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兒彷彿沒聽到她兒子惡毒的話,一個勁哭訴,道「而且你姐也沒錢了,你這是打算逼著我和你姐去死」

「死,死,死」

秦朝也氣了,怒道「既然想死,那你們母女去死好了,正好我可以將家裡那套房子賣了還債」

在賭鬼眼中。

只要有得賭,一切都是無關緊要的。

家裡有的賣,一切都是可以賣的。

「畜生」

秀兒咬牙切齒的罵了一聲。

「畜生是你生的」

秦朝順嘴回了一句,道「我是畜生,你就是老畜生,還有我姐,也是畜生」

秀兒氣的雙眼冒金星。

和秦暮雪一樣,她現在已經無能為力了。

以前每個月,她還有女兒打來的兩萬塊,可自從女兒離婚回來后,家裡只出不進。

但凡碰到花錢的地方,她都需要精打細算。

別看她身上穿的衣物很時髦,可都是以前買的,這半年來,她已經沒買過一件新衣物,一雙新鞋子。

縱然如此。

還是跟不上自己這個兒子禍害的。

賭。

說了沒用。

勸多了,就煩。

這次更離譜,在家裡一無所有的情況下,卻還欠那麼多。

這完全就是要她們的老命。

秦朝大概也沒想到,他這次的三十萬,恰恰是壓倒家人承受範圍的要命稻草,雖然這根稻草委實有點重。

「既然你和大姐還不了,就老實將家裡房產證拿出來」

秦朝喪心病狂道。

「休想」

秀兒憤怒,道「我哪怕將房產證燒了,也不會給你」

「你燒一個看看?」

秦朝冷笑道「老老實實拿出來將房子賣了,還完債之後,我興許留一半翻本,剩下的一半,還能給你和大姐出去租房子住,要是再和我胡攪蠻纏,我一分錢也不留給你們,愛住橋洞住橋洞,愛睡橋頭睡橋頭」

「你看看你現在的模樣,簡直不是人」

秀兒看著自己養了這麼多年,疼愛這麼多年的兒子。

一時間。

竟感到恐怖,彷彿那張人皮後面,是一張著嗜人的野獸面孔。

秀兒不知道的是:

「賭的可怕之處,便是可以將一個人變成鬼,而賭鬼最終結果,不是被追債人折磨的不像人,就是將自己家人折磨的不像人?」

總之。

這兩項,最後必須選一樣作為結果。

而能在很短時間內,拖垮整個家庭的原因,便是家裡出了大賭鬼。

與那些被拖進萬丈深淵的家庭一比。

秦暮雪嫁了一個有錢男人,無疑將時間延長一些。

不過該來的總歸還是要來的。

或早,也或晚。

現在只是時間恰巧到了。

僅此而已。

耳邊傳來弟弟一句句惡毒到極致的話。

秦暮雪忽然想起李牧曾經對賭的評價,區區八個字,卻足以概括所有:

「富貴一生,大輸一場」

她弟弟就是這樣。

家裡那麼多錢,如果按照正常人的生活軌跡,他可以娶一個很漂亮的女人做老婆,也可以學著創業成就一番事業,哪怕失敗了,也有再起來的機會。

但他什麼也沒有學會。

唯獨學了她爸身上最不值得學習的賭。

也將原本可以璀璨的人生,活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想起李牧,秦暮雪的情緒有了波動,空洞的眼神,瞬間有了光澤。

李牧從不賭。

現在年薪百萬,依舊不賭。

他總是將這麼好的秉性,始終如一的貫徹到底。

即便是這樣。

還被她說「一個男人可以犯任何錯誤,唯獨不能犯沒錢的錯誤」。

秦暮雪記得。

她就是這麼說的。

而現在,秦暮雪想對李牧說一句「對不起」。

無關於其他。

僅僅是她對李牧價值觀的歉意。

他是對的。

一直都對。

他就像一道光,雖然有些微弱,但依舊努力照亮著家庭,肩負起自己的責任。

可惜。

她親手將這道光推進黑暗之中。

大概看到了自己弟弟的所作所為,秦暮雪忽然覺得李牧真的很好,那些品行,也透著優異的光芒,璀璨而奪目。

哪怕沒錢。

也是一個值得女人託付終生的好男人。

而這個男人,她曾擁有過。

抹掉臉上的眼淚,秦暮雪推開車門,下車扶起還在罵自己弟弟的母親。

「小雪,這個家完了」

秀兒搭著女兒的胳膊,彷彿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哭訴道「三十萬啊!?拿什麼還?」

「他借的,他自己還,還不了,也是他的事」

秦暮雪現在已經想通了。

這個弟弟,她是救不了了。

再救下去,不僅這個家完蛋,就連她自己也會被拉進無底的深淵。

「可」

雖然罵了這麼久,但秀兒心裡還是有點猶豫。

「沒什麼可是了,路是他自己選的,走不了,也有絕路可以走,你將他養那麼大,已經盡到心了,接下來和你沒關係」

秦暮雪將自己母親扶到車裡。

然後走到她弟弟身邊,攤開手掌,道「車鑰匙給我」

「這是我的車」

秦朝不爽道。

「啪」

秦暮雪一巴掌直接甩在他的臉上。

「你敢打我!?」

秦朝徹底愣住了,一臉的難以置信。

「啪啪啪」

秦暮雪彷彿為了表達「我真敢」,抬手又是幾巴掌下去。

打完之後,冷冷道「這車是李牧家彩禮錢買的,不是你買的,借你開這麼長時間,已經夠給你面子了,以後沒得到我同意,你最好別開,不然我發起瘋來,說不準弄死你」

最後那句。

秦暮雪是咬著牙說出來的。

面對自己姐姐兇狠的目光,秦朝也有點怕了。

因為他清楚。

假如復婚無望,自己這個姐姐,就真的一無所有了。

沒錢。

生不出孩子。

就連起碼的歸宿也沒有。

這樣的女人,如果真的發起瘋來,很可能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死前。

拉個墊背,大體也在情理之中。

「給你,你敢開嗎!?」

秦朝老實的掏出鑰匙,為了表示自己不是被嚇住的,他還故作鎮定說了一句,道「你駕駛證都被吊銷了」

秦暮雪沒理他。

接過車鑰匙轉身就走。

「瘋女人」

見自己姐姐竟然真的開車走了,秦朝暗罵一句。

連交警都不怕。

他姐果然瘋了。

。 元氣不斷的湧入,蘇日安貪婪的吞噬,但凡是元氣,都絲毫沒有任何的嫌棄,直接納入自己的體內。

直至清晨十分,天空之中的那瘋狂的元氣漩渦終於是減慢了下來,從中湧出的元氣也逐漸的減少,最後元氣漩渦散去,天空之中重歸於平靜。

宮殿之中,蘇日安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終於在海量的吞吐之下,這一夜讓他從鉑金戰將二段晉級到了鉑金戰將三段。

感受到那無窮的力量,蘇日安微微一笑,之後便是繼續沉寂了下去。

很快,蘇日安的呼吸就微弱了下去,如同意識突然消失,可是體內的經脈之中,元氣卻絲毫不停的繼續流動,位蘇日安帶去足夠的能量。

蘇日安再次去到了本源世界,上次自從三零三星球上的一番大戰,蘇日安的本源損失巨大,雖然和去到本源世界之前相比要強,但是和去到三零三星球的時候相比,卻要弱了很多。

這是在和詹布一戰之中,被詹布所吞掉的本源,蘇日安想要將之補充回來,甚至將之變的更強。

之前在出了三零三星球之後,蘇日安在異星上調節好之後就去到了本源世界狩獵,收穫還行,有著本源武器在,獵殺一些本源對蘇日安來說已經不算是難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