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陳天這邊才剛剛走出青禾會所,便看見一輛黑色的賓士車停在了陳天的身邊。

「陳公子,上車吧!」

歐陽洪躍要下車窗,沖著陳天喊了一聲。

不得不說歐陽洪躍對於歐陽玖的事情還是非常關心的,可憐天下父母心,陳天猶豫了一下之後,直接打開車門上了車。

「陳公子,情況如何了?」

歐陽洪躍看見陳天上車之後,語氣焦急的沖著陳天問道。

「小九現在還活著,抓走小九的人是台州島譚家,明天我準備去台州島一趟,看看能不能把小九找回來……」

陳天直接了當的回答道。

歐陽洪躍在知道了歐陽玖現在還活著的這個消息以後,心中也是大喜,臉上說道:「那陳公子用不用我派一些人手跟在您的身邊啊?」

「這種事情不是人多就能夠解決的,人多反而會麻煩,剩下的事情你就不用擔心了,我自己去解決就行了!」

陳天淡淡回答道。

「好好……」

歐陽洪躍還是非常清楚陳天的本事的,所以聽到陳天的這句話明顯也放鬆了不少,然後看著陳天繼續問道:「那陳公子您現在去哪裡?」

「送我會學校,我去學校處理點事情,然後明天坐飛機去台州島!」

陳天想了一下之後說道。

「好!」

歐陽洪躍連忙點了點頭,然後沖著司機說道:「現在去合川大學……」

……

另一邊,外國,吉田家族的神社當中。

一名白髮老者身穿一套白色的長袍跪在一座雕像前面,緊閉雙眼,口中也是念念有詞,彷彿是祭拜著什麼東西一樣。

「嘭!」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神社的大門突然被人從外面推開。

一名男子神色慌張的沖了進來,然後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老者喊道:「父親,大事不好了!」

「什麼事情讓你這麼慌張,難道你沒有看見我正在祭拜神明嗎?」

老者十分不悅的喊道。

「父親,我妹妹的神像碎了!」

「神像碎了?」

老者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臉色大變,隨即連忙站起身,然後瞪著眼珠子表情異常激動的喊道:「是什麼人這麼不小心打碎了神像,難道他們不知道神像的重要性嗎?」

「剛才我已經審訊了幾個侍女,但是這些人都說根本就沒有人碰過神像,神像是自己碎的……」

中年人結結巴巴的說道。

「神像自己碎了?」

老者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臉上的表情似乎更加的震驚了,因為他非常的清楚神像破碎到底是意味著什麼。

「隨我去看看……」

老者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直接邁著步子奔著供奉神像的神社走去。

此時這位老者乃是目前吉田家族的家主,名為吉田秀川!

吉田秀川乃是當初在山洞當中被陳天殺死的那個吉田大師的親哥哥,吉田秀川也是目前外國最出名最厲害的一名靈魂大師,能夠溝通鬼神,喚醒死者,對於精神之力跟靈魂之力的把控非常的強大,即便是外國的領導人見到了吉田秀川也要恭恭敬敬的喊上一聲大師。

而且吉田家族這麼多年在外國建造的商業帝國也是非常龐大的,完全可以跟Y國的史密家族相媲美。

跟在吉田秀川身後的中年男子則是吉田秀川的兒子吉田大熊。

至於說神社裡面供奉的神像則是吉田秀川女兒的神像。

吉田秀川的女兒乃是百年難得一見的靈魂天才,甚至有人預言吉田秀川的女兒在接下來的幾十年內會讓吉田家族更上一步,締造萬年的輝煌,當時的吉田家族對於這個女孩也是格外的重視,但是這個女孩在七歲的時候不幸夭折。

吉田秀川對於這件事也是十分的痛苦,後來直接動用了借屍還魂之術,將自己女兒的鬼魂封印在了清姬的身體當中,等到清姬二十五歲的時候,自己的女兒便可以奪舍清姬的身體,從而復活。

為了時刻監視清姬的一舉一動,吉田秀川特意建造了這座神社。

而此時自己女兒的神像破碎,那絕對是不好的預兆啊!

進入到了神社之後,吉田秀川發現神像確實已經破碎了,而且破碎的十分徹底,此時地上連一塊神像的碎片都沒有辦法找到了。

這樣的情況絕對不可能是人為的。

吉田秀川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扭頭沖著大熊說道:「你讓所有人都出去!」

「好的!」

大熊連忙答應了一聲,然後轉身走出了神社。

眾人都離開之後,吉田秀川直接跪在地上,然後口中也是念念有詞。

幾秒鐘之後,神社內突然陰風四起,所有的蠟燭在同一時間熄滅,緊跟著便是一隻長相猙獰的惡鬼出現在了吉田秀川的面前。

這隻惡鬼的長相異常的猙獰,眼神當中則散發出陣陣讓人為之恐懼的寒光。

而這隻惡鬼則是吉田家族世世代代都在供奉的神明,般若。

般若原本只不過就是外國的一隻鬼怪而已,平時喜歡吃小孩子,但是在很多年以前被吉田家族發現了,並且被吉田家族的人視為神明。

吉田秀川能夠有如此成就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為般若的幫助,當然了,為了報答般若,吉田家族每個月都會供奉五位孩童讓般若食用,這也是吉田家族比較重要的一個秘密之一。

「般若神,您好!」

吉田秀川跪在地上畢恭畢敬的喊了一聲。

「喊我出來有什麼事情?」

般若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在神社當中響起。

「般若神,我想問問我女兒的神像為什麼會破碎?」

吉田秀川雖然厲害,但是終究只不過就是個凡人而已,他的力量跟般若相比還是有很大的差距的,所以他現在只能選擇向般若求助。

「十個男孩,是個女孩!」

般若漫不經心的回答道。

「沒有問題,我馬上就讓人去找……」

吉田秀川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猶豫,連忙點頭答應了一聲。

般若咧嘴猙獰一笑,然後淡淡說道:「你的女兒已經徹底灰飛煙滅了,她的靈魂已經被人給擊碎了,沒有再復活的可能了……」

「靈魂被人擊碎了?」

吉田秀川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的憤怒高聲喊道:「那般若大神,是什麼人做的?」

「我也不認識這個人,是一個華夏人,非常的厲害,你們吉田家族恐怕是碰到了大麻煩了……」

般若淡淡的回了一句之後直接消失在了吉田秀川的面前。

般若消失之後,神社自然也就恢復了正常,而吉田秀川則呆愣楞的跪在地上,臉上的表情十分的絕望!

要知道,他的這個女兒可是吉田家族未來的希望啊!

現在的吉田秀川年事已高,估計還有十年的時間便要離開這個世界,但是一個十分尷尬的問題擺在了吉田家族的面前。

那就是吉田秀川一旦要是死了的話,吉田家族機會後繼無人!

吉田秀川的孩子雖然多,但是大部分都是資質平庸的,唯獨就是那個小女兒資質過人,未來能夠繼承吉田秀川的衣缽,但是卻在七歲的時候夭折了,而吉田秀川的其他孩子根本就不可能擔此重任。

吉田秀川的弟弟自然是不二人選,但是誰都不曾想到吉田秀川的弟弟竟然被陳天所殺。

吉田家族也是沒有辦法才會想到了借屍還魂之術,為了能夠讓自己的女兒復活,吉田秀川甚至不惜用掉了自己十年的陽壽跟般若做交易,但是最後吉田秀川的這個女兒竟然被人打的魂飛魄散。

一時間,吉田秀川甚至都有些沒辦法接受這個事實,表情痛苦的跪在地上。

大熊看見神社裡面已經沒有了動靜之後,直接衝進了神社當中,然後表情緊張的沖著吉田秀川問道:「父親,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你妹妹的魂魄被人擊碎了,你妹妹再也沒有辦法復活了……」

吉田秀川跪在地上聲音顫抖的喊道。

「這……這怎麼可能呢?」

大熊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結結巴巴的說道:「妹妹的靈魂不是一直都在清姬的身體裡面嗎?怎麼可能被人毀掉呢?」

「肯定是清姬發現了你妹妹的存在,然後聯合其他人抹除掉了你妹妹的靈魂!」

吉田秀川低聲回了一句。

「這個該死的清姬!」

大熊聽到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怒吼了一聲。

…… 百葉會動手,就是因為對方罵了尤他。

最近學校一直在傳百葉與尤他是情侶,今天打球時,大家笑鬧,有人就開玩笑說百葉被綠了。說尤他一邊跟他在一起,一邊卻勾引著她帥氣的新班主任。

當初風玫直接用校園廣播說對撲到了季零,要對季零負責,後來在季零成為她的班主任后,又經常被叫到辦公室開小灶,這在學校實在不是什麼秘密,其實關於尤他與季零之間的緋聞也不少。

但是畢竟是老師與學生,這些人還是不敢在明面上說的,所以日常也就是打趣一下百葉與尤他的可能關係。

今日,那人最初也就是當笑料玩笑一般一提,卻不想百葉認真了——在那人說『尤他腳踏兩隻船,太浪』時,百葉突然動了手。

百葉平日雖然不打架,但是身邊的跟隨者卻是不少的,而那人算是A班的小頭目,身後也有跟隨著,於是就演變成了打群架了。

風玫知道原因后白了百葉一眼:「你說你打架也就打架,結果還打輸了,丟不丟人。」

百葉:「……沒輸。」

「你去照照鏡子再說這兩個字。」

在百葉下意識摸臉時,風玫看向罵她的那個男聲:「知道什麼叫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嗎?說的就是你。你喜歡的女生喜歡我家小百葉吧?唉,真是的,男人何苦為難男人呢?看在你失戀的份上,今天我就不跟你計較了」

眾人:「……」這話怎麼聽著這麼不對勁呢?還有,你不跟人家計較,那你幹嘛給人家添加兩個熊貓眼?人家怎麼現在還倒在地上起不來呢?

「哎呀,不好意思,眼神不好使,沒注意看路。」

眾人看著風玫一臉歉然地從那人手上踩過去,又是一陣無語,道歉時你能不能把臉上幸災樂禍的笑容收一收?懶人聽書

不過見識到風玫的實力之後,除了被憤怒沖昏了頭的那位一邊痛叫一邊罵著,其他人都不敢吭聲。

踩完了人,風玫瞥了一眼摸著臉齜牙咧嘴的百葉:「走吧,去醫院,可別把這大姑娘似的小臉蛋給毀了,不然該碎了多少少女心啊。」

百葉無奈地看著她,怎麼『大姑娘』這個梗還沒過?

原本學校有校醫室的,但是今日校醫請假了,就只能出學校去外面的醫院了。

風玫看了一下時間,上午半天已經過去大半了,反正季零不在,她也沒有回教室做樣子的必要,所以,打算跟著百葉去醫院浪。

當然,還有跟著百葉的那近十人。

「嫂子,你好厲害,回頭有時間教我們兩手唄。」出了校門,有人湊上來。

風玫咧嘴,活動一下指關節:「你再叫一聲,我現在就能教你。」

那人臉上一喜,正打算再叫,卻被人一巴掌拍了頭把將出口的稱呼又給拍了回去。

「不想死就都給我閉嘴!」

百葉無奈,他怎麼就結交了這麼一群不會看人臉色的蠢貨?難道他們還想傷上加傷,直接住院不成?

不過讓他更無奈的是,現在謠言傳的,他都快要忍不住了,這位卻淡定的仿若什麼都沒聽到一般,真不知道她究竟是怎麼想的。 吉田秀川跪在地上沉默了兩秒鐘,然後咬著牙低聲喊道:「我萬萬沒有想到這個清姬竟然能夠發現你妹妹的存在,是我們都低估了清姬!」

「那父親您知道不知道是誰幫助的清姬?能夠從清姬的身體裡面抹殺掉我妹妹的靈魂,那肯定也是一位靈魂大師,正常人根本就做不到這件事!」大熊連忙說道。

「應該是陳天動的手!」

吉田秀川想了一下之後,低聲說道。

「陳天?怎麼又是這個陳天?」

大熊十分激動的大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我一定要親手殺掉這個陳天,他先是殺死了我的叔叔,現在又殺死了我的妹妹,我跟他不共戴天!」

「你現在就去聯繫台州島的人,問一問清姬到底在做什麼,順便告訴他們一旦要是看見清姬的話,一定要不惜一切代價給我抓住她!」

吉田秀川此時的情緒似乎已經恢復了平靜,咬著牙低聲說道。

「我明白了……」

大熊連忙答應了一聲,然後便轉身離開了神社。

吉田秀川一個人跪在原地,眼神當中帶著無限的怒火,此時他的心裏面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親手殺死陳天為自己的弟弟女兒報仇。

當然了,吉田秀川心中也非常的清楚,陳天絕對不是什麼普通人,實力絕對不容小覷,要不然陳天也絕對不可能如此輕鬆的從清姬身體裡面取走自己女兒的靈魂。

「陳天,你到底是什麼人?你為什麼有如此恐怖的實力?」

吉田秀川忍不住在心中暗暗疑惑道。

……

另一邊,陳天在合川大學處理了一些關於學校的事情,然後便回到了宿舍當中進行修鍊。

畢竟馬上就要去台州島了,陳天清楚台州島譚家肯定已經最好了對付自己的準備,所以他必須要保持自己的境界穩定,若不然一旦真的碰到了什麼厲害的對手,陳天可能也會吃虧。

次日早上六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