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劇推薦《創世紀》:窮人的底線是道德,富人的底線是法律

今天看到一句殘酷而又真實的話,結合我大半生的經歷,有太多的感觸想分享給願意看到的人。

窮人的底限是道德,富人的底限是法律(甚至更低),法律之下是暴利,道德至法律是盈利,道德之上是賠錢。

可能有人看完這段話感覺很不舒服,還有人會否認這段話,事實上,如果你真的認清了生活,你大概率不會否認這段話,雖然很殘酷,但非常真實。

每次我寫一些生活真相時,總會有人跳出來在評論區說:你不要傳播負能量,不要對生活有如此消極的態度,要弘揚正能量。

生活需要正能量,但是認清生活的本質和弘揚正能量並不矛盾。就像我的一位小朋友讀大學時政治老師告訴她們的一樣:當你無力改變一種社會現象時,你不妨先加入它,然後了解它,最後再去改變它。

今天看到這段話時我突然想起了一個人,《創世紀》中的許文彪,他的人生經歷,活脫脫地驗證了這段話。

我記得王志文曾經主演過一部叫作《黑冰》的電視劇,該劇男主郭曉鵬曾經說過一段話:資本在原始積累階段,或多或少都乾過拿不上檯面的事情。

這段話等同於馬克思說過的另一段話:資本主義原始積累的過程是充滿了鮮血和掠奪的。這也是他們積累財富的一種手段。

有人勸郭曉鵬收手時說了八個字: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而郭曉鵬回了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話,也是他的人生哲學:網住的魚遠沒有漏掉的魚多。

《創世紀》中的葉榮添,是和郭曉鵬一樣的人,他們靠玩轉規則發家致富,他們遊走於道德和法律之間的灰色地帶,在這之間實現利益最大化。而堅守規則和道德準則的許文彪,在命運的裹挾下不得不活成自己最初最痛恨的樣子。

他想靠自己的努力賺錢,他想本本分分做一個規矩人,但當母親和弟弟被黑社會綁架索要贖金時,他第一次體會到了深深的無力感,他曾經的正直和原則,在生活的重壓面前失去了力度,他的堅持被殘酷的現實擊得粉碎。

許文彪的黑化讓我感受到了一種撕心裂肺的痛,我們都曾是那個善良又正直的許文彪,但當受到社會的毒打後,變得狼狽不堪,把自己活成了四不像,丟掉了好人的優點,想當好人但卻學會了壞人的缺點,最後好人沒當成,壞人又不夠格,活成了糾結又矛盾的模樣。

人到中年時才發現,這一生的很多道理當我們明白時已經太遲。

也許看到這裡你會認為我是在慫恿你去冒犯制度和規則,恰恰相反,如果你沒有足夠聰明的大腦,沒有足夠強大的實力,你一定要做一個遵守社會規則的人,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許文彪和葉榮添的,你更不具備郭曉鵬的高智商,處於社會底層的我們,沒有試錯的機會,我們的人生,注定是在條條框框裡不能動的人。

簡而言之:有能力的人制定規則 ,沒有能力的人遵守規則。許文彪黑化後能成為香港地產的黑馬,靠三步走成為地產大享,一夜淨賺幾千萬,而你去玩弄規則,很有可能把自己的前程玩兒沒了。一定要認清自己的位置,人生最難的就是複制別人的成功。

《創世紀》里許文彪的人生經歷引發很多人的共鳴,他的人生悲劇是命運注定的,身邊有一個不停想拉他下水的損友,家裡又有一個惹事生非的弟弟,一個沒有能力教育好他們的母親,他的人生信條,被殘酷的命運擊垮,向著完全相反的方向走去,許文彪最終無力反抗自己的命運,背離了初心。

《創世紀》將一個原本美好又正直的人物形象摧毀給觀眾看,該劇對葉榮添較為仁慈,事實上他是許文彪走向毀滅的導火索,他把許文彪的人生信念摧毀又重建,最終成為和他一樣同流合污的人,但因為該劇是以葉榮添為第一視角切入的,很多人感覺剛開始的許文彪甚至很古板,固執,不知道變通,而事實上恰恰此時的許文彪才稱得上是一個剛正不阿的好人。

然而他的性格與現實中的大部分人看上去格格不入,這讓我想起另一句話:當渾濁成為常態時,清澈便變得有罪了。

道德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富人們給窮人們打造出來的一種能建立自信心的榮譽,同時也能讓他們便於管理這些聽話的,有道德感的人們,最後還要給窮人扣上一頂窮凶極惡的帽子,事實上真正為富不仁的是他們,只不過,他們需要一個面具讓自己看上去慈眉善目。

一點碎碎念,如果你覺得我說得有道理,請關注喬治,如果你不認可我說的話,認為我太過消極,我想再次強調的是:看清生活本質和積極面對生活並不衝突,看清楚了活得更通透,至少你不會因為自己沒賺到大錢而苦惱,沒賺到大錢的你,其實比那些有錢的富豪們活得更輕鬆,他們早已在原始積累初期為自己埋下了炸彈,哪天一不小心就會傷到自己。

《創世紀》首播於1998年,距今天已過去二十多年,這部劇將社會的本質,以及人性的本質揭示得很深刻,由文章剛開始那段話,想到了很多,通過百家號,記錄下來,希望給那些對社會抱有美好幻想的人,以看清生活的本質,少走彎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