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Frank也是相當固執地認為,這兩天Jackson和那個Roxxie,怕正是爭分奪秒地在酒店的房間裡面如膠似漆,熱火朝天地纏綿著。

就拿這傢伙重色輕友的習性來說吧。

不僅是不怎麼可能會有半點的閑工夫,來SMCity這邊找尋一下什麼新鮮感的了。

而且說不定是早就已經把他給遺忘到了什麼遙不可及的鬼地方去了呢。

「Jackson,你在開什麼玩笑呢?或者是在騙什麼人呢。是的,我可是認為你在騙我好玩罷了。而且,我也覺得,你最好還是不要再騙人了,這可真是閑得有夠無聊的了。」

「要是真有那麼閑的話,我建議你不如還是繼續窩在房間裡面,賴在那床上,和Roxxie繼續纏綿吧!用不著編造什麼出門遊玩的謊話來的。」

「Frank,怎麼你就不相信呢? 請你治癒我 我們今天當然是出來往的啦。而且很早就起床了。」

「嗯,其實也不算是特別早。是在中午的時候給餓醒的。然後Roxxie就鬧著要去吃西餐。又說是想要換一個地方,Ayala已經是呆厭倦了。」

「她這樣一鬧騰,我就突然想到了你。你可是住在SMCity附近的呢。所以後來我們就打車過來這邊,準備在SM裡面吃飯了。」

「也才是剛剛趕到幾分鐘而已。」

再看看四周,Frank還是沒有看到Jackson兩個人的蹤影。

而且,旁邊就只有一家餐館。門口都不是朝著入口的方向開的。

就算Jackson他們正好在裡面,有怎麼可能看得到自己呢?

所以,Frank還是不相信Jackson。

「別逗了好不好?我也正準備去吃飯來著。也正好是進了SMCity的門口。但怎麼都沒有見到那你們的人啊?你這傢伙,不就是在故意開玩笑,刺激我嗎?」

「呵呵,Frank,我可沒跟你開半點的玩笑,然後也確實沒有騙你什麼啊!我們吃飯的地方,真的就在你附近啊。說不定,現在你轉過身來,仔細一點就可以看到我們了。」

這下Frank徹底懵圈了。

說什麼附近。

明明那家餐館的大門就是開在前面的嘛。

自己又不是從前面那個方向走進來的。

為什麼Jackson就可以看見自己走進這SMCity的呢?

你來成全我的幸福 Jackson卻又開始催促了。

「該死,Frank,怎麼你就這麼笨啊?搞了老半天,都還找不到我們。我們就在你的對面好不好?」

「對面?什麼對面?」

莫不是這SMCity入口的對面吧?

就在自己剛才走進來的那個入口對面。

想到這裡,Frank馬上又跑出門口。

但看了看,那裡的兩面,這面和那面,倒是自己酒店對面,是正對著那個二樓的餐館。

但是馬路上面,根本就沒有什麼行人啊?

「好吧,Frank,就是這個朝向,現在重新進門來,就在SMCity的二樓。」

暈。

搞了這麼半天,Jackson說的地方,不就是剛才他一直懷疑的那個餐館嗎?

也還真是的。

直接告訴自己那個餐館的名字,不就得了嗎?

偏偏要絮絮叨叨地繞這麼大一個彎子。

還讓自己幾乎就摸不著北了。

Frank一邊埋怨著Jackson的不善表達,一邊走進餐館。

對於這個餐館,他其實一點都不陌生。

畢竟差不多每次從酒店來SM這裡,都要經過它家。

而且也還曾經光顧過一兩次。

表面上看,它家好像是一家J國料理店。

其實應該不是什麼正宗的J國料理。

西餐還有F國菜什麼的,也還是有的。

整個也算是一個大雜燴。

果然繞進去以後,就看到了Jackson兩人。

那個女孩子,一定是叫做Roxxie的吧,真親密地坐在Jackson的對面。

桌子上擺著兩客熱氣騰騰的牛排。

還有像是石鍋拌飯一類的東西。

原來真是在吃什麼西餐了。

看到他走了近來,Jackson和那個女孩子就雙雙站起來表示歡迎。

「Frank,趕緊過來坐。這位就是Roxxie了。」

Jackson先是為他介紹了一句,接著就熱情地邀請他加入午餐。

「要吃什麼,自己點吧。我覺得它們這裡的菜品還是不錯的。」

Frank仔細打量了那個Roxxie兩眼,這才在他們中間的座位上面坐下。

嚴格說起來,這個Roxxie,其實也還是不算個子高的女孩子。

和Jackson站在一起的時候,感覺不止是矮了兩個頭。

身材既不算勻稱,也不會讓人覺得太過於嬌小。

相反的,讓人情不自禁地第一眼看過去,或者注意到的,是Roxxie那胸部的飽滿。

真箇就是會讓人產生波濤洶湧的感覺啊。

不過,這樣的特點,卻是百分之一百的Jackson風格。

也不就正是Jackson所一直夢寐以求的嗎?

Frank雖然是沒有看得有什麼心頭的一片火熱,卻也是忍不住會產生這樣惡作劇的念頭。

其實,不能說是什麼大飽眼福了。

反而真是慘不忍睹啊。

因為,今天她穿著的是一件頗為暴露的套裙。

特別是上半身。

大片的酥胸和整個後背,差不多都是露在空氣當中。

稍微把目光停留得久一點點,都會讓一個正常的男子,看得很辛苦的說。

估計是Jackson這個老色鬼,特意為她挑選的這樣性感的裙裝吧?

唉,真是有夠性感的了。

簡直就是快夠得上傷風敗俗。

Frank又是忍不住在心裏面腹誹了幾句。

但Roxxie這樣的打扮,除了驚人的令人不忍直視的性感之外,還真是表露出了一身光滑如同綢緞的肌膚。

雖然她的膚色遠遠談不上白皙。

相反的,應該說是比較黢黑。

一點也不像是Evelyn。

Evelyn就算是戴上口罩,把臉龐遮住小半大半的,那脖頸手臂,還有額頭,眉眼之處的白皙,也是無法掩飾得住的。

但看起來Roxxie的肌膚,就真是油光可鑒,同樣的吹彈可破啊。

那樣細膩光滑的皮膚,帶給人的手感,一定會是相當相當不錯吧?

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是有這樣奇怪的組合。

黢黑的皮膚也能夠達到同等程度,或者是更加的細緻。 想來之前那種絲綢的感覺,還真不是什麼錯覺呢。

不過,很快Frank就收斂好了心神。

轉而是對Roxxie的名字開始有了些興趣。

這個名字其實是有點古怪。

或者說是比較少見。

也不知道那背後具體的起源。

而對於Frank來說,給他的第一感覺,就純粹是一個不太正式,或者不怎麼規範的英文名字。

但他也還不至於就會產生要去諮詢Roxxie一番的意思。

因為,這個有些奇怪的名字,並不能代表Roxxie本人也會是個奇怪的人。

或者是一個很無趣的女孩子。

事實上,Roxxie是一個相當風趣。

而且真是非常非常性感的女孩子。

幾乎立刻就把Frank其餘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

也就沒有什麼心思,再去考證什麼姓氏方面的了。

特別是Roxxie的笑容。

那是非常熱情,也具有極大穿透性和感染力的類型。

具體的情形,就是她在笑的時候,總是要大大地把嘴咧開。

再露出上上下下滿口潔白的牙齒。

整個臉部的肌肉,包括每一絲細小的纖維,都充分地活動著。

形成了一張激情洋溢的笑臉。

還配合著爽朗清脆的笑聲。

會讓人不由自主地跟著笑起來。

哪怕她說話的內容,或者是正誘發著如此笑容的事物,其實並不那麼有趣好笑。

或者是真箇惹人開心。

不過,Roxxie很快就把話題引到了另外一個方面。

「真是可惜了呢。Frank,最後你沒有選擇和我的朋友在一起。」

「要是你們也成為了一對的話,現在就是我們四個,而不是只有三個人,坐在這裡的了。」

一旁的Jackson趕緊就是附和著點點頭。

也還幫起腔來。

「就是啊,Frank。看到你現在仍然是形單影隻,老哥我也是覺得很遺憾呢。」

苦笑了一聲,Frank也只好是跟著表示出一定程度的遺憾。

「是啊。 賴上霍先生 那可是我的損失。而且,也真是有些愧對你們的關心了。」

「那麼,Frank你現在真是感覺到後悔了嗎?如果是這樣的話,其實現在也都還是有機會的呢。我可以馬上聯繫她,趕過來的啦。」

Roxxie馬上就是一副非常認真的表情,鄭重其事地說到。

呵呵。

聞言Frank心裏面就是一陣好笑。

沒有說什麼話,只是苦笑著搖了搖頭。

表示對這種善良提議的否定。

這位Roxxie,還真是把自己嘴裡面的客套話都當成真實的心聲了?

或者,就是故意要這樣反覆地誘導自己?

但Frank很清楚。

自己是怎麼都不會吃這一套的。

而且,對於那個女孩子,Frank早就變得印象無比模糊。

也絕對不會再對過去的決定,還有半點的動搖。

更何況,他現在還有著Evelyn這個擋箭牌。

儘管Evelyn的事情,還是連那八字都沒有一撇。

Evelyn也只是說過那樣的話而已。

會不會是一場約會,必須是要等到明天見面之後,才能夠確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