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那一瞬間。

在已經開始懷疑世界的一眾水友的眾目睽睽之下。

林雲的身體,在餓狼的借勢之下,亦是彈射而出,朝著雲隱峰的方向,急速掠去。

閃轉騰挪之間,凌波微步使出,腳踩易經八卦六十四位,整個人幻化成了一道朦朧幻影。

在這蠻荒山林之中,飛速奔跑了起來。

而在所有水友的視角中,這一刻的林雲,就像是按下了傳說中的疾跑閃現一般。

是那般的讓人懷疑人生。

林雲騰空和餓狼博弈的這一幕,說來看似很久,實際上,卻不過只是過去了一兩分鐘罷了。

看著那在密林之中極速飛奔的林雲,直播間的屏幕上,瞬間便被彈幕完全填滿。

一連串的宣洩之語,猶如那傾盆大雨一般,滾滾而來。

「我靠,窩草,我擦。」

「牛逼,無敵,克拉斯。」

「永遠滴神~」

經典的素質三連后,一大波禮物,瘋狂飄飛。

一個個火箭特效,開始接連冒出,直至那又一個的超火特效開始出現。

伴隨而來的,還有一個個大佬的留言。

「握草,牛逼啊,主播,你剛才是飛起來了吧,是飛起來了吧?我以下半身發誓,絕對沒看錯。」

「媽媽快看,這裡有飛人,他真的在飛啊。」

「剛剛站起來的我,又一次跪下了,主播,我真的服氣了。」

咚~

『明月幾時有』打賞了五十個火箭,激發超火特效。

「道士哥哥,我發現我愛上你了,我要把你搶回來,當壓寨夫人。」

『武當陳道長』打賞了五十個火箭,激發超火特效。

「道友這易經八卦之步,貧道佩服,若是能有機會,定要向道友好好請教學習一番。」

……

然而,就在這時。

妖都白雲區的一個住宅小區中,一個二次元裝扮的美少女,正瞪著她那圓溜溜的雙眼,凝視著林雲的直播間。

她的ID號為『念奴嬌』,在現實中是一個自媒體行業人員。

什麼B站,微博,抖音,快手,逼乎,虎撲,豆瓣,頭條,微信,百度啊,只要有流量,就有她的號存在。

「好帥啊,道士小哥哥。」

先是正常的花痴了一句,隨後念奴嬌反應了過來。

將注意力集中,目光微動之間,開始重播拉片行為。

將林雲和餓狼對峙博弈的那兩分鐘,反反覆復地來回播放著。

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幀,每一個細節都映入了念奴嬌的眼帘。

半晌過後,念奴嬌傾吐出了一口氣,然而那雙眼睛卻是火熱了起來。

是真的。

那頭狼是真的,這個視頻不可能作假,道士小哥哥的這番行為,也不可能是故意的炒作。

所以,她要發了。

這一次,念奴嬌無比的確信。

只要自己將這段視頻,首發到網路上的各個平台,一定能夠獲取到巨大的流量。

而這個時代,流量就等於小錢錢啊。

隨即,念奴嬌火力全開,爆發出了生涯最快的手速。

將林雲和餓狼的兩分鐘視頻給剪了出來,一刀不動地將視頻傳到了各個網路平台上。

——絕世顏值帥道士,易經八卦步,一跳三米高,博弈餓狼!

幾分鐘過後,不斷刷新查看著視頻熱度的念奴嬌,頓時喜笑顏開。

微博上,B站上,抖音上……

視頻熱度急劇飆升,直接沖入了各平台的實時熱點,出現在了更多人的眼前。

「窩草,窩草,窩草,你們快看,這裡有個神仙視頻。」

「牛逼克拉斯,這tm是人的?」

「我靠,這狼離譜,這人更離譜,難道我們以前生活的世界都是假的嗎?」

「給大佬跪下了,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輕功?」

「輕功個屁,明顯是靈氣復甦了。哈哈哈哈哈,兄弟們,隨我一起拜入名山教派,修仙問道去吧。」

「窩草,你是不是熬夜熬傻了。」

「你們是不是傻啊,這tm要不是p的,我直播吃翔。」

有人開始懷疑世界,有人開始瘋癲修仙,也有人懷疑這不過只是一個炒作。

形形色色之間,大部分人在看到念奴嬌特意留下的房間號碼后,都追尋而來。

紛紛打開了星空直播,搜索湧入了林雲的直播房間。

他們要去一探究竟。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秦寒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石英錶,指針已經指到四點半。

棚子裏的人開始向路邊張望。

有的孩子跑到路邊嘻戲打鬧,他們看起來還是那樣無憂無慮。

逐漸有人回來了,多數都是年輕力壯的人。也有四五十歲的中年人,全部帶着滿身的泥土和滿臉疲憊。鞋子也泥濘不堪。

周圍漸漸響起各種嘈雜聲,伴着孩子們的叫嚷聲,和大人的呵斥。

「彬彬?」一個滿身臟污的年輕男子一手拿着一柄鐵鍬,一手提着一隻不鏽鋼保溫瓶,胳膊上還掛着一個布袋,驚喜地叫了一聲。

「表哥!」毛彬彬跳了起來,一把抱住馮詹,「姑姑呢?」

馮詹將手中鐵鍬扔在地上,用一隻手拍了拍毛彬彬的背,笑道:「可能去領飯了,一會兒就回來。」

他望了望周圍幾人,問:「彬彬,這幾位是?」

「我同學,還有堂哥和堂姐。」毛彬彬咧嘴笑着,「我們從第三基地過來,爺爺奶奶也在那邊。」

「舅舅舅媽呢?」

毛彬彬黯然道:「他們沒了。」

馮詹沉默一會兒,將手中飯盒和布包放進棚子裏,「我這裏連坐的地方都沒有……」

「沒關係,他們都不是外人。」毛彬彬說。

等姑姑回來,他們去找個僻靜的地方,放出生存屋,反正從外面看過來,生存屋就像是個不大的普通帳篷。

沒多久,毛秀英也回來了,也提着一隻不鏽鋼保溫瓶,肩上挎著一隻挎包。

「彬彬啊……」毛秀英哭着抱緊毛彬彬。

「姑姑,咱們找個地方再說話。」毛彬彬瞧著棚戶區越來越多的人回來,熙熙攘攘一片,擔心外面路上的兩輛車被皮鬧的孩子破壞。

「咱們先去車子那邊。」秦寒說道。向馮詹和毛秀英點點頭,帶着幾人出了棚戶區。

四周鬧哄哄一片,有叫罵聲,哭鬧聲,和高聲叫嚷聲。

「哪個龜孫子偷拿了我家的東西!不得好死啊……」

「三兒!三兒!回來吃飯……」

「老不死的!在家啥事都不幹,就知道餓餓餓,你咋不去死啊……」

各種聲音充斥在棚戶區上空,鬧嗡嗡一片。

「唉,咱們都快撐不下去了……」毛秀英哽咽著說。

毛秀英已經從侄兒口中知道弟弟弟媳沒了,唏噓不已。

「姑姑,要不你們隨咱們去第三基地吧?」

如果他們不願去,毛彬彬糾結要不要放出生存屋。畢竟這是寒子的秘密,他不想因此給寒子帶去麻煩。

「去啊,怎麼不去?」毛秀英哽咽著。她的老母親和老父親都在那邊,她肯定要去看看。

「要不,咱們明天早上就出基地。」毛彬彬說着,忽然想起什麼,看了看衛小米,「寒子,你看呢?」

秦寒的父親在第一基地,也不知他是否還願意跟他們一起回去?

一想到寒子可能不跟他們走了,毛彬彬心裏特別不得勁。

衛小米瞥了秦寒一眼,小心問道:「咱們是回第三基地?還是留在這裏?」

其實,她想留在第一基地,然後再把爸媽和姐姐她們接過來,畢竟小哥哥蕭千楓也在這裏。

秦寒思索一會兒,說道:「要不,咱們留在這裏吧。」

第一基地對異能者也很優待,還提供家屬住房,待遇不比第三基地差。何況,他的父親也在這裏。衛小米那意思是想留在第一基地了,那麼,他覺得留這裏也挺好。

毛彬彬一拍腦門,說道:「哎呀!也對嘛,咱們把爺爺奶奶接過來就是了。」他咋就腦子轉不過筋呢?一起留在第一基地不就行了嘛。

「既然這樣,咱們明天先去異能者管理局登記一下,也好申請一套房子。」胖子說。

「再去諮詢一下,組織一個搜尋隊需要什麼條件?」秦寒說:「咱們幾人實力不低於其他搜救隊了,沒必要跟在別人身後混。」

「對!咱們可以自己組個隊!」胖子興奮道。

眼見天色暗下來,馮詹領着幾人來到一處管委會簡易房靠牆的一塊地方,「這裏偏僻些,沒人敢過來大小便,逮到要被重罰的。」

毛彬彬瞧了瞧周圍,揮手一個旋風掃去地上臟污,取出生存屋,換上新的晶核啟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