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看葉白那樣子,對她秦仙兒分明就沒有丁點意思啊,一念及此,秦仙兒忍不住跺腳,卻只能無奈一聲嘆息。

「葉師兄,這些材料都是你讓我爺爺給你準備的,爺爺說了,全部都齊備了,算是爺爺送給葉師兄的!如果葉師兄以後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我秦家絕對會不遺餘力。」

秦仙兒收斂了一下情緒,微微一笑道。

回想起秦遠山對她的叮囑,秦仙兒臉頰微紅,內心嘆息聲更多,看來那些想法,只能是她秦家一廂情願了。

「回去告訴秦老,這次的事情,多謝了!不過,無功不受祿,我給秦老爺子看病,你們秦家也已經給過我報酬,所以,這次的東西我可不能白要秦老爺子的,這樣吧,我這裡有一枚丹藥你帶回去,算是我買下材料的報酬了」

葉白道,手掌一翻,手裡多出一隻玉瓶,裡面赫然躺著一枚血色丹藥,靈性十足,一看就不是凡品。

此丹,正是葉白煉製的寒煞血源丹,就算對於秦遠山這樣的紫府境強者來說,也能夠幫助他梳理經脈,添加氣血,讓他的體質,更勝從前。

最關鍵的是,服用了此丹之後,武者的爆發力會提升一個檔次,展露出更強的戰鬥力。

在拿到秦仙兒遞過來的空間戒指后,葉白立即認主探查,發現裡面的材料,全都齊備,而且分量很足,足夠他所用了。

看來,秦遠山幫他收集材料的時候,沒有少下功夫,想必也花費了不少代價,對於這點,葉白還是有數的。

所以,他更不會白要秦遠山的東西。

而寒煞血源丹的價值,絕對不比這些材料的價值低,尤其是對於秦遠山這樣的強者而言,此丹更為難得。

畢竟,他已經暮年,能夠增加氣血的丹藥、提升修鍊體質的丹藥,價值自然更高。

秦仙兒看著葉白手裡的丹藥,美目內閃過一絲失落,她如何不明白,葉白這是不想欠了她秦家的人情啊。

果然,葉師兄的人情,不是那麼好掙的,就算是她爺爺這種身份地位的強者,也沒有那麼大的面子。

這一刻,秦仙兒似乎有些理解她爺爺對待葉白的態度了。

「葉師兄,你這樣就是把秦家當成外人了啊,爺爺說了,如果葉師兄非要給報酬的話,讓我千萬不能要」

秦仙兒一臉為難,略顯焦急道。

只是,看著葉白手裡的丹藥,秦仙兒內心有著一絲好奇,這到底是什麼丹藥,看上去竟然如此不凡?

但是,一想到秦遠山的叮囑,秦仙兒還是在第一時間拒絕了。

「秦大小姐,你也不要急著拒絕,帶回去給秦老看看,我相信他是識貨的」

葉白微微一笑道,搖了搖頭。

秦仙兒眉頭微蹙,仔細看了看葉白,內心疑惑更多,卻沒有再拒絕,將丹藥收了起來,便離開了。

「不愧是凌武國三大豪門之一的秦家老祖,辦事的效率果然不是楊千夜能比的,有了這些材料,我就可以給我葉家布置一座聚靈陣了啊」

葉白喃喃道,眼裡露出期待。

他早就想給葉家布置一座聚靈陣了,只是因為缺少布陣的材料,所以他一直沒辦法著手這件事情。

當然,那個時候的葉白,修為也不足以布置聚靈陣,就算有材料,那也沒轍,但是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

經過接近半年的努力,葉白已經有能力去做這件事了。

有了聚靈陣的幫助,葉白子弟的修行,必定會一日千里啊。

隨後,葉白和柳芊雪打了聲招呼,便朝著天龍拍賣場走去。

因為這次的天龍拍賣場的拍賣會,規格龐大,數年難得一見,所以參加的人,魚龍混雜,什麼人都有,危險度較高。

聽說鄰國的強者,都有慕名而來的。

而葉白的手裡,又只有一張邀請卡,還是秦家幫著弄到手的,所以,葉白也就沒有帶上雪兒一起去了。

沒有多久,便到了天龍拍賣場的外面,他出示了一下紫金手牌,門衛立即恭敬行禮,給葉白放行。

畢竟,能夠得到天龍紫金卡的人,哪一個不是大人物,只是,眼前的少年又是誰,倒是讓他們十分好奇。

(本章完) ?天龍拍賣場,凌武國最大的拍賣場,其背後的勢力,便是凌武國三大豪門之一的江家,而江家的主要收入來源,也正是通過天龍拍賣場所得。

尤其是像今天這樣的拍賣會,更是會讓江家賺的盆滿缽滿。

也許是因為葉白來的過早的緣故,此刻的拍賣場大廳裡面,倒是還沒有多少人,但是,其內刀兵林立,早就布置了強大的戰力在此鎮守。

葉白微微掃視便發現,這些衛兵的修為,赫然都是元丹境八重以上的高手,他們渾身都是金色鎧甲,寒光閃爍,十分凌厲,讓人不敢親近。

尤其是拍賣廳二樓的某個角落裡,葉白可以感知到數道特彆強悍的戰力,葉白猜測,這幾人多半就是這些衛兵的統領了。

看來,為了讓拍賣會更加順利進行,江家在安全保護方面做足了準備。

「先生,請把您的天龍紫金卡給我看看好嗎,我帶你去你的貴賓間」

這時,一名貌美侍女走了過來,對著葉白微微笑道。

看著葉白年輕而陌生的面龐,這名侍女也是微微詫異,難道這少年也是來自鄰國的貴族少年嗎?

「麻煩你了」

葉白點頭,而後將手裡的天龍紫金卡給了侍女,後者接過之後,將卡片插進手裡的一尊金印上,下一刻,拍賣廳二樓的一間貴賓間的門牌亮了起來。

天字型大小房!

「原來是天字型大小房的貴客,先生請!」

侍女恭敬行禮,而後做出一個請的動作,看向葉白的美目內,敬畏和好奇更多。

天字型大小房,只有真正的大人物才有資格進去啊,也不知這少年究竟什麼身份,居然能夠得到這麼高的待遇。

葉白微微一笑,便朝著自己的房間所在走去。

「等等,他的紫金卡是不是弄錯了,我怎麼不知道有這麼號人物過來??」

就在這時,一道冷漠的聲音響起,分明是針對葉白的,言語不善。

下一刻,三道人影走了過來,為首之人是一名青年,年紀大約二十六七,面色蒼白、高傲冷漠,居高臨下地看著葉白。

尤其是江無心的眼睛,如同鷹隼一般犀利,整個人雖然氣息內斂,卻有一種逼人的鋒芒展露,讓人不敢輕視。

「見過少主,這位先生的天龍紫金卡顯示,他的確是那間天字型大小貴賓間的貴客啊!」

侍女見狀,立即躬身拜見,臉上露出一絲崇拜和緊張,趕緊解釋道。

葉白微微挑眉,聽到侍女的話,立即明白了,原來這青年就是江家的第一天才,天象榜第二的高手,江無心!

他微微打量,赫然發現,江無心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元丹境九重,是他見過的最強的天象武院的弟子了。

難怪侍女會有這般表情啊,江無心不論是身份地位還是本身修為,都算是極為出色的了。

不過,如果江無心沒事找麻煩的話,他也不介意給對方一些教訓,就算這裡是江家的地盤,那也不行!

「呵呵,今天這種級別的拍賣會,數年才有一次,難免有人會渾水摸魚進來」江無心淡淡道,言語中帶著不屑。

「江少說得對,哪次來參加這種級別拍賣會的人,不是享譽凌武國的大高手,這小子孤身一人而且容顏陌生,說不定就是冒充別人的」

「是啊,沒準是他偷了別人的紫金卡才進來的,難怪來得這麼早,要不是江少來得及時,估計都被他矇混過關了」

江無心身邊的那兩名青年開口道,神情略顯冷漠。

他們的年紀,比江無心還要大,已經有三十歲,曾經也是天象武院的學員,不過,早就畢業了,如今在江家混。

而江無心身為江家的絕世天才,自然被他們極力討好。

他們一個名叫李天,另一個叫周同,都是元丹境九重的高手,可是,在江無心的面前,卻如同下屬一般。

畢竟,他們的身份背景都遠不如江無心,而且天賦也不如,在沒有足夠修鍊資源支撐的情況下,他們的未來,並不光明。

在他們看來,葉白不過是元丹境六重的修為,實在不足以給他們帶來威脅想要教訓一下葉白,那還不是抬手的事?

「這…..」

侍女聞言,頓時有些慌張了,看向葉白的眼睛,都有一絲埋怨。

如果真的如他們所言,那麼,今天的事情,那不就是她失職嗎?這對她而言,可不是什麼好事。

只是,葉白的臉色,卻始終平靜,只是冷冷地看著江無心他們。

「小子,我看你還是老實交代吧,你的天龍紫金卡到底在哪偷來的,這樣的話,興許本少主可以寬恕你」

江無心說道,看向葉白的眼裡,閃過一絲貪婪。

「你要是想找事的話就直說,何必如此拐彎口角的,也不怕給你江家丟臉?」

葉白冷笑,總覺得江無心的行為,有些怪異,實在不合常理。

「大膽!小子,你敢這麼對江少說話,我看你是找死!」

李天輕喝道,神色不善地盯著葉白,體內真元陡然爆發,嚇得侍女面色發白,嬌軀微微顫抖。

「江少,我看他手裡的邀請卡,多半就是偷來的」

周同抱拳道,撇了撇嘴。

畢竟,有人偷盜別人的邀請卡,來參加拍賣會這樣的事情,又不是沒有發生過!誰讓這種級別的拍賣會實在難得呢?一般人就算有錢也進不來。

只是,不管是周同還是李天,內心都有一個疑惑,為何江無心會針對葉白,難道真的是因為邀請卡的事情?

他們總覺得哪裡不對,卻又說不上來,但是,無論怎麼樣,他們已經清楚了江無心的大概心思,那就是要找眼前少年的麻煩。

不過,這少年倒也膽大,居然敢如此對江無心說話,就不怕被江無心狠狠教訓一下?或者說,這少年真的是因為偷來的邀請卡而急眼了?

「既然這樣,你們就替我好好教訓他一下,我倒想看看,這小子等下還會不會這麼橫!」

江無心說道,嘴角勾起一絲戲謔。

李天和周同聞言,內心更加肯定,江無心就是要找這少年的麻煩啊,天龍邀請卡多半只是一個借口罷了。

至於緣故,恐怕只有江無心自己清楚了……

(本章完) ?聽到江無心的話,李天和周同忍不住有些興奮,尤其是李天,體內真元徹底爆發,可怕的威壓,直接朝著葉白碾壓而去。

不愧是元丹境九重的強者,果然不是一般武者可比的。

然而,他的威壓卻被葉白輕易化解,壓根不能給葉白帶來半點壓力,倒是讓江無心都有些意外。

只有李天,眼裡閃過一絲怒色,他體內的真元猛地洶湧而出,直接覆蓋在他的拳頭上,下一刻,李天獰笑一聲,身體猛地朝著葉白撲來!

「好快的速度」

周同喃喃自語,眼裡閃過一絲意外,看來這些日子以來,李天的實力,又進步了一些啊,這對他而言,倒是一些壓力。

畢竟,同樣是江無心的追隨者,自然是誰的表現好,江無心才會更加倚重誰,得到的獎勵,自然也就不一樣。

名門:密碼新娘 只是,對付一個元丹境六重的小子罷了,李天用得著如此賣力嗎?周同微微一想,忍不住撇嘴。

在他看來,李天這是在向江無心展露自己的實力啊,唉,看來他剛才還是大意了,這次又讓李天得了便宜。

周同忍不住看了看江無心,發現後者的臉上,果然多了一些笑意,眼裡露出讚賞。

只是下一刻,江無心的面色驟然凝重了一些,緊跟著,一連串沉悶聲響傳來,周同轉頭看過去,卻發現兩道人影直接戰作了一團!

「咦?這怎麼可能?這小子難道不是元丹境六重?」

周同簡直驚呆了,以為自己看錯了!

李天的實力,明顯要比他都要強上一絲了,然而,他親自出手,卻沒能在第一時間將葉白拿下。

這種事情,就算是親眼見到,周同也都覺得荒唐。

「不愧是天象榜第三的高手啊,果然不是那麼好拿下的」江無心輕嘆一聲,眼裡露出一絲不解。

「江少,你說他是天象榜第三的高手,難道他就是那個葉白?」

周同聞言,猛地瞪大了眼睛,露出濃濃的震撼。

顯然,對於葉白這個名字,他也是知道一二的,只是,先前他倒是沒有認出來,畢竟他也沒有見過。

「是啊,這小子應該就是最近出盡了風頭的葉白了,聽說秦家都很重視他,更有傳言,仙兒小姐對他很有意思」

江無心道,語氣有些低沉。

「哦?江少怎麼知道他是葉白?」周同好奇道。

「呵呵,我已經查過了,這小子的那間貴賓間,那是仙兒小姐的,一共有兩個名額,我原本以為會是仙兒小姐和秦老,卻沒有想到,另一張邀請卡,居然在這小子手裡」

江無心道,臉上明顯有些不滿,尤其是在看了葉白的實力后,他的內心居然多出一絲忌憚。

整個天象城,誰不知道他江無心是秦仙兒的第一追求者?

先前,他看到葉白走向秦仙兒預定的貴賓間,所以,大致就猜到了葉白的身份,因為秦家的邀請卡,斷然沒有被人搶走的道理。

那麼,只能是秦仙兒送了一張邀請卡給葉白,這讓江無心妒火中燒,十分不滿。

如今看了葉白的實力后,內心更加肯定,眼前的少年就是葉白。

畢竟,整個凌武國,能夠以元丹境六重的修為和元丹境九重的武者打得不相上下的,也只有葉白這個妖孽了。

「哼,就憑他也能入仙兒小姐的眼?傳言終究是傳言,江少多慮了,不過,這小子對仙兒小姐死纏爛打倒是挺有可能,今天正好讓我們教訓他一下」

周同輕哼一聲,一臉的恍然大悟。

他原本就十分懷疑江無心的動機,直到現在,終於明白了,只是,看著場中的局勢,葉白和李天似乎不相上下。

「這小子怎麼如此詭異,明明只是元丹境六重,卻能夠和我打得不相上下!」

李天暗道,內心有些焦急。

他原本想要以霹靂手段將葉白拿下,卻沒有想到,葉白的實力,居然如此強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