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您還沒說清楚……不帶這樣的吧!”看着眼前消失的身影,雷雲一陣無語。這是什麼啊,好歹告訴我埃辛是不是這個大陸的英雄王埃辛啊!什麼僞善者,什麼我無法理解的東西!算了,這夢做的,換個好夢先。

清晨,雷雲醒的無比的早,或者說除了做一個古怪的夢外根本就沒睡。事實上,雷雲從那個古怪的夢中醒來,立刻發現了記憶中多了些東西。

他知道了怎麼樣去修煉身體裏這股力量,可惜沒有能獲得更多的傳承。按照知道的方法,他很快和身體裏的魔力溝通上,果然,魔力是有情緒的,這股魔力此刻傳達給雷雲的信息是煩躁。

雷雲按照傳承的方法使自己的精神力變得圓潤,從周圍慢慢包容這股魔力,直到接觸後,在一點點的把自己的心情傳遞過去。果然,魔力很快由煩躁變成安穩,並且魔力的總量隱隱有增加的意思,對雷雲的精神也傳遞出友好。自己可以掌控的魔力似乎又增加了一點,不過還沒到高級召喚師級的標準。

雷雲結束精神安撫後心下大喜,這方法的效果比以前強的多,雖然還不能完全駕馭這股魔力,但是那股魔力總量似乎還有增加的意思。老爺子說我現在體內的魔力有可能趕得上法神了,再增加的話那是什麼?法神神?嘿嘿……自己只需要不斷的和魔力溝通就行,然後再加強精神力的鍛鍊,爭取達到老爺子說的浩瀚期。

雷雲有種感覺,持續這種方法修煉,不用兩年就能完全掌握這股魔力。

“雷!該起了,今天不是還要去評定的麼?三哥說去早點,晚了怕人多!”

卓如冰的聲音恰到好處的打斷了雷雲的YY。

“知道了,就來!”

片刻,出得門來,發現正在等待自己的兩人,頓時發了個牢騷。“如冰啊!這個破地方居然連牙膏都沒有,那個什麼清香草嚼的我都快吐了,我可是肉食動物啊!”

“呵呵,將就下吧,這裏必究不是地球,哪來的牙膏啊!不過我倒覺得那個清香草很好,不信你聞聞!”

說着,嘴就往雷雲的臉上探去。經過昨晚的心理溝通,卓如冰現在開放了很多。深深的愛一個人三年,心裏卻知道不可能,現在忽然雨過天晴,往日的冰冷似乎也消融了不少。

“咳!少爺,您說的牙膏是什麼東西啊!”侯三完全沒有身爲管家的自覺,不該看的不看,不該說的不說……

雷雲昨夜也相通了,本打算就這麼奪走,嗯!拿走卓如冰的初吻,卻被侯三適時起來的打斷,心裏悄悄問候了一句後者的家人,正色道:“那是我們家鄉一種高雅的東西,低俗的人是不明白滴!”

卓如冰剛纔過於衝動,這纔想起旁邊還有一位“管家”頓時面色含羞的道:“好了,不早了,我們走吧!雷評定完,我們還要去盜賊公會呢!”

“小姐!你不打算換成普通的衣服麼?這樣打扮……”說着看了一眼卓如冰筆直的小腿,眼神中的意思很明顯帶着“你這樣是招蜂引蝶!”

“三哥,這是可以證明我們屬於家鄉的衣服,我們不會換的!而且,等下還要找裁縫給我們定做幾套!”

明白卓如冰想法的雷雲也點點頭道:“三哥,我們的身世你清楚,再說了,有你這位神偷在,誰敢打我們家如冰的主意!”一句我們家如冰,弄得她本人臉紅又加重了些,不過心底裏美滋滋的!

侯三想了一下,道:“也罷,你們的想法我明白了,等下找個裁縫大師給你們弄幾套類似的,我們走吧!還有,我是盜賊,不是小偷!”

雷雲習慣性的摸了下下巴,用侯三正好能聽見的音量道:“這不一個意思麼!”

“……”

三人向着大陸上聲望最高的魔法師工會,出發。 第十章 法師公會

經過卓如冰的提議,三人在侯三的引路下首先到了一家很大的裁縫店,侯三說這裏的裁縫可是大師的水準。兩人把想法告訴這位年長的裁縫大師,在侯三痛快的甩下200金幣後得到了承諾,明早將趕製完十件衣服,一人五件。


對方並沒有任何好奇,看來對奇裝異服接觸的多了。離開後三人向着廣場出發。

三人來到中心廣場,正在看着眼前一個高達數十米的騎士雕像,雷雲毫無顧忌的感慨道:“我真服了!這騎士和他座下的……”

侯三解釋道:“少爺,這是聖獸嗜血穿山甲。”

雷雲點點頭道:“嗯!就是和這個嗜血穿山甲比例太不協調了,我去,它那虛弱的身體能不能承受住這個高大騎士的體重!居然還能打成雕像!”

侯三聽完,警惕的往四周掃了一眼,幸好天色較早,來往的人不是很多。

侯三拉住雷雲的手悄聲道:“我說少爺,這兒可不是你的家鄉,這位偉大的騎士王布蘭德利可是英雄王埃辛的追隨者,與另外一位追隨者法神山崩一起協助埃辛,最後一戰爲了掩護埃辛釋放絕招,被大惡魔王殺死。這裏是布蘭德利的家鄉,你的話要是被別人聽見嗎,說不好要找我們麻煩呢!而且,嗜血穿山甲是聖獸,可以隨意改變外形,甚至變成人類。”


雷雲有些驚訝的道:“哦!來頭這麼大!不過我只是說實話。既然是對抗惡魔的英雄,值得尊重!”說着向着騎士布蘭得利的雕像嚴肅的施了一個地球軍禮。卓如冰也一同敬了個禮。對於英雄,應該給予足夠的尊重。

廣場很寬大,約有兩個足球場大小,雕像正位於廣場中間。雷雲指了指廣場右邊一個高大偉岸的塔式建築,疑問道:“那裏是什麼地方?不同尋常的建築啊!”整個塔式建築,下粗上細,均勻別緻,風格古樸,有很濃的地球上西式建築味道,給人一種不俗的感覺。

侯三輕輕笑道:“那裏就是我們的目的地魔法師公會了,魔法師公會可是大陸最強大的勢力之一,就算一些強大的帝國也都不願意輕易得罪。”

雷雲聞言心下有些興奮,點點頭道:“不知道我能不能順利評定!”說完,大步向着魔法師工會走去。

侯三看着這個年輕人的背影,雖然他不是魔法職業者,但是雷雲的神速進步他還是看得見的。短短一個月,就從無到有,能夠達到中級召喚師的水平,這簡直就是奇蹟。

而且奧拉多大師說過,如果沒有意外,有着強大魔力支持的他將至少能晉級聖級,甚至神級,召喚師領域中已經數百年沒出現過聖級了,要知道現在大陸公認的第一召喚師奧蘭多也纔是8級大召喚師啊,多年都沒能突破聖級!

“啊!少爺,小姐,等等我!”落後的侯三趕緊追向兩人。

魔法師公會,大陸最古老的勢力之一,除了以傳統各系屬性之力爲主要羣體外,還有其它的一些衍生職業。

諸如,可以煉製各種強大裝備的煉金術士,擁有召喚獸協同作戰的召喚師,精通各種藥劑煉製的藥劑師,以及專門研究魔法陣的陣法師還有研究星象占卜的占星術士等,工會成員遍佈大陸每個角落,對於有天賦的魔法類職業者,公會給與很高的待遇,而且,魔法師工會的等級評定成爲大陸上唯一衡量魔法師的標準。

此刻,魔法師工會的的魔法塔下正站立着三個人,兩個年輕人一男一女,一箇中年人。

年輕男人眉目清秀,器宇軒昂,一身黑色奇怪樣式的打扮,雖然另類,但更顯英氣。

身旁的女人面容嬌美,五官精緻,皮膚由如無暇的白玉,同樣奇怪的紅色衣服,下身短裙露出白花花的修長美腿,表情微帶冰冷,讓人想接近卻又不敢輕易上前。

至於身後的中年人,面貌不善,尖嘴猴腮,面容顯得蒼老,一身管家長袍打扮,十人有九人不會認爲他是什麼好人。三人正是前來評定等級的雷雲,卓如冰和侯三。

門口執勤的年輕魔法師伸手攔住三人,輕輕的道:“三位請留步,這裏是魔法師公會,三位有什麼事麼?”


雷雲還未答話,侯三搶先應道:“魔法師先生,我家少爺是前來評定召喚師等級。”

“哦!那請到一層大廳辦理手續。”說完,輕輕側身伸手做了個請的姿勢。

雷雲點點頭,魔法師工會的人確實素質不錯。當下領先一步走進塔內一層。

一層是很空曠的大廳,到沒有多麼奢華,普通的石板地面,牆上的數個魔法燈,中間有幾處休息長椅,四邊分別有窗口櫃檯,只是沒有文字標明。

“請問,等級評定在什麼地方?”雷雲很有禮貌的向其中一個櫃檯的少女魔法師問道。

少女魔法師穿着禮儀性的魔法師長袍,擡頭仔細打量了雷雲還有身旁卓如冰奇怪的穿着,有些詫異的道:“是您要來評定等級麼?”

“是的,小姐!”

少女魔法師平靜了心情,職業化的笑道:“請在這份表上填寫您的信息。”

“好的!謝謝”雷雲很有禮貌的接過一張草紙做的表單。按照上面的要求進行填寫。

姓名:雷雲。年齡:26。種族:(人類無需填寫)國家:東龍帝國。雷雲認爲東龍帝國同樣有個龍字,而且自己的樣貌特徵比較接近就填了上去。學習時間:一個月。準備評定具體分類:召喚師。準備評定的等級:5級。準備評定稱號:中級召喚師。上次評定時間:(如首次無需填寫)填完後,雷雲交換給了少女。

少女看了看評定表,有些吃驚的道:“您只學習了一個月?確定要進行5級中級召喚師的評定?”

雷雲禮貌的笑笑,道:“是的,小姐。”

“您確定是5級而不是1級?”少女再次問道,臉上的吃驚更濃了。

雷雲略微不耐的道:“是的小姐,有什麼問題嗎!”

似乎發現了自己的失態,少女不好意思的說道:“沒有問題,5級中級召喚師的話請您交納150金幣!”

侯三很自覺的拿出一張魔法晶卡遞給少女。魔法晶卡和銀行卡類似,有使用者的精神印記,如同契約一樣,無法仿造,冒用。

少女刷完後對着一塊綠油油的石頭釋放了一個魔法,然後對着溼透說道:“月明分會長,有一位需要進行5級召喚師評定的先生,請問是不是現在讓他上去?”

看着少女對着一塊石頭莫名其妙的說話,雷雲以爲這小妞是不是被自己驚人的天賦嚇得神志不清了!石頭中傳來了一個沉穩的聲音讓雷雲下了一跳。“丘妮,讓他們到四層來吧。”

“好的,月明分會長!”

雷雲心底小聲嘀咕。“靠,這破石頭居然是對講機!”不知道魔法傳訊石的雷雲有些吃驚。魔法傳訊石,以綠瑪瑙爲主,配合各種稀有材料煉製而成,價格不菲,也就是魔法公會有如此手筆。

“先生,您說什麼對講機?”這少女耳朵還很尖啊!


“咳咳!沒什麼,你繼續!”

少女登記完表格,遞還給雷雲道:“這位先生,請您拿着這張表格乘坐大廳盡頭的魔法浮梯到4層,會長室。由於您評定的是5級稱號,將有分會長親自來進行評定。”

雷雲接過表格道:“謝謝!”

三人按照少女的指路走到了大廳盡頭一個圓門的小房間,房間很小,僅能容納十人左右,房間往上黑呼呼的看不到頭!中間有一個離地二十公分左右的漂浮着的圓形石板,石板的一圈外圍分別寫着一到十的數字。看來這就是魔法電梯了。

侯三似乎有些經驗,當先走上石板道:“少爺,小姐,上來吧!這個就是魔法浮梯。”

雷雲撇了撇嘴,喃喃道:“這玩意兒不用電怎麼升啊!”

卓如冰同樣也有些疑惑,不過沒有表現出來。三人站好後,侯三輕輕踩了下數字四,石板緩緩升起。

“還真是奇妙,沒電也能升起來!”

侯三笑了笑,雖然不知道電是什麼,但大概明那是種能量,解釋道:“少爺,這魔法浮梯是靠着魔法陣來維持的,主要靠魔晶石,或者魔獸晶核。不需要別的什麼!”

雷雲點點頭,這個世界還真不可小看。

到達四層,同樣是圓形大廳,不過空間要小得多,周圍一件件房門,其中一件上面寫着會長室。

三人過去後還沒敲門,裏面就傳出和樓下石頭一樣的聲音:“進來吧!”

雷雲也不矯情,當先走進房間。

房間內不算大,邊角擺了些叫不上名字的植物,還有一個書櫃似得高臺,窗下有一張復古的桌子,對面坐着一個五十上下的男人,一身華麗的紅色魔法袍,胸前赫然是大魔導師的標誌一個法杖加兩顆顆金星,

各職業等級標誌,一二三級分別是一二三顆銅星,四五六級分別是一二三顆銀星,七級就是一顆金星,八級兩顆金星,至於聖級正是三顆金星,而星星下面會有職業標誌,比如魔法師就是一根法杖,劍士就是一把劍,盜賊就是一把小刀等等。

大魔導師有着不俗的氣質,此刻同樣的打量着雷雲三人,最終目光鎖定在雷雲身上,沉穩的聲音開口道:“我是提拉魔法師分會的會長月明,就是你要評定5級中級召喚師稱號吧?不錯,魔力雖然不屬於任何一系,但是很精純,連我也無法準確的判斷你的實力。坐吧!把申請表給我看看。”

雷雲遞過申請表。

“什麼?你確定你只學習了一個月?”

雷雲有些鬱悶,難道天才一點不行麼!沒人相信啊!“是的,正式學習絕不超過四十天!”

月明又上下仔細的打量了雷雲幾遍,這才奇怪的道:“可否問一下你的老師是誰?當然,不方便的話可以不用回答!”大陸上有許多奇怪的隱士,他們都不希望自己被人所知,師承這個問題有時候很敏感。

雷雲不覺得奧蘭多那老頭見不得光,當下點點頭道:“我的老師是一位大召喚師,他的名字叫做奧蘭多!”

聞言,月明會長有些變色,驚訝道:“啊!你是奧蘭多大師的弟子!怪不得……那也不可能一個月就能學到七級啊……那麼我們開始評定吧!三位跟我來吧!”說着當先走出屋子。

雷雲撇了撇嘴,心裏感嘆道:“這老爺子看來還真是名不虛傳啊!人家一個會長聽到老爺子名字都有些變色!”他可不知道,奧蘭多真的是大陸公認的第一召喚師,還以爲他吹牛呢。 第十一章 路見不平

旁邊的一間比較大的屋子,這裏是測試等級的房間,屋子內空蕩蕩,沒有窗戶,牆壁上掛着幾個魔法燈,角落裏有一個水晶球擺放在一根特製的柱子上。

月明領着衆人入內,指着水晶球對着雷雲說道:“雷雲是吧!你先到那裏,把你的魔力對着水晶球輸進去。”

雷雲點點頭,走到水晶球跟前緩緩擡起雙手放在水晶球上面,集中身體裏的魔力像水晶球輸去。半晌,水晶球毫無反應。

月明會長奇怪的道:“看來你的魔力還真是特殊啊!魔力水晶球無法探測屬性,如果是空間系的話應該能探測出來啊!”

雷雲停下輸入魔力,有些鬱悶的問道:“ 幸逢有你 ?”

“那倒也不是,也有一些比較偏門的屬性無法探測到的,比如精靈的自然系魔力,獸人巫師的巫力等等。看來只好進行人工探測了。”

說罷走到了屋子中間,回頭對卓如冰還有侯三說道:“兩位還請在門外等一下。”轉向雷雲正色道:“用你的魔力對着我發出攻擊!”

雷雲有些不解的道:“您確定?”

“放心吧!”說着,月明在身前佈下了一道6級魔法大型火焰盾。“這樣我就能感受你魔力的屬性了!”

雷雲想了想自己學過幾個簡單的空間魔法招數,也只有空間刃是直接攻擊的。當下默運魔力擡手道:“空間刃!”沒見有什麼異樣,月明身前的火焰盾閃了一下,似乎被什麼東西擊中,顏色比剛纔暗淡一些。

雷雲心下有些鬱悶,雖然自己沒有全力控制空間刃,但是按理說空間刃直接穿越空間出現在自己想要攻擊的位置,也會被對方魔法盾攔住?雷雲並不知道,3級的空間刃沒有這麼大的穿透力,超過3級的魔法盾基本都能攔住,再他手中空間刃的攻擊已經提高不少了,如果讓雷雲學到7級魔法大空間刃,或者8級的空間割裂那這會長可就慘了……

見多識廣的月明自然知道這是空間魔法中的低級攻擊魔法,空間刃是把小範圍內的空間壓縮成刀刃形狀,快速攻擊敵人,最大的特點就是無聲無息,直接跨越空間對目標實行攻擊,攻擊力雖不高,但是勝在一個隱匿,快,是偷襲的好手段。


月明有些奇怪的道:“居然不用唸咒語?還真是空間魔法? 噬天青帝 ,威力好像比一般的大……爲什麼水晶球無法識別呢?雷雲是吧,奧拉多大師有告訴過你你是什麼屬性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