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此時,一個聲音忽然傳來。

循聲望去,竟然是紫圖雄走了過來。

眾人紛紛讓出了一條路,他們驚訝的看著紫圖雄,沒想到連他也插手了這件事情。

眾所周知,紫圖雄是寧若溪公主的愛慕者,而最近寧公主又傳出了與紀羽之間的緋聞,也難怪紫圖雄會特地出來針對紀羽的。

寧若溪眉頭微微一皺,紫圖雄的出現的確是讓他有一些意外。

紀羽深深的看了一眼紫圖雄,紫圖雄忘了他,但他可絕對沒有忘記紫圖雄天幽樓的事情,他至今記憶猶新啊。現在看到紫圖雄的出現,他都有種要馬上出手的衝動。

齊家的人見到紫圖雄站了出來,心中自然是欣喜萬分,他們感激的看了紫圖雄一眼,而後又說道:「齊湯少爺是我齊家的暫代家主,如今為紀羽所殺,紀羽的行為已經影響到我們齊家了,我們有權力將紀羽帶走,還請寧公主勿怪。」

說著,幾道強橫的氣勢瞬間將紀羽給鎖定了起來,「帶走!」

「你們」寧若溪臉色一變,但卻一下子找不出反駁的理由來。

紫圖雄臉上始終帶著淡淡的笑容,他不屑於對付紀羽,但他也不會介意借刀殺人。既然齊家要殺紀羽,那他乾脆也就推一把。

而紀羽他始終都是一臉淡定,他在等待,等待學院的出現,他要等學院給他一個態度!

若是天葉學院站在他這一邊,那一切好說,但若是天葉學院沒有站在他這一邊那麼,他只有再一次激發出混沌的力量,殺出一條血路,離開天乾城。

沒有人知道紀羽的打算,但他們卻似乎看到了紀羽的下場。

幾道戰氣捆綁在了紀羽的身上,紀羽的丹田此刻也開始被封印了起來。

「怎麼樣,要出手嗎?」混沌的聲音傳來。

紀羽沒有說話而就在此刻,一個聲音卻忽然傳來。

「且慢!!」

隨著聲音的出現,還有一道強絕的氣息瞬間拍打在紀羽的身上,直接將那些戰氣鐵索給斬斷了。

「什麼人!」

齊家幾個強者氣急敗壞,沒想到這種時候竟然還有人敢出來搗亂。

「齊家執法,還請閣下離開!」那魂級老者拱了拱手,大聲喊道。

「執法?哼b是我天葉學院的地盤,不是你們齊家的地方,要執法也該由我們來執,何時輪到你們了?」

那個聲音冷哼一聲,渾厚的戰氣讓所有人臉色皆是一變。

皇者的氣息,有皇者降臨了!

這時,紀羽也終於是笑了,學院的態度,來了么?

一個人影,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了紀羽的旁邊,這是一個中年男子,一聲白色長袍,一頭黑髮如瀑流般落在後背,臉上充滿了嚴肅,又帶有剛毅,一種皇者的氣勢不怒自威,竟然讓人升起幾分敬畏之心。

「院長!」寧若溪躬身笑道。

「院長!」紫圖雄臉色同樣是微微一變,他沒想到,院長離戰清竟然也出來了竟然為了一個紀羽?

院長這兩個字瞬間便在人群之中傳了開來,引得無數人臉色一變,皆是一臉敬畏的看著這位皇者。

院長離戰清?他們在進入天葉學院的時候就已經聽說離戰清的大名了,但他們卻從來沒有見過真人,畢竟是皇者,哪裡有這麼簡單就能見到的?

但現在離戰清卻實實在在的出現在他們的面前了,這讓他們感覺有些虛幻,難道離戰清是來,幫紀羽的?

「離院長。」齊家的幾個強者臉色也不好看,一種不好的預感不斷的傳來,也許這一次要失敗了。

「行了,不需要多禮了。」離戰清威嚴十足,隨意擺了擺手,又給人一種非常隨和的感覺。

紀羽仔細的打量了一番離戰清,只覺得此人應該是可信任之人,起碼紀羽沒有從他臉上看到任何的奸詐或者老滑。

「你便是紀羽?」與此同時,離戰清同樣也在打量著紀羽。.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此刻的氣氛看上去有些沉鬱。

原本以為齊家的人就要得手了,卻不曾想天葉學院的院長離戰清又出現了。

看離戰清的樣子,這一次必然就是站在紀羽這一邊的了。

「學生紀羽,見過院長!」紀羽看著離戰清,而後聲音洪亮的說道。

「恩,這件事情我也清楚,你沒有錯!」離戰清看著紀羽,而後沉思片刻便點頭說道,表面上非常的嚴肅,而內心之中對紀羽的評價也不禁高了幾分,此子的確不錯!

但離戰清的這句話卻足以讓更多人的心中微動,很明顯,離戰清是打算站在紀羽這一邊了。

這讓眾人想不驚訝都不行,一個紀羽,能跟齊家比么?離戰清就不怕因此而得罪齊家嗎?

「離院長想必是還沒有完全弄清楚這件事情的經過,那紀羽殺害我們齊家代家主,斷然不能就這麼放過他,否則我們齊家豈不是誰都可以欺負了?」齊家的老者緩緩說道。

面對離戰清,他心裡的確是沒有什麼底,但現在他卻也是騎虎難下,若是退讓了,那麼他回去齊家肯定是要受到懲罰的,齊,m.家的顏面也會君丟失。

他也想不明白為什麼,這紀羽何德何能,竟然讓離戰清都這麼看重9要不惜得罪齊家來力保紀羽。

「怎麼,你的意思是在說我已經老糊塗了,弄不清楚事情的真相了嗎?」

這時,離戰清眉頭微皺,一臉不悅的說道。皇者的氣息傾瀉而出,如同洪流一般朝著幾個齊家的強者碾壓而下。

頓時,幾個齊家的戰將強者臉色蒼白,魂級強者不禁後退了幾步,一句話都不敢再說。

他們知道,離戰清是真的憤怒了,為了一個紀羽竟然要對他們下手。

看來似乎是寫了紀羽在離戰清心中的位置了。

「院長,我齊家還需要一個交代啊,還請院長明鑒!」

幾個魂級強者只好又一次躬了躬身,低聲說道。

離戰清心中及其的不悅,沒想到這些人竟然還死纏爛打了?

「紀羽,這件事因你而起,他們想要你給他們一個交代,你打算怎麼做?」

想到這裡,離戰清看了一眼紀羽,是打算將這個決定權放在紀羽的手上了。

紀羽知道,離戰清這一次肯定是站在自己的這一邊的了,自己算是無恙了。

想了想之後,紀羽看著那幾個齊家的人,緩緩說道:「在場的諸位都清楚,在我提出生死台戰鬥的時候,齊湯並沒有拒絕,欣然同意。而你們這些身為齊家的人也沒有提出任何的拒絕。所以我們的生死之戰是非常公平的吧?」

隨後,紀羽緩緩站了出來,紀羽說道:「你們說我給你們齊家帶來了這些麻煩,難道在齊湯答應跟我戰鬥的時候你們就沒有想到么?還是說你們根本就沒有想過齊湯會被我打敗?偏偏要等我將齊湯給殺了之後,你們才又開始反悔,這就是你們齊家的作風么?這就是四大家族中齊家的作風么?」

紀羽的眼神銳利無比,一下子便從幾個齊家的強者身上掃過,直讓那幾個齊家的臉色臉色通紅,想發怒,但卻又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在場的人都知道,我跟齊湯的戰鬥是絕對公平的,若是死的那一個人是我,想來天葉學院也會秉承公平公正的原則,不會去追究齊湯,而現在,齊湯死了,你們齊家卻反而在這裡誓不罷休,是你們覺得天葉學院的人好欺負,還是覺得我好欺負?」

紀羽的聲音越來越大,看上去似乎是越來越激動一般,只見他驟然大喝:「若是你們覺得我好欺負的話,那麼,紀羽並不怕你們,齊家的人,只要我能戰勝的,見一個我就打一個!」

「人是有傲骨的,不要以為你們的勢力龐大,我就會怕了你們,不信,你們舊以一試!」

紀羽的聲音洪亮無比,頓時便讓在躇有的人震驚了。

這是什麼意思?紀羽被逼急了,要挑戰整個齊家不成?

而齊家的幾個強者臉色更是鐵青無比,這算什麼?他們竟然還被一個小輩給要挾了?他們甚至是想要馬上出手,將眼前這個狂妄的杏給抓起來,然而,離戰清在紀羽身邊,他們卻不敢亂來。

「好5得好!不愧是我天葉學院的學生,人是有傲骨的,絕對不會因為一個勢力的強大而地下頭顱,你放心,只要齊家今天敢動你,那我天葉學院一定會不惜一切的保你!」離戰清哈哈大笑,朝著紀羽說道。

紀羽也向離戰清點了點頭,其實他還不大清楚為什麼離戰清會這麼力挺自己,原本他還打算將自己的潛力顯露出一些來,讓離戰清看到自己的天賦,從而試探一下天葉學院的態度。

但現在,他什麼都沒有表現出來,但很顯然,離戰清就已經像是打定了心思要站在自己這一邊一樣,雖然意外,但卻求之不得,畢竟要顯露實力也是有風險的。

當然,紀羽不知道的是,離戰清是知道了慕芊芊跟紀羽之間的關係,若是紀羽出事了,慕芊芊知道的話,聖域那邊的怒火可絕對比什麼齊家的要恐怖得多了其次,他也研究過紀羽,他知道紀羽的天賦是多少,堪稱妖孽l葉學院中,比天賦似乎還沒有哪個學生能比上他,因此他才瘍站在紀羽的一方。

齊家的人臉色難看至極,離戰清的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他們幾乎已經可以肯定,這件事情完全沒有迴旋的餘地,這一次怕是抓不了紀羽了,畢竟他們不可能跟離戰清為敵。

「齊家的諸位,你們有什麼要說的嗎?」這時,紀羽雙眼微眯,看著齊家的人。

「齊家無話可說!不過,這件事情還沒完」齊家的人深深的看了紀羽一眼,眼神之中是充滿了憤恨。

旋即,便讓幾個人將齊湯的屍體一併帶離了天葉學院。

齊家的人死了,此時,學院的人也都明白,天葉學院的態度非常的明了,就是站在紀羽這一邊的。.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看著齊家等人的離去,戰形他們也算是鬆了口氣,不過他們也的確沒有想到,離戰清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出現,而且還要公然站在紀羽這一邊,完全不顧及齊家的面子。

帝少強勢寵:夫人,求名分 這件事情之後,紀羽的名字便再一次的傳遍了整個天乾城,又一次成為風口尖上的人物。

「都散了吧,這件事情到此為止。」離戰清對其餘的一些學生笑道。

看上去他非常的和藹,只是面容中似乎有著天生的嚴肅,讓無數的學生都對他敬畏有加。

此時,也就剩下戰形等人還站在紀羽的身邊,寧若溪,甚至是紫圖雄都依然沒有離開。

不得不說,這一次紫圖雄也的確是吃了一驚,他失算了,沒想到這杏竟然會得到離戰清的看重,他也沒有想明白這是為什麼,但見到寧若溪還沒有離開,他自然也不會離開。

「院長,這一次多謝了。」紀羽朝著離戰清稍微躬身,說道。

「這一次的錯本身就不在你,那齊家敢公然強制捉拿我天葉學院的學生,那邊是侵犯了我天葉學院的顏面,我這一次為的也不是你,是我們學院啊!」

,m.

離戰清乾笑一聲,神色頗為玩味的看著紀羽,說道。

紀羽自然也清楚離戰清是什麼意思,他只是淡淡一笑。

「好了,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了吧,不過你要注意了,齊家的人不會善罷甘休的。雖然我說了要保你,但也不能避免他們會在私底下下手,你現在只有想辦法讓自己變得更強,才能去面對齊家,你明白吧?」離戰清一臉嚴肅的對紀羽說道。

「是,紀羽明白。」紀羽點了點頭。

離戰清跟天葉學院說要保他,這只是表面的,並不意味著以後他就沒有任何麻煩了,他還是會遇到麻煩,甚至遇到死亡的危機,而且要殺他的人都將會是來自暗處的,若是他真的死了,就算是天葉學院,也不可能會為他出頭。

雖然這事實很殘酷,但卻也是一種能鞭笞自己成長的壓力,紀羽自然是不會產生什麼恐懼的。

離戰清也離開了,除了叮囑紀羽一句之後,他就再也沒有多說一句話。

「還以為他會給你送兩件神兵或者戰技呢,真失望!」李矮此時有些失望的說道。

「人家都出手救了紀羽了,你還想怎麼樣?要知道紀羽的對手可是齊家啊!跟齊家比起來,什麼神兵戰技又算得了什麼?」吳天凡有些無語的說道。

戰形幾人也非常鄙視的看了李矮一眼。

這時,寧若溪來到紀羽的身邊,笑著在紀羽周為了一圈,而後又認真的看著紀羽,讓紀羽頗為的不習慣:「你想做什麼呀?」

「你今天太衝動了。」最後,寧若溪才開口說道:「若是沒有離院長的出面,你又打算怎麼做?難道你一個人就能夠面對齊家嗎?」

你是我的天使呀 寧若溪看向紀羽的時候,都是帶有幾分責備的。她自然是不知道紀羽的打算。

但沒等紀羽說話,站在紀羽另一邊的戰月兒卻又忽然開口說道:「紀羽不是那種魯莽的人,既然他敢這麼做了,那就一定有他的底氣。」

戰月兒對紀羽可是非常信任的,尤其是在不久前他曾經見過紀羽的那個神秘的力量,竟然一下子還殺了幾個皇者,那種實力若是再釋放一次的話,天乾城應該都沒有任何人能夠攔。

看到寧若溪跟紀羽走得這麼近,她心中就非常的不是滋味,這壞人,竟然又背著自己亂勾引人了!

她狠狠的掐了一下紀羽的腰部,痛得紀羽直咧牙的道:「是是啊B兒說的沒錯,其實我早就已經有了打算了」

「打算?打算什麼?難道你覺得你一個人的力量就可以跟齊家抗衡嗎?你是不知道齊家的實力你才敢這樣做的,若今天沒有院長的出面,就沒有人能救得了你了!」寧若溪皺了皺眉頭,說道。

她自然不是看不起紀羽,相反她還很關心紀羽,不然也不可能說出這種話來,看到戰月兒跟紀羽走得這麼近,她心中也開始有種莫名的情緒出現

「哼-說沒人救得了的*是齊家敢亂來,我們戰家就一定要保淄羽!」戰月兒哼了一聲,生怕紀羽在寧若溪面前吃虧。

可此時的紀羽正是兩難他自然明白寧若溪的意思,也知道寧若溪是在關心自己,他自然是不好反駁寧若溪的話,但另外一邊,戰月兒也是在護著自己的

總之,他真的不會處理這些關係,最後乾脆也就報仇沉默算了。

然而,這幅嘲,在戰形,吳天凡等人的眼中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吳天凡他們看向紀羽的眼神都是羨慕嫉妒恨的。

寧公主啊G可是寧公主啊9然在為一個男人打情罵俏?除了寧公主之外,竟然還有一個戰家的小公主,他們竟然都為了一個紀羽!

這算什麼?這簡直就是在打擊他們那脆弱的心靈啊。

紀羽甚至能夠感覺到幾個殺人的目光在看著自己,讓他好不自在。

然而,就在此刻,他卻又感覺到一種非常濃郁的殺氣,扭頭一看,卻發現紫圖雄竟然還未曾離開,正在冷冷的看著他。

紀羽臉色瞬間便是一變,紫圖雄的敵意他已經深深的感覺到了,但這又有什麼所謂?對於紫圖雄,他同樣是有殺意的。

「紀羽是吧?」這時,紫圖雄忽然走了過來,讓戰形幾人立刻圍在了紀羽的周圍,生怕紫圖雄馬上對紀羽下手。

「你是?」紀羽裝作不認識紫圖雄。

「紫家,紫圖雄!」

「哦,紫家的人找我有什麼事?」紀羽輕笑一聲,淡然問道。

「沒什麼,我只是有點好奇為什麼你膽子這麼大,竟然還活著。」紫圖雄笑了笑,聲音卻充滿了冷意。

此刻,紀羽恍惚了一下,竟然感覺到一股及其恐怖的肅殺之氣正慢慢的朝著自己襲來。

一種極大的危機感徒然升起,他想要運轉戰氣,卻發現有無盡的壓力忽然瘋狂的朝著自己壓來!.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貓撲中文)那熟悉的感覺,一路竄上了紀羽的腦海當中。

戰氣成絲!對了,這一招就是紫圖雄的戰氣成絲。

上一次紫圖雄對付自己的時候用的就是戰氣成絲這一號,差就將自己的修為給廢去了,沒想到這一次竟然還要廢了他的修為。

紀羽臉色陰沉至極,那紫圖雄始終是一不沒有動過,一臉淡然的站在他的面前,竟然沒有人發現他已經對紀羽出手了。

「哼!」紀羽哼了一聲,急劇的將火靈變緩緩運轉而起。

而後他手上徒然升起了一道火焰,火靈變的力量以極快的速度開始擴散而開,皆是朝著丹田的方向湧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