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陳悟真的話,他也不敢不聽。

拿到《破天古卷》之後,陳悟真有些意興索然。

夏明淵沉默了片刻,再次躬身行了一禮,道:「那陳公子,明淵便……先走了。明淵會想盡一切方法,去搜尋方姑娘和方家所有人的任何消息的。」

陳悟真搖了搖頭,道:「這件事,你不要插手。另外,你走之前,我再送你一個小禮物。」

陳悟真說著,那血色湖水中,忽然生出了一道巨大的漣漪。

漣漪中,忽然一道身影猛然之間飛了出來。

那身影,正是張泰成。

只是,此時他渾身沾染著一層血霧,身上,更是擁有著一縷縷灰白色的氣流環繞。

他的實力,如今處於半步魂極境,但是比之此時的夏明淵,竟明顯要強大太多太多。

農妻是個狠角色 僅僅只是看到他的第一眼,夏明淵便覺得,靈魂有種顫慄感。

第一本能,夏明淵便已經明白,剛剛入門魂極境的他,遠遠不是張泰成的對手。

只是,張泰成在這裡做什麼?現在這麼氣勢洶洶的衝出來,又是要做什麼?莫非真的想搶他夏明淵的魂丹?

「難道,陳公子之前不讓我恢復腹部的傷勢,是為了引蛇出洞?」

夏明淵想著,又略微搖頭,心道:「以陳公子的實力,只怕是完全沒有必要施展任何手段吧?」

他想著的時候,那張泰成已經目光冷冽的盯著他,而完全的忽視了陳悟真。

「明淵兄,你這腹部是怎麼回事呢?怎麼忽然魂丹都出現了異常?」

張泰成看似關係的話語,實則帶著幾分戲謔、輕蔑之意。

他的目光,也無比的火熱,彷彿蘊含著令人無比熾烈的慾望之意。

(本章完) 夏明淵看向了陳悟真,想知道陳悟真是什麼意思。

但,陳悟真沒有任何錶情,只是看著血色的湖水,有些發獃。

似乎,血色的湖水,比渾身煞氣、殺機的張泰成,更加的吸引他。

夏明淵沉吟了片刻,道:「我的魂丹……其實是一種蛻變,已經觸摸到了魂極境的壁壘,所以,嘗試著突破了一下。目前,的確是處於有些虛弱的狀態,但只要我恢復了的話,實力,一定會突飛猛進的。」

夏明淵一如既往,對於張泰成,沒有什麼保留。

當然,這一次,他並非是『誠意十足』,而是想讓自己徹底死心——既然陳悟真說張泰成居心叵測,既然姬浩源都能看出這樣的隱患,那麼,此事多半是坐實了。

「恢復了的話,的確是可以突飛猛進了,但,這般環境兇險萬分,就怕很難以有機會啊。」

張泰成的話語有些詭異,眼神也充滿著一縷縷的血色,有些戲謔,有些冰冷。

夏明淵似乎還沒有聽出張泰成的意思,輕嘆了一聲,道:「是啊,這九荒神凰塔,的確是出現了太多太多詭異的變化,以至於,我心中一直惶惶不安。

所以,這便帶著陳公子一起來看看了。

泰成,你是有了什麼奇遇嗎?實力竟然提升了這麼多?當真是天大的喜事啊。恭喜了。」

夏明淵深深的看了張泰成一眼,裝作聽不懂張泰成的意思。

「哈哈哈,的確是有了不少奇遇,就好像,忽然之間,便得到了老天的眷顧。如今,我剛好缺一枚魂丹彌補一下境界上的不足,天賦潛能上的損失,這下子,竟然瞌睡來了都有人送枕頭了。

這可不是奇遇,又是什麼呢?」

張泰成說著,眼眸泛出奇光,盯著夏明淵的時候,雙眼已經變得如惡狼一般了。

這樣的目光,哪怕是瞎子,也能看出他的意思了。

夏明淵儘管已經知道張泰成居心叵測,但此時,卻依然還是有些受到打擊——畢竟是結義兄弟啊!怎麼會這樣的居心叵測?

相對而言,和自己之前只是泛泛之交的陳悟真,卻可以在各方面幫自己做到極限。

夏明淵的心情頗為黯淡,眼中也顯出了深深的失望之色。

「泰成,我們是兄弟啊,你難道忘記了這麼多年的感情了嗎?忘記了我們一起出生入死,一起——」

「一起什麼?出生入死?那只是你出生入死罷了,我跟著只是混好處的。畢竟魂丹境無敵的你,即便九死一生,總歸還是能活著的。而且,每次寶貝都是讓我先拿,我幹什麼不隨著你一起出生入死?

呵呵,至於兄弟?夏明淵,你真是老糊塗了吧,這個弱肉強食的殘酷世界,從來都只有利益,而絕不會有什麼兄弟。

那些道侶哪一個不是為了找契合自己的修鍊方式,來進行陰陽雙修的?

那些兄弟姐妹,同一個家族之中,哪一個不是相互算計,生殺予奪,各種生死競爭的?

優勝劣汰,叢林法則之中,連親兄弟姐妹都尚且相互算計,恨不得對方早死,還談什麼結義兄弟?簡直可笑到了愚蠢的地步!」

張泰成直接冷笑連連,出言嘲諷。

他是在嘲諷,又何嘗不是通過這種言語的手段來攻心,讓夏明淵氣急敗壞?

重生嫡女歸來 只要夏明淵氣急敗壞,那麼,夏明淵的魂丹不僅不能好好的恢復,反而會因為受到心神上的衝擊、刺激而出現加重的情況!

果然,聽到這句話,夏明淵的確是受到了極大的衝擊,心神一震,竟是噴出了一口鮮血來。

越是重感情的人,被感情所傷的時候,就越是心神受創。

而恰恰相反,以言語攻心的張泰成,此時卻已經匯聚出了無比強大的鎮壓手段,要將夏明淵徹底的鎮壓,奪取魂丹。

「你你你——」

夏明淵已經想過這種情況的發生,想過自己是否能接受。

他覺得,他不至於那麼脆弱。

可此時,當事情真的發生的時候,他依然心痛難耐,那種被自己當成兄弟的人背後狠狠刺一刀的感覺,已經無法言喻。

「你什麼?告訴你,那幾次古遺迹探險,若非送你傷勢不重,給出的好處夠多,當時我就將你斬殺,奪了你魂丹,何至於讓你活到現在?不過,沒有想到,上天如此眷顧我,在我剛明悟魂極境的奧義的時候,你竟然將魂丹蛻變到了魂極境?當真是天意啊!」

張泰成哈哈大笑了起來,聲音格外的得意。

「本來,你可以簡單的死,但既然一次次談及上天眷顧,天意,那麼,便讓你死得痛苦一點好了。」

陳悟真忽然開口了。

他的聲音沒有任何感情,只是以一種很簡單的陳述方式說出。

但在此時,這聲音,卻是格外的刺耳。

「嗯?小雜種你說什麼?你是個什麼東西?」

張泰成回過頭,冷冷的盯著陳悟真,這時候,他似乎才意識到,夏明淵身邊還有個陳悟真!

「小雜種,還敢口出狂言?我便活生生的煉死你,看看你還能不能一如之前那麼囂張——你以為,之前我真的是在幫你?!」

張泰成說話之間,口中猛的一吸,接著一口氣直接噴出。

「轟——」

一團烈焰,化作血色火鳳一般的圖騰,直接朝著陳悟真席捲了過去。

夏明淵一怔,雙眼發紅,頭腦發熱,立刻就想衝上去拚命。

但下一刻,他的身影一下子就停頓了。

那如仙凰的火焰圖騰,衝到了陳悟真身前一米的地方,便再也無法前行了。

陳悟真的眼中,顯化出了同樣的火焰,血色的火焰熊熊燃燒,卻顯化出了更可怕的火焰意志。

火焰之中,他身前的火焰一點點的熄滅了。

隨後,陳悟真眼中的火焰燃燒著,猛然雙眼凝出。

「咻——」

真正的火焰仙凰,瞬間飛出,化作一隻火鳳。

火鳳咆哮,一口戳出,瞬間便將那張泰成的眉心戳穿。

「轟——」

火焰散開,瞬間瀰漫了張泰成全身!

「啊——」

那一幕,發生得極快,快得,甚至於連張泰成,都根本沒有反應過來!

(本章完) 張泰成雙眼瞪得大大的,似乎到此時,都還不敢相信,在他眼中連螻蟻都不如的陳悟真,竟是可以這麼的強大!

天驕戰紀 「不——」

「不可能!你你——」

你什麼,他甚至於已經說不出來了,他的雙眼如死魚眼一般的凸出,眼中帶著深深的不可思議、震驚以及絕望之色。

只是,這時候,一切都已經遲了。

同樣血色的火焰焚燒在他身上的時候,他的意識甚至於已經陷入了黑暗之中,已經再也沒有掙扎之力。

「啊——」

直到這時候,無盡的痛苦才席捲而來,焚燒著他的身心,讓他前所未有的痛苦。

他開始撕心裂肺的咆哮著,但是連聲音卻已經無法傳遞出來了。

他能咆哮的,大抵上也只有還沒有寂滅的靈魂了。

他的雙眼看向了夏明淵,卻看到了夏明淵眼中蘊含著惋惜以及落寞的淚水。

這時候,他忽然非常的後悔——後悔去和夏明淵為敵。

若非如此,此時的他,其實已經足夠強大,足夠風光。

他不甘心,他的人生,才剛剛踏入真正輝煌的時刻。

無限黑暗年代 但,不甘心又能怎樣呢?

當無盡的毀滅火焰席捲他的身心,當他的身體徹底的毀滅的時候,當他的靈魂也被火焰一點點的煉化,產生出無止盡的痛苦的時候,他才明白,有些事情,一旦發生了,就再也不可能回到原來了。

「啊——」

他仰天咆哮著,卻在咆哮之中,在火焰的血色里,一點點的寂滅。

最終,張泰成徹底的死了。

但是張泰成的魂丹,卻被陳悟真以魂火一點點的凝練了出來,並將那一顆魂丹,徹底的祭煉成了一顆蘊含著強大魂道本源能量的真正魂丹。

這樣的魂丹,卻正是張泰成夢寐以求的。

也正是張泰成最希望將夏明淵煉死之後出現的魂丹。

因為這是最完美的魂丹。

但,這魂丹出現了,卻並不是夏明淵的魂丹,而是張泰成自己的。

「我所說的禮物,就是這個了。你的實力剛剛踏入魂極境,正是需要一顆強大的魂丹來穩定境界。服用下這顆魂丹之後,你的實力,將真正的超越之前你遇到的星耀梵,在武道真丹領域,已經真正的無敵了。」

陳悟真的手一抓,那一顆魂丹已經落入了他的手中。

隨後,他屈指一彈,那一顆魂丹,便直接的落入了夏明淵的手中。

夏明淵依然有些不忍,似乎,服用張泰成這位結義兄弟的魂丹,和他做人的原則相違背。

但,陳悟真卻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這一眼,讓夏明淵渾身一震,立刻毫不猶豫的將丹藥吞服了——他若還依然如此的優柔寡斷,那麼陳悟真將他培養出來,他這次不死,下次呢?下次恐怕依然還會遇到別的居心叵測之人,依然會上當受騙,依然會被算計被背叛而死。

張泰成已經要將他煉死,奪他的魂丹了,他還生出了不忍之心……這樣的他,一定會讓陳悟真失望吧?

夏明淵臉上顯出了慚愧之色。

陳悟真的眼神平靜了下來,道:「好了,你走吧。」

夏明淵有些不舍,卻還是躬身行了一禮,無比恭敬的道:「陳公子,不論任何時候,您若是有什麼需要,一定要……一定要找明淵。明淵必定會第一時間前來,為陳公子赴湯蹈火。」

陳悟真微微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他的目光,依然落在了那血色的湖面上。

他不再看夏明淵。

夏明淵等待了片刻,見陳悟真不再搭理他,便有些失落的再次躬身行禮,叩拜三次之後,才默默的離開了此地。

風聲嗚嗚咽咽的吹著,天地間,陷入了一片靜謐的狀態。

這片天地,星耀梵、皇羽茜和陳婉茹的氣息,格外的清晰,也格外的強烈。

但是他們的身影,卻沒有半點兒呈現。

是在湖中?還是徹底的消失了?

陳悟真觀看了片刻之後,運轉推衍的手段,嘗試著推衍了一下,但和方凌曦的情況差不多,如霧裡看花,什麼結果都沒有。

「真的被天命法則吞噬了,多半……已經是凶多吉少了。」

陳悟真心中喃喃,眼神有些黯然。

星耀梵和皇羽茜的生死,他是根本不在意的。

但是陳婉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