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狼齊嘯,震動天地,就連天空的烏雲都差點被震散,屢屢陽光從那烏雲的縫隙當中垂落,令得昏暗的山谷再次明朗起來。

哧!

風聲傳來,原本被李天擊落谷底的那一頭巨狼竟然再次躍起,以迅雷之勢,朝向李天撲騰而去。一種淡淡的青光閃耀,那巨大的狼爪所過之處,竟然帶著破風之聲。

那巨狼先前竟然藏拙,掩藏自家實力,只為了偷襲李天,姦猾殘忍如斯。為了殺敵,不惜身受重傷。

「嘿!」

李天見此,卻並未慌亂,似乎早已預料到了一般,身形如同鬼魅一般,往左邊邁出一步,躲過巨狼犀利的一擊。

卻是不退反進,整個人已經衝出了虎穴,主動朝向狼群奔去。手中短劍遙指頭狼,左手飛刀已然出手。

哧哧!

黑色的虎爪,如同烏金鑄成,散發出魔性的力量,挾萬鈞之力,留下一道烏光,直直沒入了前方一條巨狼的眉心當中。

當場令得巨狼腦袋炸開,巨大屍身失去了重力,直直朝向下方墜落而去,血花四濺,沾濕了李天的胸前白色的虎皮,生機早已幻滅。

噔噔!

腳步輕盈,如同穿花蝴蝶一本從丈許大小的巨狼身上越過,轉身對著右下方一掌,掌風四溢,如同奔雷一般擊中了從後方追趕而來的黑影。

嘭!

悶聲響起,如同擊中破革一般,血光迸射,那肉掌竟然如同鐵掌一般,閃耀著玉色光暈,擊碎了巨狼的毛皮,點點碎骨摻雜著血漿骨髓,到處飛濺。

嗚!

一聲悲呼,原本就受了重傷的巨狼,被李天一掌拍飛,撞在一旁石崖之下,已然氣絕。

而李天則借著反震之力以更快的速度朝向前方狂奔而去,左手對著後方一吸,一道烏光閃爍,沒入巨狼體內的飛刃倒飛而回,落入其掌心當中,卻又忙不迭的朝向前方遞去。

右手當中劍光飛舞,不斷劈砍,李天的身形如同深處浪濤之上,忽高忽低,忽左忽右。不斷地躲避著身旁致命的襲殺,而李天自身更像是一個遊走於刀鋒之上的劍客。

一具具巨大的蒼狼屍體倒下,鮮血早已將李天的周身浸透,更是激起了狼群的凶性。李天浴血而狂,馬不停蹄,不斷地收割著狼群的生命,似乎要將三年來所積累的怨氣釋放乾淨。

「嗷嗚!」

一聲長嘯,周旁的狼群忽而散開,高天之上的烏雲重新遮蓋了烈日,山谷中一片昏暗,一道白色的身影如同幽靈一般沖向了李天。

速度並不是很快,但卻有一種絕對的威壓,朝向李天擠壓而來,鋪天蓋地。

噗噗!

風聲響起,李天緩慢退避,不敢拭其鋒芒。

轟!

一道巨力從前方傳來,既是李天已經快速躲避,但卻有劇痛從胸口傳來,狼王的速度太過迅速,縱使是李天,也難以避開。

點點血花綻放,這是李天此戰第一次受傷,身體借著巨力向後方飛去。

重生之錦上添花 哧!

左手飛刃催發,一道烏黑劍氣瞬間向前劈去,一道黑影墜落,連聲音都未曾來得及發出,便失去了生機。可惜不是狼王。

嘭!

噗!

後背撞在了石壁之上,終於止住身形,口中噴出一口鮮血,李天卻是握緊手中兵刃,站在角落當中。

黑暗天幕,這是狼王晉陞到靈動期之後所能夠釋放的天賦神通,從現在開始五息時間,李天雙目失明,就連身體的感知也會下降到極限。雖然只是五息時間,但卻是最危險的時刻。

刷!

一道清光閃爍,一道黑影從一旁衝出,李天的身形不由自主的被撞飛起來,與此同時十數道黑影齊動。

哧哧哧!

一道道烏光閃爍,在高空中無法借力的李天卻是突然動了起來,左手當中如同變魔術一般出現了十數把飛刃,而後雙手輪動,迅若急電般朝向四周攢射。

轟轟!

接連數聲巨響,數頭巨狼被飛刃擊中,墜落在地。而李天而一個鷂子翻身,憑空借力,穩穩地降落在了地上。

刷!

把手一張,十數把飛刃再次出現在其手掌當中,被其牽引而回…… 對他有利的人,榨乾一切價值后,毫不猶豫的拋棄滅口,手段狠辣到沒有底線。

若不是知道了這些,他們林家在不久后,可能就是第二個沈家。

他這次回來的時候,身邊還有一個瘸腿的中年男子,可能是有什麼喜事,讓他溝壑縱橫的枯樹皮臉上神采奕奕。

「趙、趙癩子?!」百官中的一些上了年紀的武將不少人認出了這個男人。

實在是因為他太出名了。

一些軍中的老人都知道他,有些後輩應該也聽說過他。

這個人不是因為戰功高才出名的,相反,他臭名原著,提起來就讓人特別不齒。

趙癩子當年差點餓死路邊,是沈將軍救了他,讓他跟著從了軍,為國家效力。

他這個人,貪生怕死,膽小懦弱,僅有那點小聰明也沒用在正點子上。

從了軍在是要上戰場的,這個趙癩子怕死得很,一旦要他上戰場,就找各種理由,不行的話就臨陣退縮,躲在到別人身後,或者抹一臉血趴那裝死。

他這些事被軍中知道,傳的沸沸揚揚,還因此被沈將軍當著三軍的面,差點把他打死。

實在是他這個人太怕死了,不知道他怎麼賄賂個軍官,混到了後勤伙房。

十五年前那場大戰,營中無留一人,全部上了戰場,也是趙癩子「舊病又犯」,躲過一劫。

他知道那場戰事不簡單,一直躲躲藏藏,不敢露面。

她們之所以能找到他,還多虧了原主那塊玉佩。

那塊玉佩是沈家號令死士的信物,北皇發現了這個秘密,招來那些死士才知道真相。

沈家很早就察覺到皇帝的心思,一直防備著,更給那些死士留下話,若是沈家沒了,暗中搜查皇帝罪行,適當的時候放出。

只是誰也沒想到,老皇帝會這麼狠辣,拿十幾萬將士的生命也要弄死沈家。

趙癩子就是被那些死士藏起來的。

「哼!沒想到還有人能記得我這個小人物。」

「公主殿下,當年是沈將軍救了草民,草民雖然貪生怕死,但也知道知恩圖報這幾個字,您放心,草民會將他們的罪行大白於天下,還沈家,還那十幾萬兄弟,還有被他們滅口的那些冤魂一個公道!」

路瑾點頭,應了聲。「嗯。」

「張大人,你剛才說的草民可都聽到了,你說你把五十萬擔糧食如數送到邊關,可為什麼我們見到的只有僅僅十幾萬擔,張大人你當初可是告訴沈將軍,說遭到大旱,百姓都沒有飯吃,那十幾萬擔糧食還是朝中大臣們變賣無數家珍掏空國庫集來的。張大人你不記得了嗎?」

「你胡說!本官根本就不是這麼說的……」

趙癩子快速掐斷他的話頭,」那你是怎麼說的。「

張尚書想都不想,脫口而出,「本官說是皇上就撥下這麼多。」他說完,就知道上了趙癩子的當,頓時面上慘白無血色,看著皇帝要殺人的眼神,嘴唇哆哆嗦嗦的說不出來一句話。

– ?咕咕!

一陣陣細聲從四周的黑暗當中傳來,那是群狼的喉頭震動發出的氣聲。很顯然李天的舉動卻是觸動了周圍的狼群,令得頭狼不得不重新評估眼前這個獵物。

刷!

一道風聲傳來,李天不緊不慢的朝向右下方挪了一步,身子一矮,瞬間躲過一道黑影。與此同時,短劍出現在右手,劍尖朝上,青色劍氣如同水波一般蕩漾,但卻引而不發。

噗!

鮮血飛濺,那襲向李天的黑影從頭頂飛過,灑下大片血液,澆在李天臉上,已經被李天手中短劍開腸破肚。

刷刷!

四周風動,李天將手中短劍一收,雙手各持一把飛刃,整個人朝向後方滑去,手中雙刃輪動,道道烏黑劍氣超向四周噴射。

叮叮!

火光四射,頭狼出現在李天近前,一雙前爪帶著淡淡清光,與李天手中雙刃接連碰撞,道道青色月刃穿過防禦,在李天身上留下了一條條口子,深可見骨。

「喝!」

一聲輕喝,李天手中雙刃忽然爆發,滔天劍氣劃破虛空,朝向身前那道青色幽靈劈砍而去。

刷!

一擊而退,頭狼的身影卻是再次消失在黑暗當中。見得此景,李天卻是心底一沉,幾番交手,李天卻是確信頭狼在最近做出了突破,不單速度與力量提升了不少,似乎就連這黑暗的天幕也有些不一樣了。

不敢再有所保留,神念如同水一般從眉心傳出,開始朝向四周探知而去。修為突破靈動期之後,已然可以神念離體,方圓數丈之內,纖毫可見。

原本,這是為了頭狼準備的驚喜,此時卻是提前用處,因為李天感受到了一種不一樣的氣息。

果然神念一出,十數頭蒼狼的身形出現在了李天腦海當中,就連蒼狼的每一個動作都清晰的傳遞,可以判斷出其下一步舉動。

但緊接著卻是有眉頭微皺,在那眾多巨狼當中,竟然未曾發現頭狼的蹤跡。好像頭狼完全消失掉了一般,或者說是融入了虛空當中。

卻是令得李天心頭一緊,李天相信此刻頭狼並未遠離,未曾脫離自家的神念感知範圍,之所以不能找到,定然是因為頭狼的神通有了新的變化。

「果然如此!」

喟然一嘆,李天卻是點了點頭,心中越來越凝重,果然不能輕視頭狼,自己在進步的時候,對方也一直在前進,對付頭狼還是只能依靠自己的戰鬥直覺。

嗷嗚!

狼嘯震天,頭狼的神通有時間限制,一旁的十數頭巨狼卻不會給李天感嘆的時間。不等李天反應過來,便再一次齊齊撲騰過來。

哧!

血色劍光綻放,李天這次卻是拼盡全力了,手中雙刃再次舞動起來,整個身形來回穿梭。如同蝴蝶一般翩翩起舞,在那黑暗使得空間當中,騰躍挪移,不停地遊走。

手中劍光不時遞出,但卻一沾即走,看上去姿態優美,更像是一個收割生命的舞者。這場襲殺的主角似乎在這一刻來了個對換,由兇橫的狼群,變成了身體略顯單薄的李天。

噗!

血花綻放,李天在殺敵,更像是在表演藝術,殺人的藝術。狼群的兇悍,在李天眼中卻連剛滿月的小狗都不如,那能夠瞬間洞金裂石的尖牙利爪,卻比不上李天手中鋒利的短刃。

數息之間,至少有十頭巨狼倒在了血泊當中,命喪當場。李天立身在一具具狼屍中間,身上沾滿黑色的血塊,也分不清到底是狼群的,還是自己的。

場面血腥而震撼,若是讓地球上那些所謂的武林高手見到這一幕,恐怕會驚駭莫名,眼前那個看上去有些文弱、纖瘦的男子,卻是一個浴血的修羅。

「呼!」

李天此時卻是大口的喘著粗氣,面色發白,剛剛接連出手,已經到了李天的極限。雙臂微微顫抖,輕輕的倚靠在一具巨大的狼屍後背之上,李天絲毫不會懷疑自己會倒下去。

嗷嗚!

似乎感受到了李天的情況,狼群鼓舞,風聲大作,十數道黑影在黑暗當中時隱時現。

「真當我是軟柿子!」

一聲輕笑,一天躲過了來自左邊的攻擊,面色更加蒼白。但卻不慌不忙,身子下傾,忽然伸手。

哧哧哧!

二十把短刃出現在其手掌當中,而後如同蓮花一般綻放,朝向四面八方攢射,如同疾電一般飛馳而去。

噗噗!

破風聲響起,在李天的神念感知之下,十數道身影轟然倒地。

轟!

終於,巨響傳來,頭狼被李天激怒,再次現身。這一次卻是不閃不避,從正面朝向李天衝撞而來。

雖然頭狼的身形,是所有群狼當中最瘦小的,但那股氣勢卻最強大,如淵如海,如同一座坦克一般朝向李天碾壓而來。殺意早已鎖定了地上的李天,令得李天無從躲避。

「來吧!」

一聲輕喝,李天從腰間取下短劍遙指頭狼,顫顫巍巍的站起身。

轟!

一道巨力傳來,李天的身形隨著聲響飛了起來,雙腿連動,快速的在地面奔跑。整個人被頭狼帶著朝向身後的石崖撞去。

叮叮!

火花四射,頭狼的尖牙如同匕首一般朝向李天撕咬而來,卻被其手中短劍架住。

轟!

抬手一揮,一記鐵掌朝向身後擊去,將一頭巨狼擊傷,逃竄而去。李天卻是終於止住身形,重重的撞在了石壁上。

噗!

一口鮮血噴出,李天卻是慌忙就地一滾,躲過頭狼泛著淡淡清光的利爪,再一次將那巨口用鐵劍架住。

「大白,咱們打個商量怎麼樣?」

天空之上,烏雲散去,頭狼的神通卻是終於消失,陽光再次灑落在荒涼的山谷,但卻有一種無邊肅殺之意在谷中飄蕩。

橫七豎八數十頭巨大的狼屍,幾乎將谷底填滿,點點鮮血匯聚成溪流,刺鼻的血腥氣息向著遠方飄散。

此時李天卻是一臉故作輕鬆的對著近旁的頭狼調笑,那頭狼呼吸的熱氣,帶著腥臭之味撲面而來,吹在李天臉上。

嗷嗚!

一旁還有數頭巨狼,從李天的手下逃過一劫,此時見得大敵被首領按倒在地,卻是欲要上前相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