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她穿著一條性感的小短裙,上身一件特別簡單的白色T恤,頭上掛著一個墨鏡,腳下踩著雙黑色的女士人字拖。

傍晚的陽光絲絲縷縷地穿過樹葉的間隙灑在她的身上,讓她整個人看上去特別青春養眼。

不過,見到她的那一刻,我一點心情都沒有了。

是的,沒錯,她就是趙青青。

坦白說,我對這個趙青青的看法只有兩個,這兩個看法很極端,要麼她就是天真得可愛,要麼她就是莫名其妙,不可理喻!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這一個月里她三天兩頭的往我這兒跑,不論我怎麼躲她,都躲不過。

她還一個勁兒的給我發信息,不停地騷擾我,說什麼我這個人很逗,說什麼她對我很感興趣,說什麼她很願意認識我跟我做朋友。

她還不停暗示對我有好感,她表明自己沒有男朋友,她的熱情大方實在讓我頭疼。

「哎呀!帥哥,我等你好久了,你說你怎麼周末都不在家哩?」等我走近后,她看著我笑嘻嘻的說道。

我強忍著沒把對她反感的情緒表露出來,只是看著她說道:「趙小姐,你能不能別再來煩我了,你再這樣我就告你騷擾了!」

「帥哥,你就這麼討厭我么?」趙青青看著我噘噘嘴說,表情十分失落的樣子。

我看著她,嚴肅道:「對!莫非你以為我很欣賞你的作為嗎?向來都是男人騷擾女人,哪有女人成天騷擾男人的?人要臉樹要皮,我猜你一定是個沒皮沒臉的人吧?」

我之所以把話說的那麼難聽,是因為我真的太煩她了,是那種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

可她卻從來不生氣,成天就笑嘻嘻的,還眨著一對無辜的大眼睛看著我說:「男女平等,憑什麼只能是男人騷擾女人,憑什麼就不能女人騷擾男人了?」

「停!」我揚了揚手,十分嚴肅的看著她道,「我不想再和你說什麼了,最後在警告你一邊,如果再騷擾我,我就報警了!」

「呵呵呵……帥哥,」趙青青咧嘴笑了起來,「你覺得警察叔叔會相信我這麼一個青春靚麗的美少女去騷擾一個臭男人么?」

我皺眉盯著她,語氣生冷道:「你說誰是臭男人?」

趙青青自知失言,便住了嘴,只是笑嘻嘻的看著我,吐了吐舌頭。

「我真沒時間跟你鬧,你該去哪兒就去哪兒,別總守在我家門口。」

說著,我打開門準備走進去,趙青青突然上前抱住我的胳膊,仰臉笑看著我說:「我還沒吃飯,我想吃你做的飯了。」

我甩開她的手,伸手指著她道:「別碰我!想吃飯自己想辦法去,別來纏著我,我是就是個臭男人。」

「我就喜歡臭男人!」趙青青仰臉看著我說,依然笑嘻嘻的,「臭男人才有個性呢。」

「請你跟我保持距離!」我伸手指著她厲聲道。

趙青青真後退一步,看著我撅撅嘴說:「你那麼凶做什麼?」

「對你這種該胡攪蠻纏的女人,難道我還要笑臉相迎么?」我瞪視著她道。

她眨巴著眼睛看著我說:「我不是女人,人家還是個小女生呢。」

我特么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還小女人?哪兒小了?想當初在床上那熱情奔放,什麼騷.情的話都能說得出來,還能死小女生?

我冷聲一笑道:「你是不是女人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ok?」

「好了好了,我不說了嘛,以後都不騷擾你了,但是我真的餓了,我要吃飯……」趙青青努了努嘴,再次向我走過來,抓住我的胳膊,身體緊跟著貼了過來。

我臂膀處一片溫熱綿軟!

我急忙推開她,嚴肅的說道:「趙小姐,請你跟我保持距離好嗎?不要隨隨便便的就抱上來,男女授受不親懂嗎?」

「切!咱們都是互相看過對方身體的人了,還授受不親,你裝什麼呀!」趙青青眉眼極其魅惑的看著我笑著說。

說話的同時,她上身又往我面前一傾,那低領T恤內的豐碩就撲了過來,波濤洶湧一般。

我轉過頭不再看她,也不想管她,徑直走向院子的石桌,將打包回來的啤酒和套飯擱在桌子上。

我剛打開還沒來得及動筷,趙青青就湊了過來,瞥了一眼說:「你就吃這個呀?你做的菜分明那麼好吃,為什麼要吃外賣呢?」

「你猜你一定是做銷售的吧?」

她「呀」的一聲叫了起來:「你怎麼知道?不過你猜對了一半,再猜猜另一半?」

「知道為什麼說你是做銷售的嗎?」

「我能說會道唄。」她吐了吐舌頭說。

「你可真敢往自己臉上貼金,」我停頓一下,認真的看著她說,「是因為你的臉皮厚,還不是一般的厚,厚到了一定的境界了!」

「謝謝你呀!帥哥,你這麼說我,我感到很榮幸哩。」她仰臉笑嘻嘻的看和我說,邊說還邊坐了下來。

我真想撲上去扇她的嘴,請原諒我的粗魯,我是真被她騷擾到發瘋的地步了。

我強壓制住怒火,只是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說我能怎麼辦?

我打又不能打,罵又不能罵,她臉皮再厚,畢竟也是女人啊!

在我沉默中,她拿起一瓶酒就用牙齒咬開,然後就仰頭大喝了一口,用力砸吧了下嘴說:「爽啊!這大夏天喝冰鎮啤酒就是爽!」

「你太不要臉了。」

「嘻嘻,我就不要臉了,反正……我就是賴上你了。」

「你別以為我收拾不了你,你再這麼纏著我、騷擾我,我就把你關進小黑屋,用繩子把你綁起來,每天蠟燭、小皮鞭折磨你個三四遍……我可告訴你了,我可不是什麼好人,你最好離我遠點。」

本來說出來嚇她,可她不但沒被嚇住,反而用魅惑的聲音對我說道:「來呀!來折磨我吧!把我關起來做你的女奴吧!」

「瘋了瘋了,你真的瘋了……我懷疑你是不是有受虐傾向啊!」

「我就喜歡被你虐,來嘛來嘛……」

她沒瘋,我馬上就要瘋啦! 即便是傍晚,也沒有絲毫涼意,迎面吹來的風都是潮熱的,加上趙青青在旁邊氣我,我更加煩躁不堪,心火升騰,體溫也逐漸升高。

冷靜,冷靜!

我一遍遍的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不要跟她一個瘋子計較。

我深吸一口氣,同時也咬開另一瓶啤酒,大喝了一口,冰爽清涼的感覺才讓我的體溫降下去了不少。

「來,我們碰一個,祝我生日快樂!」她拿起手中啤酒瓶就主動和我碰了一下,酒瓶與酒瓶碰撞「嘭」一聲響。

說著,他便又仰頭喝了起來,我卻目瞪口呆的看著她,如果沒有聽錯的話,她說今天是她的生日。

「喂,你怎麼不喝呀?我都和你碰杯了,快喝!」她喝完后,又看著我說。

「你今天生日?」我依舊盯著她,好奇的問道。

「怎麼,不允許我過生日嗎?」

我無語道:「你過生日,跑我這裡來幹嘛?」

「笨蛋啊!我來和你一起過啊!」

我更加無語,喝了口啤酒後說道:「你別來跟我過,我可沒給你準備什麼生日禮物,回去跟你家人過。」

她伸手點了我一下,笑呵呵的說道:「你就是最大的禮物。」

「哎!我說你這個女孩子怎麼這樣子啊!向來都是男人騷擾女人,到你這兒就反過來了,你不覺得這樣弄得自己很卑微么?」

「卑微嗎?我光明正大的追求自己的幸福,你告訴我哪裡卑微了?」

「我真不是你的幸福,你找錯人了。」

「你就是我的幸福,你不承認沒關係,我知道就行。」

我也不想和她生氣了,因為完全沒有必要,她是我這輩子見過的臉皮最厚的女人,生日只是對自己懲罰而已。

我終於笑了笑,向她問道:「行吧,那你說說你喜歡我什麼?你了解我么?姑娘。」

「我喜歡你的全部,」她停頓一下,又繼續說,「我了解你呀,你叫向楠,今年27歲,你有一個妹妹叫向淼淼,家裡還有個爸爸……你一共談過三次戀愛,第一任女朋友叫蘇夏,第二個叫王妍,第三個叫宋清漪,你現在還放不下的就是最後這個……還有,你這個人總是為別人著想,卻苦了自己,你身邊的朋友們有……」

「停!」沒等她繼續說下去,我抬手打斷了她的話,「別再說了!」

「是不是呀?你說我了解你嗎?咯咯咯……」她又開始笑了起來。

不得不說她在我身上確實下了一番功夫,不然也不會將我了解得那麼透徹,我也不知道她是怎麼知道這些的,反正她出現在我的世界中就很奇怪。

沉默中,她又向我問道:「想不想知道我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不想知道。」

她並沒有被我的回答而掃興,依舊笑嘻嘻的說道:「喜歡一個人就要喜歡他的全部,所以你的優點和缺點我都喜歡,命中注定你就是我的另一半,你逃避是沒有用的……不如這樣,你嘗試著跟我交往一下,我一定會帶給你不一樣的感受……」

在她的聲音中,我又喝了一大口啤酒,繼而看著她說道:「你有完沒完啊?你真要我罵你,你心裡才舒服嗎?我告訴你,你越是這樣,我越不可能喜歡你這樣的人?」

「那我猜你喜歡宋清漪那樣的,我也可以的,不信你看著,我變身給你看。」說著她就放下酒瓶站了起來,繼而目光變得犀利起來,臉上的笑容也逐漸消失。

她扯掉了頭上的皮筋,將一頭長發放了下來,看著我的那眼神真是像極了宋清漪。

她看著我,看著我面前的飯盒,故意模仿著宋清漪的聲音說道:「向楠,你怎麼有吃外賣?不是都給你說過嗎,有時間盡量自己做,不要總是吃外賣。」

我有點恍惚,真的,那一瞬間我真的把她認成了宋清漪。

其實要論氣質和自信,我身邊的人也只有這個趙青青可以和宋清漪相提並論,一個月前在我們喝醉酒,我就是把她認成了宋清漪。

而今天,她故意模仿宋清漪,我真的恍惚了起來。

我就那麼怔怔的看著她,雖然有些恍惚,但我清醒的知道她不是她。

「向楠,是不是沒有我的日子,你又變得頹廢了?」她又繼續說,說話的態度真的像極了宋清漪。

「你不能這樣頹廢下去,你要振作起來,你是有能力的,千萬別再這樣低迷下去了。」

專屬美妻 我心裡咯噔一下!如果說剛才我只是恍惚,而當她說完這句話后,我徹底淪陷了……

宋清漪就經常說我是有能力的,只是沒有被激發出來而已,連這她都知道了。

接著,她又繼續說:「不要再想我了,我們已經分手了,你應該有自己的生活,找一個喜歡你的人好好過日子吧!」

「不,不……我心裡再也裝不下別人了,你告訴我,你到底去了哪?你告訴我好嗎?」

在我恍恍惚惚中說完這番話后,她就「咯咯咯」的笑了起來,在笑聲中,我才恍惚過來,她並不是她。

深深的失落感填滿了我整個心臟,我舉起酒瓶仰頭便一飲而盡。

在笑聲中,她又將頭髮扎了起來,然後重新坐回石凳上,單手撐著腦袋看著我,似笑非笑的說:「怎麼樣?我是不是很厲害,你想要怎樣的,我都能為你變成怎樣的,不管是蘿莉還是御姐……」

「你走吧!我只想一個人待一會兒。」我沉聲對她說道。

「別呀!我陪你吧,你有什麼煩心事就通通吐給我吧,我就是你身邊的解憂精靈……」

啪!

沒等她繼續說下去,我一揚手便將手中喝得一空的啤酒瓶重重摔在了地上,玻璃瓶碎了一地,其中一片玻璃碎片飛濺划傷了趙青青的小腿。

她「啊」的一聲尖叫,隨即整個身子猛地一顫,立刻低下了頭去。

我的視線下移,看見了她圓潤白皙的小腿被玻璃碎片划傷了,鮮血流了出來。

看到這一幕時,我的心頭也猛地一顫,可還沒等我說話,她就站了起來,恨恨的看著我說:「你再不喜歡我,也請你不要傷害我!行,我不打擾你了,我走了……」

說完,她轉身就往院子外走,絲毫沒有顧及自己的小腿還在流血。

我也急忙站了起來,想叫住她,可始終沒有開口。

她的背影已經消失在院子里,那麼就這樣吧,我想她以後也不會再來找我了。

只是用這個辦法讓她停止對我的騷擾,並不是我故意的,我剛才也是頭腦發熱,做出了這樣衝動的舉動。

院子里終於安靜了下來,可我的思緒並沒有安靜下來…… 趙青青沒有再回來了,我想這一次我是真的傷害到她了,這樣也好,省得再庸人自擾。

喝下了趙青青剩下的那半瓶啤酒後,我就躺在院子的躺椅上,閉著眼睛將自己完全放空。

不知道過了多久,天色慢慢暗了下去,夜幕降臨,取而代之的是繁華的街燈。

風終於清涼了許多,伴隨著風吹來的是我的手機鈴聲,我不疾不徐地從口袋裡摸出手機來,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來電人。

只一眼,就嚇得我睜大了雙眼,怔怔的看著屏幕上顯示的名字。

趙青青!

我是真沒想到她還會給我打來電話,難道她真的不會生氣嗎?

我又愈發的煩躁起來,想直接摁掉,可還是不能心安理得地那麼做,畢竟之前是我傷害了她,我理所應當的給她道個歉。

以你荒唐,換我情長 於是只好按了接聽,還沒等我說話,手機那邊就傳來趙青青的哭聲:「向楠……向楠……你、你能來陪我么?我真的好寂寞……我、我現在一個人在酒吧,你過來陪陪我好嗎?我很想你來……來陪我喝酒好不好……」

聽她說話的態度就能猜到她一定又喝得昏天爛醉了,可我一點心疼都沒有,反而氣惱起來:「你是瘋了吧?怎麼老是喜歡往酒吧跑?你以為酒吧是什麼好玩意啊!別喝了,自己回家去!」

「你、你是真絕情啊……你之前把我小腿劃破了,你就那麼不關心我么……你知不知道,疼的是我的心吶……你快來好不好,我在蘇荷酒吧……」趙青青在手機那頭舌頭似乎都快捋不直了。

我道:「我承認我之前衝動了,我給你說對不起,但是我不會來的,跟我沒有一點關係!」

說著我就準備掛掉電話,然後關機。

但就在這個時候,手機那天似乎出現了什麼狀況。

一個男人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了過來:「喲!妹妹,一個人喝酒多寂寞呀!哥哥來陪你吧……」

「去、去你-媽的!滾一邊去……臭男人!」緊接著趙青青頗為惱怒的聲音傳了過來。

「怎麼啦?妹妹,有心事呀?被男朋友甩了嗎?」

「你才被甩呢!滾,滾啊……喂,別碰我……」趙青青的聲音。

「我說妹妹,一個人喝酒真沒意思,哥哥陪你吧!忘記那些不開心的,我這裡還有點料,只要你喝一口,就會還起來!絕對讓你忘掉所有的煩惱,要多快活就有多快活,哈哈哈……」那個男人放肆的笑了起來。

「喂,喂喂……你們別拉我啊!我不去……我、我男朋友馬上就要來了!啊……混蛋,別碰我啊!」趙青青又急又氣的聲音。

一聽這個,我心頭又咯噔了一下,幾乎能想象道手機那頭是一番怎樣的情景。

我猶豫了起來,不知道要不要掛她電話,不知道要不要管這一茬子閑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