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這一輛,車牌卻很新,不是他們熟悉的任何一輛。

江城什麼時候有這麼輛勞斯萊斯幻影了?

在場的人都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就在這時,訓練有素的腳步聲傳來,一群掛著工作牌的西裝男女快速走來。

竟是來迎接這輛車主人的!

眾人心裡更好奇了。

要知道他們都是江城裡有頭有臉的人,在八卦論壇上爆出名字都會被圍觀群眾「卧槽是豪門」的那種身份。可是博謙拍賣會的工作人員別說迎接了,連個幫停車的車僮都沒有。

現在,這是哪個大集團的掌門人?值得主辦方親自迎接?

正想著,勞斯萊斯幻影已經停下了,車門打開,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年輕男子走了下來。

所有人都忍不住眼睛一亮。

好清貴冷峻!

男人的身材乍一看很清瘦,但是一舉一動之間非常有力,明顯是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類型。一張臉面如冠玉,五官濃重如墨畫,整張臉俊美得完敗娛樂圈明星。可是,他身上又有一種氣質,明顯區別於明星。

是一種清冷,彷彿靈劍劍刃上的寒霜,生生把他俊美的五官壓了下去,讓人一見之下,心生畏懼之心。

清貴、冷峻、優雅,也無情。

「這是誰?」豪門的眾人不覺議論起來,「你們認識嗎?」

「沒見過。這份氣質,到底是哪家貴公子?」

「哪家豪門出了這麼優秀的兒子?怎麼一點消息也沒有?」

眾人面面相覷,相互疑惑著。

甄雯跟向晚意作對多年,已經養成了有意外出現先看向晚意的習慣。這年輕男人一下車,甄雯就本能地朝向晚意看去。

這一看才發現,向晚意的臉色唰的一下白了,眼中的嫉妒就跟火苗似的,轟的一下噴了出來。

等等,這表情?難道後車座的人,不是什麼豪門長輩,而是……

甄雯脫口而出:「這不是什麼豪門貴公子,是向晚晚的助理!」

什麼?這男人一身清貴,在場的豪門貴公子都相形見絀,居然只是個助理?

還是向晚晚的助理?

這麼說,後座上坐的就是杜家那位剛找回來的繼承人嗎?

一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輛白色的勞斯萊斯上。

向晚晚這位杜家繼承人,一回來就鬧得驚天動地,先是打臉向晚意,不認親爸,后又不許向家父女拜祭杜荊園。據說,連集團的董事跟副總都要被她辭退,作風強勢又強悍,不知道是個什麼樣子的人?

「聽說她流落在外20年,吃了很多苦,應該長得三大五粗吧?」

「不知道跟向晚意比起來怎麼樣。」

「這難度有點大,向晚意可是從小出了名的美人胚子。別說豪門裡了,就算是娛樂圈,能比得過向晚意的女明星又有幾個?」

「向晚意今天還特意打扮了一番,你看她那眼影跟口紅,還穿了G家的高定裙子。那位新的大小姐,肯定會輸。」

「不得不說,向晚意真是……嘖嘖嘖……」

一句話,叫在場的男性都心照不宣地笑了出來。

向晚意之所以能在豪門圈子囂張二十年,除了杜家繼承人這個身份之外,還有個原因,就是美。

向晚意從小就是有名的美人胚子。小時候她就膚白貌美,長大之後,更是胸大腰細,身材好得不行,完全一個嬌媚大美人。

總之,女的看杜家的錢不敢惹她,男的看她的臉不捨得懟她。結果就是,向晚意在豪門圈子橫行無忌。

向晚意一向對男性的目光敏感,此刻在場男性的目光都在她身上,令她分在享受,剛剛不爽的心情,一下子又恢復了。

「哼~」她輕輕撩了一下垂在肩上的長發,展露出她最迷人的笑意,等著用美貌把向晚晚秒殺。

眾人也想看看,第一次正式在豪門圈子裡亮相的杜家繼承人,究竟是什麼樣子。

一時間,整個停車場都安靜了下來。

面容清冷的年輕男人俯身,把車門打開,先落下的是一隻異常白皙、纖細小巧的腳踝。

所有人心中都不禁一盪。

緊跟著,一個穿著黑色連衣裙的嬌小身影走了下來。只是一個身影,一個下車的動作而已,所有人都知道了,這位杜家繼承人,絕不是向晚意口中說的什麼土包子。

相反,她優雅、沉靜,抬起頭來,那張臉清麗得幾乎能奪去人的呼吸。

武俠小說里寫美人,說「如新月清暉,如花樹堆雪」,這形容太抽象了,誰也不知道具體是什麼樣子。可是誰都知道,這是形容清麗至極的容貌,現在看到向晚晚的臉,所有人才明白,這個形容是什麼意思。

美得令人心驚。

而年紀大些的豪門貴婦們,更是忍不住交換了個眼神——

以前她們看向晚意的臉,總覺得向晚意沒有辜負杜清嘉的容貌,只是被向永康養壞了,所以美得沒有靈魂,像一樽花瓶。現在看了向晚晚知道,不是向晚意被養壞了,而是母女之間,真的只能是血緣才能遺傳。

這位流落在外二十年的真千金,雖然沒有受過豪門教育,卻有著跟杜清嘉如出一轍的鎮定、清麗,無處不透出沉靜高雅。

相比之下,向晚意真的就只是美則美矣,沒有內涵。

只是她的臉色異常蒼白,上面幾乎沒有血色,連嘴唇的顏色也是淡淡的,顯然身體不好,一看就叫人心疼。

這一心疼,就把她眉目間的冷厲削弱了不少,讓她變得可親起來。

這對男女……眾人回過神來,不住地玩味著。可真是特別又和諧。

男的俊美過分,得用清冷的氣質壓住,才免得陰柔。而女的,則清冷過分,得用病弱才能壓下那份冷意,讓人心生憐惜。

靈植拍賣會拍賣的都是藥材,來的幾乎都是中老年,只有少數幾個是單獨來的年輕人。全場只有向晚意跟向晚晚,是一對年輕男女。

自然而然地,會被人拿來作比較。

這一比較,真是高下立現。

向晚晚那邊,雖然是助理和大小姐,但男俊女美,一個清貴,一個清麗,宛如女王出行。

向晚意這邊嘛,男的雖然一身西裝,但一雙眼睛不住地東瞟西看,一副什麼都沒見過的樣子。而向晚意,更是不必說了,剛下車就跟人吵了一架,趾高氣揚,像暴發戶帶跟班。

「向小姐。」主辦方見向晚晚下車,急忙笑這引路,「這邊請。」

向晚晚點了點頭,帶著裴星遙,目不斜視地走了。

全程看都沒有看向晚意一眼。

「噗~~~」甄雯忍不住笑起來,「向晚意,就你這樣還想幫她買東西?我怕她買的東西,你連個零頭都付不起吧?」

「你……!」向晚意又氣又羞,滿臉通紅,憋了好一會才憋出一句:「你等著瞧!」

「是啊,我等著呢。」甄雯一邊後退著往會場里走,一邊嘲諷地補上一句:「等著看你跟她之間,座位隔得有多遠!」

一句話,讓向晚意的臉色都綠了。

拍賣會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參加的,一般來說,都要先把保證金打入主辦方的賬戶里,以便確認客戶真的有購買的能力。主辦方會根據保證金的多少,確定客戶的尊貴程度,安排座位。

一般來說,越是尊貴的客戶,越是安排在前排,以便清楚地看到拍賣品。越靠後,客戶的預存金額越少。

向晚意自己根本沒有存款,錢是向永康給的一百萬,剛拿到手她就揮霍了20萬,只有80萬拍賣金額。所以,她只交了40萬的保證金而已。

40萬,在拍賣會能買什麼?位置肯定很靠後。

而向晚晚……她那輛車都兩千多萬了,又被主辦方當成貴客迎接,座位肯定很靠前。

這麼一想,向晚意不覺有些泄氣,還有很多難過和不甘。

這些,原本都是她的!

如果向晚晚不回來,她就能繼承杜家的所有資產,那麼今天開著定製款勞斯萊斯幻影來的人是她,大出風頭、被所有人羨慕的人是她,坐在最前排,享受貴客待遇的人,也會是她!

一個小小的甄雯,從前只能在她面前忍氣吞聲的人,怎麼敢開口嘲諷她?

都是因為向晚晚!都是因為她!

向晚意越想越氣,拳頭都忍不住捏起來了,心裡熊熊的都是怒火。她已經做好了準備,就進了會場發現向晚晚坐在第一排中間,她也不能露出輸了的表情。

輸人不輸陣!

進了會場,向晚意找到自己的位置,果然在很後面,好在不是最後一排。還來不及落座,她就在不停地找著向晚晚,可是她在前面兩排找了又找,居然沒有找到向晚晚在哪!

怎麼回事?

那一刻,向晚意心中的酸澀幾乎衝出胸懷。

難道向晚晚身份這麼貴重,主辦方居然還給她設立了特別包廂?

正在這時,一個略顯清冷的聲音在旁邊響起:「你是在找我嗎?」

這聲音……向晚意猛地轉身,只見就在她的座位旁,赫然坐著向晚晚!

這……向晚意一向不用腦子,短時間內懵了一下,沒有反應過來。

她不是貴客嗎?怎麼會在這裡?難道她跟他一樣,實際上只交了40萬保障金?

也就是說,向晚晚手上的錢不足100萬?

「哈哈哈!」向晚意拍著椅背大笑起來,惹來無數的目光,她也不在乎,反而笑得更是大聲:「向晚晚,你不是剛剛繼承了九千億資產嗎?怎麼跟我這個『向家的女兒』坐在一起?你的錢呢?」

向晚晚無聲地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向晚意更得意了,她覺得自己已經猜到了正確答案:「我就說,你哪來的兩千萬豪車,根本就是用外公……」

「住口。」向晚晚冷聲打住了她的話,「你什麼身份?也配叫外公?」

身份?沒錯,她只是個抱錯的孩子,跟杜家沒有血緣關係。這是事實,可這也是向晚意最恨的一點!

結果,現在不僅當眾被人拆穿,還是被向晚晚!

一時間,新仇舊恨化作熊熊怒火燃燒在心口,什麼理智,什麼分寸,向晚意全都拋到九霄雲外。

她咬牙擠出個笑:「向晚晚,你牛逼個屁啊?你的豪門架子根本就是瞎裝的!真有錢,你還會跟我坐在這?你根本就是個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一個不知道什麼是豪門做派的土包子!」

說話間,剛好一個服務生經過。

向晚意心中閃現一個主意,猛地拉住了人:「菜單給我!」

服務生也是吃瓜群眾,知道她是什麼身份,一時有些為難地看著向晚晚。

這個動作大大地激怒了向晚意,她一把奪過菜單:「拿來!」

然後啪的一聲拍在向晚晚旁邊的茶几上,挑眉笑得不懷好意。

「向晚晚,來都來了,別說妹妹我不給你好臉色。來,妹妹請你喝飲料,點單!」

向晚晚眉頭微皺了一下,搖頭說:「不用。」

「不用?哈哈哈~~~」向晚意哪裡肯放過她?一手就把菜單翻開了,越說越大聲,幾乎把全場的目光都吸引過來了。

「向晚晚,你是不用點,還是,不會點?」

什麼意思?一旁的丁之遠往菜單上看去,一見就明白了。

這菜單上的名字奇奇怪怪的,全都像是品牌名,又像是酒吧里調的雞尾酒名稱,反正看不出具體是什麼東西。

這讓丁之遠想起以前他們為了捉弄人,也會特意把沒見過世面的人帶去酒吧,騙人喝長島冰茶。

長島冰茶乍一聽像是茶飲料而已,其實酒精含量能達到40%,不常喝酒的人當成茶飲料猛灌一口,馬上能辣得噴出來,或者強行咽下去,當場被放倒。

這菜單上的名字,肯定是他們豪門中人經常見到的飲品,只是一般的人家見不到。

他雖然是陪向晚意來的,但目的可不是幫向晚意欺負向晚晚,他是藉機跟向晚晚套近乎,攻略芳心的!

對了!現在就是個好機會!現在的向晚晚一定慌亂得不行,期望有個白馬王子來幫她解圍。只要他幫了她,她的好感度一定會上升,說不定就會買好東西送他,一來二去,他這個未婚夫的身份還愁坐不穩嗎?

丁之遠捏著菜單,一雙眼睛看似落在菜單上,其實不住地東西亂飄著,想看看別人點的是什麼。

他的神色落在向晚意眼中,更叫向晚意確定,向晚晚這個出身的人不認識菜單上的名稱。

她更加得意,聲音也拖得長長的:「哎呀,我忘了,你二十年都是在孤兒院里長大的,上邊這些是什麼東西,你別說見過,連聽都沒聽過。怎麼樣,土包子,要不要求我幫你點?」

這下所有人都聽出來了,向晚意是故意讓向晚晚丟臉的!

一時連服務生都不忍心了,欠身微笑道:「晚晚小姐,這裡有我們主辦方特意為年輕女性準備的果茶,不如我給您推薦些吧?」

這服務生是好心,想借口推薦,為向晚晚解圍。

可沒想到,向晚晚居然拒絕了。

「謝謝,心領了,不過我身體不好,一般情況下不吃外邊的食物。」她微笑著,吩咐道,「裴助理。」

「是。」跟在她身邊默不作聲的裴星遙應著,從隨身的箱子里取出一個東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