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他也沒有把聶天太放在眼中,即便聶天得到了龍帝的傳承,龍之手,如今的他,也最多把聶天當做打開古壁之門的一把鑰匙,僅此而已。

要是聶天醒來,看到這悲慘的一幕,不是該是何想法?同時,東絕心中冷笑一聲,一旦古壁之門打開,他要第一時間控制聶天,任他趨勢。

這樣一來,手中的韓靈似乎就沒有什麼用處了。

「不好意思,你的命,我要收了,要怪,就怪你不該結識聶天!」東絕的目光緩緩落在了韓靈的身上,目露一抹陰冷的殺意。

「你想殺我!」韓靈的美眸同樣凝視著東絕,沒有一絲恐懼之色,在她被東絕擒住的那刻起,似乎就已經意識到了結局。

「東絕,你敢,韓靈若死,我必誅殺東陵萱!」厲鵬飛的眸子之中射出一道冷冽的殺機,然而,卻見東絕微微一笑,道:「你現在都自身難保了,還想誅殺他人!」

說罷,只見東絕那扣在韓靈咽喉的手掌,猛然有鋒銳的氣息瀰漫而起,這一幕使得不少人心頭一驚,東絕真的要殺了韓靈嗎?

這一刻,韓靈的美眸竟望向了正在修行的聶天身上,微微一笑,笑容很凄涼,她不怕死,但是也不甘心就這樣死去,然而,如今的命在別人手中掌控,她又能如何。

「聶天,永別了!」

「東絕,你太卑鄙了,你住手!」狐青花容失色,然而東絕卻冷笑的看著狐青道:「狐青仙子,你的姐妹死在我手,不過你,我卻不忍心殺之,要不等你姐妹死後,你賠我去東華仙國,給我暖床如何?」

「只要你住手,我什麼都可以答應你!」

「我不是在徵求你的意見!」東絕笑道,跟著五指猛然用力,只聽咔嚓一聲輕響,東絕捏斷了韓靈的咽喉,這樣的一幕使得厲鵬飛神色無比蕭穆。

「殺!」一聲冷哼,不待諸人反應過來,只見厲鵬飛赫然朝東絕撲殺了過去,瞬息化成了一尊青翼大鵬,妖威震天,化作一掌朝東絕鎮殺而下。

「一起上,殺了他們!」東絕冷哼一聲,仙威爆發,渾身彷彿披上了烏黑戰袍,符文流轉,可怕的仙決鎮壓一切,朝厲鵬飛撲了過去。

「嗡!」狂風掃蕩而起,厲鵬飛的大鵬仙決同樣綻放,身上已經被無盡的仙決符文籠罩,大鵬仙決乃是妖帝傳授給他,乃是仙尊級的功法,一旦綻放,威力自然恐怖莫測。

如今韓靈慘死在了東絕手中,徹底讓厲鵬飛暴走,大鵬仙決連環鎮壓,所過之處,皆有人隕落,彷彿在厲鵬飛的大鵬仙決之下,那些人宛若螻蟻一般。

「厲鵬飛變得好可怕了!」許多人見無情的殺戮席捲,瞳孔狠狠收縮,露出忌憚之意,一時間竟沒有人敢去隨著東絕圍攻厲鵬飛。

另一邊,狐青的嬌媚身影也已經撲殺而出,她的目標乃是東陵萱,同樣殺機畢露,僅在短暫的交鋒之中,東陵萱已經處在下風。

「韓靈之死,你要償命!」狐青冷喝一聲,殺威不減,鎮壓天地的威勢直接朝東陵萱滾滾砸落下來,使得東陵萱神色鐵青。

她感覺,彷彿現在的狐青比以前不知道強橫了多少。

大戰一起,這片空間的亂流已經開始瘋狂席捲,毀滅風暴疊立而起。

「你們還愣在在幹嘛,想死嗎?」東絕眼見東陵萱險象環生,冷喝一聲,諸多青年心頭一緊,之前他們可是答應了東絕,若是不出手,導至東陵萱慘死狐青之手,他們接下來的結局,一想便知。

「嗡嗡嗡……」

就在這一剎那,有無盡的星辰仙像碾壓虛空而過,徹底把狐青籠罩在了其中,雖然狐青很強,但遭受如此多人圍攻,也已經處於下風。

「我讓她死!」被狐青逼迫不堪的東陵萱,美眸中露出怨毒之意,身軀衝天而起,朝狐青撲殺了過去,繼而只見她的身上已經被自己的星辰仙像籠罩,五彩光環加身,耀眼至極,猛然使得狐青的視線模糊一片。

彷彿讓狐青感覺這眼前的一切開始變得虛幻,然而,四面八方皆有人朝狐青這邊碾壓了過來,一尊尊星辰仙像,如同山峰,欲要趁勢把狐青鎮殺。

「嘩!」

一股妖光衝天而起,光華無盡,下一秒只見狐青的背後出現了一隻龐大的九尾靈狐,靈動的目光俯瞰一切,這九位靈狐正是狐青的星辰仙像,妖媚至極。

但是,妖媚之中卻蘊含了無盡的殺威,猶如混沌初開,帶著碾壓一切的氣息朝人群撲了過去,九隻蒼天巨尾宛若一柄柄鋒銳無比的戰槍,穿透虛空而過,直接誅下,勢不可擋。 「嘭嘭嘭!」

剎那間,九尾洞穿了九尊星辰仙像,狐青趁勢一掌殺出,直接誅滅九人,這樣的一幕使得不少人心中驚顫,不敢往前。

至於東陵萱,五彩光環加身猶如火鳳,不斷釋放一道道仙印瘋狂轟響狐青。

狐青的星辰仙像綻放出剎那之光,好似在自行吞噬對方攻擊,隨即龐大的九尾靈狐大尾掃蕩,蘊含無盡凶威,碾壓了過去,於此同時,一掌綻放。

龐大的的九位靈狐,碾壓虛空一聲怒吼,聲音無比冷漠,聽得讓人忍不住背脊發涼,只見九位靈狐前方的一切彷彿都已遭到碾壓。

即便是東陵萱身上的五彩光環也被恐怖的妖威覆蓋,彷彿要把東陵萱鎮殺掉來。、

東陵萱沒想到,同是十大天驕人物,狐青會比她強這麼多,那彷彿根本不是一個層次存在的一般,這樣的一幕,不由得讓她神色有些難看。

「哼!」跟著東陵萱冷哼一聲,身軀衝天而起,然而她所爆發出的攻擊根本無法轟開對方防禦,那九條蒼天巨尾盤在虛空,宛若無敵的存在一般,使得東陵萱有種無力之感。

九尾猶如九柄絕世戰槍從虛空之中破空殺下,彷彿洞穿了虛空,無可阻擋,任由東陵萱再強,她的攻擊皆被碾壓,東陵萱似有不甘,又有無盡的攻擊轟出。

「嘭嘭嘭……」

一聲聲巨響瀰漫而下,下一秒只見那銳利的九條巨尾依舊誅下,使得東陵萱終於心慌了。

「你們過來給我殺了她,不然你們都要死!」東陵萱陰冷的吐出一道聲音,然而,還不待話音落下,她的嬌軀便就被一股龐大的力量撞飛了出去,哇的一口鮮血噴出。

要不是她之前有所防備,就不是轟出去這麼簡單了,而是被九尾的鋒銳之芒直接解體。

原本,狐青想趁勢把東陵萱誅殺掉來,然而卻被幾十道身影圍攻,無盡的星辰仙像在虛空綻放,一時間根本令她無法騰出空去誅殺東陵萱。

得到緩解的東陵萱,美眸之射出冰冷殺機,凝視著虛空之中的狐青,隨即,又朝狐青衝殺了過去。

另一邊,東絕與敖烈之間戰爭僵持不下,短時間內誰都奈何不了誰,這樣的天驕大戰無比精彩。

「嗡!」

然而,就在這一刻,一道威猛的劍光在虛空綻放,強大劍威彷彿橫掃諸天,一劍從虛空之中殺伐而下,劍南星也出手了。

他的攻擊目標乃是東陵萱,在他眼中,韓靈之死,自然要有人負責,劍南星的一劍雖然不強,卻快若閃電,鎖定了東陵萱的眉心。

「陵萱,小心!」東絕一聲大喝,猛然分神,險些中了厲鵬飛一掌,不過還是被厲鵬飛掌中的氣勢掃中,嘴角隱隱溢出一縷鮮血。

聽到東絕聲音之後,東陵萱也是心頭一緊,瞬息,她便感覺到了一股危險降臨,根本來不及多想,綻放出一件神兵朝劍南星扔了過去。

「嘭……」

一聲脆響,神兵爆裂,爆破神兵的威力勢不可擋,猶如一場毀滅的風暴朝劍南星卷殺了過去。

「嗡!」有狂風席捲而起,劍南星凌空一步踏出,虛幻步瞬息綻放,然而,那股爆破的威力依舊在無形之中傳入了他的手臂,使得手臂一陣發麻,險些手中的沉淵古劍落地。

劍南星天賦雖強,修為太低,論實力,根本不足以參加這一戰,剛剛他也是閃電般出擊,打個東陵萱措手不及,不過最終還是失敗。

如今的狐青在許多人圍攻之下,也不好受,甚至嘴角也有猩紅鮮血溢出。

另一邊的聶天依舊沉浸在夢中修鍊,根本不知外界之事。

夢中半月,外界三天。

聶天的身體上發生了變化,被一股無比的神聖光環籠罩,他不再抵禦那一空間之中蘊含的龍之力量,他感覺,他對這股力量越來越熟悉,已經隱隱有種被他掌控的趨勢,彷彿他與那片虛擬的空間融為了一體。

那股龍威咆哮的力量正在不斷洗刷他的身軀,似乎要給他來一場華麗的蛻變,這種變化,緩緩減慢,但是聶天的身上卻被無盡的龍威籠罩。

彷彿,這一刻的聶天欲破九霄,顯化神龍,翱翔九霄之外。

外界大戰已經持續了將近三天,劍南星已經重傷難立,要不是厲鵬飛與狐青兩人加以照顧,劍南星恐怕早在兩天前就已隕落。

當然,狐青也是遍體鱗傷,臉色蒼白難看,已經毫無血絲,她面對的人太多,能撐到現在,對她而言已經是奇迹,這種奇迹似乎與韓靈之死脫不開干係。

至於,其他十大天驕之人,也並未有人出手,紛紛觀摩這一場戰爭。

厲鵬飛與東絕的戰爭,依舊僵持不下,不過兩人的氣息明顯也微弱了許多,甚至嘴邊都有乾枯的血液。

「東絕我替你代勞如何?」就在此刻,一道輕蔑的聲音從天玄口中傳出,使得東絕心頭一喜,於是開口道:「天玄兄能幫忙,再好不過了!」

「那你可欠我一個人情!」天玄含笑開口。

「我必會報答你!」東絕笑道,然而,他們之間的對話,卻使得厲鵬飛神色很是難看,如今與東絕戰了三天已經疲勞不堪,怎能再去應付全盛時期的天玄?

若戰,恐怕唯有一死。

「聶天動了,難道他要醒了嗎?」就在此刻,有人大喝一聲:「這才三日時間不到,這麼快就醒了,看來並沒有悟出龍之手後半部吧!」

聽到此人聲音之後,許多人的目光都已落在了聶天的身上,跟著聶天緩緩的睜開了眼眸,但是,當他看到眼前的一切之後。

「轟……」

剎那間,一股殺戮天地的氣息爆發。

「你醒了?」劍南星的目光看著聶天,平淡的問了一聲。

「發生什麼事情了?」

「韓靈…死了!」說罷,劍南星的目光之中射出一道殺伐之光。

就簡單的四個字,卻深深的震顫在了聶天的心頭,很快,他的目光落在了韓靈的身上,那不是一個活潑的可愛的小丫頭了,她,已經成為了一具屍體。 韓靈,死了。

四個字深深震顫在聶天的腦海,使得聶天腦海中轟鳴不斷,他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有得只是殺戮天下,那活潑可愛的小丫頭死了,變成了一具屍體。

聖域中州,南海老家,他的第一任妻子蘇婕為他而死,讓他痛不欲生。

滄州城南宮世家的南宮燕,受家人逼迫,他聶天太過自信,聖紋天賦綻放,以為南宮世家不會為難南宮燕,他錯了,南宮燕依舊死在了他的面前。

南宮燕臨死之時曾讓路仁甲傳話給他聶天,她說她喜歡聶天,遇到聶天死而無憾。

那時候,聶天就暗暗在心中發誓,決不讓身邊的朋友再離他而去。

可現在呢,韓靈依舊死在他的面前,這個曾在妖神宗認識的妖域小丫頭,死了,躺在那裡不動了,他聶天心如刀絞。

再加上劍南星、狐青、厲鵬飛三人遍體鱗傷,如今他的心中只有殺、殺、殺……

「是誰做的,東絕嗎?」聶天神色冰冷,他本願開啟古壁,卻依舊沒能救的了韓靈,他悔,他很後悔。

「就是他!」劍南星冰冷的吐出三字。

「我會讓他付出代價,讓他為今日所做之事後悔!」聶天的目光緩緩落在東絕的身上,已經把東絕列入了必殺名單。

「恩!」劍南星點了點頭。

聶天醒來之後,很快,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聶天的身上,皆都露出震撼之意,這麼短的時間,他已經修成了龍之手了嗎?

或許沒有吧,帝級功法怎會這麼容易修行?

然而,這時候,卻見東絕的目光落在了聶天的身上,露出一抹淺笑之意,道:「你既然醒了,那麼該做你該做的事情了!」

此言一出,正準備與厲鵬飛大戰的天玄也收斂了氣息,既然聶天醒了,奪寶藏才是重中之重,與厲鵬飛之戰也可以緩緩。

「是該做我該做的事情了!」陡然間,聶天的目光射出一道冰冷的殺機,使得東絕一愣,跟著輕蔑道:「別指望為韓靈報仇,識相的話,還是趁早打開古壁之門,不然,你會死的很難看!」

「你為何殺韓靈?」聶天冷道。

「我殺人還要經過你的同意嗎?韓靈身為你的朋友本就該死,下一個可能就會輪到狐青、或者厲鵬飛、也或者你身邊的劍南星,你最好聽話些,不然,他們會死的更快!」東絕淡淡說道,宛若及不在意。

「好,我打開古壁之門!」

「這才像話!」

「不過,古壁之門以我一人之力打不開,需要人幫忙,要不你上來幫我?」聶天的目光凝望著東絕,懇求道。

「你確定你沒有什麼陰謀?」東絕問道,他可不相信聶天之言,那古壁之中到底還蘊含這什麼,他可不清楚,萬一聶天在途中耍什麼手段呢?

再說了,他親手誅殺了韓靈,自然也認為聶天做夢都想殺他。

「你怕了?」

「我為什麼怕,只是不相信你罷了!」

「既如此,那我可以自己挑人,這樣你總放心了吧!」聶天淡漠道:「這個不用你管,反正我只要把古壁之門打開就行!」

「你最好不要耍花樣!」

「你大可自己上來!」聶天反駁道。

「你……」

東絕的神色猛然冷了下來,心中同時在暗暗想著,先讓你得意一段時間,等寶藏被挖掘之後,再來收拾你。

「那你就選吧,諒你也耍不出什麼花樣!」就在這時候,只見天絕門的天傲淡淡的吐出了一道聲音,聶天點了點頭,開口道:「可以讓東陵萱上來!」

「你說什麼?」東絕一愣,他沒想到聶天會讓東陵萱上去,繼續,只見東絕冷哼道:「除了她之外,這裡的人你誰都可以選擇!」

「那好!」聶天點了點頭,選擇其實只是個幌子,他另有目的,跟著,目光淡淡的掃向了狐青,開口道:「狐青姐,你來幫忙!」

聞言,狐青一愣,不過很快反應過來。跟著道:「好!」

「不行,狐青不能去!」東絕冷哼一聲,畢竟東絕並非傻子,狐青乃是籌碼,只要在這裡,聶天就不敢輕舉妄動。

「你之言未免有些可笑了,我選擇誰,你都不讓上來,既如此,那麼我也不用打開古壁之門,大家都在這裡耗著!」聶天道。

「你威脅我?」

「哪敢,是你疑心病太重了!」聶天冷道。

「讓她去!」就在這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敖烈,卻淡淡的吐出一道聲音,使得東絕猛然愣了一下,道:「你相信他?」

「他耍不出什麼花樣!」

「你既然都這樣說了,我也無話可說!」東絕擺了擺手,示意諸人讓開,繼而,只見狐青邁著蓮步來到了聶天的面前。

隨即聶天掏出一顆七級培元丹遞給狐青道:「姐,先吃下它!」

「恩!」狐青點了點頭,接過了聶天手中的培元丹,也沒問培元丹的級別,便就直接一口吞下了,培元丹入口既化,很快在狐青的體內發揮了效力,一股股清純的元力順著她的奇經八脈直接流入丹田,只在半柱香功夫,大戰了三天的狐青便就恢復到了巔峰狀態。

這樣的一幕使得狐青駭然了起來,於是問道:「這是幾級丹藥?」

「七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