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佳琪已經有些情緒失控了,陳凡非常的肯定,剛才的話表明接下來她會有所動作,可是她再怎麼厲害,能掀起多大的風浪?

對於這些陳凡決定暫時不去想,就算她搞事情,到時候見招拆招就是了,可唯獨張帥這裏是個頭疼的地方,讓陳凡不禁有些糾結。

「要不要打個電話,讓小帥遠離她?」

陳凡隨即打消了這個念頭,如果就這麼告訴小帥,那就等於自己和童佳琪有一段過往,小帥會對他很失望的,再說了童佳琪肯定會從中作梗,藉此來挑撥他和張帥的關係。

可就這麼放着不管也不行啊,按照童佳琪剛才的樣子,如果陳凡放任兩人發展,那麼張帥絕對會變成童佳琪的傀儡,到時候就更麻煩了。

思索了下,陳凡還是決定找個時間告訴張帥實話,就算兩人做不成朋友,他不想看見張帥被童佳琪玩弄於鼓掌之中

童佳琪這樣的狠角色,要的可能就是張帥的命了,這樣的事情陳凡是絕對不允許發生的。

一番回憶后,陳凡有些嘲弄的望着張帥,面無表情的說道;「事實證明我果然是猜得沒錯,他被童佳琪完全迷住了心神,根本沒有了基本的判斷,在她的主導下這個人主動的和我斷絕兄弟關係,還警告讓我別去騷擾童佳琪。」

「可惜沒過了多久,童佳琪顯然已經是玩膩了他,加上他也沒有什麼經濟價值,所以很快就喜新厭舊,把他給踹了和別的男人好上了。」

當陳凡說完,張帥已經是一副無地自容的面孔,他眼中帶着無盡的後悔和愧疚,緩緩的說道:「小凡,我知道你心裏怪我,我也沒奢求你的原諒,這是我這幾年打工攢下的八萬塊錢,算是我的一點心意,希望你能收下。」

說着,他拿出了一張銀行卡,滿臉真誠的望着陳凡,希望他能收下。

陳凡一臉冷漠的擺擺手,「不需要,當初你說再也和我老死不相往來,所以我也沒有理由收你的錢,趕緊拿回去然後離開吧!」

「陳凡,你!」韓落雪一聽就忍不住的冷喝了聲,接着不好意思的望着張帥,「你不要把他的話放在心上,你是我請過來的,算是我的客人,他不敢趕你走,你還是先進去休息吧!」

張帥面露難色的看了一眼陳凡,小聲的問道:「小凡,我,我能進去嗎?」

陳凡沒有理會,把視線別到了一邊。

見狀,韓落雪直接給了旁邊人一個眼神,立刻就有人拉着張帥走了進去。

等人走了之後,韓落雪悠悠的說道:「沒想到你還有個前女友呢,這個事情我好像從來沒聽你說過,看來你也不是想像中的那麼在乎我啊!」

本來還在鬱悶中的陳凡,被這麼一句直接整不會了。

陳凡苦笑道:「你抓的點還真是異於常人啊,這個是我高中時期的事情,其實童佳琪也算不上我的前女友,是她想當然而已,具體的我以後和你解釋。」

好說歹說,陳凡才讓韓落雪的面色稍微的緩和了一些。

她狠狠瞪了一眼陳凡說道:「要不是看在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我才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你!」

陳凡摸了摸腦袋,傻笑了兩下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突然,他的臉色陡然一變,目光猛然的看向前方几十米處,淡淡道:「今天的主角登場了!」

「什麼主角?」

感覺到莫名其妙,韓落雪順着陳凡眼睛的方向看去,林雲楓陰沉着臉的走在最前面快速的往這邊走來,身後還領着一大幫的林家成員,頓時臉色變得沉重起來。

她小聲道:「陳凡,你,你真的做好措施了嗎?」

「傻瓜,我騙你這個幹嘛,要是你實在不想面對林雲楓,可以先進去休息的。」陳凡微微一笑,伸手撫摸了下韓落雪的小臉,輕聲細語的說道。

韓落雪思考了下,果斷的搖搖頭,「躲得了這一次,躲不了下一次,還不如正面的去面對,況且你做好了措施,那我就沒必要躲。」

「好,這才有點女王的樣子!」陳凡欣慰的一笑。

兩人這般互相關懷的樣子恰巧被氣沖沖趕來的林雲楓見了個正著,心中更是被刺激的不清,不過他沒有立刻發難,而是走到門口抬手示意其他人停下來。

林雲楓目光死死的盯着今天穿着紅色新娘服的韓落雪,本就漂亮的小臉略施粉黛后更是閉月羞花,完美的身材更是增添了些許性感和嫵媚。

這樣驚艷的姿態,在過去他陪伴韓落雪的六年內是從未見過的。

一想到這些,林雲楓便心有不甘,聲音夾雜着悲傷和不理解,指著陳凡質問道:「落雪,這個傢伙當初可是把你心都給傷透的人,是我心甘情願的默默守護你,陪着你,讓你走出受傷的陰霾,可到頭來你為什麼選擇嫁的人不是我卻是他!」

韓落雪知道自己做出選擇的那一刻,勢必會面臨這樣的場面。

她深呼吸了一口氣,朝着林雲楓道了一聲歉,「雲楓對不起,我嘗試過去喜歡你,如果陳凡沒有回來,我想我會成為你的妻子,就這麼過一輩子。」

這話一點都沒有虛假的成分,要是陳凡沒有回東城,原本韓家就打算和林家聯姻,韓落雪也不會拒絕和林雲楓結婚,畢竟她對林雲楓也不是很討厭。

只是陳凡還是突然的回來了…… 第67章力壓眾涅槃(上)

要不是楊玄將不滅元身修行到了第六層頂峰,能夠在第八層大荒雷澤之中不受黑色雷電的干擾。楊玄所要承受的壓力,就遠不止現在這樣了。

「幾位師兄,你們為什麼要一直逼我呢?」楊玄停下了腳步,注視着那六位玄天門弟子,「若是你們用這段時間去收取虛無雷晶,恐怕已經收取到不少虛無雷晶了。」

「楊玄,不是我們要逼你,是你自己太過貪心了。」何銘冷聲道,「若是你肯將你手中的那個黑色袋子交出來,我們也不會再與你作對。」

「你們這是欺我楊玄,欺我生道啊!既然如此,我們之間便鬥上一場吧!」楊玄嘆息一聲,「不過,若是我動手的話,你們可就沒有什麼好結果了。」

「你們既然對我出手,便要承擔相應的後果!」楊玄的神色變得冷然起來。

何銘六人糾纏着楊玄,楊玄根本就不能安心地收取虛無雷晶。

所以,楊玄打算快刀斬亂麻,將何銘六人解決掉。如此一來,楊玄便能夠專心地收取虛無雷晶了。

「楊玄,你不用說這麼多了。你若是有本事,就和我們正面相鬥!你放心,我們不會傷你,我們只想要你手中那件能夠收取虛無雷晶的寶物。」何銘朗聲道。

「想要我的東西,那就看你們有沒有那個本事了!」楊玄大叱一聲。

三十六柄長劍出現,盤旋在楊玄身邊。

楊玄施展出第三層大衍劍陣,朝着其中一人殺了過去。

可怕的劍氣在這第八層大荒雷澤之中縱橫激蕩,聲勢浩大。

「哼,不知死活!」那人冷哼一聲,手持劫器與楊玄鬥了起來。

不過,僅僅過去了幾十息時間,那位渡過了七重肉身劫的弟子便深受重傷。

「這……」

何銘幾人都大吃一驚,一位渡過了七重肉身劫的弟子就這麼輕易重傷了!

「你們幾個,一起上吧!」楊玄沉聲喝道。

何銘幾人見到楊玄如此恐怖,也不廢話,一起施展出自己的拿手本領,殺向了楊玄。

即使是面對着五位渡過了七八重肉身劫的弟子,楊玄也根本不懼。

一時間,楊玄幾人交手的地方能量開始暴亂起來,使得第八層大荒雷澤之中的黑色雷電變得更加狂亂。

半炷香后。

何銘五人都半跪着,血染第八層大荒雷澤。他們口中大口地喘息著,臉上流露出落寞之色。

楊玄才進入玄天門多久,而他們又進入玄天門多久了。五人聯手之下,居然鬥不過未曾渡過第一重肉身劫的楊玄。這個打擊,對於何銘幾人來說極大!

楊玄不再理會何銘幾人,與他們鬥法的這段時間,已經讓楊玄少收取了很多虛無雷晶了。

不過,楊玄將何銘幾人打敗,還是有效果的。

見到楊玄如今的實力這麼強,即使是那些進入玄天門五十年,甚至一百年的老弟子,一時之間也不敢打楊玄的主意了。

「楊玄……」司空驚仙凝視着楊玄,眼中的神色複雜難言。

楊玄與何銘幾人的交手情況,司空驚仙也看到了。從這一次楊玄出手來看,司空驚仙明白,自己的實力比之楊玄要弱上一籌。

司空驚仙把目光從楊玄的身上移開,他的內心很快變得平靜起來。

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爭奪虛無雷晶。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小師弟,救我!」

突然間,公孫長虹的求救聲傳來。

楊玄聞言,邁開步子,朝公孫長虹走去。

「你們……過分了!」楊玄淡淡的話語傳入那四位圍攻公孫長虹的弟子耳中。

接着,楊玄施展出大衍劍訣,配合著公孫長虹,很快就將那四位弟子打成了重傷。

「八師兄,你沒事吧?」楊玄開口問道。

公孫長虹咧嘴一笑:「小師弟,我沒事。你的這個法子實在是太好了,我收取了不少虛無雷晶。要不是那四人干擾我,我還能夠收取更多的虛無雷晶。」

「沒事就好!」楊玄點點頭。

而後,楊玄看向洪真。

雖說同是屬於渡過了第八重肉身劫的修士,但是洪真比起公孫長虹來,要強上一大截。

圍攻洪真的也是四位強大的老弟子,不過,洪真依舊遊刃有餘。他與那四位弟子斗在一起,還有閑暇利用手中的黑色袋子收取虛無雷晶。

「這位洪師兄的實力,很強啊!」楊玄感嘆了一句。

「好了,八師兄,我們抓緊時間收取虛無雷晶吧!」楊玄說道。

在這些收取虛無雷晶的弟子之中,除了楊玄幾人外。收取虛無雷晶最多的,就要屬司空驚仙了。

司空驚仙每次一出手,都能夠奪得數十塊虛無雷晶。

「司空驚仙修行的空間術法可真是厲害啊!那些虛無雷晶的速度雖快,但是也不能和司空驚仙相比。」公孫長虹嘖嘖說道。

「不過,他司空驚仙雖然也收取了不少的虛無雷晶。但是,和我們比不了!」公孫長虹笑道。

楊玄沒有答話,他只管收取虛無雷晶。現在沒有人干擾他收取虛無雷晶,楊玄可不願意放過這個機會。

趁著這個空檔,楊玄是能夠收取多少虛無雷晶,便收取多少虛無雷晶。

楊玄、公孫長虹和洪真一人拿着一個貼滿聚寶符和吸力符的黑色袋子,這一下,大部分的虛無雷晶都被他們三個人收取了。

一時間,玄天門中的那些弟子都朝着楊玄幾人看去。

本來,楊玄只是拿出一個黑色袋子,他收取的虛無雷晶雖多。但是,其他弟子也能夠收取到不少的虛無雷晶。

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在這第八層大荒雷澤之中誕生的虛無雷晶,有一大半都被楊玄三人收取了。如此一來,楊玄三人可是真的犯了眾怒。

「小師弟,我怎麼有種不好的預感。」公孫長虹說道。

楊玄點點頭:「八師兄,你的預感沒有錯。我們收取的虛無雷晶,好像有點多了。」

「八師兄,若是你怕了的話,你就退到一旁吧!這樣的話,那些弟子也不會再找你的麻煩了。」楊玄笑道。朱載垣還有母女兩人都在認真聆聽,這麼多年了,皇帝還從來沒有一次和他們說過這麼多的話,可以說在這一天,朱厚煒將他在後世分析理解的那些東西毫無保留的說了出來。

以史為鑒,可以明興衰得失,然而史書上記載的那些刻板文字,想要從中提取,然後加上自己的理解,再轉化為精神食糧何其不易。

《大明徵服者》第六百三十章忘記歷史就等於背叛 光明教廷這邊怎麼打掃戰場,怎麼把西爾維裹上衣服送回暮光之城就不是林軒要操心的了,反正種子已經埋下,至於什麼時候用得到,那就只能到時候再了,反正林軒這次已經得了幽光內甲就算是不虧了!

看了一下時間,距離下線已經不遠了,這一天的遊戲時光可真是相當刺激,先是五個人殺入幾萬人的公會領地,把人家倉庫給洗劫一空,又遇到魔族間諜,最終看了一場君主級**ss的廝殺,而且還撿了不的便宜!

心滿意足的林軒找了一個安的地,早上六一到,他準時被踢出了遊戲!

吃過了早飯,林軒照常去學校混事,因為作弊技能無敵,他已經徹底放棄了在學校的學業,之所以老老實實的去上學,無非是不想讓父母替自己操心而已!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放學的時候,林軒剛走出校門,韓天宇的車就到了!

「兄弟,上車!」韓天宇把車窗搖下來之後探出半個腦袋喊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