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家大少爺府

床上睡的不省人事的肖瑤瑤輕輕皺了一下眉:「端木玉,那裡有殺手!別過去呀!」

端木玉震了一下,上去拉住她亂抓的小手:「肖瑤瑤,我在這兒呢。」

她安靜下來,繼續呼哧呼哧大睡。

御醫剛才來過,說她只是輕微地中了毒,沒什麼大礙,自己的傷口也因為肖瑤瑤的機智,沒有讓毒素蔓延,只要包紮一下就可以康復了。

端木玉低著頭細細看肖瑤瑤精緻的臉,從小時候起她就長這個樣子,一直到現在都沒變過。下巴尖尖的,一副靈巧的樣子。此刻皮膚蒼白如紛紛揚揚的落葉,讓她更像個小女孩一樣動人。紅潤的嘴唇讓他有一親芳澤的衝動。

他看著她,呼吸漸漸有些濁重。怎麼回事?他不是個喜好男風的人,怎麼會對肖瑤瑤如此情不自禁呢?

他明明就是個小男孩,只是長得漂亮一點兒而已。比他漂亮的孩子不知道有多少,卻從沒有一個能像他吸引自己。

完全不受控制地被吸引過去。

和他在一起心慌意亂,怕自己不合世俗的情感讓他害怕。而他不在的時候又瘋狂地想念。

他忍不住用手指輕輕劃過她的臉,一遍一遍的描繪她的樣子,光潔的額頭,卷翹的睫毛,挺秀的鼻樑,晶瑩的芳唇??

昏睡中的肖瑤瑤輕聲呢喃了一聲,側過臉,因為唇上麻麻痒痒的,夢中以為吃到好東西,竟然伸出小舌頭輕輕舔了一下。

端木玉微微一愣,旋即綻開一抹清澈的笑容。

而這時,肖瑤瑤也慢慢轉醒,睜開眼,端木玉的臉放大了無數倍在眼前,簡直就是特寫中的特寫!雖然那張臉美得讓人心碎,可是這樣乍一看到,還是覺得很驚悚!

她一緊張,下意識咬牙,結果??

端木玉笑意更深:「肖瑤瑤,很痛的。」

我當然知道痛!肖瑤瑤尷尬地鬆開牙齒,把他的手指解放出去:「我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他會把手指放到她嘴巴里去的。

肖瑤瑤有些驚疑不定地看著端木玉,發現他眼中有些隱忍的痛苦,看著他時彷彿苦苦等待綻放開來的花,可是春天的那一陣風沒有吹來,怎麼都無法舒展開來。

她心中像洞悉了什麼一般,一瞬間亮起來!

端木玉肯定不知道肖瑤瑤實為女子的身份,肖漢成居然連他也騙過了!可是端木玉喜歡肖瑤瑤,又礙於世俗的羈絆,所以苦苦壓抑著感情。

果然睡一覺非常有用!她現在感覺自己的腦袋非常發達。

時機未到

端木玉見她臉上躍上歡喜的神色,笑道:「想到什麼高興的事情了?」

「沒什麼,呵呵。」肖瑤瑤低著頭,現在終於不用擔心了,「你沒受傷就好,沒受傷就好,呵呵。」

篤篤篤

敲門聲響起,端木玉眼中掠過一絲不快:「誰?」

「是我。」端木瑾溫雅的聲音隔著門板也很動聽。

肖瑤瑤笑道:「原來是端木瑾來了。」

端木瑾推門而入,不似平常般風流瀟洒,正兒八經的樣子讓肖瑤瑤很不習慣:「端木瑾有什麼嚴重的事嗎?」

端木瑾看了肖瑤瑤一眼,把目光轉向端木玉:「端木玉可否想過,既然大少爺不能容下端木玉,端木玉難道能容下大少爺嗎?」

「端木瑾,這不是你的性格。」端木玉回答地很平靜。

「可我不能容許他一而再再而三傷害端木玉!如果,如果端木玉有什麼不測??.。」端木瑾明顯是激動了,雙目隱約要噴出火來。

肖瑤瑤有絲難言的苦澀壓迫在心底??.自己,被他忽略了。心裡真的很難受,屬於肖瑤瑤的感情又開始糾纏自己,就像已經溶進血液里,怎麼都拔不出來。

端木玉依舊靜若止水:「端木瑾,我知道你恨,可是現在時機未到。」

端木瑾難以置信地望著他,步步後退,從他眼睛里,可以看出他有多傷心:「我以為,端木玉是最懂我的人??。」

「端木瑾!」肖瑤瑤望著大大打開的門,端木瑾已經沒有蹤影。她根本不清楚兩個人之間究竟在說怎麼一回事,可是心中隱隱泛著擔心。

端木瑾的舉止太失常了,他絕對不是這樣衝動的人!

而端木玉卻像沒事的人一樣,回頭對她微微一笑:「多睡會兒吧。」

「不了,我該走了。」擔心端木瑾會出事,肖瑤瑤匆匆穿好鞋子就道別。

端木玉沒有挽留她,把她送到門外,看著她追著端木瑾離開的方向去了。

不是端木家老宅的方向,黑漆漆的夜裡什麼都看不見,街道兩旁偶有燈火,可是仍舊不能照明。肖瑤瑤對古代的路不熟悉,跑著跑著,連自己都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了。

踩在腳底下!

一條巷子幽幽的不知通向何方,白天走進來都覺得寒毛倒豎,晚上更覺得恐怖。對於上學時喜歡偷看恐怖片的肖瑤瑤來說,能移動腳步已經是難能可貴了。

「端木瑾??.。」她聲音很小,害怕把什麼不幹凈的東西給招來了。

斷斷續續一陣咳嗽忽然響起,嚇得肖瑤瑤魂飛魄散,貼著牆壁一動也不敢動。

「天靈靈地靈靈??。」

「肖瑤瑤。」前方傳來端木瑾的聲音,雖然很小,可是依舊讓人安心。

肖瑤瑤急忙貼著牆壁向前走去。

一直到巷子最裡面,端木瑾背靠著沒有出路的牆壁,黑暗中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見他眼中亮亮的,比發上的金環還要亮。

「,」他小心翼翼地開口,尋思著應該找什麼話說,才能排解他心內的苦楚,此刻覺得自己真笨,居然無話可說。

端木瑾卻抓住她的肩膀,用力抓緊,疼得她低呼一聲,他才鬆開一點點,聲音沉痛無比:「我不能,絕對不能看著他們風光一世,把我踩在腳底下!絕對不能!」

肖瑤瑤從沒有見過這樣的端木瑾,回想那摺扇輕搖,倚在珠簾之後笑得風流不羈的端木家的二少爺,那咬著唇輕笑,渾身從骨子裡都透著性感的妖冶男人,那和她並排坐在掛滿藤蘿的圍牆上,一起仰頭看星星的俊美王子。

何曾像現在一樣痛苦,無助,悲戚??

「什麼都會過去的,,你不要難過。」肖瑤瑤嘴笨,安慰兩句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端木瑾凄惶地笑起來:「過去?什麼都沒法過去。」

有些事情縱然過去了,也會留下回憶。

肖瑤瑤只能憑著本能伸手擁抱他,自己力量微不足道,在他眼中也許覺得可笑,可她就是固執得想用自己的力量讓他幸福。

她知道端木瑾哭了,一滴熱淚落入她頸間,猶如被灼燒,痛得不可思議。

下不了殺手

******

端木家大少爺只是受了輕傷並無大礙的消息傳入宮中之後,大少爺勃然大怒。

密道內,高正海談起端木家大少爺也不禁色變:「十八騎神出鬼沒,難以掌握他們的行蹤,我們躲在暗處的殺手,竟給殺得一個不剩,人人都身首異處,可見他們是如何的殘忍了。」

端木齊不甘心:「莫非就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嗎?」

高正海表情異常凝重:「現在端木家老太爺似對端木家的二少爺特別看重,而端木家大少爺勢必是站在端木家的二少爺一方的,大少爺要小心了。」

端木瑾!又是端木瑾!想起宴會上他譏諷的表情,端木齊就一肚子氣:「端木瑾能成什麼氣候,沒有黨羽支持,端木家大少爺算什麼!」

「大少爺千萬別這麼想,如果端木家大少爺公開表明支持端木家的二少爺,朝中很多大我都會倒戈,況且端木家大少爺在朝中勢力本就不弱,到時候恐怕情勢將會對大少爺大大不利!」

「那依言先生的意思,本大少爺該怎麼辦?」端木齊對高正海極其倚重,黑眸望向他。

高正海表情逐漸陰冷,壓低聲音道:「只有大少爺坐上繼承權,掌握了端木家的人,才能與端木家大少爺一較長短!」

密道內的氣氛頓時變的凝滯,人人臉上都帶著摸不透的表情。

端木齊起身走出去,高正海忙跟上去,低聲道:「的心太軟了。」

端木齊眸中精光一閃:「這是本大少爺的私事。」

「不,假如連身邊一個侍讀都忍不下心腸去殺,還怎麼對付那些和大少爺有血緣關係的人呢?」

端木齊胸中一滯,猶如被巨石壓住。

高正海道:「大少爺吩咐殺手不準傷到肖瑤瑤,又吩咐下官在她喝下的酒里放解藥,為何對一個小小侍讀如此在意?」

「閉嘴!」端木齊厲喝,「本大少爺的事還輪不到你處處插嘴!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高正海一愣,躬身道:「下官不敢。」

端木齊拂袖而去,腦中卻是一片混亂。

他為何下不了手殺瑤?是因為從小就一起長大的情分嗎?還是因為??他越來越懼怕那種感覺?

曉蘭小姐

肖瑤瑤一直到天亮才回到端木家老宅,身心俱累,恨不得躺在地上就大睡特睡。精神不濟地快走到端木家老宅時,一群宮女簇擁著兩個衣著華貴,貌態秀美的女子走過來。

肖瑤瑤看陣勢就知是哪位得寵的妃嬪,忙退到牆邊站著,心裡祈禱他們快點過去,否則自己這樣站著也能睡著了。

那群女子移動速度特別慢,肖瑤瑤心中叫苦連天,好不容易到了到她面前時,她們居然停下來了!!

數道目光一起射往她身上,肖瑤瑤滿身爬滿了雞皮疙瘩,還好來老宅里一段時間,她已經習慣了各種問好的禮儀,這時忙委屈地跪下去:「我肖瑤瑤給兩位阿姨問好。」

撲哧——一個嬌俏的女聲響起來,接著嗔道:「母妃你瞧他,竟說曉蘭是阿姨,哼,白長了一雙眼睛了!」

肖瑤瑤心中一寒,自然是聽過這位得寵的曉蘭小姐的名字,她是端木家老太爺諸多小姐中最美麗的一位,她的母妃葉老夫人也是除端木家老太太之外,端木家族中最得勢的妃子,可惜只生了一位曉蘭小姐。

「肖卿家定是昨晚操勞了沒休息好,一時看錯了眼,蝶兒怎可怪他。」另一個比較成熟嫵媚的聲音說話,定是葉老夫人無疑了。

曉蘭小姐嬌哼一聲,但語氣中顯然沒有了責怪之意。

肖瑤瑤忽然覺得有種非常奇怪的感覺,但一時又說不出話來,剛才的瞌睡早給嚇得魂飛九天去了,忙施禮道:「我眼花了,冒犯了小姐,請小姐責罰。」

曉蘭小姐面若桃李,嬌俏可人,年紀在十四五歲之間,和肖瑤瑤應該是差不多的年紀。聽到肖瑤瑤婉轉的聲音,頓時高興起來,調皮地眨眨眼睛:「那你說,本小姐怎麼罰你呢?」

葉老夫人寵溺地笑起來。

肖瑤瑤卻恨不得立刻躺下裝死,好讓這位美麗的小姐放自己一馬了!可是卻只能低聲下氣地說:「小姐高興怎麼罰就怎麼罰,我絕無怨言。」心裡卻想你要是敢像容嬤嬤對紫薇那樣對付老子,老子一定扭斷你的脖子!

撕破他的偽裝

「怎麼罰本小姐還沒想到,不過你明天到貴芳宮來,就知道了!」曉蘭小姐一派天真的樣子,眼睛都笑彎了。

肖瑤瑤鬆了一口氣,至少不用現在對她用刑了,「是,我明日一定去。」

葉老夫人蓮步輕移,走到肖瑤瑤身邊,親自把她扶起來,溫和地道:「肖卿家不用擔心,蝶兒不會為難卿家的。」

肖瑤瑤默默地想我一點兒都不擔心,只要你現在放我走就好!

「謝有錢富婆阿姨,謝小姐。」又大大施了一個禮后,葉老夫人和曉蘭小姐才慢慢去了。

肖瑤瑤回到端木家老宅,正想神不知鬼不覺溜到東邊補補睡眠,不料卻在東邊的拱門下發現大少爺昂然而立的身影。頓時絕望地低呼:「天要亡我!」

端木齊聽到動靜,轉過身看她:「怎麼現在才回來?」

你不是知道么,何必多次一問?肖瑤瑤冷冷地想,他昨天的手段可謂狠辣之極,半點都沒有手下留情,若不是端木玉的十八騎及時趕來,她恐怕早就變成毒刺蝟了!

「昨晚端木家大少爺遇刺,肖瑤瑤不幸也身在其中,受了點兒小傷,在端木家大少爺府耽擱到今早才回來。」她可是一句謊話都沒說,端木齊就算要抓她的把柄也抓不住了。

「端木玉的傷嚴重嗎?」端木齊沒繼續追問她的事。

肖瑤瑤恭恭敬敬地說:「託大少爺洪福,端木家大少爺只是擦破了皮,雖然箭上有毒,可是沒有大礙。」

她話里的譏諷只有端木齊能聽得懂,可是肖瑤瑤沒有挑明說,他也不能挑明說,否則就等於自己把自己給暴露了。

「端木玉沒事,就是最好的。」端木齊淡淡一笑。

肖瑤瑤無法忍受他臉上虛偽的笑容,每每想到他心狠手辣想置端木玉於死地,又處處把端木瑾踩在腳底下,她就很想衝上去撕破他的偽裝,看看他的本來面目!

「沒事的話,請容許肖瑤瑤先告退了。」

這一次端木齊很合作地讓開身,肖瑤瑤低著頭匆匆走過去,進了房,把門重重關上!

又花心又無賴

算了,自己生氣有什麼用,他是堂堂大少爺,將來的一國之主,自己就算再不服氣又能怎樣?她不過是來自另一時空的一縷魂魄,能在這具身體里生存已經是很大的幸運了,何必再多想?

倒頭大睡,這一睡就睡到第二天清早。肖瑤瑤匆匆爬起來,如往常一樣跟著大少爺去上課,張老先生對她十分器重,肖瑤瑤也不負眾望,有事沒事『默寫』點兒資料給張老先生,讓整個翰林院的人都已當代才子的目光看著肖瑤瑤。

她一時之間倒是十分得意。

下課後,肖瑤瑤想起昨天曉蘭小姐的『懲罰』,頓時頭皮發麻,不知道那小姐會出什麼鬼主意對付自己?哎,看來肖家的祖墳風水不太好,否則肖漢成怎麼會生不齣兒子來?好不容易得了她這個『兒子』之後,又厄運連連?

「想什麼呢?傻瓜!」象牙骨的扇柄砸上腦袋,肖瑤瑤捂著腦袋轉身:「你幹嘛呢你?」

「叫你好幾聲都不答應,我只好下手了。」端木瑾一臉無辜。

風流倜儻的端木家的二少爺又回來了,肖瑤瑤有些恍惚,一時之間不能把他和昨晚脆弱痛苦抱著她哭的男人聯繫在一起。

「我要去見曉蘭小姐,我走了!」她急匆匆低著頭溜開。

比起在端木瑾身邊,她更願意去受罰。

不知道是不是肖瑤瑤的作用,她發覺自己根本就沒有任何抵抗力地被端木瑾吸引了。

他有什麼好?美貌不及端木玉,權利不及端木齊,只是只鮮花叢的大蝴蝶,又花心又無賴還常常欺負她!憑什麼就是對他念念不忘?

他昨晚就是可憐一點點,自己就產生不顧一切要為他付出的想法,真是愚蠢!

曉蘭小姐正領著兩個小宮女遊戲在花叢中,笑吟吟地追著幾隻蝴蝶跑。

肖瑤瑤進去時,一個宮女便揚聲喊:「肖少爺來了!」

曉蘭小姐氣喘吁吁地停下來,小臉上撲上一層嬌艷的粉紅,煞是動人。她把精緻的羅網遞給宮女之後,斂裙走到肖瑤瑤面前:「少爺怎麼愁眉苦臉的,是不高興見到曉蘭嗎?」

——

你壞死了!

肖瑤瑤彎下身去行禮,暗暗說:老子是來領罰的!又不是來娶媳婦兒!能高興起來嗎?表面上卻溫和地說:「我看見小姐有點兒緊張,讓小姐見笑了。」

曉蘭小姐用綉帕掩著小嘴咯咯嬌笑:「本小姐是什麼猛獸嗎?讓你這麼緊張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