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清風仍然沒有聽出其中的不對勁兒:“朋博士,我相信你,這可是關係到你自己的切身利益,我相信你不會失敗的。”

朋致遠只能是尷尬的笑了笑:“是……是啊,我已經全力以赴了。”

“只要你全力以赴,我相信就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問題了。”筱清風自信道:“這只不過是時間早晚的事情,我對你有信心。”

朋致遠心虛,不敢接話,只剩下尷尬的笑聲。

或許是對結果太過於期待了,所以筱清風才完全沒有意識到朋致遠有任何的不對勁兒,在他眼裏實驗已經結束,實驗者沒有什麼不良反應,就說明了實驗肯定是成功的。

然而現在的實驗者除了忍受手臂上的傷疤疼痛之外,所有一切都跟之前無異。

朋致遠根本沒有對他做任何的實驗。

“我有些累了,想要休息一下……”朋致遠小心翼翼道。

“那朋博士先回房間休息,我讓人準備一些吃的送到你房間去。”筱清風道:“你吃點東西好好休息,這一夜也辛苦了,尊主一定會記住你對共德拉的貢獻和功勞的。”

朋致遠帶着不自然的笑容匆忙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此刻的朋致遠心情也是焦慮的,他不知道自己的身體會發生什麼樣子的變化,因爲他已經將異能基因編寫輸入自己的體內了。

現在他也是完全沒有任何的不良反應,至於他是否已經有了修復能力,他也不能確定。

畢竟他就算是擁有了這種能力,他也不敢去修復自己被筱清風金化的左手,那樣一眼就會被筱清風看到的。

朋致遠需要證明自己是否已經得到了“修復者”的能力,他需要破壞一些東西去證明,如果他能修復一些其他的,那就有可能去修復自己已經因金化而壞死的左手。

當朋致遠回到自己的房之後,心跳突然變得瘋狂起來,他不知道自己是因爲緊張還是因爲基因變異導致的身體反應。

每次當他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的時候,他的心跳都會做出更加瘋狂的反應來回饋他。

擔心心跳超出身體負荷的朋致遠只能儘快的坐下來,閉上眼睛,勻稱的去呼吸,用呼吸盡可能的調整自己的心跳。

呼,吸,呼,吸……

朋致遠竭盡所能的去控制自己的心率,可似乎並沒有什麼太大的作用,他的心跳依然很快。

當朋致遠盡力的去平靜了一分鐘左右後,心跳仍然沒有得到緩解的時候,他就意識到這一定不僅僅是因爲緊張所導致的了。

這肯定跟他基因發生變異有了關係。

想到這裏,朋致遠難免會感到有些緊張,面對身體即將發生的無法控制的情況,他陷入了一種恐慌。

甚至是有些後悔自己做出了這種不理智的舉動,他現在隨時都有可能因爲身體無法承受這種變異基因能量而暴斃。

這不是沒有可能的,這是朋致遠從一開始拒絕做人體試驗的時候就非常明確清楚有可能存在的危險。

可他在做出決定的那一刻卻忘記了他最初所最擔心的事情。

只可惜現在做什麼都晚了,他不可能把時間倒回去重新做出選擇,況且即便是時間倒回去,他也沒有其他的選項可以讓自己選擇。 在朋致遠回房間之後,筱清風也去見秦淮八豔,確切的說現在只有秦淮七豔了,寇湄已經永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

當顧媚把這個消息彙報給筱清風的時候,筱清風當場就沒忍住發飆了。

“如此簡單的事情居然被你們搞的那麼複雜!你們可真夠有用的啊!”筱清風說話的時候幾乎是咬牙切齒,他現在是真的恨不得將面前的幾個人撕個粉碎!

如果讓尊主知道對方再一次逃走了,最先扛下責任的是他筱清風,因爲讓秦淮八豔去解決問題的人是他筱清風!

“這一切都是意外。”柳如詩道:“其實我們已經控制了局面,只不過我們沒有想到越澤會在背後捅我們一刀,如果不是越澤的出現,我和寇湄是可以解決問題的。”

“我不想聽過程,我只要結果!”筱清風道:“在尊主看來,只要是失敗了,任何過程裏的原因都是藉口!”

柳如詩無奈,這種時候解釋和爭辯已經變得毫無意義了。

“我知道這件事情我們是有責任的。”顧媚道:“但是我希望你能給我們一個向尊主解釋的機會,越澤叛變了是這件事情失敗的主要原因,我們要在這件事情上面發現問題!”

“什麼問題?你們在這件事情上面發現什麼問題了?”筱清風不耐煩的反問道。

”冰冰背叛,百合背叛,越澤背叛,爲什麼那麼多人會背叛?”顧媚道:“我覺得尊主真的有必要考慮一下這個問題。這不是我們的原因,這是根本上的原因。”

筱清風突然就瞪大了眼睛:“顧媚,是誰給你的膽色,居然敢懷疑尊主做事的方式了?”

“我沒有懷疑尊主的做事方式,只是我覺得我們培養手下的時候,缺少點在根基上將他們控制的東西。”顧媚道:“只要我們解決和發現這個問題,就不會有人背叛了。”

筱清風沒心情聽這些亂七八糟的解釋:“現在是讓你們處理那些傢伙,沒有讓你們去考慮關於基地戰士忠誠度的事情!”

“但這件事情的失敗跟戰士忠誠度有非常密切的聯繫,如果戰士的忠誠度能提高一些的話,他們不會在關鍵的時候背叛我們的話,我們的勝算要比現在多很多。”顧媚堅持說完。

“你是說我們現在沒有勝算都怪這個咯?”筱清風有些惱羞成怒了:“那你覺得尊主如果聽到你說這些的話,會有什麼樣子的反應呢?會體諒你嗎?”

顧媚搖了搖頭:“我說這些不是爲了求得尊主的原諒和理解,我只是希望尊主意識到這個問題,以後對我們共德拉的發展還是有好處的。”

“這個問題根本就不需要你來考慮,有我在,有初夏在,我們來考慮這個問題就可以,你只負責管好你的人,別再出叛徒!”筱清風道:“還有,做事失敗就是失敗,別在我面前找藉口。”

顧媚沒有什麼好解釋的了,看樣子是難逃尊主的處罰了。

“我對你們已經失望了,現在我只給你們一個任務,絕對不容有失的任務!”筱清風道:“看好朋致遠,不要讓他有任何逃離基地的機會,這是我能給你們爭取的最後的機會了。

顧媚皺了皺眉頭:“朋致遠不是已經在基地裏嗎?在這裏還需要看着嗎?”

“如果這裏不需要看着的話,你們就可以去死了。”筱清風說話很直白:“這是我能給你們的理由和機會,明白嗎?”

“謝謝督查。”顧媚明白了筱清風的意思:“晚上我會讓佟小宛去好好陪你的。”

“我是給小宛面子,若不然這個機會我都不會幫你們爭取了。”筱清風道:“你們最好記住,這裏那麼安全根本不需要任何人保護,可我還是給你們安排了這個看似重要的任務,我已經盡最大可能幫你們了,明白了沒有?”

“明白了。”秦淮八豔衆人紛紛點頭表示同意。

除了佟小宛之外,其他人都很痛快有這樣一個機會。

佟小宛無奈的是她要去陪筱清風,筱清風有一個怪癖,他喜歡在牀上滾牀單的時候找到一種“空氣過度吸入反而會有的窒息感”,這是筱清風所追求的快感。

而這種感覺只能是佟小宛給他帶去,因爲除了佟小宛之外沒有人能夠控制空氣,而佟小宛可以控制室內氣流以最大的速度進入他的呼吸系統,這樣的速度會給人造成壓迫感,這就是筱清風想要的那種壓迫感。

這種壓迫感會讓筱清風滾牀單的快感倍加,所以他對佟小宛一直都是欣賞有加。

爲了秦淮八豔所有人的利益,佟小宛絲毫不介意自己用身體去經常賄賂賄賂筱清風。

“如果朋致遠在這個基地內都能逃走的話,你們恐怕就再也沒有出頭之日了。”筱清風不屑道,但他頓了稍許片刻之後,又自信滿滿道:“因爲朋致遠已經屈服了,他沒有了要逃走的想法,所以這完全就是我對你們的一種恩賜。明白嗎?”

“我們知道了。”秦淮八豔必須對筱清風的“施捨”表示千恩萬謝。

有些時候筱清風這個人是挺變態的。

“你們現在可以去看看朋致遠了,我去找尊主彙報你們的事情。”筱清風說完便離開了,走出去幾步以後還回頭看了佟小宛一眼,似乎是告訴她千萬不要忘記了他們之間的約定。

……

就在朋致遠焦慮不安的時候,秦淮八豔出現在了他的房間外。

“朋博士,聽說你已經開始配合我們了,很高興你能加入共德拉。”顧媚走到朋致遠房門外笑着道:“不知道我們是否能有榮幸進去和您聊聊天呢?”

朋致遠的身體正在發生一些不良反應,他當然不能讓她們進來了。

“不!我現在已經休息了,若是有什麼事情還是改天再說吧。”朋致遠拒絕的非常迅速。

“博士,這個時間您就休息?”

“昨天晚上我一直都在熬夜,所以我需要休息!”朋致遠的情緒非常緊張,所以說話也很慌張。

“博士,我們怎麼感覺您的聲音有些不對勁兒啊?”顧媚瞬間就起了疑心:“如果有任何需要,你都可以告訴我們,我們一定會幫你解決麻煩和問題的。”

“不,我不需要,我什麼都不需要。”朋致遠搖了搖頭:“我沒有任何麻煩,我現在只想要好好休息,希望你們不要打擾我,這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

顧媚等人相互看了一眼,朋致遠的反應在她們眼中顯然是非常不對勁兒的。

至於朋致遠究竟是有什麼顧慮,她們也真的猜不透,從現在的情況看來,她們似乎又沒有去直接闖進朋致遠房間的“資格”。

畢竟朋致遠現在答應了尊主的條件,要爲共德拉做事,那他就是共德拉里任何一個人都要尊敬的人。

比起傅博士的地位恐怕都至高不低,所以顧媚她們是不敢輕易的就得罪朋致遠的。

“既然朋博士需要休息,那我們就幫朋博士守在門口,保證不讓任何人打擾博士的休息。”顧媚微微一笑道。


現在她們輸不起了,即便這是共德拉最安全的基地,即便朋致遠無心再逃已經選擇了合作,她也絕不能再輕視,萬一朋致遠真出點什麼意外,尊主恐怕就不會留着她了。

廢物在共德拉總是要被淘汰的,接二連三的任務失敗,已經讓曾經尊主手下的大紅人秦淮八豔淪落到廢物的邊緣。

顧媚很清楚現在她們的處境,秦淮八豔但凡再犯下一丁點的錯誤,都會被尊主毫不客氣的除掉!

即便是沒有朋致遠博士的合作的情況下,卓不羣都不會准許做事情不斷犯錯誤的廢物留在身邊,被他放棄的廢物已經不計其數了,既然沒辦法完成任務,那對卓不羣而言就算是異能者也是廢物一樣的東西。

廢物是沒有利用價值的,留着有何用?

若不是因爲秦淮八豔以前立下過不少功勞,就憑現在她們接二連三犯下的錯誤,和失敗的任務,卓不羣早就不想要再見到她們了。

顧媚和其他人現在心裏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安安靜靜的把監護朋致遠的事情做好,雖然不會得到什麼大功大賞,至少不至於再因爲某個失敗而成爲壓垮駱駝的最後一顆稻草。


聰明的顧媚很瞭解尊主卓不羣的心態,所以她們絕對不能再犯任何一丁點的小錯誤了。

只有每一件小事兒都做到完美,她們纔有機會從新一點一點得到尊主的信任,把失去的信任找回來需要很漫長的一段時間。

顧媚只希望在朋致遠進行試驗的這段時間裏,她能夠找到一些機會,一些表現的機會,和一些贏回信任的機會。

她相信這種機會一定是有的,她只需要好好的投入進去,慢慢的找,就一定可以解決現在的危機。

顧媚可是好不容易纔有了在共德拉里今天的地位,她不想要自己好不容易纔擁有的一切轟然倒塌,沒有了她的立足之地,自己的姐妹恐怕也會變得更加沒有地位了。

在這個身份地位極爲重要的組織內,顧媚是此刻身邊六個姐妹的最後希望,她不可以倒下的。

“你們放心,只要有我在,你們就一定可以在組織活的好好的。”顧媚安慰其他姐妹道:“我們打起精神來,每一秒鐘都要保證朋致遠的身邊有我們的人,這樣就足夠了,即便是組織內有人想要害他也是不可能的了。”

“恩!我們一定會努力做到最好的!”秦淮八豔的其他六人紛紛點頭對顧媚表示自己一定會盡全力。

有了大家的這個自信,顧媚的心情就舒緩多了。

然而她永遠都沒有想到,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這個號稱共德拉最安全的基因中心實驗基地居然被人入侵了!


基地內突然變得混亂起來,警報聲,驚呼聲,各種被打亂的節奏讓一切都亂掉了!

有人入侵!

顧媚的眼神裏露出一絲寒光! 警報聲讓秦淮八豔所有人都不安了起來。

顧媚的臉色變得很難看,馬上命令陳沅沅,卞瓊兩個人:“你們留在這裏,一步也不能離開,絕不准許任何人靠近朋致遠博士的房間,也絕對不能讓朋致遠博士離開房間半步!”

“是!”陳沅沅和卞瓊紛紛迅速應聲道。

“小宛,你帶着李香和湘藍去那邊。”顧媚伸手指了指左邊:“一旦發現入侵人員,馬上第一時間通知我們。”

佟小宛也迅速點點頭,一揮手便帶着李香和馬湘籃迅速離開了。

“我們兩個去那邊看一看,一定要小心謹慎。”顧媚帶上柳如詩兩個人迅速的前往了右邊。

留下來的陳沅沅和卞瓊兩人看到她們的身影消失之後,表情變得越發緊張起來,發生這樣子的事情實在讓他們是不知所措啊。

卞瓊的能力在這時候可以說是幾乎沒有什麼用武之地,所以保護朋致遠的任務就落在了陳沅沅的身上,轉眼之間,朋致遠的門口已經多了好多個“陳沅沅”。

這一個個的分身幻象完全跟陳沅沅真身沒有任何的區別,真假難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