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芸撇了撇嘴,傲嬌地哼了哼甩了她一個高傲的後腦勺。和一個超神獸練,她找虐啊!

慕寒雪咧嘴笑了笑,隨後笑吟吟地走到墨綠魔法袍老者面前看了看,嘖嘖地搖了搖頭說道:「哎~看上去傷得還可以,用聖愈丹太浪費了~」

說罷,她也不管墨綠魔法袍老者一副噴、血的樣子,徑自向烈焰獅走去。看了眼趴在烈焰獅上哭得死去活來的褐衣老者,眼神動了動,嘆了口氣故作憂傷地說道:「太殘忍了,太血腥了,太可憐了~可憐的獸獸啊~估計不死也廢了……」

「你!嗚嗚嗚……我的烈焰獅啊~~我的老夥計啊~~~」褐衣老者一聽慕寒雪的話,哭得更傷心了。

「雪兒真是太善良了……」龍溟神情地看著慕寒雪,幽幽地感嘆道。

「是啊~我們家雪兒永遠是那麼善良啊~」慕寒冰非常贊同龍溟的說法,滿意地說道。

紫芸翻了個白眼,切~感情老娘就不善良了?真是的~

站在一邊的宸熙大師眼皮狂抽,善良?這丫頭和善良搭得上邊咩?也不看看誰是始作俑者,人家這樣全都是拜這丫頭所賜啊!

「哎喲~行啦~你別哭了,我又沒說它沒救,你哭什麼哭,好像要死了一樣!一個大男人的,整天哭哭啼啼地像什麼樣。都這麼一大把年紀了,小心別岔氣了,別他還沒死你就先掛了,到時候還要他給你陪葬……」慕寒雪嫌棄地說道。

褐衣老者的哭聲猛然一滯,愣愣地看著慕寒雪,半晌傻傻地擠出一句:「你能救他?」

慕寒雪攤了攤手,說道:「救是能救,不過我缺少煉製丹藥的藥材……」

「你要什麼藥材,我馬上給你!」褐衣老者未等慕寒雪說完就急急地打斷了她的話,滿眼希冀地看著她,好像她就是救星一樣。

慕寒雪隨口把煉製天靈丹還有其他稀有藥材一股腦地全報了出來,聽得他們一愣一愣,嘴角狂抽。丹老不禁心中一陣痛罵,靠!死丫頭,太狠了!

「這個……」褐衣老者皺著眉,猶豫地說道:「泥池白蓮,天目芝,血靈果,海洋之星和人魚之淚我沒有,其他的我勉強算是有,不過數量不多。」

慕寒雪點了點頭,為難地說道:「沒有就算了,你先把其他的給我找來,有多少拿多少,其他的我來解決。」慕寒雪其實也是抱著嘗試的心態把煉製還魂丹需要的藥材也說了出來,果然沒有,看來,天目芝、血靈果和海洋之星還得她自己去找。

褐衣老者點了點頭,不一會兒便將慕寒雪需要的藥材全部拿了過來。慕寒雪看了看,留下一部分藥材,在眾目睽睽之下拿出了金龍神鼎……

***********************************************************************************************************************

「娘親~~」小鼎一出來就熱情地給了慕寒雪一個熊抱,小腦袋在她身上蹭了蹭。

慕寒雪笑著摸了摸他的腦袋,說道:「小鼎乖,東西帶來了嗎?」

小鼎點了點頭,從懷裡掏出一個水晶魔瓶和一朵純白的蓮花。

慕寒雪點了點頭,將他放到地上,指了指丹爐說道:「小鼎~幫我一起煉丹,一次成功!」

「好~」小鼎歡快地在慕寒雪身上蹭了蹭,眼角瞥到龍溟涼颼颼的視線,下意識地打了個哆嗦,甜甜地喚道:「爹爹~」

「恩~」龍溟臉色瞬間變好,滿意地回了一聲。

慕寒冰的臉黑了,涼颼颼地說道:「小鼎,不要亂認人!」


「哦~」小鼎眨了眨眼睛,討好地說道:「舅舅~小鼎知道了~」

慕寒雪不想讓他們幾個再這樣無厘頭下去,直接伸出一隻手,只見一團白金色的火焰出現在慕寒雪的手上,房間中的幾個老頭瞬間眼睛一亮,目光灼灼地看著她。

慕寒雪自顧自地打開了丹爐,隨手接過小鼎遞過來的藥材,一股腦地扔到了丹爐中。於是,漸漸閉上了雙眸開始煉製……

!!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房間中的老頭們目光灼灼地看著她的丹爐,他們都是宗級或之上的煉丹師,不會白痴地以為慕寒雪不會煉丹,從她剛剛看似雜亂,實則細心且嫻熟的煉藥手法,心中不禁一陣感嘆。爐下的白金火焰不斷地變化著大小,且每一段的火焰給人的溫度和力度都是不一樣的!一時間,整個屋中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緊張地看著金龍神鼎,就連在牆角呻、吟的墨綠魔法袍的老者也一臉緊張地看向金龍神鼎,以至於沒有人在意到現在一邊的小鼎滿臉嚴肅地幫著慕寒雪控制著丹爐內的情況。

半晌,一陣陣丹香飄來,慕寒雪猛地睜開眼,手中猛然升起一團白金色的火焰,將手中的白蓮緊緊地包裹住。躺在地上的奄奄一息的烈焰獅下意識地睜開了眼,滿眼渴望地看著慕寒雪手中的那團被火焰包裹住的泥池白蓮……


「徒手煉丹!」白寒冷抽一口氣,目光灼灼地看向慕寒雪。丹老也一臉震驚地看著她,他知道她很有煉丹天賦,沒想到這麼有煉丹天賦,難怪,那個人會看上她……想到那個人,丹老不禁臉上一片苦澀……

「去!」慕寒雪一聲冷喝,白金火焰包裹著的藥液立刻竄到了丹爐中。丹爐外的火焰瞬間漲高三尺,將丹爐整個包裹住。

「娘親,給~」看著丹爐上的火焰漸漸超薄,隱隱地泛在丹爐外,宛若罩上了一層白衣。小鼎將手中的水晶魔瓶遞給了慕寒雪。

慕寒雪接過小鼎手中的瓶子,將它打開,小心翼翼地順著爐鼎的孔滴了進去……

丹爐突然開始暴躁,開始劇烈地抖動著。慕寒雪眼色一厲,白色火焰化作縛,牢牢地包裹住丹爐中的那團粘液……小鼎一臉沉重地穩住丹爐,丹爐發出一陣金光……

半晌,丹爐停止了振動,陣陣濃郁的葯香飄了出來……烈焰獅的眼神更加炙熱了……

白金色火焰漸漸消失,慕寒雪深深吸了口氣,從丹爐中拿出兩顆泛著金光的丹藥,光滑的丹身上道道華麗的丹紋格外耀眼。

「這是,失傳已久的聖級丹藥,極品天靈丹!」丹老再也不能淡定了,激動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三步並兩步地跑到慕寒雪面前,伸手就要去拿。

慕寒雪眼疾手快地將一顆丹藥塞到布丁嘴裡,另一隻手一甩,將另一顆丹藥拋給褐衣老者,沉聲說道:「還不快給它服下!」說罷還挑釁地看了眼丹老。

「哦,哦,好,好的!」褐衣老者愣了一下,立刻跑到烈焰獅的身邊,將丹藥喂入它的口中。丹老一臉肉痛地看著烈焰獅把丹藥吞了下去,太浪費了啊……


丹藥雖然沒了,但是剛剛丹老那一聲「極品天靈丹」可是將滿屋子的老頭嚇得不輕啊!他們定定地看著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的烈焰獅,再看向慕寒雪時,眼中的懷疑再也沒有,轉為深深地崇拜。

「布丁,感覺怎麼樣?」慕寒雪緊張地問道。

「恩,還好……」布丁一個閃身突然回到了星夢空間,慕寒雪愣了愣,耳邊傳來布丁的聲音:「雪兒,我要閉關修鍊一段時間,這段時間不能陪你了,凡事你要自己小心。還有……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緒,千萬不要私自動用體內的那股純能量。上次我強行替你覺醒了血脈,雖然被幽冥之力及時遮蓋住了,但是難保不會被懷疑,千萬,要小心,不要讓別人發現了……還有……儘可能地不要離開龍溟!」

「好……布丁,你好好閉關修鍊,我會照顧好自己的!」慕寒雪點了點頭,呢喃道。

「恩……雪兒,等我!」布丁半晌說道。

「好!」慕寒雪看著空空的懷裡,眼睛有些濕潤。想起在落日森林裡她和布丁的初見,響起他們一起修鍊,一起煉丹,一起歷練,一起經歷生死。她驀然發現,布丁已經深入她的心底,如同家人一般。第一次離開啊布丁,讓她心中莫名地空蕩蕩,莫名地心塞……

一雙手臂從身後環過她,結實的胸膛貼上了她的後背,溫熱的呼吸噴在頭頂。感覺到熟悉的氣息,慕寒雪下意識地靠在了龍溟的懷裡,低著頭,壓抑著眼中的淚水,身體不時地抖動著……

龍溟感覺到懷裡慕寒雪在顫抖,心下一滯,慢慢收緊了手臂,更加用力地將她抱在懷裡。他輕輕湊到她耳畔,溫熱的唇瓣貼著她的耳墜,溫柔地說道:「他會回來的,不要難過,你還有我,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

慕寒雪身體一僵,輕輕地應了一聲。一雙溫熱的大手扶上了她的頭頂,慕寒冰關愛的聲音傳來:「雪兒,等這一段事情結束了之後,我們回去看看爹爹和娘親吧……」

慕寒雪擦了擦眼淚,抬起頭,對著慕寒冰燦爛一笑:「好的~哥哥~」

「咳咳!那個……雖然不太好意思打擾你們,不過……」丹老咳了咳,尷尬地說道:「那個,關於……那個聖愈丹……」

慕寒雪邪惡地笑了笑,幽幽地說道:「看我心情~」

「丫頭啊……」丹老怨念地喊到,這都是什麼事兒啊……他怨念了好久,突然靈光一閃,混濁的老眼亮了亮,閃過一絲猶豫,隨後咬了咬牙,好似下定決心一樣,偷偷湊到慕寒雪耳邊說道:「丫頭啊~你是不是要煉還魂丹?」

慕寒雪眯了眯雙眼,危險地看著他說道:「怎麼……你能煉出來?」

丹老訕訕地笑了笑,老臉紅了紅,扭捏地說道:「這個……我不會……不過我知道有人曾經煉製出一顆過……也許,他能幫你……」

慕寒雪看了他一會兒,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一瓶聖愈丹給了丹老,淡淡地說道:「我現在需要回家一趟,沒有時間教你們。這瓶聖愈丹留給你們先研究,能研製出最好,不能研製出的話等我回來再教你們……」

丹老雙眼亮了亮,欣喜若狂地從慕寒雪手中接過丹藥瓶,猛地親了一口。

「咳咳!」慕寒雪咳了咳,危險地看著丹老。

丹老尷尬地朝她笑了笑,小聲說道:「你師傅……」

今日八千送上~么么噠(^3^)

!! 慕寒雪挑了挑眉,略有深意地看著丹老,好啊~敢陰我!活膩歪了啊!丹老心虛地縮了縮脖子,他說的都是實話咩~有什麼錯啊~不過,就是耍了點那麼小小的手段而已……

慕寒雪直接轉身向外走去,沒有多說什麼。丹老瞬間覺得今天是不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這丫頭竟然這麼好說話……然而,可能咩?當然不可能,否則她就不叫慕寒雪了!

「丹老頭,急得以後煉丹師公會每煉製出一顆聖愈丹都分三分之二的提成給我~」慕寒雪輕飄飄地留下一句話,便消失在了屋中……留下一屋子老頭在那裡肉痛!

慕寒雪沒有直接回慕家,而是先回了一趟魔武學院。她要去找她的名義上的師傅,葉老! 都市之醫仙傳奇 ,不管他有沒有煉成過,至少,他能給她一些指點。最好,再能從老頭子那裡挖到一點藥材~

「葉老頭!葉老頭!你還活著吧!」慕寒雪一腳踹開葉老的煉丹室的大門,揮了揮眼前的一團團嗆人的煙霧,眼皮跳了跳,估計這個老頭又在嘗試什麼新葯了。

「死丫頭,沒大沒小的,有你這樣詛咒自己師傅的嗎!」葉老抹了把黑乎乎的臉,甩著他被燒得微卷的鬍子,等著慕寒雪沒好氣地說道。

慕寒雪冷冷地睨了他一眼,直接大搖大擺地走進了他的煉丹室,嫌棄地看了眼髒亂的桌椅,索性站著了。她看著葉老,沉了沉臉嚴肅地說道:「葉老頭,你當不當我是你徒弟!」

「哼!死丫頭,雖然你笨了點,蠢了點,沒禮貌了點,不過捏~你師傅我心地善良,勉強收你這個丫頭做徒弟了,你再差勁也是我徒弟。」葉老揮了揮手,一臉得意地說道。

「葉老頭……」慕寒雪抽噎了兩聲,可憐巴巴地喊道。

「怎麼了?丫頭,誰欺負你了啊?告訴師傅,誰膽子這麼肥,竟然敢欺負你!走,師傅給你出頭去!」葉老激動地看著慕寒雪,在他眼裡這個丫頭可是從未哭過啊……這是被誰欺負了啊……哎喲喂……

慕寒雪假裝抽抽噎噎地哭了半晌,小聲說道:「師,師傅,我家小白死了……」

「小白?你一直抱著的那個小東西?」葉老打量了她一會兒,難怪他總覺得剛剛看到這丫頭好像少了點什麼,原來是那個白色的小東西不見了。

慕寒雪搖了搖頭,從星夢空間拎出了小白的屍體,可憐巴巴地說道:「他就是小白……他是我的契約魔獸,一條小龍……」

葉老拎著小白的屍體左翻翻右翻翻,看得小白那個心驚膽戰,小心肝兒撲通撲通地狂跳啊~哎呀~我的身體啊~小心啊~不要磕著了啊~

葉老看了半晌,想了想,感嘆地說道:「不愧是龍族啊!就算是死了身體竟然還能保存得如此完好……這若是人類,早就腐爛透徹了啊……」

那是當然~我可是偉大而驕傲的黑暗神龍和光明聖龍的結合啊~能和你們人類相比么~

葉老看了看慕寒雪滿臉期待的眸子,無奈地搖了搖頭:「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為師實在是愛莫能助啊……且不說我煉製不出還魂丹,就是煉製還魂丹所需要的藥引可不是容易得到的啊!再則,就算煉製出還魂丹,也不一定能救他……」

「為什麼?為什麼不能?你試過嗎?」慕寒雪皺著眉問道。她相信龍溟不會騙她,也不會做沒把握的保證,可為什麼葉老要這樣說?

「為什麼?呵呵……為什麼?你知道嗎?我當時好不容易煉製出一顆還魂丹,我以為我成功了,我以為我可以救活她了!可是,可是你知道嗎?她竟然被還魂丹吞噬了,灰飛煙滅了!我再也沒機會救活她了,我們再也沒有機會了!沒有機會了!」葉老突然激動了起來,眼珠中泛起猩紅……

「葉老頭!葉老頭!你冷靜點!」慕寒雪立刻抓住瘋狂的葉老,唱起了光明頌歌。光明元素伴隨著頌歌圍繞著葉老旋轉,跳起了動人的舞蹈,葉老眼中的猩紅漸漸褪去,他漸漸地停止了掙扎,漸漸平靜了下來……

「葉老頭,你沒事吧?」慕寒雪看著平靜下來的葉老,關切地問道。

「沒事……」葉老扶著額頭,無力地坐在了地上……半晌,他抬頭看著慕寒雪,嚴肅地說道:「以後,不想讓他灰飛煙滅,就不要再提還魂丹的事了!」

慕寒雪沉默了,張了張嘴想說什麼,終究還是沒有說出口……

「那是因為,你沒有將那人的魂魄先封鎖到他的體內!」一道低沉的聲音傳來,龍溟慢慢從門口進來,看著葉老說道:「欲先還魂,必先鎖魂!」

「欲先還魂,必先鎖魂……欲先還魂,必先鎖魂……欲先還魂,必先鎖魂……呵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葉老不斷地重複著龍溟的話,隨後開始癲狂,瘋狂地笑了起來。笑得如此無奈,如此……痛苦……

慕寒雪神色複雜地看著葉老。葉老頭,他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葉老又哭又笑了一會兒,嘲諷地自言自語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問世間誰能鎖魂?就算是亡靈法師也不過是能夠操控修鍊已久的亡靈而已,此亡靈已非故人,起死回生果然是無稽之談!還魂丹,可笑!可笑!」

「你不行,並不代表別人不行!」龍溟冷哼道,他對著小白招了招手,小白乖乖地向他飄了過去。龍溟將手放到他的腦袋上,一陣陰寒的氣息飄過,葉老獃滯的雙眸不可置信地瞪了起來,震驚地看著龍溟身邊漂浮著的幽冥龍……

今日一萬字送上~么么噠(^3^)


!! 「這,這是……怎麼可能……」葉老不可置信地站了起來,湊近小白仔細地看著。小白被他的猛然一個靠近,嚇得小心肝兒撲通撲通地直跳,一個大叫縮到了龍溟懷裡。

「葉老頭,你也能看見他了?」慕寒雪壓下心中的震驚,小心翼翼地問道。

「我,我,我,龍,幽冥龍,真的有……」葉老顫抖地指著小白剛剛在的位置,激動地說不出話來了。

「你沒有看錯。」慕寒雪看著他,嚴肅地說道:「溟哥哥可以鎖魂,而我,也可以看到。」

葉老似乎一下子無法接收那麼多信息,他努力地讓自己平靜下來。半晌,他嚴肅地看著龍溟和慕寒雪,眸中帶著一絲激動:「還有其他人知道你們能鎖魂的事情嗎?」

慕寒雪搖了搖頭,看向龍溟,龍溟也搖了搖頭。葉老點了點頭,說道:「千萬不要讓其他人知道,尤其是光明聖殿和黑暗神教!這種逆天的能力知道的人越多,對你們越不利!」


慕寒雪點了點頭,心中一片溫暖,葉老頭是真心關愛她的呢~

「那個……」葉老小心翼翼地在龍溟四周打量了一下,問道:「這個小傢伙,還在嗎?」

小白一聽,貌似這個老頭看不見自己了,膽子瞬間又肥了,得瑟地飄到葉老面前,對著他不停地做鬼臉……

慕寒雪笑了笑,惡作劇般地說道:「在啊~小白現在就坐在你頭上呢~」

「啊!」葉老嚇得一把跳了起來,雙手不斷地在頭上亂摸。小白又嚇得飄到了龍溟懷裡。

「噗……哈哈哈哈……」慕寒雪笑得倒在了龍溟身上,這葉老頭,笑死她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