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晶大陸四聖之一,擁有狂刀之名,幫助他,又害了他的天地境強者,羅烈。

……

修真老師生活錄 ,聖炎城,試煉之地,五大院,藍楓城,青幽山脈……所有的所有,陳風都瞬間記憶了起來。

「陳風……我的名字叫做,陳風。」

陳風目光瞬間變得光芒四射,凌冽的氣勢由內而發,雙手憑空一抓,雷芒黑氣驟然乍現,靈武境巔峰的實力,穿梭百骸。其中,甚至還夾帶了一種奇特的野性力量,那似乎是之前羅烈給他灌下去的秘葯所致。

「無知,你怎麼了?」洗乾淨鍋,魏天碩看到陳風站在門口不動了,忍不住問了一句。

嫡女蓉歸 ,這個混蛋,陳風早就應該將他了結,可是後者命硬,一直挺到了今天。


渾身的力量,陳風自信,他只要現在動手,不出幾個眨眼的功夫,就能將李昊擊殺在此。不過,這畢竟是聖水閣,吳家父女和魏天碩,都對他不錯,他要是在這裡動手,必然會連累吳家。

緩緩將竹簾合上,陳風眼中殺意暗藏,又從新變回到了之前那種木然的光彩。面龐露出痛苦的表情,用手抓著腦袋,裝了個假象給魏天碩看。

「頭又疼了啊?快來這邊坐,喝點水,別想太多。」魏天碩就怕陳風記憶恢復,那樣的話,身為一名武者,未必會對他的廚藝感興趣。好不容易遇到的一個好苗子,魏天碩可不想就這麼丟掉。

順手個陳風倒了杯水,魏天碩親自出馬,自行走出隔間,去吩咐夥計們將拼好的菜肴端到裡面。

望著魏天碩的背影,陳風報以感激的點了點頭,這段時間的記憶,他同樣心中瞭然。只不過有一點讓他不明白,怎麼到了哪裡,都有人想要收他為徒呢?

「我說炎師啊,你看到沒有,我是多麼的搶手。你老也算有福氣,要不是你捷足先登,我隨便拜到哪一個門下,造詣也不會太差。 總裁大人,惹不起 ?怎麼這麼長時間不恢復,難不成在雷河被雷劈死了?」陳風記憶恢復,也算是又一次經歷磨難,現在一切都安好如初,忍不住開起了炎師的玩笑。他知道,他所說的話,經歷的事,炎師都清楚,只不過後者靈魂薄弱,不便開口而已。

「話說羅烈那王八蛋果然沒安好心,搞什麼實驗,竟然那我當試驗品。不過,他可能萬萬沒想到,我並非失敗,而是真正的成功了。」

陳風神秘一笑,皮膚瞬間變得殷紅,看上去異常詭異。

「真是一石二鳥,不僅擁有了獸血之力,竟然還擁有了金幽羽翼。改天找個機會出去試驗一下,翱翔天際的感覺。」

后廚內,魏天碩出門引起了李昊的主意,但他並沒有看到陳風,否則的話,非得嚇死不可。

魏天碩走出隔間,自然是吩咐夥計將菜送到裡面。側目看了一眼吳爽和李昊,心中就已經明白了許多,當即微微皺眉道:「咳,廚房重地,不可大聲喧嘩。」

作為東域知名大廚,魏天碩在廚房裡可是很有派頭,他甚至都這般指責過吳海成,後者都沒有任何反駁。

此時這般一說,李昊自然有些挨不住顏面,想要發怒,但人家也沒說錯,這畢竟是人家的廚房。

「真的不去嗎?」李昊收斂了一下情緒,正色問道。

「李公子不好意思,我今天確實不舒服,改天……改天……」吳爽賠笑說道,但態度卻極為堅決,無論前者怎麼說,她就是不答應。

李昊面色有些不大好看,畢竟當著這麼多人,被拒絕,自然心中不爽。當即一拱手,告辭道:「那你就好生休息吧,我家裡也還有很多事,就不打攪了。」

說罷此話,李昊轉身朝門外走去,前廳管事急忙陪送,將其一口氣送出了聖水閣大門。

「魏叔,多謝啦!」吳爽狠狠的等了李昊的背影一眼,轉回頭嬉笑著朝魏天碩說道。

「小意思。」魏天碩擺了擺手,轉身進入隔間去忙了。

魏天碩一忙,陳風自然就閑了下來,自然是又被吳爽拉出去玩。不過今天兩人沒出門,只是在後院的鞦韆上閑聊,畢竟剛剛拒絕李昊,萬一上街被李昊看到,便有口難辨。

陳風雖然恢復了記憶,但他還不準備把這件事情公之於眾,因為如果他說出自己的身份,那就表明自己改離開了。他不屬於這裡,雖然這裡有很多讓他留戀的地方,但他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另一方面,既然莫名其妙的來到了聖水城,陳風就要解決一下麻煩。李昊這個傢伙,他不能再放過了,這一次,陳風就要送他上西天。

少男,少女,在小鞦韆上坐了一下午,大多時候,都是吳爽在說話,而陳風只是默默聆聽。他腦子裡都在想著如何對付李昊,偶爾被吳爽問及問題,支支吾吾答不上來,兩者都忍不住相視而笑。


傍晚,吳爽被吳海成叫去學習,聖水閣這麼一個大攤子,吳爽可是未來的接班人,吳海成要教她的東西,可是很多很多。

陳風藉機出離聖水閣,買了兩件夜行衣,以及一把質地還算堅硬的短劍,摸黑朝城主府行去。

… 夜半,天際昏暗,聖水城城主府。

陳風身形如燕,在偌大的城主府內輾轉騰挪,憑藉青雲動和強大的精神力,很是輕鬆的闖進了內宅。

在內宅的一個大客廳內,李昊一家子正在吃飯。

餐桌上,李琦笑著問李昊道:「怎麼樣,今天去聖水閣,和吳爽接觸了嗎?」

聞言,李昊嘴角一撇,不削的哼道:「一個潑皮小嬌娘而已,我兩次三番的約她出來,可她死活就是找借口。」

「哈哈,人家可是大家閨秀,別以為你是我的兒子,就可以任性妄為。這門親事,我看不錯,慢慢來,在這聖水城,咱們李家看上的小姐,我就不信哪個敢動。」李琦自信的笑道。

李昊點點頭,他的性格,自然不會把這種事記在心頭。他若想玩,青-樓窯子小妞有的是,他當真不在乎吳爽。

「爹,三天後,運送糧草,為什麼要我跟著去啊?」李昊不解的問道。


李琦聞言微怒,斥道:「你這小子,玩心太重,看看你大哥,多有本事。這次我已經跟你表叔打完招呼了,你去落雲宗學習一段時間武技,至少也要突破靈武境吧!」

李昊一聽說要練武,心中就老大不情願,他天生懶惰,從小就被嬌寵管了,吃喝玩樂,樣樣精通,唯獨練武,是他的大忌諱。

「大哥那麼強,不也敗給了陳風那小子。話說那個名叫陳風的王八蛋,也不知道有多大造化,竟然在兩年時間裡,超越了大哥。若是給他時間,很可能成為咱們家族的大患。」李昊腦子裡閃過少年的影子,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李琦眼睛一瞪,冷哼道:「你操個什麼心,雖然李凌雲敗了,但此時他正在閉關,等他過幾個月出來,必將踏入宗師境。到了那個時候,什麼陳風不陳風的,哪裡還是他的對手。況且這都是小事,咱們的大計劃正在一步步實行,用不了多久,整個東域都是咱們李家的。」

李昊嘿嘿一笑,心中喜然,那個大計劃他也是有所耳聞,只要成功,這東域,他們李家還真就說了算了。

「記住,三日後一早出發,到了落雲宗,將糧草禮品送上,跟你表叔好好學習,且不可任性,那裡都是高手。」李琦一再囑咐道。

「哎呀我知道了,快點吃飯吧,都快涼了。」李昊夾起一塊紅燒肉,送進了嘴裡。


……

屋檐上,陳風閉目聆聽,精神力能幫助他看到屋內的一切,敏銳的耳朵將二人的對話清晰的傳進了腦海。

三日後,清晨,李昊將送糧去落雲宗。


陳風將這件事牢牢記在心頭,這對他來說是個機會,只要李昊一出城門,他便可以下手了。

陳風圍著城主府饒了一圈,在強大精神力的查探下,將整個城主府的強者都竊探了一番。

李昊實力在靈武境大成,這不足為慮。除此之外,還有四名客卿,兩個實力在靈武境小成,兩個實力在靈武境大成。

「還有三天,是該離開了。」

陳風蹲在房檐,看了一眼聖水閣的方向,旋即腳踏蓮花,身形很快便消失了。

在踏入聖水閣後門的時候,陳風將吳爽之前給他買的那套天蠶絲藍衫穿好,打點整齊,然後推門而入。

嗖~

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聖水閣後院,點著一排排明亮的燈籠。

一道銀光劍影劃過,陳風雙手一點,直接是將其鋒芒掐在了指間,那持劍者拽了兩下,竟是分毫都拽不動。

「你這傢伙,跑哪去了?」吳爽索性鬆開長劍,掐著小蠻腰質問道。

「給……給你買吃的……」

陳風反手掏出一把烤肉串,將其遞給了吳爽。

吳爽看到肉串一喜,一把抓過,雖然剛剛吃了飯,但此時還是食慾大陣。一邊吃,一邊誇讚陳風道:「不錯,不錯,看來你越來越不傻了,吃飯了沒有,廚房給你留了飯,趕緊去吃吧。」

「恩恩,我都餓死了。」

陳風遮了個幌子,直奔廚房而去。

三日時間,轉眼便過。這三天,聖水閣一如往常般安寧,李昊也出奇的沒再打擾吳爽,似乎是知道即將修武,所以自顧自的玩樂去了。

第三天清晨,天剛蒙蒙亮,伴隨著外院的一陣雞鳴,眾多夥計都睜開了朦朧的睡眼,準備新一天的工作。

「咦……無知去哪了?」

夥計小六子看了一眼陳風的床鋪,上面的被子被疊的異常整齊,可是人卻不見了蹤影。

「不好,趕緊去報告小姐。」

小六子火急火燎的跑了出去,沒一會功夫,吳海成,吳爽,魏天碩,都焦急的跑了進來。

吩咐人馬,滿院子找了一番,根本沒有任何蹤跡。一個莫名的信號從三人心頭閃過,三人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他是不是已經恢復記憶了?」吳海成猜測性的說道。

吳爽思緒電轉,急忙應和。「昨天晚飯的時候他一個人出去了,回來的時候還跟我買了肉串,我當時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但也沒怎麼在意。」

「……」

吳爽的這番話,好似晴天霹靂,直接將魏天碩擊倒在地。往日威風凜凜的魏大廚,此時坐在地上,一語不發,神色暗淡,心中說不出來的痛苦。

「這傢伙也是,就算恢復記憶要走,也打聲招呼啊,我連他叫什麼名字都還不知道呢。」吳爽氣的直跺腳,滿腦子都是藍衫少年的身影。

與此同時,聖水城東大門外三十里的一個小樹林,陳風一襲黑衣,黑布遮面,腰間插著短劍,斜靠在隱蔽的樹梢上,目光漠然。

他想了很多訣別的方式,但最終還是選擇了不辭而別,或許只有這樣,彼此間的留念,方才會快些淡去。

在樹梢上蹲了一個時辰,擴散在千丈外的精神力,終於是感應到了李昊的身形。

這小樹林,是聖水城通往落雲宗的必經之路,陳風等在這裡,便是準備在這裡動手,將李昊了解於此。

三匹駿馬,賓士而來,為首之人,正是李昊。在他身後,是兩名面色剛毅的中年男子。

「靈武境大成!竟然將兩個實力最強的派來保護了,看來這李琦,對自己的兒子還真是照顧。」陳風嘴角一撇,今天就算那四個傢伙都跟來,他也會毫不猶豫的動手。

… 聖水城,小霸王李昊,在兩個達到靈武境大成的高手保護下,一路朝小樹林內趕奔。

這小樹林是通往落雲宗的必經之路,而且小樹林並不大,平常時太平的很,三人根本想不到這裡能有人埋伏。

嗖~

就在他們三匹駿馬奔行至小樹林中心地帶的時候,一道黑衣人影,忽然從樹梢上躍將了下來,正好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人影躍下來的時候,是背對著他們的,一把短劍在手,背影略顯蕭瑟,黑色鬢髮齊肩,背面看上去,倒是很年輕。

三人急忙策馬,李昊眉頭微皺,看向攔路者,卻有一絲熟悉的味道。不過,這個時候他也懶得去想,慌忙催動武元力,策馬躲在了謝齊和周凌的身後。

謝齊周凌,落雲宗派來保護李琦和李昊的高手,這般實力,在落雲宗也算排的上名號。二人眼見有人攔路,心中自然不爽,這種事情他們見得多了。而且在這種空曠的小樹林中埋伏,以一敵三,對方要不是通天高手,就是普通的山路劫匪。

通天高手?整個東域有幾個?

東域叫得上名號的人物,他們落雲宗都認識,哪個敢不開眼對付他們,那簡直就是自斷活路。

「來者何人,為何攔路?我們乃是落雲宗麾下統領。」周凌率先開口,直接報出了名號,生怕對方不知道他們的背景。

「落雲宗,很威風嗎?」

陳風開口,聲音低沉冰冷,他今日既然來了,就自然不在乎什麼落雲宗。五大院的院長他都不懼,又何況一個落雲宗。

謝齊和周凌對視一眼,心中稟然,看來今日所來之人,鐵了心要和他們對抗。落雲宗的名號並不管用,顯然對方不是山野劫匪,既然如此,那就必定有些本事。

「你有何目的?是誰指派你來的?」周凌聰明,巧妙的又多問了一句,在東域有人想要對付他們李家和落雲宗,此事定要查明。

陳風聞言一笑,驀然轉身,少年清秀的面龐,顯露在三人眼中。

「我在此,只為殺人,沒有人派我來,你們一個也逃不掉!」

「嘶……陳……陳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