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著舒望晴對此並不感興趣,孟赫琨已經只好自報家門,「忘了告訴你了,路米咖是我的弟弟,同父異母的弟弟。」

「哦。」舒望晴有所驚訝,但沒有表露在臉上。

孟赫琨想要從舒望晴的臉上察覺到的什麼來,但最終還是失敗了。

這個女人真的和他所認識的女人不一樣。

舒望晴不知道,她越是這樣,孟赫琨想要征服她的心就愈發強烈。

醫院門口的停車場,舒雅清坐上了車,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看到了舒望晴的身影。

站在她面前的那個男人是誰?

舒雅清立馬嗅到了八卦的味道,吩咐司機說,「等會!」

於是她就這樣觀察著舒望晴,更是拿出手機連續拍了好幾張照片。

十分鐘后,聞霆北趕到了戰場。

遠遠地就看到了舒望晴,以及一旁的孟赫琨。

他的步子很大,恨不得直接飛過去。

「老婆!」聞霆北走了過來,某種閃著凌厲的暗芒,似乎在宣示他的主權。

說完,目光隨即落在了孟赫琨的身上。

挑了下眉,像是在問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聞先生,我們又見面了。」孟赫琨笑了笑,笑得讓人會以為他們是很要好的朋友。

「孟先生是水土不服?我認識這家醫院的院長,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儘管開口。」

聞霆北臉色不是很好,眯著雙眼看著眼前的男人,眼神中透露著陣陣冷意。

十分鐘前,接到舒望晴電話的時候他在聞氏開會,於是整個會議室的人都在等著他一個人。

當舒望晴要他來接自己的時候,聞霆北二話不說,直接起身離開。

哪怕是聞富龍在後面叫他,他還是義無反顧的離開。

因為聞霆北知道,一般情況下舒望晴不會這麼說話。

兩人多年來形成的默契讓聞霆北知道,舒望晴現在需要他。

「多謝聞先生的好意,希望能和聞氏合作。」

「不必了。」

下一秒,孟赫琨轉而看向了聞霆北懷中的女人,心情明顯好了許多,「舒小姐,你今天穿的很漂亮。」

誇讚之後,直接轉身上了車。

一旁的聞霆北因為這句話黑了臉,好在舒望晴攔著他,要不然聞霆北早就沖了上去。

舒望晴搖了搖頭。

孟赫琨明擺著就是說給聞霆北聽的。

「你沒事吧?他有沒有對你怎樣?」聞霆北緊張的問。

「沒有。」舒望晴笑了,心裡暖暖的。

好在他今天趕來了,如果再晚一步,真不知道孟赫琨會做什麼。

想到這裡,聞霆北命令她說,「以後你跟著我。」

「那你是要包養我嗎?」

「可以。」聞霆北滿意的點頭,他竟然認真了。

「不行,我要是被你包養了,捷誠和舒氏怎麼辦?大家喝西北風嗎?」

「交給我。」聞霆北緊緊地墊著她的手。

舒望晴明明是在開玩笑,但她卻在聞霆北的臉上看到了堅定的表情。 41520元一次?

聽到東方先生的要價,曾妮有些無語,冷笑道:「東方先生,你不是一年只算一卦么?怎麼現在幫我算了,還能幫別人算?要價四萬多,你可真是一字千金啊!」

「曾小姐,這就是你不懂了!」東方先生把玩着手中的扇子,說道:「一年算一卦,是推算家族未來,這樣的大推演,牽涉甚廣,沾染因果太嚴重,所以一年只能算一卦。而給個人看相,沾染因果不嚴重,只要有錢,每天看相都行。」

「……」

曾妮無語,沒想到這個東方先生嘴巴也這麼能說。

本來,曾妮以為嚴經緯對看相之類的不感興趣,畢竟男人都不在乎這個。

但誰知,嚴經緯直接就在東方先生對面坐了下來。

「這位先生,我這邊是先付款,后看相。」東方先生一臉諂媚的看着嚴經緯:「你看,是要付現還是轉賬,或者微信,支付寶都行,再不行也可以刷卡!」

話音一落,東方先生直接從長袍里摸出了一台刷卡機!

「你的裝備倒是挺齊全啊!」曾妮看到東方先生拿出刷卡機,一臉嘲諷。

「嘿嘿,混口飯吃!」

東方先生嘿嘿一笑,這時,嚴經緯拿出了一張銀行卡。

叮!

很快,刷卡成功。

價格,41520元。

刷卡成功后,嚴經緯盯着東方先生,然後直接把左手伸到東方先生面前。

東方先生盯着嚴經緯的手掌,觀察了一番,時而眉頭緊鎖,時而眉毛舒展,然後又是一陣冷汗直冒,讓在一旁圍觀的曾妮,都覺得這個東方先生是不是身子骨有點虛,怎麼還冒汗了?

「呼!」

東方先生最終放開了嚴經緯的手,他抬起頭看了曾妮一眼:「曾小姐,請迴避一下!」

「我偏不……」

曾妮正要說不迴避的時候,嚴經緯抬起頭看向她。

「好吧!」

曾妮只好遠遠走到一邊。

等曾妮離開后,東方先生一臉認真的看着嚴經緯:「先生,你這手相,有些朦朧啊,有些問題,看得我模糊不清。但關於凶吉這一塊,倒是很清晰,唔,總之,你未來要小心了,你身邊的人,可能才是對你最危險的人。」

「我身邊的人?」嚴經緯皺眉。

「不錯!」東方先生點頭:「你若不小心,可能會丟了命!」

這句話,頓時讓嚴經緯想起了那天做的一個夢,夢到自己大婚,被送入洞房后,新娘一把冰冷的刀插進了他的心臟。那個夢太真實,到現在嚴經緯依舊記得清楚無比。

「還有呢?」嚴經緯繼續問。

「沒了!」東方先生搖頭。

「呵呵!」嚴經緯冷笑道:「41520這個價格,是你故意說的吧?你故意說這個價格,就是為了吸引我讓你看相。若你不一五一十的說出來,信不信我今天讓你走不了?」

「好吧!」

東方先生反覆蔫了一般,緩緩道:「四年前,有個姓姜的女人找到我,給了我一個男人的照片,和他的生辰八字,讓我推演那個男人所在的位置。」

「那你推測出來沒有?」嚴經緯冷笑道。

東方先生苦笑道:「憑一張照片和生辰八字,怎麼可能推算出一個人的定位,我又不是北斗衛星?我當時只是推演了大概方位,西邊。」

嗯?

嚴經緯微微眯眼,那個時候,他確實在西方位置。

「後來,那個姓姜的女人給了我報酬,給的價格就是41520。」東方先生開口道:「剛才,我見到你第一眼,就認出了你就是照片上的男人。」

「四年前,她找我幹什麼?」嚴經緯問道,四年前,他鎮守喜馬拉雅和崑崙邊境,姜思瑤找不到他很正常。

「這就不清楚了。」東方先生搖頭,道:「不過……姜小姐當時的眼神里,帶着殺意!」

「殺意?」

這更讓嚴經緯皺眉。

姜思瑤,為何對他有殺意?

「先生,有件事,我不知當講不當講!」東方先生猶豫了片刻,開口道。

「說!」

「你和姜小姐,八字犯沖……恐怕,你們之間會不死不休!」東方先生開口道,說完,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有些不敢看嚴經緯的雙眼。

「不死不休!呵!好一個不死不休!」

嚴經緯目光之中,帶着幾分自嘲。

現在,姜思瑤在西南省佈局的目的,為的就是嚴氏集團的秘密,只要妄想挖掘嚴氏集團秘密的,都是嚴經緯的不死不休的敵人。

「滾吧!」嚴經緯看了東方先生一眼后,開口道。

東方先生不敢多呆,屁股尿流的離開 這傻子是個道士,準確的說,是個嚮往長生而散盡家財成為道士的敗家子,他家在珞州城中也算是有些財產,因為痴迷各類道教典籍、術法、長生偏方、名貴草藥之類的玩意,最後把家敗光,氣死自己的父親,然後成為了一個貨真價實的窮光蛋,最後跑到應縣來投奔陶老爺。

珞州城是應縣上一級的地方城市,算是這邊疆最大的人類聚集地,傻子他們家之前就是從應縣搬出去的,和陶家多有來往,算是世交,他家裡就他一個獨生子,也不是什麼大家族,他爹就指望培養他出人頭地呢,結果愣是被這個不肖子給活活氣死,沒錢了親戚們自然作鳥獸散,傻子也實在走投無路,這才一咬牙一跺腳,帶著兩車道教典籍和基本都沒啥用的破爛法器跑到應縣來躲債。

一開始他還真沒指望在老家能有什麼作為,只要安安靜靜的研究如何長生就好,不過畢竟是從大城市回來的,又花天酒地過,也算是見過世面,收拾收拾打扮一番也算是一表人才,言語談吐也完全一副讀書人的樣子,修道又給了他不少神秘氣質,一下子便迷住陶芊芊。

倆人戀姦情熱,你來我往便勾搭在一起,只是這事不能讓陶老爺知道,陶芊芊不知道傻子做過什麼,陶老爺怎麼會不清楚,傻子那時候還不是真的傻子,三言兩語就騙的陶芊芊瞞下了這件事。

陶芊芊的母親兩年前去世,正好是廣明和尚給做的法事,因此每逢過節,陶芊芊都會上山燒香,與廣明聊聊,今年也不例外,只是帶上了自己的小情人。

目的當然是找機會親熱親熱。

結果陶芊芊帶著傻子進廣明禪房時,傻子一樣就看到了那塊升仙令。

他雖然不會什麼法術、武功,更是談不上修行,但雜談看得多,見識是真的廣,僅憑一眼,他就認出那塊令牌的樣式就是升仙令。

要知道五十多年前這個世界還是每三十年就有升仙令出世,真不是什麼傳說中的東西,各種臨摹畫像之類的多的是,以他對長生的執念,升仙令的模樣簡直爛熟於心。

見到之後他心裡就動了心思,可他一個陌生人想要在禪房裡偷點什麼東西可太難了,於是他便鼓動陶芊芊將升仙令偷走。

然後火急火燎的下山,沒日沒夜的開始研究長生。

可惜這玩意鏈接的是圓正老和尚,他一個氣血旺盛的大活人問惡鬼怎麼長生,得到的自然不是什麼正經法子,他心裡也覺得彆扭,只是為了長生他付出太多,沉沒成本太高,現在有任何一根稻草他都不願意放棄。

只是想要做實驗,他也沒那個條件啊,無奈之下,他將事情和盤托出,說給了陶老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