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未央站起來,看了一眼路彥昭:"我們先去換衣服吧,還有,你讓人都散了吧,我不習慣!"

路彥昭的眸子閃了閃,臉色依舊難看,只不過,他還是聽秦未央的話,讓眾人散了。

秦未央向著遊艇上的房間走去。

她走了幾步,轉身看站在甲板上,周身陰沉的路彥昭,開口道:"去洗個澡吧,我也洗澡換個衣服,我待會有話跟你說!"

她這樣說了,路彥昭的神色,才緩和了幾分。

秦未央洗完澡出來的時候,路彥昭已經在甲板上等著了。

甲板上,剛才應該有人打掃過了,一點水漬都沒有了。

秦未央走過去,靠在一邊,開門見山:"我感覺,今天的事情,幕後指使跟前天晚上,水晶吊燈事件,是同一個人!"

"我知道!"路彥昭板著臉,沉聲道。

秦未央皺眉:"你知道就知道,沉著一張臉給誰看啊!"

路彥琛依舊沉著臉,就這樣沉沉的看著秦未央,一言不發。

秦未央被這樣的氣氛弄得心裡不舒服,她皺了皺眉:"你一直看我做什麼,我只是在分析客觀事實,難道你覺得我的分析有誤?"

路彥昭死死的盯著秦未央,突然就轉過身,聲音有些失控:"你閉嘴,別說了!"

秦未央壓根不知道,路彥昭突然抽什麼風。

她氣得牙疼:"我說路彥昭,你是不是腦子抽筋兒了,我招你惹你了嗎?剛才差點出事的是我啊,是你讓我跟著你來出差的,現在接二連三,遇到危險的也是我,我真的不知道,你到底有什麼理由和立場,這樣責怪我,還是說,你覺得我現在是你的下屬,就應該承受你這樣的壞脾……"

秦未央的氣字還沒有說出來,背對著她的路彥昭,突然猛地轉身,一把將她抱在懷裡。

他的身體似乎在顫抖,他緊緊的抱著秦未央,秦未央感覺一口氣都出不上來。

要不知道值得,她跟路彥昭現在把什麼都說開了,沒有什麼深仇大恨的話,秦未央真的差點以為,這廝想殺了自己。

好半天,她才緩過來,使勁兒去推路彥昭:"路彥昭,你鬆開啊,你這樣抱著我做什麼!"

路彥昭的身體,還是在發抖。

秦未央以為他是氣的,她沒好氣的開口道:"你還生氣,難道生氣的人不該是我嘛,瞧你氣的都發抖了,今天你凶我的事情,我就暫且不跟你計較了!"

秦未央的話剛說完,突然路彥昭的聲音,低沉的響起:"是我的錯!"

"啊!"秦未央有點懵,搞不懂路彥昭在想什麼。

許久,路彥昭才緩緩開口:"是我的錯,是我帶著你來這邊,還沒有保護好你,讓你差點被吊燈砸,今天差點就沉海,我怎麼就那麼大意呢,我帶著你出來,就要絕對保護你的安全問題,我怎麼這麼無能呢!"

路彥昭抱著秦未央,依舊不撒手:"未央,我沒有怪你!"

秦未央的心裡,突然有些難受,她聽得出來,路彥昭在跟自己解釋。

他說:"我也不是在凶你,我只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我在怪自己,是我沒有保護好你,你知道嗎?看到你想著海里慢慢沉下去的那一刻,我一顆心差點停止跳動,我毫不猶豫的把呼吸裝置給你,我就是怕你,怕你堅持不到海邊上,你不明白,那一刻,我到底有多害怕,我真的不敢想,如果你出事了,我該怎麼辦!"

看著路彥昭真誠的表情,秦未央突然就有點愧疚,她剛才怎麼會覺得,他在怪自己呢!

他明明那麼擔心自己,連呼吸裝置都給自己了,要知道,這在海里,就等於把活著的機會給別人了,剛才那麼危險的情況,只要稍有不慎,他自己都有可能葬身大海。

想到這裡,秦未央更自責了。

她伸手,抱住路彥昭。

路彥昭的身體一僵,他繼續道:"未央,我是真的被嚇到了,我剛才真的很擔心,很害怕,你放心,這件事情,我一定會給你一個說法,這兩天,我們就小心一點,我不會再帶著你,來做這麼危險的事情,而且,以後就算是真的潛水,我都會陪著你的,從此以後,我不會再讓別人當你的潛伴,我不會把你的安全,交付到任何人手上,只有我自己保護你,才是最安心的!"

秦未央被他這些貌似告白的話,弄得有些不自然。

但是,她也不能否認,她真的很感動。

她拍了拍路彥昭的後背,低聲道:"阿昭,你的心意,你的擔心,我都明白,你別緊張了,我們都好好的,以後我自己也會小心的,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了,這樣拙劣的手段,有一有二,我就不相信,他還能再來第三次!"

路彥昭聽到秦未央這樣說,整個人也慢慢放鬆下來。

他放開秦未央,認真的看著她:"你能猜到,是誰下的黑手嗎?"

秦未央盯著路彥昭,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但是,大致懷疑的方向,有兩個!"

"說來我聽聽,我雖然安排人去調查了,可是,對方如果做的隱秘的話,我們調查有點像是無頭蒼蠅亂竄,很難在段時間內,得到答案!"

秦未央點了點頭,她也明白路彥昭的意思。

她看了一眼路彥昭,緩緩開口:"我心裡的懷疑對象,有兩個,一個是我……是秦家那邊,不是秦峰安排的人,就是秦芸芸安排的人,畢竟,他們如果仔細調查的話,不難查出來,我正在暗地裡收購眾城股份,他們不想讓我媽媽拿走眾城的一分錢,只能針對我,還有一個是……季修!雖然我說,季修可能真的喜歡我,但是,說實話,我一直以來,對於他這個人的感情,都不是很確定,因為他的想法,真的太極端了,你很難想清楚,一個變態的想法,他現在也知道我的身份了,如果他利用我,來打擊報復你的話,也不是沒有可能,而且,我上一世背叛過他,他要殺我,也是有理有據的,最重要的是,自從他上午知道了我的身份,我晚上開始,接二連三的,就開始遇到危險,這未免太巧合了,就算是不是他,也是他身邊的人!"

聽著秦未央冷靜的分析,路彥昭看著她的目光,突然有點複雜。

秦未央皺眉在,這個人變臉也太快了,剛才還是一臉生氣自責擔心的模樣,這會就一臉複雜的看自己,好像自己做了多麼令人費解的事情一樣。

想到這裡,她的眉頭皺的更厲害了:"你這麼看我做什麼?"

路彥昭無奈的嘆口氣,盯著她,許久才開口:"我只是沒想到,遇到兩次危險,你還能這麼冷靜的分析這件事,尤其是,這件事情跟……秦夭夭的親生父親,以及季修都有關係,而且,未央,我並不是說你的分析不對,只是你的分析,有點太不近人情了,誠然,像你說的,秦峰和季修都讓人懷疑,但是,我卻覺得,他們倆應該都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倒像是秦芸芸,或許季修身邊的人,可能會做出對你不利的事情!"

秦未央聽到他的話,挑眉看了他一眼:"哦,你是這麼想的嗎?那你去好好調查秦芸芸吧,至於季修那邊,他都回倫敦了,我實在不知道,如果真的是他那邊的人做的這些事情,到底是他要針對我,還是他身邊的人!"

秦未央說完,便轉身去看大海,似乎不想再說這件事了。

路彥昭的心裡,還在想著,剛才在海底的事情。

秦未央就像是一條魚一樣,慢慢的下墜,那一刻,其實他的心臟,都跟著下墜了。

可能跟他一起的陪潛師傅,不明白他為什麼要把呼吸裝置給秦未央,可是,只有他自己清楚,他再也不想看到一年前的悲劇重演了。

一年前,他沒有來得及救大火中的秦未央,這件事,讓他自責了那麼久,沒有人知道那種追悔莫及的感覺,他到底有多痛恨。

現在,看著秦未央安然無恙的站在自己面前,他才覺得,一顆心放下來。

他盯著秦未央看了幾眼,這才轉身:"你放心,我會儘快安排人去調查,明天,我們在酒店裡待一天,後天就回家!"

秦未央點了點頭,對他的話,沒有什麼異議。

或許,他們本來還想多玩兩天,但是,這兩天一個勁的出事,路彥昭怕是心裡也不安了。

到了熟悉的地方,人心裡最起碼能安心點。

而且,如果真的是秦家的人動手的話,她早點解決掉眾城集團的蛀蟲,把秦峰和秦芸芸早點趕出去,也能早點一了百了,解決這個大麻煩。

秦未央心裡,想了很多。

她轉身,就看見路彥昭正在抽煙,她忍不住皺眉,伸手從路彥昭的手裡,拿走煙。 一群人仙之中,邵凡跟著六位地仙境高手,一群的人仙境高手,不斷轟擊。

雖然很少有人認識這位陌生的人仙,但只要是來出手的,沒人不歡迎。

反正真要擊殺林楠,能分財富的,也就六位地仙境而已,其他人根本沒有,頂多分點湯湯水水的,六位地仙境也不在意。

故而,邵凡沒有人去在意。

這年頭不知死活,想發財想瘋的,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多了去了。

當然,雖然邵凡也在一次次的拚命轟殺,然而每次卻都沒能擊中林楠崔慶二人,顯露的實力根本不足為慮的模樣,也就更沒有人將他們放在心上了。

然而,殊不知這一刻邵凡的聲音已然悄然在林楠耳邊響起。

在進入靈窟城之前,二人便悄然有過接觸。

甚至也做了一些特殊的準備。

邵凡,就是他們的內應,關鍵時刻動用。

而今,就是了!

逃遁中,林楠崔慶二人停了下來,一副拚命之勢。

六位地仙境高手見狀大喜,同時也依舊很警惕。

「殺!」

這一刻,林楠崔慶二人率先動手,不斷嘗試著朝二人靠攏。

六位地仙境高手見狀冷笑。

「做夢!」六人冷笑,齊齊就要動手,只要聯手轟殺,地仙境的全力一擊,人仙境可不好承受,弱點的可能直接被斬殺。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無聲無息,一道古老符咒瞬間出現在六位地仙境強者上方,將他們以及身後的十幾位人仙境高手全部籠罩在內。

甚至,很多人根本都沒有反應過來,根本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先前大家都在拚命轟擊林楠崔慶二人,卻忽略了他們身後的邵凡。

「不好!」

「該死!」

「破開這鬼東西!」

頓時,一位位地仙境高手怒吼而出,被古老符咒籠罩的瞬間,讓他們神識都受到了莫大的影響,甚至看不清周圍,這讓他們不安。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林楠已然靠近了。

所有人都籠罩在符咒之內,林楠瞬間實力爆發,地仙境實力爆發,一閃而沒,進入其中。

長刀長發在手,直接對著一位位地仙境強者殺了上去。

這個時候,不需要隱藏,所有人都要死!

剎那間,一座巨大的空間裂縫將所有人籠罩在內,不斷的吞噬著他們。

「什麼!!!」

一位位地仙境高手心中大駭。

尤其是,當他們看到一臉冷酷的林楠出現在他們面前,並且散發著和他們同樣的地仙境氣息之後,一個個的傻眼了。

「不!!」

他們恐懼了,這一刻終於明白了。

他們一直要殺的,赫然是一位空間至高屬性規則的地仙境高手。

不,是風屬性規則+空間至高屬性規則,雙規則的絕世天驕!

靈韻仙族一直要追殺的,竟然是這種妖孽!!!

地仙境空間至高屬性規則的高手,哪個地仙境敢追殺?

哪怕是天仙境強者也不敢說十拿九穩!

然而,一切的後悔都晚了。

林楠強勢出手,空間屬性規則之力全部爆發而出,巨大的空間裂縫,將所有人包裹在內。

長刀在手,一刀刀在手,哪怕是地仙境也擋不住。

哪怕是擋的住林楠的刀,也無力再抵抗空間裂縫的吞噬!

這個時候,崔慶也動手了。

林楠在其中動手,他負責外圍,在周圍製造聲勢,以免被人察覺到林楠的空間至高屬性規則之事,這是林楠最大的殺手鐧。

頓時,雷電之力轟隆,徹底隔絕了遠處其他仙人境高手的探查,隔絕了這其中的慘叫聲與不甘怒吼聲。

但即便是如此,百裡外一些悄然尾隨的仙人境高手們此刻還是一個個忍不住從頭涼到腳。

這一刻,他們簡直是不敢相信。

先前明明六位地仙境強者帶領那麼多人仙追殺二人。

怎麼一轉眼就變了,情況反轉了。

先前他們分明察覺到慘叫聲,不是林楠和崔慶二人的。

再看看這情況,崔慶全力爆發,不斷開口大喝道,顯得意氣蓬髮。

兩位人仙,壓制了六位地仙為首的一群仙人境高手?

「這??」

很多人傻眼了,被嚇到了。

這一幕,太讓人意外,難以置信,根本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轟響不止,二十位仙人境強者被困,生死不明。

這一刻,無人再敢上前,都帶著恐懼。

終於,沒有讓人久等,比之前稍微慢了一些,但也就不到三分鐘的時間,轟響停止了,讓所有人看到了原本籠罩範圍內的情況。

屍體!

足足二十具屍體,支離破碎!

全部懸在半空中。

林楠崔慶二人出現在原地,眼中帶著冷意,充滿了警告之意的看了身後一眼,隨即再度揚長而去。

剎那間,身後所有人驚呆了,恐懼了。

再無人敢上前!

哪怕是有一位遠道而來的地仙境追了上來,但這一刻也停下了腳步。

更遠處,靈窟城內,兩位天仙境強者這一刻眉頭緊皺,充滿了不解,甚至是震驚。

饒是他們,此刻也沒有探查到崔慶林楠二人是怎麼做到的。

但一次性斬殺如此多的高手,讓他們震驚。

哪怕是他們,也無法如此輕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