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蕭雲浩運球晃過了幾個對手,裴薇然居然想到了甄姬的彈彈球。她問了自己,這是瘋了嗎?沉迷遊戲了嗎?

想到了遊戲裡面的甄姬彈彈球以後又想到了雲,雖然和雲只是認識了幾個小時,但是他卻覺得他們之間發生的事情非常的有趣。

從一開始的「誤會」雲,到後面雲居然破天荒地答應教裴薇然打遊戲。人家本來就是大神,居然可以放下身段教一個倔強青銅,而且她送人頭雲絲毫沒有介意。

不知道為什麼裴薇然想到雲又聯想到了蕭雲浩。「可能只是因為他們都有一個雲字而已吧。」她對自己說道。

裴薇然搖了搖頭,人家蕭雲浩可是學校千萬少女的夢,是醫學院的大才子。

裴薇然身邊的同學沒有一個不知道蕭雲浩的,每一個女生都稱他為蕭師哥,想要攀點關係。而她相比起蕭雲浩,僅僅是一個頂著校花頭銜的路人罷了。 「通常打遊戲打得這麼厲害的可能都是宅男吧」裴薇然否定了雲跟蕭雲浩的關係,以她的生活經歷看,通常打遊戲打得好的大多數都是宅男。

於是腦海中開始定了輪廓,厚厚的眼鏡片掛在塌塌的鼻子上,坐在椅子上豎著腳,偶爾摳摳腳趾頭,挖挖鼻子。頭髮油到像是一個用了髮蠟一樣,帶著點異味。撓一撓胳肢窩,衣服昨天穿完又繼續穿。

想到這裡,裴薇然不禁打了個冷顫,但是又想了想,自己的弟弟就是一個很好的反例子。

看著自己的弟弟乾乾淨淨的樣子,裴薇然突然又抱起了希望。

弟弟這樣多虧有一個整潔的姐姐。裴薇然從小就喜歡乾淨的環境,所以裴俊軒住在同一個屋檐下就只能養成愛收拾的習慣。

以前裴薇然跟裴俊軒住在一起的時候,裴俊軒從來不會一邊吃東西一邊打遊戲或者學習,衣服每天都要換洗,坐姿也要端正,從來不能豎起腳,那就更別說摳腳和挖鼻子了。

要是裴薇然看到裴俊軒一絲絲的不幹凈,那可就是一個個狠毒的眼神伺候呢。

裴薇然想到自己的弟弟如此的愛乾淨,或許雲也是個例外吧。

或許雲跟裴俊軒是一個樣子的,不是那種宅男類型的呢?

等等,裴薇然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想法是不是有點奇怪。

「我幹嘛在意雲邋遢還是乾淨啊,我瘋了吧」裴薇然對自己完全是傻眼了,為什麼自己會開始想象雲的一切呢?

「還有,我想雲和蕭雲浩做什麼?」裴薇然坐在長椅上猛地反應過來。

自己為什麼要聯想雲和蕭雲浩兩個人呢?而且雲宅不宅,跟自己有什麼關係啊。裴薇然用食指戳了戳自己的下巴,皺褶眉頭。

「裴薇然啊,雲是雲,蕭雲浩是蕭雲浩,幹嘛呢?」裴薇然狠狠地給了自己一個白眼,然後食指不受控制地用力來回戳著自己的下巴。

「同學,你再戳你的下巴就要凹進去了。」裴薇然想著想著突然耳邊就傳來了這樣的一個聲音。

富有磁性的男聲,不算粘但是也不算沙啞,讓人聽不膩的感覺。

「啊?」裴薇然緩過神來,抬頭看了一眼眼前說話的人。這。。。這不是。。。學校男神蕭雲浩嗎?

裴薇然有些心虛了,畢竟剛剛才想著蕭雲浩跟雲之間的關係,現在本人跟她說話難免不被嚇到。

裴薇然立刻把戳這下巴的手縮了回去,難道男神就是故意來跟她說這句話的?

一想到自己剛剛那個蠢萌的樣子被蕭雲浩看到了,還特地過來提醒她,裴薇然的心裡有那麼一點不是滋味。她好歹頂著一個校花頭銜,雖然她的出現不會像蕭雲浩出現時那麼轟炸,情人節也沒有收到那麼多的巧克力和情書,但裴薇然作為校花也收到過不少的禮物。

「裴薇然,你神經啊。那麼在意幹嘛」裴薇然偷偷對自己說道,還賞給自己一個大大的白眼。

她今天真的有一些搞不懂自己了,自從認識了雲以後,她就好像神經搭錯了一樣。

「你活好自己的就行,幹嘛在意別人怎麼看嘛」裴薇然繼續告誡自己,甚至還戳了自己的腦門幾下。

她裴薇然從來都不會在意別人怎麼看,做任何事情都隨心,但是今天居然會在乎一個互不認識的男生的話語。

「你還嫌下巴凹進去不夠?還要戳個洞把腦漿放出來嗎?」蕭雲浩打著哈哈說道。蕭雲浩半蹲地看著眼前可愛的女生,其實心裡也很忐忑,這是他第一次去嘗試吸引一個女生注意,在沒有任何經驗的情況下,也只能試試開玩笑了。

「啊?你怎麼還沒走?」裴薇然發現自己剛剛居然又陷入了自己的世界裡面。本想著她不戳下巴蕭雲浩就會離開,但是!她緩過神來眼前的人還沒離開!

蕭雲浩沒有說什麼,只是微微笑了一下,指了一下裴薇然的長椅下面。裴薇然放眼一看,自己的椅子下面居然有一顆籃球。難怪蕭雲浩不走呢。

「啊,不好意思。」裴薇然立刻站了起來然後蹲了下去把椅子下面的籃球撿了起來交到了蕭雲浩的手裡。

「謝謝」說完蕭雲浩拍著球離開了。

裴薇然下次陷入了沉思,其實蕭雲浩並沒有外表看起來那麼的可怕嘛。

好像還挺有趣挺好說話的。說著手指不安分地想要戳自己的下巴,但是腦海中立刻迴響起蕭雲浩的那句話,這讓裴薇然的手指無從下手。

「裴薇然,你有病吧,那麼聽話幹嘛」裴薇然不只一次地想要鄙視自己。她就不懂了,為什麼自己那麼在意蕭雲浩的話。

「我不管,我愛戳就戳,戳到凹進去我也要戳」裴薇然任性地舉起了手準備往自己的下巴狠狠地動手。可是最後,她還是沒有戳,放下了手,嘆了一口氣。

緣分或許就是那麼的微妙,蕭雲浩剛剛一邊打球一邊想著十幾種方法去接近裴薇然哪怕是聊一句話都好。可是礙於面子害怕唐突,他還是沒有出手。

正當他準備放棄想要回宿舍從長計議的時候,天給了他一次機會讓球滾到了裴薇然的椅子底下,讓他有機會去跟裴薇然聊天,而且說了不止一句話。

隔壁的花痴們都瘋了,這是蕭雲浩第一次這麼靠近她們更別說靠近裴薇然了。

聽到蕭雲浩跟別的女生聊天,別說有多難過了,可是聽到男神的聲音也是不錯的。

女生們悔不當初呀,為什麼剛剛就沒有坐在這個長椅上面呢?那剛剛跟男神說話的或許就是她們了。瘋的不僅僅是那些花痴們,就連蕭雲浩打球的兄弟們都傻眼了。

這還是他們認識的蕭雲浩嗎?剛剛那個球飛出去的時候蕭雲浩明明是沒什麼反應,靜靜地等待著隊友們撿回來。

然而看到落球的方向,蕭雲浩走得比誰都快,甚至有點小跑步。

他超過了準備去撿球的隊友,直徑走到了裴薇然的面前。這一來的舉動讓大家都看呆了。難道這裡面有什麼他們不知道的貓膩嗎? 「小然然,你回來了?」李雅婷在客廳坐著,一隻手撐著自己的下巴發著呆。聽到裴薇然開門的聲音立刻回過神來,她這個下午過得好無聊。沒有了裴薇然的聲音,李雅婷好像無所事事也沒有人可以說話。

「嗯,怎麼啦?」裴薇然關上了門,然後走過去坐到她的身邊。

「沒什麼呀,就是好無聊哦。學長去了商科的活動,我就一個人好無聊。」李雅婷繼續用手拖著下巴回覆道。

「嘖嘖,李雅婷你真的是重色輕友。你不也是商科的嘛,怎麼不跟著去?」裴薇然一臉疑惑。裴薇然是醫學院的,李雅婷是商學院的,雖然不同專業卻跟學校申請住到了一起。

那為什麼韓雨能參加的活動李雅婷卻沒有出席呢?

「韓雨學長參加的可是學校商學院最高級的活動,我還不夠資質」李雅婷有些失落,但是同時也表示理解。她喜歡韓雨,就要明白和接受他的生活。

「你猜我下午遇到了誰?」裴薇然看李雅婷有些不太開心,決定給她分享一下自己的經歷。

「嗯?誰呀誰呀?」一聽到裴薇然好像有些趣事,就立刻興奮起來。裴薇然翻了一個白眼,感覺李雅婷八百年沒聽多有趣的事情一樣。

於是下午裴薇然就跟李雅婷分享了那一件「有趣又尷尬」的事情。李雅婷一邊聽一邊笑到肚子痛。

她從來沒有蕭雲浩會有這樣的一面。蕭雲浩這個人就一直專註在訓練上面,基本上沒有跟李雅婷有什麼溝通。

李雅婷做籃球隊的助理很久了,一直沒見過蕭雲浩這一面。有點腹黑又有點可愛的一面。

但是裴薇然從來沒見過蕭雲浩,卻在見的第一面就看到了蕭雲浩不一樣的一面。這其中必定有貓膩。

「笑什麼呀」裴薇然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

「小然然呀,你的春天要到了?你是上輩子燒了什麼香,給我介紹一下?」李雅婷終於忍住了自己魔性的笑聲。沒想到周五還沒到,裴薇然跟蕭雲浩就碰到了。

「我好歹也是個校花,走了,說完了,開心點沒有,吃飯去吧「裴薇然說道。她覺得還是趕緊結束這個話題吧。

吃過晚飯,裴薇然再次上了遊戲,想到自己今天已經做完了該做的事情,很理所應當地開始娛樂。畢竟今天認識了雲,遇到了蕭雲浩,裴薇然還是覺得挺有意思的。

七點半,裴薇然打開了王者聽到了那聲熟悉的「提米」。她一上線,就看到了雲的頭像,白色的,很顯眼很好認。下面寫著兩個綠色的字,在線。

現在才七點半,難道雲想要上分?其實裴薇然不知道的是,雲特地上線等她。

裴薇然看到雲在線卻什麼都沒有做,她說好了八點再玩,所以不敢輕易去打擾雲大神。沒想到她還在思考的時候,雲發過來了邀請,然而裴薇然想都沒想就點進去了。雲嚇到了,裴薇然也嚇到了。

雲想著早半個小時上線等裴薇然吧,不想八點的時候裴薇然看到比他早上遊戲。讓女生等不是那麼好意思,就算是幾分鐘幾秒鐘,雲都不想。果真,裴薇然還是提前上線了。

看到裴薇然上線了,他也沒多想就直接邀請組隊了,不過瞬間後悔。雲很擔心裴薇然會不會覺得很唐突。然而看到裴薇然立刻接受,雲就鬆了一口氣,而換裴薇然有些許尷尬了,自己接受得也太快了吧。

進入了組隊以後,兩個人都陷入了沉默。畢竟才剛認識,感覺兩個人獨處總是沒有什麼話題。

云:今天過個好嗎?

雲總覺得這樣的沉默一直僵持下去不是個辦法。他突破了自己,決定先開口打破這份寧靜。換做是別人,雲根本懶得理。

小然:挺好的,下午發生了很奇葩的事情

裴薇然也打算跟雲分享自己的事情,畢竟有時候在網上,虛擬的世界,總是比較好說話的。裴薇然把雲當成一個網上剛認識的陌生朋友,在現實生活中互不相識,有些事情聽過就算了。

云:說說看

雲看著手機,頗有興趣地看著屏幕。奇葩?難道是那件事情嗎?不對呀,那件事應該是開心興奮才對的。

小然:下午去操場透氣的時候遇到了學校的男神

看到這裡的雲滿意地笑了笑,看來裴薇然也覺得他非常有顏值。這樣,他在裴薇然心中留下了好的印象,以後接觸起來不會太尷尬。但是裴薇然接下來的話卻讓雲嘴角不禁抽搐了起來。

小然:我當時在想事情,男神突然走過來跟我說話。那些話好奇怪哦。

云:什麼。。。什麼話?

看到裴薇然的話,雲的手指都開始抖起來。他變得好緊張,非常在乎自己什麼時候奇怪了?

小然:我想事情的時候喜歡戳自己,戳了自己的下巴,戳了自己的頭。男神問我是不是要把下巴戳進去,還是要把腦漿放出來。

云:這些話。。應該。。。還好吧

試探性地問著,雲咬著嘴唇,回復著裴薇然。難道。。。自己的形象就因為這兩句話在裴薇然心裡倒下了嗎?難道。。他要被裴薇然討厭了嗎?

小然:我覺得這些話應該是對很好的朋友說的吧,感覺男神認識我,把我當可以開玩笑的朋友

云:那你開心嗎?

小然:嗯。。。我想想

裴薇然下意識地想要戳自己的下巴,但是一想到蕭雲浩,就放下了手。也不知道為什麼裴薇然就是那麼聽話。

小然:我就跟你實話實說吧,剛剛想戳下巴,但是一想到男神的話,就放下了手。我也不知道看到他開不開心。

云:哈哈,我相信男神一定很欣慰

蕭雲浩聽到裴薇然的話暗自竊喜。聽到裴薇然那麼聽話,那麼在意他的話蕭雲浩開心得像個吃糖的小孩一樣。

小然:好了不說我了,你呢?過的好嗎?

云:很好,下午看到了喜歡的人

怎麼可能不好,看到了自己想見的人,聽到自己的話那麼重要,怎麼可能會不開心呢?

小然:那就好,要不我們熱熱身?

裴薇然心理突然有些小失落,她對雲有好感這是沒錯的。雲的不嫌棄,耐心,一切的一切都讓她那麼的舒服。與裴俊軒不一樣,雲更多的是幫助和理解。這讓裴薇然對雲產生了好奇,興趣,很想去了解他。

為了掩飾這種失落,裴薇然決定扯開話題。她以為雲剛剛詢問她心情是關心她在乎她,也是對她有好感。但是現在裴薇然簡直覺得自己自作多情了。 在悲痛之中裴薇然跟雲開始了一場匹配。裴薇然依舊玩自己的甄姬,而雲這局則是玩李元芳。

甄姬在中路清兵,然而草叢裡面出來了兩個人。她先是被對面法師安琪拉控住,然後被猴子一棒捶了下去,瞬間血都看不到了。這個時候劉禪干擾了塔準備扛塔三個人去殺了甄姬。

這個時候李元芳不知道從哪裡出現了,擋在了甄姬面前幫她扛住了傷害,讓她跑回家。

李元芳眼睛突然變得嗜血,扛完了傷害以後剩下半條血但是並沒有要走的意思,卻要一挑三。

先是一技能飛鏢打在了安琪拉身上,一個二技能風騷走位避開了對面所有技能,然後瘋狂A對面安琪拉。

笨笨的法師跑到了猴子和劉禪身邊,身上的飛鏢炸開的時候把他們半條血都炸沒了。李元芳用了一個大,三個成團的人減速,再開一個一技能飛鏢加上瘋狂A,就這樣,對面猴子跟安琪拉死於李元芳手中。

劉禪看到這個情況好像不太對想要逃走,開了個大暈住了李元芳打算跑。

動了元芳哥的女人還想跑?李元芳一個二技能追上了劉禪然後開始放飛鏢和普攻,就這樣三殺了。

裴薇然看到了雲這樣的操作,很想為他鼓掌。可惜一想到雲說的那句「下午看到了喜歡的人」,裴薇然完全開心不起來。

現在的她不是一般的失落。還沒來得及去了解雲,去認識雲,還沒來得及讓雲認識自己,就被告知這段關係不可能了。

李元芳的帶領之下,大家都打得不錯。裴薇然被雲救了很多次以至於最後的戰績看起來不會太難看。

遊戲打完以後裴薇然非常糾結,她不知道怎麼去面對雲。她對雲有好感那是毋庸置疑的,但是為什麼上天不給他們彼此一個機會就告訴她放棄,要她滅掉這一點點的好感。掙扎想了一下,裴薇然還是決定回到組隊房間。

她決定佛系一點,她告訴自己這點好感要隱藏起來,以後跟雲就只有遊戲好友的關係,僅此而已。

回到了組隊房間,裴薇然有點不知所措,她強裝淡定。

小然:你好厲害

云:謝謝

不知道為什麼裴薇然看到這句話,就想起了操場蕭雲浩的那句「謝謝」。

「我真的是瘋了」裴薇然扶著自己的額頭無奈地說道,為什麼才認識一天就會這樣。裴薇然現在真的想掐死自己。

為什麼要開始玩這個遊戲,還要認識裴俊軒的朋友,還要對他有好感。還要不停把蕭雲浩和雲聯繫在一起。

裴薇然突然覺得自己是個神經病,一個遊戲就可以把她弄到這般田地。她害怕了,這不會是傳說中。。。網戀?

「不對不對,一見鍾情這鬼東西我才不信。」裴薇然發現自從玩了這個遊戲認識到雲以後整個人都瘋瘋癲癲的,自己都變得不像自己了。

此刻的裴薇然像個情竇初開的少女,否定著自己感覺。

「不可能不可能。」裴薇然撓著自己的頭髮,本來黑長直的順發被抓成了雞窩。

「不想了不想了。」一臉苦惱地,裴薇然決定了,不想雲了,不想那些有的沒的了。自己要佛系一點「嗯。。佛系佛系」裴薇然告誡著自己。

正當裴薇然在自己跟自己對話的時候,裴俊軒又來求邀請了。裴薇然想都沒想就接受了,現在她跟雲的關係很複雜很尷尬,她好像喜歡雲,雲卻有喜歡的人,這個情況裴薇然趕緊搬裴俊軒這個救兵來。

「你們兩個人可以啊,說好八點線上見,怎麼我一上線你們兩個人開局了二十八分鐘!」裴俊軒又開始開麥上演八點鐘肥皂劇。

裴薇然顯然已經懶得理他了,她自己腦子還一堆事煩著呢。

於是他們在裴俊軒的吵吵鬧鬧中又開局了。裴薇然依舊打甄姬,雲則是打起了蘭陵王,裴俊軒還是拿自己熟練的百里守約來熱身。

剛開局沒有一分鐘,對面就開啟全部發來了消息。

[全部]小西瓜(小喬):蘭陵王,你是國服大神雲嘛?

[全部]最強射手(后羿):肯定是!軒大神玩的最好的就是百里守約!那那個肯定是雲大神!我好喜歡你們!

裴俊軒開始汗顏了,怎麼打場匹配都遇到了粉絲。他跟雲是王者了,大家都應該是打得很不錯的,不存在粉絲大神什麼的。哦!他差點忘了,隊伍裡面有個弱弱的輸出,他親愛的倔強青銅姐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