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逼不爽,瓮聲瓮氣地說道。

“想出氣?那也得等到明天。今天的時間,大家好好放鬆一下,等會到了城裏,想吃什麼吃什麼,想玩什麼玩什麼,靈石管夠。”

眾人一聽來了精神。

“快快快,快進城。”

羅浮城。

作為山靈府最高勢力羅浮門的宗門所在城池,其城池面積之大,足以容納上億人口。

有着如此背景加上如此多的人口,羅浮城的繁華程度不言而喻。

眾人來到城門前。

真像是土老帽第一次進了大城市,光是城門就讓眾人好一陣感慨,真正的純金打造,日光之下明晃晃地,甚為刺目。

還有那城牆,都是一塊塊整齊劃一的完美整玉堆砌而成。就連腳下的道路,也是從城門處開始以各種各樣的玉石鋪就而成。

一到了城中,更像是進了一座繁華喧鬧的宮殿一樣。

“我乖乖!”

“這傢伙是有錢燒的吧?”

所有的建築,真正所有的建築,看不見一塊青磚紅瓦,都是金磚玉瓦建造而成。

徐真雖然驚訝,但也明白,這些東西對於尋常人來說,的確珍貴無比。但對羅浮門這個龐然大物而言,一塊千斤黃金,也不如一顆丹藥來的珍貴。

街道上。

因為明日要舉行的郡城之戰,故而聚集著各個城池的隊伍以及本地居民,顯得格外地喧嘩。

“咱們先找個地方安頓下,然後大家想幹什麼再出去。”

老牛逼等人人高馬大,站立在人群格外顯眼。但同時,站的高也就看得遠。

“老大,前面街角處有一家看起來不錯的酒樓。”

“好,就選那家。”

徐真看着這間叫做羅浮酒樓的九層建築,身邊經過的來往之人。

“估計,很難有房間。”

才進了酒樓。

就聽見有人不悅地喝到:”老子花錢住房,你讓我們擠一擠,怎麼擠?”

“這位爺你別動氣,實在是沒有辦法,這幾天來到羅浮城的人實在太多,城裏的酒樓基本都已經人滿為患。本樓還能留下幾個房間,也是難得之事了···”

“別跟我廢話,三十間上房,若是準備不出來,老子拆了你這羅浮酒樓。”

那之前還含笑賠著不是的店家聽到這話,臉上的笑沒了,身子也不躬了。

不止是他,就連廳中用飯的食客,此刻也是放下了手中的杯盞,饒有興緻地準備看戲。

那人似乎也察覺不對,望向店家:”怎麼?你還想動手不成?”

店家冷笑一聲:”實在並非本樓欺生,實在是閣下太不知好歹。你也不打聽打聽,這羅浮酒樓背後的人是誰,想在這裏放肆,無異於自找死路。”

“哼!我倒不信,你區區一間酒樓,還能翻天了不成。”

眾人不禁搖頭。

都是不明白,能夠參加郡城之戰的人,怎麼會如此無腦?

能在羅浮城開設如此龐大的酒樓,背後沒有人撐著,他開的起來嗎?

然後。

從樓中的某個房間,緩緩走出兩名中年男子。

一出現,也不說話,直接迸發出自身的皇者氣息。

二人電光火石,身影鬼魅。

等再看清二人身影時,那一行幾十人,都以被一根繩索捆住。

這幾十人均是光是戰王境界就有十幾人,卻是被一根繩索捆住,絲毫動彈不得,一時間,廳中安靜至極。

對於那突然出現的二人,均是忌憚起來。

“洪武郡散華宗觸犯羅浮城禁令取消參賽資格,在郡城之戰期間關押羅浮大獄。”

其中一人冰冷的聲音緩緩說道,竟然直接抹除了這散華宗的參賽資格,眾人不禁一陣唏噓。

言罷。

二人便拉着這些人出了羅浮酒樓。

那店家才又露出憨厚笑容出來,一副春風滿面的模樣迎著徐真等人,好像之前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一樣。

“客官,住房還是打尖?”

“你們還有多少房間?”

店家清點了一下真武門的人員,面露難色:”客官,本樓還有十五間房,你們人數也多,若是擠一擠的話,估計也能住下。”

“用不了那麼多,五間就夠了。”

“五間,你們這麼多人?”

“靈石有限,只要休息之地便可。”

“那我這就叫人帶各位上樓!”

上了樓,進了房間。

“五間房,婉兒,三秋,上宮林,楚鈺和我,一人一間,其他人等晚上就回華夏,有沒有意見?”

“不就一休息之地,能有什麼意見。老大,剛才我就看見了,那街上可熱鬧了,咱們出去逛一逛?”

徐真笑着,扔給每人一個儲物靈寶:”這裏面的靈石足夠你們揮霍的,想出去的我不攔著,只有一條,別惹事。這羅浮門行事,比我想像的要拔刀的多。”

“明白!”

眾人答應着,三五人勾肩搭背的出了酒樓,真正是應了徐真那句,想買什麼就買什麼,豪橫地很。

此刻,房中還剩上宮林楚鈺三秋以及婉兒和徐真。

“這次郡城之戰,我沒打算藏着掖着,所以明日賽事開始,參賽人員都要強橫起來,展露出讓羅浮門忌憚的力量。”

徐真說道。

“這樣會不會太張揚了?”

“張揚?不張揚羅浮門怎麼會正眼看真武門?我要讓真武門不但被認可,還要作為山靈府第一強者參加靈府之戰。”

“你是想平起平坐地叫板戰國無雙吧?”

若水三秋突兀地插了一句話,讓徐真一愣。

“這你都知道?三秋,你真牛逼。”

徐真說完,見若水三秋突然冷著臉,他也不知道自己又說錯什麼了。

“我是有這個打算,最重要的是,我不能看着他強迫妙哉的婚事。”

“你怎麼知道就不是徐妙哉自願的?”

冷不丁又來一句,若水三秋差點把徐真給噎死。

“她願意不願意我不管,反正現在我不願意看見她嫁給戰國無雙。”

若水三秋冷哼一聲。

“你也會對待感情如此霸道的嗎?”

徐真盯着若水三秋:”我說三秋,你這兩天怎麼老針對我啊?我沒得罪你吧?”

楚鈺砸吧著嘴:”嘖!徐真,我應該跟你說過我喜歡妙哉吧?”

楚鈺更是突然丟了個炸彈,讓得房內氣氛頓時一變。

“當初在四域城可是你跟我說,妙哉覺醒了無情之道。但是現在看起來,你們之間似乎還有很多故事啊?”

徐真真的做賊心虛。

對於徐妙哉,他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他想要去確認,心底的答案。

看着徐真的神情,楚鈺突然一拍桌子,哈哈笑了起來。

“看見沒?這傢伙居然心虛了。不過別擔心,我對妙哉不像你想像的那樣,畢竟大我那麼多。”

徐真瞬間鬆了口氣。

“你特喵的嚇死我了。”

楚鈺卻是突然又嚴肅起來:”看來,你是真的在乎啊!所以不管如何,青羊宮,我都陪你上去。”

徐真突然不知道楚鈺說的到底是真還是假,但最後那句話,他可以肯定,楚鈺很認真。

五個人突然安靜下來。

不是為了明日的郡城之戰。

上宮林看着若水三秋,他可以看出來若水三秋眼裏有誰。他又看向徐真,徐真不可能不明白若水三秋的心意。

「三秋,能陪我出去走走嗎?」

上宮林突然開口,邀請若水三秋。

意外的,這一次,若水三秋沒有拒絕。

「我也出去走走。」

楚鈺這樣說着,卻只是沒有在羅浮酒樓里獨自喝酒。

「你知道三秋喜歡你嗎?」

「知道。」

「那你還這樣對她?」

徐真看了眼徐婉兒:「我曾經吞噬過三秋一部分靈魂,你所認為的喜歡,或許她自己也不明白是不是真的喜歡我。也許只是因為那一部分靈魂在作祟,讓她覺得喜歡我罷了。」

「等我修為足夠,我會將靈魂之中屬於她的分離出來還給她。」

徐婉兒黛眉微微一蹙。

「是這樣嗎?」

「那我呢?」

徐婉兒指著自己的心臟地方:「為什麼我覺得不能沒有你?你說我失去了記憶,難道你也吞噬過我的靈魂嗎?」

徐真開始後悔讓徐婉兒跟着出來了,她應該待在華夏,安靜地修鍊。

主魂裴蘿婉喜歡徐真,甚至因為徐真在乎的蘿蔔,甘願沉睡把肉身給了蘿蔔。

「不是!當初你的靈魂缺失了一部分,為了喚醒你,我把自己的靈魂分離出一部分補全你。或許是受到我靈魂的影響,所以,你才會這樣認為。」

「是這樣啊……那我就放心了。我還以為自己愛上你了呢!」

徐婉兒笑着說着,卻是突然又問道:「那我那部分靈魂是怎麼缺失的啊?」

裴蘿婉的分魂此刻就在華夏之中,對於徐真而言,無論是蘿蔔還是婉兒,都很重要。

他實在無法說明裏面的詳情,他也不希望婉兒想起以前的事情。

原本按照正常的進程,裴蘿婉應該在星辰殿中與蘿蔔靈魂合一。

這一點,都在徐天的安排之內。

只不過,徐真強行改變了這一切。

讓裴蘿婉一分為二,成了婉兒,成了蘿蔔。

“我也忘記了。”

徐真最後,只說了這五個字。

徐婉兒就明白了,不再追問。

“給我些至尊靈液吧!我不想出去,我要回房間修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