眸子中卻依舊平靜如水

那人與她糾纏至今

莫要牽扯太深?

可她二人哪裡還能分的開?

只是看著樊凡眼中顯而易見的擔心

炎曦月微垂下頭

「知道了師父…」

樊凡這才微微放下了心

……

在丹峰山上待了許久

她才下了山

出了結界

走向了外門的任務堂

依舊是夏椿站在任務堂內

由於炎曦月已經來了不止一次

現在兩人也算打了個眼熟

「聽說,你入了內門了?」

炎曦月輕點頭

夏椿一笑

「內門弟子的任務不在此……」

炎曦月眉頭一挑

夏椿看炎曦月這模樣就知道她一點都不了解

她無奈一笑

「拿出你的玉牌來…」

炎曦月依言拿起玉牌

夏椿抬手在其上點了點

「呶…」

玉牌上浮現了一排排任務列表

炎曦月抬手接過

朝著夏椿一擺手

「謝了!」

說罷便轉身欲走

「等一下!」

夏椿將她喚住

炎曦月站定

再次轉身

「怎麼了?

夏椿將手臂支在了櫃檯上

眸中帶笑

抬起手指勾了勾

炎曦月重新抬步走近

「青雲宗外往南行走一日有一個小鎮,據說那裡出現了一株醫死人肉白骨的神息草…你有興趣去探上一探么?」

聽到此炎曦月眸子一閃

神息草?

此物她知曉

在她還是仙界女帝的時候

也曾有人為她獻過此物

只是當時沒有太過在意

而現在卻是因為軒轅阡陌的身體

她對這神息草起了興趣

不過…

她不曾想到青雲宗附近竟也出現了此物?

但這還不是她最驚訝的…

最讓她驚訝的是

夏椿居然知道此物?

她抬眸看了眼夏椿

不簡單吶……

隨即不著痕迹的開口

「此物任務表上好像沒有…」

夏椿目光一亮

雙手一拍

「你果然知曉…!」

她激動過後

「沒錯,此事還是我無意中從別人那裡知道的,你可感興趣?若是感興趣的話,咱們可以組個隊一起去…」

炎曦月狀似不在意的瞥了眼夏椿身上

「實不相瞞,我確實挺感興趣,不過……」

夏椿雙眼更亮了些

「不過什麼?」

「你為什麼偏要將此消息告知與我?要知道咱們可只是領任務和發任務的關係……」

兩人素不相識

她就告知了自己如此重要的信息

用腳指頭想都知道不正常…

夏椿無奈的擺了擺手

「你怎麼這麼難搞?」

隨即嘆了口氣

「你可知曉這任務堂是內門土殿專門設立的?而我也是為了貢獻點,才在此負責發布任務,其實我也是一個內門弟子而已…」

炎曦月點了點頭

很好,身份明了了

她再次瞥了眼夏椿

「既然此消息已經知道了,那我大可以同別人一起去…」

夏椿趕忙抬手

「別…」

再次嘆了口氣

「如你所見,我是土靈力,那神息草能有那般功效顯然已經成精了,而我這土靈力,對它這種本就生長在土中的植物,威力自然會削減很多,而我相識的人也大都是土殿之人,這不是就看你是火靈力,而且實力還不弱……」

夏椿越說越悻悻

「所以就打上了我的主意?」

炎曦月淡然接過話

夏椿擺了擺手

「此話也不能這麼講,主要還是看對了眼,否則我在此大可以去尋個別的火屬性者去是不?但我還是告訴你了…這不就恰恰說明了我看著你是打心底里喜歡嘛…」

炎曦月聽此笑而不語

此話真假參半

她若要是真全信了,那還真是應了那句話

信你個鬼

……

不過此女子雖然看起來古靈精怪的巧舌如簧

但是應該沒有太大的惡意才是

炎曦月指尖落在櫃檯上

輕扣幾聲

「這神息草若是當真被咱倆尋到了,那最後應該歸誰?」

以她的了解來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