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有點迷糊,為什麼白星大人會提前一步將大哥的令牌拿走?莫非白星大人不想讓大哥用積分兌換資源?

嗯,這個不太可能,白星大人是什麼品行他們不清楚,但在懸鏡司這種阻礙巡輔成長的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那這又是怎麼一回事?他們有點迷糊。

「看起來大家對於積分的多少有很大的疑惑呢,現在我來公布一下,積分最多的哪一位吧。」

白星此刻壓壓手,眾人的聲音一下子全都消失不見,

「這一次集訓第一名是一級巡輔星圖!總積分五千六!」

白星右手輕輕一點,一個面容冷漠,全身上下散發著生人勿近的少年緩緩升空出現在眾人面前,

星圖似乎是有點害羞,這麼多人看著他,他冷漠的臉上都出現一抹桃紅,放在背後的雙手在不停搗鼓著手指頭,

「呵呵,星圖在這一次的集訓之中殺了數十隻脫凡境界的邪祟,也殺了將近十隻具輪境界邪祟,」

白星在星圖身後,看到了星圖的小動作,這小子看起來好冷,沒想到害羞的時候還會有著這樣的小動作啊。

「還殺了具輪境界的邪祟!好強!這就是評價等級為完美的巡輔嗎!」

「好帥啊!不行!我要和他生猴子!」

就在白星將星圖抹殺的邪祟說出來之後,下方傳來如雷貫耳的歡呼聲!

不過大部分都是評價等級為良或是及格的巡輔在吶喊,像是丑牛子鼠金坷垃等人,他們雖然是驚嘆於星圖殺了如此之多的邪祟,但在他們心中古幸川才是最強的。

「還有幾個時辰,我們就要回到總部了,接下來大家互相認識一下吧,以後都是同袍。」

白星右手輕輕一動,臉已經紅成猴屁股的星圖也是落入人群之中,

而他一落入人群中,就有著數十個少女圍上去,星圖本身長的不醜,那生人勿近的氣勢加上現在害羞的神色,真的是讓在場的少女紅鸞星動!

一個個分分上前介紹自己,甚至還有的已經開始示愛,不過哪裡發生的事情都沒有影響到別的地方,

「參加懸鏡司好像是可以組成小隊完成任務吧?」

子鼠在參加懸鏡司之前,就了解過一些有關於懸鏡司的事情,

參加懸鏡司有著好幾條路,一條路是實力強大,去鎮守一座城池,不過最低都是需要二級巡輔,他們現在不夠資格,

第二條是完成任務,完成任務可以選擇個人完成任務,也可以選擇組成隊伍完成任務,

第三條也是最危險的,深入邪祟大本營打探消息,這條路也是最難的,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去的。

而現在他們選擇的就是組成一個小隊,因為他們可以選擇的也就是完成任務一個,

「不知道大哥的傷勢什麼時候會好,」

確定了接下來在懸鏡司的安排,丑牛就將目光放在清朗的天空上,大哥的戰鬥他們都看在眼裡,

倘若是他們去戰鬥,他們早就是身死道消了,而大哥卻是堅持了那麼久,也不知道現在大哥咋樣了。

「大哥肯定不會有什麼事,徐老都出手了大哥能有什麼事?」

袁飛搖搖腦袋,徐老是什麼人?那可是大鴻王朝最為頂級的天命師之一!甚至傳言大秦皇朝都想請他去大秦皇朝,但徐老以這裡是他的家鄉,所以沒有去。

「大哥成為天命師后實力又會更進一步吧?我們和大哥的差距不會越來越遠吧?」

丑牛輕輕點頭,他們選擇跟在古幸川身後,那是因為古幸川救了他們,同時也是因為古幸川強大,但當古幸川強過他們太多太多,那就。

「好好修鍊吧,我們的積分也都夠,實力不會和大哥相差太遠的。」

子鼠拍了拍丑牛的肩膀,隨後就向著房間走去,現在抓緊時間修鍊最要緊。

丑牛也是點點頭走向房間,袁飛和暗月也是對視一眼走向房間準備修鍊。

「呵呵,這幾個小傢伙受到什麼刺激了?」

白星也是感知到這幾個人的動作,他也是很好奇,這幾個小傢伙因為什麼原因選擇進入房間開始修鍊?是因為古幸川受傷還是因為積分太低了?

不過這樣也好呢,在這個世界實力是最重要的啊,一想到這裡白星就將目光看向了自己的侄子,

唉,那小兔崽子真是讓人不放心,又在到處聊天,沒看到別人不願意和你聊天嗎?! 這時候,剛剛被葉秋讓座的那個老奶奶從人群中擠了過來,用堅定的語氣說道:「你們都別爭了!我退休前是護士長,救人的事情我在行,這個小夥子是個好人,剛剛還給我讓了座位,我必須要救他!」

葉秋都要哭了!大娘啊,求求您別添亂了好吧!您這歲數都快七十了,給我做人工呼吸……場面太美,不敢想像!您的肺活量夠嗎?葉秋一邊在心裏吐槽,一邊咽了咽口水,然後心驚膽戰地就想從車上站起來。

不能再這麼下去了,不管是油膩的中年大叔,還是笑容如ju花般綻放的老奶奶,都不是葉秋消受得起的。

「不能再等了!」

女孩瞥了葉秋一眼,發現葉秋「呼吸時有時無」,恐怕是要不行了,也不能那個當過護士長的老大娘走過來,咬了咬牙,蹲下身子,一把將葉秋給抱住了。

葉秋還沒有反應過來,腦袋就枕在了女孩里。

「等等……」

葉秋身體一僵,愣了一下,正想要解釋,就看到女孩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伸手將自己的嘴巴掰開,兩瓣櫻唇朝着自己的嘴唇印了過來。

葉秋只感覺女孩的嘴唇軟軟糯糯的,口中還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然後,他的腦袋就一片空白了。

葉秋的嘴唇被女孩一口噙之住,兩人四片唇瓣緊緊地貼合在了一起,沒有留一絲空隙,然後女孩才對着葉秋的嘴裏吹氣。

這個女孩確實是學過急救的,動作非常標準,而且雖然個子嬌小,但是肺活量的話,卻是很驚人。

每一次嘴對嘴的吹氣時間將近15秒,葉秋都感覺自己肚子都是氣了。

人工呼吸感覺相當微妙,或者說非常古怪。

但如果做人工呼吸的是一個漂亮的女孩,那麼這個過程可是無比享受的了。

當然,葉秋也相當守規矩,沒有做出伸舌頭之類的wei褻的舉動。

畢竟他並不是故意要騙女孩給他做人工呼吸的,他根本還沒有反應過來,女孩就吻上了,他就是想要拒絕都不行。

而且這個時候,他也不能夠將女孩一把推開,所以拒絕不了,就只能夠享受了。

確實是相當享受!女孩在為他做人工呼吸的同時,還用手幫助他呼吸,感覺有些痒痒的,但是也很舒服。

「我這樣,算不上是對不起穎穎吧?」

享受之餘,葉秋忽然良心發現,想到了這一個問題。

貌似跟其他女孩接吻,怎麼說都是對女朋友的背叛。

更不用說,他現在只是在考察期,只是樓穎穎的准男友而已!雖然人工呼吸跟接吻不是同一回事,但是葉秋可不認為,女人會聽從解釋。

想到這裏,葉秋不由地屏住了呼吸,想要從女孩的懷中掙開。

「不行,我的肺活量不夠了!」

葉秋一屏住呼吸,女孩就急了,朝着站在旁邊的中年大叔喊道,「大叔,拜託你了,幫他做一下人工呼吸!」

「好嘞,交給我吧!」

鬍渣大叔一擼袖子,深吸了一口氣,就想要朝着葉秋走過來。

「不用麻煩了,不用麻煩了,我已經好了!」

葉秋麻利地從女孩的懷中掙脫,生龍活虎地站了起來,「我的病已經好了!謝謝姑娘,謝謝大叔,謝謝大媽,謝謝各位!」

千鈞一髮,正是千鈞一髮啊!葉秋滿頭大汗地喘著粗氣,剛剛他在發愣,就差一點那個鬍渣大叔就要跟他親上了。

讓一個漂亮的女孩強吻了那沒啥,葉秋的心裏其實還有點小激動,但是讓一個滿臉鬍渣的油膩中年大叔給吻上了,那葉秋就真的想死了。

不,只要是男的,都不行!見葉秋動作這麼利索,能自己爬起來,說話還這麼中氣十足的樣子,公交車上的乘客們紛紛鬆了一口氣。

這個時候,公交車又開到了一個站點,不少的乘客下了車,圍觀群眾們也隨之散去,一場由胖大媽引起的搶座、霸座風波逐漸平息。

「小哥哥,你感覺怎麼樣?」

女孩俏麗的臉上依舊帶着濃濃的擔心,美眸在葉秋的身上來回打量,關切地問道,「需不要要幫你打120叫救護車,我覺得你最好去醫院看看?」

女孩的聲音軟軟糯糯的,像是山間的清風,聽起來特別舒服、悅耳。

「不用,不用!」

葉秋一聽這話,頭馬上搖得跟撥浪鼓似的,「你剛剛的急救措施非常有效,我的身體現在已經完全恢復了。」

看着女孩滿臉的狐疑,他趕緊運轉靈氣,不一會兒,他的臉色又再次變得非常健康。

女孩看着葉秋一瞬間就變得紅潤健康的臉龐,可愛的小嘴唇微微張開。

如果不是親眼目睹,根本無法想像,眼前的這個小哥,幾分鐘之前,還是突發哮喘,看起來奄奄一息的急症病人。

女孩眨了眨眼,長出了一口氣說道:「那就好!」

雖然她覺得葉秋身上可能有什麼秘密,但是葉秋不願意說,她也沒想要多問。

本來她的精神和身體一直繃緊著,現在葉秋沒事了,她自然也就放鬆下來。

剛剛為葉秋做人工呼吸,可是費了她不少的力氣,現在一放鬆下來,腦袋就不可避免的有點暈沉沉的,她腳步一踉蹌,整個人就鑽進了葉秋的懷裏。

軟玉入懷,葉秋頓時愣住了!女孩同樣也愣住了!綿綿軟軟的,感覺相當舒服,葉秋嗅着女孩身上的幽香,不由得有些迷醉。

「啊!」

女孩晃了晃小腦袋,發現自己躺在葉秋的懷裏,下意識地嬌哼一聲,滿臉通紅。

她驀然發現,兩人現在的姿勢,很像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侶,靜靜地依偎在在一起!一米五的女孩,一米八的男孩,總有種最萌身高的感覺!「咳咳,不好意思!」

女孩有些慌忙從葉秋的懷抱中離開,又手忙腳亂地整理著自己身上的裙子,因為剛剛的急救行動,她的裙子變得有些凌亂,頭髮也被汗水打濕,粘在了臉頰上。

認真地整理了一番之後,女孩又恢復了她剛開始的時候,那一副文藝少女的模樣。

女孩的臉頰微紅,美眸中波光流轉,她仔細地打量了葉秋一番。

「這小哥哥,長得還不賴!」

女孩在心裏暗暗說道。

雖然學校有急救課,但是女孩一直是用模型進行練習的,剛剛給葉秋做人工呼吸,也是女孩的初吻。

剛剛着急救人,女孩並沒有認真看葉秋的模樣。

其實她心裏還有有些小後悔的,初吻就這麼稀里糊塗的沒有了。

不過現在嘛,感覺也不算虧!葉秋不算很帥,跟那種被稱為男神的大帥哥肯定是沒有辦法比的。

但是因為「最強功德系統」的緣故,葉秋有了中級武師的修為境界,在靈氣的滋養下,他的身高有將近一米八,高高瘦瘦的,伐骨洗髓之後,他的皮膚比大部分女孩子都要bai皙,肌膚上似有水波流轉。

最重要的是葉秋的氣質,遠超同齡人的靈性,還有自信的氣場,讓人不自覺地就會心生好感。

「不知道小哥哥有沒有女朋友……」

女孩的小腦袋瓜里想着一些羞羞的事情,臉蛋又多增添了幾分yan紅。

「小妹妹,真是謝謝你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