友趕回東方之城,與東方城主商議此事,最好而且也必須要和,身為天地間所有神獸之首的,東方萬劫小兄弟一起相商,到時候咱們再作打算,不知道各位以為如何?」

聽了他那些安排,董眾兵等人立刻大為贊同的點了點頭,可那時候明復祖卻極不高興的說道:「鍾離公子,我們東方之城的事情就不勞您費心了,我們會處理好的!」

他的話剛說完練寧寧也很不高興的說道:「鍾離公子,雖然我們並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將那條惡龍看得那麼重要,但我一定會全力阻止他,參與我們東方之城的所有事情的,因為他根本就是一個為禍蒼生的大禍胎!」

看著他們那麼氣呼呼的樣子,董眾兵登時相當不悅的說道:「你們不得無禮!鍾離公子正在和我們商議,關乎天下蒼生的大事呢!現在趕快收拾收拾立刻與我回去面見城主!」

聽了他那番訓斥,雖然練寧寧和明復祖心裡還是不服氣,但懾於他的威嚴卻慢慢的轉過身去,走向了不遠處的一座小山峰。

那時候董眾兵趕忙向鍾離百樂頗為抱歉地說到:「真不好意思鍾離公子!在下教徒無方,還請你不要和他們一般見識。」

那時候正在思量著,怎樣應付夜幕降臨組織那些事情的鐘離百樂,立刻平靜地說道:「沒什麼的,年輕人心高氣傲在下非常理解,但我還是希望你回去之後,務必與東方萬劫小兄弟還有貴城高層,商議夜幕降臨的事情,要知道雖然那位小兄弟年紀還不是很大,但他的實力和胸懷卻遠在我輩之上,為了天下蒼生還請董先生三思!」

雖然他那番話說得相當的平靜,但董眾兵卻聽出了他對東方萬劫的器重之意,是以立刻相當謹慎的說道:「多謝公子教誨在下謹記在心,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那麼在下就先行告退了!」

說完后他禮貌性的向鍾離百樂等人一抱拳,便帶著申有為離開了那裡,在那逐漸下起來的小雪中,迴轉東方之城去了。

看著董眾兵等人消失的背影,鐵臂穿山甲忽然極為小心的向鍾離百樂說道:「鍾離公子傾述在下直言,雖然我並不清楚,您方才所說的那位東方萬劫,究竟有怎樣的本領能夠令您如此器重,但方才離開的那個明氏一族的小子,卻不是個省油的燈,他在和我交戰的時候,明明可以將我打成重傷,近而押往東方之城交由東方風霸等人處置,但他卻大費心機的吸走了我很多真元,此人日後很有可能會成為天下蒼生的大患啊!」


它的話剛說完,擔心鍾離百樂會不高興的伏隱禍,立刻裝做什麼事情也不知道一般,哈哈一笑說道:「大神你未免也太過小心了吧!那個小傢伙再怎麼折騰不還是東方之城的人嘛!我相信他是不會做出太出格的事情的。」

可他的話剛說完鍾離百樂卻相當謹慎的說道:「夜幕降臨的最高首領,就是昔日差一點毀了東方之城的明段,各位好自為之吧!」

說完后他忽然墜入到了地下消失不見了。

當時聽出了他說的那句話里隱含著森森殺意的,伏隱患兄弟和鐵臂穿山甲,一時間相當恐懼的定在了那裡,久久沒有回過神來。 伴隨著董眾兵和鍾離百樂等人,相繼離開了穿山甲一族所在的西南地域之後,伏隱患兄弟倆和鐵臂穿山甲,稍微調息了一下他們所受的內傷,他們立刻將他們的靈識可以感知到的,那些隱藏在了一下山腳旮旯地方的族人,全部召集了起來,帶著他們會轉到了他們的總部重地,準備重新生活了。

可就在第二天他們正在安排著一些事情的時候,鐵臂穿山甲忽然極其緊張的說道:「大家快準備一下,有大事要發生了!」

他的話音剛落,還沒等伏隱患等人有所反應的時候,他們便聽到一個相當冰冷的聲音,陰森森的大笑著說道:「呦呵!你個爛貨想不到你還這有點兒本事啊!我們哥兒倆才剛剛來到了你們這兒,就被你給發現了,看來我們可得好好的招待招待你們了!」

聽到了那個聲音伏隱禍登時心頭一緊,可伏隱患卻相當鎮定的說道:「該來的始終都會來的,現在我們也沒有什麼好招待你們的,就請你們嘗嘗這幾顆美味的果子吧!」

說完后他猛然朝著他右側的一座小山上,打出了幾顆黑乎乎的野果子,砰地一聲巨響爆炸成了滾滾濃煙,剎那間將那座山峰榮化成了一灘爛泥。

可就在那時候一個相當霸道的聲音說道:「好手段,十弟這些毒氣和你的胃口,我來對付那個不成氣候的傢伙,這些毒氣交給你了!」

說完后忽然有一道黑壓壓的掌風出現在了伏隱禍身後,當時雖然他立刻化作了一灘爛泥奪了過去,卻還是被那剛猛的掌風蹭了一下他的肩膀,登時疼得他發出了一聲悶叫,刷的一下子溜到了一塊大石後面恢復成了真身,揮刀向不遠處的一座小山峰上,劈出了一道威力剛猛的泥石流,可剎那間卻被一道黑乎乎的毒氣全部吞了進去。

意識到和他們交手的那些人,絕非泛泛之輩的伏隱禍,登時跳到了伏隱患和鐵臂穿山甲的身旁,極為謹慎的和他們組成了三角陣勢,而那時候看到了他們剛才那些打鬥的一些兵卒,也急急忙忙的帶著各自的兵器,衝到了他們的周圍,但那時候他們卻怎麼也看不到攻擊它們的敵人。

可就在所有人都在找著那些不知名的敵人的時候,忽然有一個身穿亮橙色長袍,脖子上帶著兩顆橙色的骷髏頭項墜的中年人,還有一個身穿深綠色長袍,脖子上帶著四顆深綠色骷髏頭項墜,長相頗為霸氣的中年人,從不遠處的兩座小山峰上,輕飄飄的飛到了他們不遠處,慢慢的落在了兩塊大石頭上。

看到了他們那一身的裝束,伏隱患一下子滿含陰森的說道:「你們果然是夜幕降臨組織里的走狗,看來今天我們是要好好的大幹一場了。」

他的話剛說完伏隱禍卻相當強橫的說道:「你們這些人還懂不懂規矩啊?我們以往和你們做生意的時候,可從來沒有少給過你們報仇,現在你們卻反過來對付我們了,難不成你們真的嫌那些金銀珠寶燙手不成?」

說完后他還相當惱火的向前走了幾步,可那時候那個身穿橙色長袍的人卻陰森森的說道:「既然你們說到規矩,那我們也不妨告訴你們!我們組織的規矩就是,全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們的,在那當中就包括你們這些廢物,我們只要願意的話想殺就殺想宰就宰,如果你們膽敢反抗的話,我們就將你們徹底消滅掉,現在你們都聽清楚了吧!」

說完后他一下子陰森森的緊緊地盯住了鐵臂穿山甲,哈哈大笑了起來。

總裁寵妻有點甜 :「小崽子你不要太狂妄了!我們以前給你們那麼多的好處,可並不是怕你們,而是各取所需,現在如果你們膽敢有什麼其他心思的話,我會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的。

說完后它稍微一用力,便將那兩個人所在的那片地方,化作了一片冒著噗噗噗的深灰色毒氣的沼澤地,可那時候那個身穿橙色長袍的人,卻依舊陰森森的說道:「好好好,反正現在我們也正閑的無聊呢!而且這鬼天氣又這麼冷,我們正想活動活動筋骨熱熱身呢!」

說完后他忽然很隨意的翻出了一尊,有一個人頭般大小,周圍不停的環繞著幾顆亮橙色骷髏頭怪影的青銅鼎,相當隨意的轉動了幾下,剎那間竟然將那篇沼澤內所有的毒氣,全部化作了一道道細流吸入到了裡面。

看到了他那個寶物,伏隱患登時極為驚訝的大喝道:「好狗賊想不到我族多年失竊的至寶萬毒魔鼎,居然被你偷走了,今日我定要將你拿下將我族寶物奪回來。」

說完后,他猛然向那兩個人打出了兩道黑乎乎的大爪子,與此同時伏隱禍和鐵臂穿山甲,也兇狠異常的向他們打出了一大片,冒著森森白煙的泥石流,可那時候那個人,忽然相當輕鬆的在那尊魔鼎上拍了一掌,頓時它竟然呼呼呼的飛到了半空中,逐漸的變成了一尊,足有一丈左右的巨鼎,極其詭異的向伏隱患等人,釋放出了一道道黑乎乎的氣流,剎那間將穿山甲一族的那些族人,全部捲入到了裡面,隨著一陣陣的慘叫不斷的傳出去的時候,竟將他們全部化成了一團團黑氣,晃晃悠悠的飄了出來。

想不到那傢伙居然出手那麼狠辣的,伏隱患兄弟二人和鐵臂穿山甲,頓時怒吼著向他們打出了漫天滾燙的泥石流,同時還將他們腳下的那片沼澤變成了一座,不斷的涌動著一圈圈深棕色泥石流的毀滅之地。

可面對著他們那樣的攻擊,那個身穿綠色長袍的人,卻始終相當倨傲的副手飄動在了半空中,任由著那個身穿橙色長袍的人,幾近戲耍般的和伏隱患他們打鬥了起來。

按照常理而論,即便是面對著夜幕降臨組織里的人,鐵臂穿山甲和伏隱患和他們大戰的時候,也不會那麼明顯的處於下風的,但無奈的是,他們在前不久剛剛和董眾兵等人進行了一番大戰,尤其是伏隱患和鐵臂穿山甲,在受到了董眾兵與明復祖,施展出的毀滅狂魔等法力對他們的攻擊之後,都傷得不輕,所以在剛才出手的時候,他們施展出的那些招數的威力不免減弱了許多。

而伏隱禍所受的傷雖然並沒有他們那麼嚴重,但申有為施加到他身上的金光封印術的威力,那也不是鬧著玩的,而且他在和申有為交戰的最後時刻,也著實被打的傷的不輕,是以那時候他縱然是想要施展出很據威力的招數,卻因為自己的傷勢而無法全力出招了。

沒過多長的時間,發覺到了伏隱患他們身上,那些很不對勁的事情的那兩個人,稍微對視了一下,那個身穿綠色長袍的人,忽然相當不屑一顧的說道:「世人都說,你鐵臂穿山甲擁有著一身堅硬無比的盔甲,只要和你交上手,最多十招之內就會斃命,看來那些話全都是用來騙小孩子的啊。」

說完后他忽然飛到了伏隱患和鐵臂穿山甲面前,出手如電般的向他們打出了兩道量黑色的掌力,一下子令他們相當惱火的,憤然向他同時打出了四道威力驚人的深灰色掌風,轟隆的一下子和他那強橫的掌力撞在了一起,剎那間爆射出了一圈圈摧山碎石般的氣浪,將他們不遠處的一圈山峰全部削成了平地。

可那時候礙於自重身份,那個人和伏隱患以及鐵臂穿山甲都沒有退開,轉而更加迅猛的以混夠剛猛的掌力,轟隆隆的硬拼了起來。

伴隨著他們那上下翻飛的掌影,呼呼呼的向周圍擴散了出去,當時正在和伏隱禍運用著各種毒氣,交戰著的那個身穿橙色長袍的人,也感到有點的擋不住的和伏隱禍,一起飄向了遠方。

過了好一會兒功夫,趁著那個身穿綠色長袍的人,被鐵臂穿山甲纏住之際,伏隱患忽然飛到了他的頭頂上運足了功力,暴喝了一聲:「沼澤黑骨掌!」

說完后他猛然向那傢伙打出了一記,小山般的亮黑色手掌,與此同時鐵臂穿山甲也快如閃電般的,將它那條粗壯的大尾巴一旋,刷的一下子將那傢伙牢牢地卷在了理面,一下子令他陷入到了絕死境地。

可就在那一剎那間平空中黑光一閃,緊接著當的一聲大響,本該拍在那傢伙身上的那張大手,竟然被一把突然出現的黑呼呼的長柄大刀,震入到了他們腳下的沼澤中,緊接著那把大刀竟然威力驚人的,砍在了鐵臂穿山甲那條大尾巴上,雖然並沒有將它砍傷,卻打的它一場疼痛的將那傢伙甩了出去,軟軟的垂在了那片沼澤中。

剎那間跳到了鐵臂穿山甲身上的伏隱患,那時候看著那傢伙相當霸道的,將那把黑刀拿在了手上,一下子相當冰冷的說道:「想不到數百年前名動天下的殺神亡刀問你生,居然也投靠了夜幕降臨組織,而且還心甘情願的當起了他們的走狗,來到這裡和我們大戰了起來,我伏隱患真是大感榮耀啊!」

說話間他忽然將身體一晃,剎那間變出了六條布滿了黑乎乎的鱗片的大手臂,猶如八條兇猛的大蟒蛇一般,不停地晃動了起來,而那時候鐵臂穿山甲在將它的身體變大了數倍的同時,還相當詭異的變出了四張鋒利的大爪子,和一條粗壯的大尾巴,極其兇猛的和問你生對峙了起來。

當時正在大戰著的伏隱禍,和那個身穿橙色長袍的人,看到了他們那些變化之後,立刻分別跳到了他們的兩側。

那時候通過剛才的那番交手,似乎已經知道了些什麼的伏隱禍,看著那個正在發出了一陣陣陰森森的大笑的人,忽然滿含殺機的說道:「想不到一百多年以前,以天下間所有人都難以破解的無上毒功,殺人如麻的毒殺妖鬼,竟然放棄了自己終生不與任何人結盟的信條,心甘情願的投靠了夜幕降臨組織,而且還成了他們為禍世間的幫凶,看來這個世界上又多了一條,沒有尊嚴的癩皮狗啊!」

說完后他便揮動著手中的大刀,向他們二人瞪視了過去。


當時已經向周圍不斷的散發著濃濃殺意的問你生,忽然將手中的大刀一晃,相當霸道的說道:「我們夜幕降臨,為了天下蒼生免遭戰亂之苦,終有一日會統領天下讓所有黎民百姓,過上幸福安康的生活,而在這期間我們必須要,而且也志在必得的將會得到,世間所有天地靈獸為我們所用,現在你們必須要將鐵臂穿山甲交出來,而且還必須要為了世間的和平犧牲掉性命!」

說完后他一下子緊緊地盯住了鐵臂穿山甲。

聽了他那些話,伏隱患兄弟倆和鐵臂穿山甲一下子大為震驚了起來,他們怎麼也想無法想象,世界上居然會有人,將他們任意妄為的圖殺掉其他生命的事情,說的那麼義正言辭,而且還是打著為天下蒼生謀求福祉的幌子。

他們雖然都是殺人如麻視生命如草芥之輩,但他們是真小人,他們對他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敢於承認,從來都不會找出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來對自己所做的那些殺戮有所辯解,甚至是做出任何粉飾。

可他們那時候所面對著的卻是兩個,在前不久還將一座城池裡所有的生命,斬盡殺絕之後,又將城內所有可以搶走的東西全部搶走了,並且還將那座城池嚴重毀壞了的恐怖魔頭,而他們卻說那些行為,都是為了世間和平所必須要做的,簡直是連狗都不會相信的鬼話。

沒一會兒工夫覺得問你生所說的那些話,實在是太過可笑的鐵臂穿山甲,忽然哈哈大笑著說道:「小崽子你剛才所說的那些話,可真的是我聽過的最大的笑話啊!想不到你們夜幕降臨組織里的人,居然都是這種謊話連篇大腦不動的大傻瓜,這可真的是太好笑了啊哈哈哈……」

可那時候毒殺卻冷冰冰的說道:「你們這幾個大傻蛋最好不要太狂妄了,我們此行的目的就是要將你鐵臂穿山甲帶回去,而且我還可以告訴你們,我們二爺和五哥,已經將你們那些天地靈獸當中的,白虎還有那頭蠢狼帶了回去,將它們治得服服貼貼的了,你如果不想遭受太大的痛苦的話,最好現在就乖乖的閉上你那張臭嘴,老老實實的和我們一起回去,要不然我們一定會讓你承受難以想象的痛苦的。」

說到了那裡他呼的一下子,將那尊魔鼎舉到了頭頂上,頓時在他的身後出現了一條若隱若現的黑色巨蟒,冷冰冰的張開了它那張可怕的大嘴,向鐵臂穿山甲瞪視了過去,而那時候問你生的身後,也出現了一個,渾身上下被一圈圈血紅色的魔雲盤繞著的,黑乎乎的大骨頭架子巨人的影像,猶如滅世魔王一般,向周圍爆發出了一陣陣陰森恐怖的氣息。

面對著那樣可怕的敵人,伏隱患兄弟二人還有鐵臂穿山甲,都不自覺的倒退了幾步。 面對著毒殺和問你生,所散發出去的那強橫銀色的壓迫感,伏隱患兄弟倆登時心生懼意了起來,那時候由於身上的傷還沒有痊癒呢,一時間鐵臂穿山甲心中也有了一定怯戰的意思。

隨著他們對峙的時間逐漸流逝了過去,問你生忽然用一種無法回絕的口氣說道:「現在你們要麼徹底歸降我們,要麼由我們將你們降服,你們立刻決定!」

說完后他便輕飄飄的飛到了高空中,而那時候他身後的那個詭異的怪影子,竟然晃晃悠悠的暴漲成了一座小山般大小的怪影,陰氣森森的向鐵臂穿山甲瞪視了過去。

面對著那越來越近的死亡的氣息,伏隱患兄弟倆忽然不自覺的對視了一下,可就在那一瞬間問你生忽然極其不耐煩的說道:「十弟在十招之內,將那個受了重傷的礙事傢伙解決掉,我來對付這兩個身穿鐵殼子的廢物,如果你做不到的話,一會兒你應該知道會有什麼下場!」

聽了他那番話妖鬼忽然相當無奈的說道:「算我倒霉,怎麼就調了和你這個死板的老東西一塊兒出來了呢!早知道你這麼霸道的話,老子還不如跟著二爺呢!那是時候我們喝著小酒就把這些破事兒給辦了,哪像你這個死命令鬼啊!」

他的話剛說完,問你生被忽然霸道之極的說了句:「少羅嗦!你我都不配跟著二爺!」

說完后他猛然間揮刀向鐵臂穿山甲還有伏隱患,分別劈出了一道深綠色的骷髏頭光芒,令他們連躲閃的時間也沒有,轟隆的一下子硬生生的承受了那一擊,登時將他們打的慘叫連連的,轟隆的一下子墜入到了下面的沼澤中。

那時候擔心被問你生施展出的強橫招數波及到的妖鬼,趁著伏隱禍正在為伏隱患和鐵臂穿山甲擔心的時候,忽然向他打出了三條陰森森的大蟒蛇,還好他的反應夠快,剎那間揮刀向那些大蛇打出了三道深棕色的刀鋒,唰唰唰的將它們劈成了碎片,不過那時候他那一頭花白的長發,卻被問你生那強橫的刀氣銷下去了一大片,頓時令他大驚失色的飄向了遠處。

當時也正在躲避著那些刀氣的妖鬼,立刻化作了一條深綠色的花斑大蛇,嗖嗖嗖的朝伏隱禍追了過去,沒一會兒工夫他們二人便以相當快速的身法,紛紛施展出了一招招毒氣瀰漫的殺招,相當兇猛的打在了一處。


沒一會兒工夫,被問你生所發出的那一道道強橫霸道的刀鋒,劈的惱火之極的鐵臂穿山甲和伏隱患,趁著他回刀之際,猛然間上下夾攻的向他打出了漫天滾燙的泥石流,緊接著又快如閃電般的,揮動著他們那黑乎乎的大爪子,狠毒兇猛的向他攻擊了過去,可每當他們的大爪子即將打中問你生的時候,他們總會被一種相當綿柔的力量,嗖的一下子滑到了一旁,沒一會兒工夫便令他們感到極為奇怪了起來。

可那時候一心想要將他們拿下的問你生,卻並沒有給他們任何猶豫的機會,就在伏隱患向他發動完了一波狂猛的攻擊,準備調息真元,再次向他發動更加猛烈的攻擊的時候,他猛然暴喝了一聲:「黑刀斬魂!」

話音未落他的黑刀上,忽然出現了一圈圈相當詭異的淡灰色影子,猶如一個個靈魂鬼怪一般,爆發出了一陣陣陰森恐怖的怪叫聲,剎那間張牙舞爪的向伏隱患撲了過去,但那時候他卻沒有將那把黑刀揮出去,頓時令鐵臂穿山甲大為疑惑了起來。

也就是在那一剎那間伏隱患的身上,忽然迎著那些鬼影,爆射出了兩條兇狠的大爪子,呼呼呼的將它們衝擊成了一片片碎片,相當凄慘的飄向了各方,可就在它們剛剛往回收的那一瞬間,那些鬼怪碎片竟然爆射成了一一把把,鋒利異常的黑色骷髏頭大刀,猶如一輛輛風車一般砰砰砰的向他砍了過去,剎那間將那兩條手臂砍成了一片片碎鐵片,飄向了各方。

想不到那一招居然會有那種威力的鐵臂穿山甲,登時狂猛至極的向問你生揮動出了兩張巨大的利爪,碰碰的兩下子,向他打出了兩片銀光閃閃的大鱗片,猶如一把把飛刀一般攻擊到了他的眼前。

但就在那一瞬間,問你生刷的一下子將他的黑刀舉過了頭頂,以絕對剛猛之勢,向他們劈出了一道亮黑色的惡魔刀鋒,那時候也不甘示弱的鐵臂穿山甲和伏隱患,立刻揮動著他們那堅硬的大爪子,和他纏鬥在了一處,難解難分的大戰了起來。

就在問你生和鐵臂穿山甲與伏隱患大戰著的時候,剛才得到了問你生嚴重警告的毒殺,和伏隱禍纏鬥著飛到了一片,積雪連綿的大山上的時候,忽然向他打出了十餘道,猶如雲朵般輕柔,且相當絢麗的七色光環,剎那間將他緩緩地困在了裡面。

雖然那時候伏隱禍聞到了,那些光環上正在向周圍散發著一種,相當柔和的沁香呢!但特同時也知道以劇毒殺人聞名於世的毒殺,絕不會平白無故的弄出那些東西來逗他開心的,是以就在那些光環緩緩地向他擠壓聚攏過去的時候,他猛然間揮刀向它們劈出了一圈,聲勢嚇人的深棕色泥石流,伴隨著那轟隆隆的響聲迅速擴散出去的時候,那些七色光環沒多久就被衝擊到了遠方。 當時飛到了伏隱禍頭頂上的毒殺,看著他那怒目圓瞪的樣子,忽然笑呵呵的說道:「我說伏隱禍,我們組織和你們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而我們來這裡的目的剛才也已經告訴你們了,現在你還是乖乖地死了得了,總這麼苟延殘喘的活在這世界上,多受罪啊!」

說話間他呼呼呼的幾下子,向伏隱禍踢出了十來顆相當好看的水蜜桃,猶如幾顆小太陽一般,咕嚕嚕的落在了伏隱禍的頭頂上。

那時候伏隱禍猛然將左手向上一舉,頓時有一片黑乎乎的泥團,將那些水蜜桃全部擋在了一旁,拖著它們向遠處飄去了,可沒一會兒工夫,那些水蜜桃忽然轟隆隆的爆炸成了一顆顆,相當詭異的淡綠色骷髏頭,相當兇猛的朝著那些,正在向伏隱禍等人的方向衝過去的,穿山甲一族的民眾壓了過去,幾下間竟然將他們全部化成了一堆堆的白骨,凄慘無比的墜落到了山腳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