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嬤嬤臉上的假笑更多了,橫肉堆在一起,硬生生拼湊出一副和藹的模樣。

「小姐這是什麼話,老奴不過是想提點提點夢令這個小丫頭,免得她衝撞了小姐。」

林灣沒有說話,祝嬤嬤琢磨不透林灣的聲音,問道:「小姐可還有事情?沒事的話,老奴就先告退了。」

林灣眉頭一挑,在樹下的椅子上坐下,夢令急忙跑過來,站在了齊嬤嬤身後。

「有事,當然有事。」

少女面若桃花,笑容燦爛。

她輕輕理了理耳邊的碎發,笑道:「祝嬤嬤,你是昨日來的梨苑,昨天下午我卻沒見到你,你在何處?」

祝嬤嬤後背一僵,不自然的道:「奴婢在四姨娘院子打葉子牌。」

「葉子牌。」林灣輕輕喃道,繼而彎唇笑問:「那祝嬤嬤可曾去過四小姐的院子?」

林灣還在想昨夜的事。

梨花墜子不會無緣無故的跑到梨苑,夢令隨時跟在她身側,自然不可能去偷。

而目前唯一一個能自由進出梨苑的人,只有眼前這個不知底細的祝嬤嬤。

林灣眼睛眯了眯,祝嬤嬤她能確定,只是不知道,那林金蓮,到底有沒有參合進來。

林金蓮是有心看見,還是無意發現的。

祝嬤嬤臉色一白,急忙跪下:「小姐,這件事真的不是老奴做的,就是老奴有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去做這等偷雞摸狗的事情。」

林灣細細的看著祝嬤嬤。

齊嬤嬤只感覺自己渾身都血液都在倒流,後背似乎要被面前少女的目光給洞穿。

就在她快扛不住的時候,林灣淡笑:「嬤嬤不要緊張,我也不過是隨口問問而已。」

說完,林灣如同大赦一般,笑道:「下去吧。」

祝嬤嬤走了,夢令這才渾身顫抖著出來。

林灣看了一眼夢令,道:「你如今不是梨苑的,沒必要怕祝嬤嬤。」

夢令看了林灣一眼,低眉道:「是。」

林湘在祠堂罰跪,林金蓮被禁足,但是這些都影響不了一件事。

去寺廟上香。

廟子是上京城裡出了名的菩提寺,據說二姨娘在生下林沫后,就一直住在菩提寺。

林沫年紀見長后,也跟著一起去了。

林昌衛對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雲以寒也沒有什麼話可說。

只不過,林沫雖然常年不在相府,可林昌衛心裡最喜歡的,還是林沫。

因此,要去菩提寺,也是一早就操持了起來。

梨苑也跟著一起操勞,對相府而言,大概只是去看一個庶女,可對梨苑來說,多了一些不一樣的。

因為,明日就是五姨娘的忌日。

去菩提寺,除了林昌衛要帶回林沫,還有一個就是替五姨娘上香。

夢令對這件事格外的看重,一早就準備了起來。

忌日的東西準備好,夢令就疑惑的問道:「小姐,怎麼今天不見平樂?」

從平樂回來后,就在林灣身邊寸步不離,今天卻從沒有現身,夢令不由疑惑。

「她去外面買些東西。」

林灣說完后,取了腰裡的鐲子道:「你也出府去,把這個鐲子補一下,明個一起帶去菩提寺。」

夢令看過去,看清后,有些淚目:「小姐你還把這個帶著的?」

這個鐲子是被齊嬤嬤打碎的。

之前埋在了梨樹下,後面去郡主府,又挖了出來。

沒想到,被林灣帶在了身上。

「遺物自然要帶著,你去補補,價錢不論。」

「好。」夢令點頭,鄭重的接過了林灣手裡的鐲子。(先別看,還沒好)

(先別看,還沒好)

(先別看,還沒好)

(先別看,還沒好)

(先別看,還沒好)

「我對你們的世界沒有想法!」

白龍會所,肯尼斯看著一口喝光果汁,然後目光轉向門外的店長,本就已經陷入了深淵的內心咯噔一下,有下沉了一些。

《從木葉開始造副本》第一百二十一章——第二天,夜! 程瑤回到宿舍躺在床上,久久難以入睡。

她拿起手機,給陸思誠發了一條消息。

鹿:「明天加油!」

誠澄城:「我們一起加油!明天我去接你。」

鹿:「好!」

有了陸思誠的這句話,程瑤安心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程瑤就早早的起床,開始收拾自己。

收拾好之後,她就下了樓。

剛下樓就看到了陸思誠的身影。

他穿着淺藍色的短袖,白色的長褲,

程瑤再低頭看看自己的裝束。

白色的短袖,淺藍色的裙子。

兩個人還真是心有靈犀。

不知道的人一看,還以為穿的是情侶裝呢。

程瑤邁著雀躍的步伐走到了陸思誠的身邊。

「陸思誠,你怎麼這麼早?」

「想着時間還夠,可以去吃個早餐。」

聽到陸思誠的話程瑤點點頭,兩人一起走在了校園裏。

周末的校園裏的學生極少,

只有個別幾個愛學習的,對其他的事情沒有什麼感覺。

陸思誠和程瑤一起去了食堂。

剛一進門,兩個人相似的衣服和出眾的外貌就吸引了別人的目光。

這時食堂里忍不住傳來驚呼一聲。

「哇!這才是真正的郎才女貌!」

「我感覺我今天早起值了!」

「高顏值情侶,我可以!」

兩個人在眾人的注視中吃完了早餐。

早餐結束之後,兩個人晃晃悠悠到了比賽場地。

此時的比賽場地裏面已經坐滿了人。

他們不僅僅是來看這場比賽的,也是來見證周雲和陸思誠的賭約的。

見證過周雲實力的學生為他大聲的加油。

而給陸思誠加油的除了張揚和黃盈她們,也就再沒了別人。

陸思誠和程瑤打開比賽場地的門,並肩走了進來。

原本吵鬧的場地,瞬間安靜一片。

「校花竟然穿情侶裝!」

這話一出,整個場地比剛才還要吵鬧。

「他們兩個是在一起了嗎?」

「校花和那個男生好般配啊!」

「我看到校花看那個男生的眼睛裏面有光。我們敗了!」

有人聽到這些話酸溜溜的說。

「再般配也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就是,就連周學長都配不上校花。」

周雲聽到這句話,原本春風滿面的臉上掛上了黑色。

等會兒他們就知道,我到底配不配得上學妹了。

陸思誠絲毫不在意這些聲音,和程瑤一起上了台。

台下的人看到台上的三個人,小聲的討論。

「你看周雲有沒有一種多餘的感覺?」

「有,感覺就像是司儀,一點也不像參賽選手。」

「噓,小聲點,你看周雲的臉都變成豬肝色了。」

聽到這句話,座位上的觀眾,眼光一直瞟向周雲。

周雲受不了這些眼光,匆匆下了台,換了一身和陸思誠一模一樣的衣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