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無生雙眼一寒,雙手一個快速的訣印。

在同時,雷蛟身前魂力浩蕩,形成一個超巨型的魂力漩渦,將那三個人的攻擊,給撕裂了開來。

另外手中的攝魂鈴,一聲聲清脆的鈴聲,不斷的釋放響徹而出。

那三個神火境中期的,臉色一個大變,全力催動精神力抵擋。

那彎眉男子雖然不用全力抵擋,但臉色也不好看,這攝魂鈴的精神攻擊有些太強大。

一不小心,就會被攝魂沉淪。

「不好,你們快點使用防禦手段護身!」

血袍男子看到彎眉男子四個人的樣子,連忙開口大叫急聲道。

彎眉男子四人雖然不知道血袍男子為什麼這麼的著急,但其中肯定有他的理由。

隨即在第一時間,施展出攻擊想要護身,但可惜的是,速度還是有些慢了。

一道肉眼難以察覺的血色殘影,一個模糊,從那個神火境中期巔峰的武者胸口洞穿而過。

那武者怎麼也沒想到,他居然會死在這裡。

原本他還以為來幫助血袍男子,可以得到好處,好突破到神火境後期。

但現在,這一切都化為了泡沫。

彎眉男子三人,臉色浮現出一抹驚恐,那速度太快了,如果對他們攻擊,他們同樣有些難以抵擋。

其實羅無生算是想要對那彎眉男子出手,但是他沒有十足的把握,所以還是跟之前一樣,還是先削弱一點力量再說。

如果他的血毒蜂七八次蛻變成功,就算這彎眉男子四個人聯手,也打不過血毒蜂。

但現在沒有辦法,他的獸靈丹都還沒有煉製,而且蛻變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 第六百二十九章真神滅世

羅無生接下來一連串攻擊,將血袍男子,還有彎眉男子等人斬殺之後,去黑妖殿的地區,得到了風吟草。

隨後和金紋血蓮煉製出來了風血丹,在跟化形之丹一起,將境界突破到了帝王境。

帝王境后,再去戰玄大陸的中央大域。

經過一番歷練和爭奪機緣,將境界突破到了以前的祖境中期。

然而在這時,他得到消息,那白書生已經投靠了外來邪惡妖物,而且在那邪惡妖物的幫助之下,將境界突破到了祖境巔峰。

這個時候,他知道白書生為什麼要投靠邪惡妖物。

因為那些邪惡妖物裡面,有一個相當於真神級別的強大存在。

依靠自己想要突破到真神之境,根本不可能,所以白書生想要藉助其他人。

而且那白書生,暗地裡早已加入了那些邪惡妖物。

對於他得到真神本源靈珠的事情,之後第一時間告訴了那些邪惡妖物。

那真神級別的邪惡妖物,一聽到靈珠的事情,就第一時間知道這是什麼樣的寶物,所以讓白書生去搶奪過來,同時還允諾白書生豐厚的條件。

世界與世界之間的屏障力量,太強大。

想要將其徹底的打開,需要很強大的力量,而這顆真神本源靈珠,可以縮短很長的時間。

這個世界還是有很多強大的,想要徹底的佔領,需要真神級別的強大存在降臨。

雖然當時沒有得到真神本源靈珠,但是這些年,一直在暗中收刮寶物,將那屏障擴大開來,好讓那真神級別的強大存在降臨在這個世界之上。

羅無生知道白書生到達了祖境巔峰,就再次快速的修鍊。

不過這時,羅無生已經被那些邪惡妖物給注意到了。

期間派了不少的強者,去追殺羅無生,但都被羅無生給反殺了。

白書生這個時候,也知道此時的羅無生,就是當年他兄弟的那個羅無生。

至於怎麼一回事,很有可能是那真神本源靈珠的緣故。

那真神妖物得知后,讓白書生再次去追殺羅無生,將他手中的真神本源靈珠給搶奪過來。

同時誘惑白書生說,那真神本源靈珠,可以幫助他感悟真神之力,到時候有很大的機率,突破到真神之境。

白書生雖然不知道這話是真是假,但真神本源靈珠,是真神的東西,對感悟真神之力肯定有幫助。

之前已經殺了一次羅無生,現在不介意再次殺一次。

而在一路追殺中,羅無生突破到了祖境後期。

後面混元廢墟開啟,進入其中。

從中得到不少的機緣,將境界提升到了祖境巔峰。

而此時,在一處靈力混亂的殘破山脈,羅無生跟白書生相互對立在虛空之中。

「羅無生,我的好兄弟,我們多久沒有見面了。」

白書生心平氣和的對著羅無生說道。

語氣之上,就好像是兩個多年未見的老朋友,敘舊一般。

「八百多年了!」

羅無生雙眼對視,同樣淡淡的說道。

這一刻,他等了很久。

「是啊!八百多年了!」

白書生語氣長嘆一聲。

「我原本以為你死了,沒想到這樣你都沒有死去,看來有些命不該絕。另外那顆真神本源靈珠不愧是真神之物,果真不一般。」

「是啊,我命不該絕,所以我回來找你來了!」

羅無生同樣長嘆一聲。

被自己好兄弟出賣,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呵呵,找我?」

白書生有些呵呵的譏諷笑笑。

「上次沒有將你滅殺,這一次不會再給你有任何的機會!」

「大家出來吧,讓你們見一下我的好兄弟!」

聲音落下,四周殘破的山脈,激射出一道道黑影,懸浮在羅無生的周身虛空。

「呵呵,白書生,你有些太小看我了,還有你太小看這真神本源靈珠了。現在就讓你們看看,這真神本源靈珠的真正威力。」羅無生對於十周的黑影邪惡妖物,沒有任何的擔心,好像早已知道一般。

然後輕蔑的看了一眼白書生,右手現出一顆金色的圓珠。

自從他突破到祖境后,他就可以真正的開始掌控這真神本源靈珠。

至於現在,可以說,已經將這顆真神本源靈珠的威力徹底的施展出來。

「動手!」

白書生臉色一寒,殺意道。

一隻毀天滅地的巨掌,出現在羅無生的頭頂之上。

其他的邪惡妖物,也在一瞬間,施展出強大的攻擊。

「真神滅世!」

羅無生神色淡然,但下一秒,一抹極寒的殺意掠過。

體內的靈力,瘋狂的湧入真神本源靈珠之中。

剛一湧入,裡面一股強大的毀滅氣息,爆發而出。

然後一個眨眼間,一個毀滅一切的金色漩渦瘋狂的席捲而出,將四周的攻擊,全部碾碎。

那些邪惡妖物,臉色驚恐大變,想要快速逃離,但還沒有逃離幾丈,就被金色漩渦碾碎了。

白書生也是驚恐,沒想到這真神本源靈珠,如此的強大。

他想要求饒,但羅無生根本沒有放過他的意思,也將徹底的碾碎開來。

後面界面之力徹底打開,真神級別的邪惡妖物降臨。

羅無生感悟真神之力,打破界面的桎梏,將境界突破到了真神之境。

最後跟那真神級別的邪惡妖物戰鬥,以捨棄真神本源靈珠為代價,將它徹底滅殺的虛空之中。

剩下的邪惡妖物,見到自己的真神級彆強者被斬殺,一臉驚恐萬分,紛紛從打開的界面通道回去。

羅無生此刻得知,真神不是終點。

這世界,只是一個下位面,還有更高的上位面。

跟葉青璇和文葉萱遊歷整個世界后,打破虛空屏障,進入更高的上位面。 姜雲卿只覺著自己像是睡了很久,整個人都有些迷迷糊糊的,腦子也不甚清醒。

等過了許久之後,眼前變得清明,昏迷前的那些事情才再次湧入了腦海之間,而姜雲卿抬眼第一句話便是:「璟墨,你傷勢……」

姜雲卿聲音沙啞難聽,可君璟墨卻是心中發燙。

她永遠都是這樣,總是先將他掛在心上,想著他是否安好。

君璟墨握著她的手低聲道:「我沒事,當時朱卓的父親來的及時,逼退了言家的人,我傷勢不算重,兩日前就已經能夠下床走動了,倒是你,已經足足昏睡了三日了。」

姜雲卿聞言這才放心下來,撐著床邊想要起來些。

君璟墨連忙伸手扶著她靠在自己身上:「你覺得怎麼樣,可還難受?」

姜雲卿感受了一下身體里破敗的情況,低聲道:「有些疼……」

經脈斷裂,氣海受損,整個身子更是被之前反噬的靈力衝撞的到處都是傷。

怎能不疼?

君璟墨抿抿唇,手中輕環著她:「再忍忍,朱家已經將煉丹師接了過來,等將玄元丹煉製好后,你服用之後便能傷勢痊癒,到時候便不疼了。」

「等你不疼了,咱們在去言家討公道。」

姜雲卿笑了笑,啞聲道:「好。」

朱卓看著姜雲卿和君璟墨二人之間這般親昵無間的氣氛,就好像誰也融不進去一般。

他還記得那一日君璟墨明明身受重傷,整個人連站立都不穩,可卻豁出命去幫姜雲卿承擔了一半的傷害,更撐著一口氣護著姜雲卿。

而今日姜雲卿一醒過來后,明明自己難受,可第一句話便是問的君璟墨的傷勢。

他們二人之間言語並無太多親密,可那種只在意彼此的感情卻讓人心中生羨。

朱卓出生在世家大族裡,見慣了夫妻之間彼此算計,因利益結合或是分離,甚至反目成仇的,卻鮮少見到如他們這般真摯的夫妻之情。

明明二人都是妖孽至極的天才,卻依舊能夠只守著彼此。

這般感情讓任何人都難以插足,更是讓人忍不住的羨慕。

見姜雲卿嘴唇有些乾裂,朱卓從旁邊倒了杯水,以靈力加熱之後才走過去說道:「嫂夫人昏睡了這麼久,先喝點水吧。」

君璟墨接過杯子,靠在姜雲卿唇邊讓她喝了一些。

等放下茶杯后,姜雲卿才朝著朱卓道:「謝謝。」

朱卓忙說道:「嫂夫人可別這麼說,我方才還在跟君兄說,要不是你們拚死相救,我這條命早不知道去了哪兒了。」

「這次的事情本就是我辦事不嚴謹,漏了痕迹,才會被言家逼上門來連累了你們,嫂夫人不怪罪我就已經足夠好了,我哪還能當得上一個謝字。」

姜雲卿笑了笑。

朱卓之前已經跟君璟墨說過一次這話,而且他也知道朋友之間這感謝的話說的太多,反而會讓彼此生分。

所以他換了個話題說道:

「不過好在嫂夫人醒過來了,又有玄元丹能夠療傷,否則我非得愧疚死不可。」 第六百三十章上位面,真神之戰

羅無生帶著葉青璇及文葉萱二女打破虛空屏障,前往那未知的上位面之時,以他真神修為,本是十拿九穩之事。

然而就在臨近上位面時,卻不想意外橫生!

一股極端邪惡的氣息突然爆發開來,引起了強烈的虛空動蕩,在他們身邊突然形成一道巨大的漩渦,瞬間就撕裂了三人身外的護身寶光。

「不好!」

羅無生神色大變,然而根本就來不及有所動作。

只剎那間,三人就被突然出現的漩渦所吞噬,瞬間從虛空中消失無蹤。

好在那吞噬之力並不是特彆強烈,不僅無法傷到羅無生,便連早已在羅無生幫助下修鍊到祖境的葉青璇及文葉萱也難以傷到。

何況二女身上還有著數件帝器護身,自是不會受到什麼傷害。

儘管如此,羅無生臉色也非常陰沉。

那邪惡之力,明顯與當初被他所滅殺的真神級邪惡妖物同出一源,應是在為其報仇。

思索間,眼前一暗,跟著又是一亮,羅無生已出現在一片天空之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