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羽心中自然是這種想法,為了防止這雙頭蛇抵抗,他還特地拿出了一顆丹藥塞進皮皮的口中。

你敬畏皮皮是吧?那我就讓皮皮給我一起敲詐!看你丫的給不給。

在丹藥的作用下,皮皮消耗的力量也恢復了不少,很快便慢慢蘇醒了過來。

小傢伙眼睛睜開,有些好奇的打量了一下周圍,看到了紀羽的時候又露出了一絲笑容。

「皮皮!!」皮皮興奮的叫著,一隻小手拍在紀羽的肩膀上,似乎很開心的樣子。

紀羽嘿嘿一笑,一手將皮皮抱在胸前,在皮皮好奇的目光下,紀羽便道:「皮皮,你看到沒,就是這傢伙,剛剛將我們嚇得不輕,你看,這傢伙對你很害怕,我們要趁現在敲詐它一筆才行。」

紀羽當著雙頭蛇的面給皮皮灌輸這些思想,皮皮對紀羽的話可是非常遵從的,就是一個勁的點頭,尤其是聽到敲詐兩個字的時候,還滿臉興奮,躍躍欲試的樣子。

雙頭蛇滿臉黑線……這貨,竟然在自己的面前說著要敲詐自己,更可惡的是,這麼純潔的小獸竟然被他教壞了……這,這這……卧了個槽啊。

它一陣無力,如果被其他幾頭巨獸看到紀羽這樣教導皮皮,恐怕也會瘋狂了。

最後皮皮是一個興奮啊,在紀羽的指示下,皮皮一下子就跳到了雙頭蛇的一個腦袋上,弄得雙頭蛇一動不敢亂動。

這不是實力上的差距照成的,而是一種地位,比如一個乞丐面對著皇帝的時候,便會有那種心虛,氣勢不足,並不是說乞丐就怎麼怎麼了,而是皇帝本身散發出來的那種皇者之氣威懾著乞丐罷了。

而現在皮皮真是有那種氣勢,雖然不是皇者之氣,但卻也讓雙頭蛇心生敬畏。

這也不禁讓紀羽好奇,皮皮有這麼厲害啊?難道之前在獸靈之森的時候那些魔獸都要退避三舍……

只要魔獸沒有瘋狂,對皮皮都是有那種與生俱來的恐懼的,紀羽心中明悟。

只見皮皮站在雙頭蛇的腦袋上,一面又對著雙頭蛇的另外一個腦袋,一手指著雙頭蛇,一手又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做出一副驚嚇的樣子。

雙頭蛇哪能不知道,草!這個小流氓是要敲詐精神損失費的。

真不知道紀羽到底教了皮皮什麼東西,這麼小就學會敲詐了,雙頭蛇大人可真是欲哭無淚啊,不給?好像不行吧。

「嘿嘿,蛇大人,你看你佔據在這裡百萬年了,這佔山為王的,怎麼著也會讓人留下買路錢什麼的吧?您老就意思意思唄。」紀羽嘿嘿一笑,心裡一個勁的誇皮皮做得好。

雙頭蛇的黑線更甚,這貨……敢情這混蛋小子是把自己當山賊了?佔山為王?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草!老子堂堂的遠古魔獸,至於做這麼下作的活嗎?

額,雖然我的確是有收過不少……但那些都是那些人自己送過來的啊,我可沒有自己去搶啊。

雙頭蛇心中一百萬個不爽啊,平時都是來這裡的自己留下東西的,現在倒好,這臭小子更厲害了,竟然還想讓自己給點東西。

要不是……要不是他是被選擇的那個人,我真的要將他給吃了啊!

雙頭蛇欲哭無淚,這,多沒面子啊。

其實這百萬年來,自從巨獸大陸滅亡,它便開始在這個西北大沙漠移來幾座巨山,做出了這個山幽谷,而前來山幽谷的人類何止千萬,每一個來到的人類,最後都會被他吞食了,然後留下的儲物戒指,其實他的珍藏還的確不少的。

本來它也的確是要拿出兩個給紀羽的,不過……現在這傢伙竟然還敢主動伸手要了,那我就這麼給了,擦,丟臉了!

「皮!皮!皮皮!」這時,一個細小的聲音傳入它的耳中。

正是皮皮在催促著。

只見皮皮兩隻手環抱著肩膀,一隻小腳還在跺著,一副流氓十足的樣子,你給不給?你不給我丫的就不走了!

哎,可憐的雙頭蛇大人哪裡受到過這種委屈啊,寄人籬下的話還好說,但現在明明自己才是主人啊,這傢伙什麼時候就給我反客為主了呢?

無奈,不給是不行了……這關係到以後自己的幸福生活啊,我算是認了!

雙頭蛇經過激烈的思想掙扎以後,還是認了,本來還打算自己施捨出兩個儲物戒指給紀羽,讓紀羽對自己千恩萬謝的,但現在明顯就是不可能了啊。

「混蛋小子,你有種!在這給我等著,我很快就回來!」雙頭蛇咬著牙說了一句。

隨後便一下子沖入了黑霧當中,進入了山幽谷之內。

留下紀羽在一邊嘿嘿直笑,成了!老子終於敲詐成功了,而且敲詐的還是遠古魔獸,那等級,說出去多威風呀!

紀羽小心得意的笑著,看了看周圍,還是這麼濃的黑霧,不過那些毒氣對他已經完全無效了。

他認出了這一帶,這裡正是之前他見到另一個雙頭蛇的地方,現在想來,那應該是個靈智未開的雙頭蛇吧,而這一次,他見到的可是真真正正的遠古魔獸了,那個叫賺到了啊!

而他不知道,就在他處于山幽谷外的時候,還有一名黑衣人也來到了山幽谷的不遠處,他看著這一片黑霧,不知在想些什麼。

「這小子,不會是隕落了吧?剛剛我似乎感覺到一陣很可怕的力量……那,似乎不像是趙元的,更像是山幽谷裡面的恐怖存在啊。」黑衣人面色奇異的看山幽谷的方向。

山幽谷有多恐怖他也知道,因為他曾經去過,不過連大門都進不了,那濃霧在那裡,自己一接近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給趕了出來,隱約之間也聽到了那恐怖的聲音。

從此,他也不敢再去山幽谷了……不過現在紀羽進去了,他也只有在大門等著了。

他心中也有些忐忑,紀羽到底有沒有危險,他不敢去探查。

「不過那小子身上有這麼多古怪,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問題吧……」而後黑衣人喃喃道。

最後,他敲定了紀羽一定沒事,而後便直接轉身離開,沙漠之中,難以找到他的痕迹。

他不知道,在前一刻的時候曾經有一個遠古巨獸出現在山幽谷,也不可能知道。

因為在山幽谷外看山幽谷,只會覺得濃霧大,任何巨大的怪物出現,在外邊都應該看得清楚的,既然沒有看到,就代表沒有問題了。

紀羽抱著皮皮在等待著,他也不知道外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這些對他來說也沒什麼所謂了。

山幽城裡面有胖子在,趙家的強者已經被他殺了差不多了,胖子他們應該也可以善後了,而歐松,他既然想要跟自己合作,就不可能會對紀羽下手。

這正是一個很好的時候,他正好借這個機會在山幽谷好好的觀察一遍,看看這傳說中的山幽谷,到底有多少的神秘。

時間慢慢的過去,然而在這一片黑霧之中本身就沒有白天黑夜的區別的,紀羽只有盤腿坐在原地,時不時伸長著脖子看向深處。

這雙頭蛇,竟然還沒有出來,該不會是耍我吧?他丫的要是不出來,等我變強了我就闖進去給他拆了這谷。

紀羽心中暗罵著,就算不知道時間他也能感覺到,自己起碼等了有兩個時辰了,這拿東西未免也拿的太久了吧?要說有危險,他才不信,整個山幽谷都是它的,它怎麼可能會有危險。

時間再走,又過了半個時辰。

正當紀羽要起來鬆口氣的時候,一個聲音讓他整個人都放心下來了。

這傢伙,終於來了!

紀羽鬆了口氣,看著黑霧深處。皮皮便站在他的肩膀上,同樣好奇的看著。

不久后,一條紅色的蛇便跑了出來,是雙頭巨蛇!

「卧槽你終於捨得來了,我等了你好久啊。」紀羽一邊抱怨,一邊帶著皮皮走去。

「哼,你以為我想嗎?這裡的東西實在是太亂了,我找了太久了而已!」雙頭蛇沒好氣的說道,老子給你拿禮物,你丫的還敢抱怨?這,這真的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啊,佛都有火啊!

紀羽嘿嘿一笑:「誰想到前輩你竟然庫藏這麼豐富,還要到處找啊。」

「哼,我也沒想到你竟然要敲詐我,平時我殺了人以後便將他的儲物戒指排泄出來,我排泄了這麼多的地方,一下子也不好找啊!」雙頭蛇冷哼一聲。

頓時……紀羽滿頭黑線……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草!我沒有聽錯吧,排泄?這……這些都是排泄出來的東西!

紀羽整個人石化了,他愣了愣,死死的盯著雙頭蛇。

此時雙頭蛇的蛇信子中叼著兩個儲物戒指,看到這畫面紀羽整個人肚子就有種翻江倒海的感覺……

瑪德,這貨竟然從自己排泄物中將東西弄出來,然後又用嘴巴叼過來?

卧……卧了個槽啊!

「怎麼了?快拿啊!要不要啊,不要我就扔了啊!」雙頭巨蛇似乎對這些一點都不在意,反而催促道。

紀羽滿頭黑線,不要?不要能行嗎?你扔了可惜啊,就算是排泄的,你也不要這麼直接就說出來好不好啊!我勒個擦啊……

沒辦法,連蛇大人都能叼著自己的排泄物跑過來了,難道我紀羽連拿一拿都不行嗎? 邪王狼妃 那怎麼行,弱了我的威風啊!

紀羽捏著鼻子,小心翼翼的從蛇大人口中接過了那兩個儲物戒指,同時心中一沉。

這戒指,還真的有些重量啊,這……什麼來頭啊!

紀羽心中吃驚,這儲物戒指比普通的要重上不少。

「雖然戒指的主人早已經投胎了,不過上邊的意念之力還在,你只要用你的意念之力抹除痕迹就行了,不用我教你吧。」蛇大人說道。

紀羽翻了個白眼,這點小事,難道哥還不會啊?哥做出那種表情是為什麼?我擦你個挨千刀的排泄物!

紀羽心裡罵了蛇大人千百遍了,最後還是只有捏著鼻子以意念之力掃除了戒指上邊傳來的意念痕迹。

他沒有理會蛇大人,直接便要探查戒指裡面的東西。

這不看不要緊啊,一看……紀羽整個人都差點沒有跳起來。

寶貝!都是寶貝啊!

裡面的天地能量太濃厚了,那簡直就是天材地寶的生存基地了,他一眼望去便能發現裡面有一堆的天材地寶,雖然他不認識這麼多,但一些比較有名的他也知道,那九轉還魂草,九曲靈草,噬心毒草等等等等,這些可都是珍稀貨啊,沒想到這戒指竟然都有。

另外還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丹藥,他自己都分不清哪個是哪個,另外還有五千萬金幣。

紀羽心中那可叫一個勁的激動啊,天啊,這儲物戒指的主人究竟是什麼來頭啊,竟然有這麼多的寶貝!

哦,對了對了,還有一個戒指,裡面又有什麼東西呢?

紀羽壓制著心中的激動,趕緊朝著另外一個戒指探去。

戰技!戰技!一堆的戰技!

紀羽心中有些駭然,前一刻他還在叫喝著自己的戰技不多,只有意形拳,下一霎就立刻來了,一堆的戰技,簡直讓他眼花繚亂啊。

天元九變,玄階高級戰技,調動天地能量,可聚成九個分身;混元掌,玄階中級戰技,混沌之力,一掌拍出,可以直接攻擊精神……

眼花繚亂的戰技,紀羽數都數不過來,裡面還有一些奇怪的東西,應該是屬於武器跟防具吧,另外還有五千萬金幣在裡面。

發了!真的發了!

此時紀羽心中就這個想法,這些東西……這些草藥,這些戰技,雖然拿一個出去拍賣都能賣很多錢吧。

紀羽心激動啊,不過很快他又想到了……拍賣? 落魄千金的借種計劃 我這裡都有一億金幣了,老子現在也是富豪了,用得著拍賣嗎?好像不用了吧,嗯哼……

現在紀羽就像是一個乞丐忽然見到了國庫一樣,異常的激動,這麼多的寶貝,究竟是什麼存在留下來的啊。

「咳……咳咳,你也別想這麼多,這裡面的東西雖然多,不過也不是全都適合你的,那些功法多而雜亂,如果你全都修鍊的話勢必會走火入魔,後果你自己也清楚吧,至於那些草藥,你有丹天戰體,我也不用多說些什麼了。」蛇大人提示道。

它還真的怕紀羽一下子衝動將那些功法全都練上一遍啊,那就真的麻煩了,麻煩大了……至於藥材,它根本就不用擔心,丹天戰體本來就有直接吸收藥力的作用,不用擔心這些藥材被浪費,相反,這些藥材還會被更充分的利用。

一聽到蛇大人的話,紀羽激動的心便慢慢的平復了下來……是哦,這些功法雖然很多,但不是全都適合自己……看來自己得好好的留著,以後再慢慢研究用什麼了。

將自己激動的心情給收了起來,紀羽滿臉興奮的看著蛇大人,蛇大人隨便拿出了兩個戒指都有這麼豐富的庫藏,那其他的……

「咳咳!你也不要想這麼多了,這些戒指的確是我隨便拿的,我也能肯定,裡面還有更好的戒指,不過我不會再拿出來給你了,這些都要等你以後自己進去拿了。」蛇大人一臉嚴肅的說道。

紀羽一聲嘆氣,看了看那濃霧之後的山幽谷,心中自然有些惋惜,不過他也明白,天材地寶多了,是會讓人墮落了,畢竟路,還是需要自己走才是的。

再可惜也沒有辦法,只有下一回再來了吧。

看到紀羽這個樣子,蛇大人才算是鬆了口氣,這貨……竟然還想要? 烈焰 我才不想去找了,開什麼玩笑,裡面成千上萬個儲物戒指,要都拿出來,還不累死我啊,要拿就自己去拿吧。

紀羽有些遺憾的將儲物戒指收了起來,激動得已經忘記了這些都是「排泄物」,一邊皮皮看到紀羽這麼興奮,自然也就跟著開心了起來。

「對了,另外我還有一點東西是給你們的。」這時,蛇大人似乎想起了什麼東西。

便見他頭上忽然出現了一顆奇怪的丹藥。

「這是給皮皮……大人的,這顆丹藥可以幫助皮皮大人更好的打基礎,以後成長起來還可以越級挑戰。」蛇大人拿了一個紅色的丹藥出來,要遞給皮皮。

其實他心裡也嘀咕著,皮皮的來歷……皮皮身上的氣息,不就已經足夠讓所有魔獸顫抖了嗎?其實……還拿這個來做什麼?

當然,還是要防止一下意外事件的發生的。

皮皮好奇的看了看那紅色的丹藥,有些奇怪的看著蛇大人,並沒有立刻接過那丹藥。

「怎麼……難道皮皮大人不喜歡?」蛇大人有些驚訝。

皮皮搖了搖小腦袋,一隻手伸出去,不過又縮回來了,它一隻手拍了拍正在激動的紀羽,又指了指那丹藥,弄得蛇大人一頭霧水。

紀羽頓時便反應了過來,他直接便問道:「那個……蛇大人,這丹藥不會也是……你的排泄物吧?」

修羅女帝:廢材三小姐 皮皮猛然點頭,還是紀羽懂自己在想什麼。不過聽到這話的蛇大人就滿頭黑線了,這什麼話啊,老子好心好意的,竟然還來誹謗我!

不過看到皮皮的眼睛,它還是沒什麼好說的,只有悻悻答道:「放心吧,這些都是我的庫藏,不會有其他問題的。」

說到這,話還沒有說完,那紅色的丹藥一下子就被皮皮搶了過去,拿著丹藥,皮皮便在紀羽的肩膀打滾,非常的興奮。

但蛇大人卻猛翻白眼,我勒個擦,這怎麼回事啊,這臭小子究竟將皮皮大人教成了怎樣的一個小流氓了啊。

紀羽才不管這些呢,看到皮皮這麼興奮他就開心了,隨後又看向蛇大人,笑道:「那我呢?我又是什麼?」

看到紀羽這樣子,蛇大人就有種衝動,乾脆不要給他的,這混球!

不過回頭想想……還是算了吧,咱大人有大量,大人不記小人過嘛,拿出來了又放回去,未免太麻煩了點……

「唉!我就送你一點能量吧,你現在只不過戰士五階,實力實在是太弱了,我現在幫你提升一下力量吧。」一手它嘴巴一張,精純的力量瞬間飛了出來,衝到紀羽的周圍:「不過我也不會拔苗助長,你現在的底蘊應該足夠你升三階了,這些力量也夠你升級了。」

說完,蛇大人便化為了一道黑氣,沖入了山幽谷,只在虛空之中傳音呢:「升級完之後你就離開這裡吧,現在還不是你進山幽谷的時候,記得,你太弱,變強!」

「擦,從嘴巴吐出來的,會不會口臭啊?」

「轟!」

遠處,蛇大人聽到紀羽的這句話,一個趔趄差點撞到了山上。

瑪德臭小子,我發誓以後再也不給好處你了,真是操蛋了!

紀羽不知道蛇大人想什麼,也聽到了蛇大人走的時候留下的話,他心中也是明白,的確,自己太弱了,要變強……不斷的變強。

這些力量,十分的精純,的確足夠自己提升用了。

二話不說,他便直接在這黑霧之中盤腿坐下了,而皮皮便在一邊站著,有時又躺著,十分愜意的樣子。

不得不說,蛇大人口中噴出的力量還真的非常的精純,沒有一點口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