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風間策見狀,立即攻打莫楚子的身後,逼得莫楚子回身防守,好給韓賓一個反手的機會。韓賓一見莫楚子回身防守,立即拔出寶劍,將華山劍法施展到極致,朝莫楚子攻了過去。

莫楚子剛欲回身攻打風間策,但見風間策立即撤退,沒有一絲猶豫。不等莫楚子追趕,身後劍氣將至,莫楚子又只得回身對上韓賓。

一時間,韓賓與風間策靠此計策也與莫楚子鬥了個不相上下。很快,原本一臉自信的莫楚子漸漸失去了耐心,臉上逐漸浮現出狠辣之色,招式也越發變得狠厲,讓韓賓與風間策二人漸漸無法與其相對。


韓賓見自己二人漸漸落了下風,不由開始焦灼起來,當即朝空中大喊道:“軒轅少俠,快來助我一臂之力。”

此話一出,不禁令魔門衆人大驚,沒想到軒轅逸宸竟然在華山。話音剛落,便見一柄華麗寶刀從華山派的山門之內飛射出來。

莫楚子見狀,不由大驚,雙腳輕點,急忙躍至空中,躲開這一刀。就在寶刀從莫楚子腳下掠過,繼續朝外飛去之際,一道身影從山門內飛快閃出。

一把握住刀柄,令其停頓下來,隨即又躍至韓賓身旁,揮刀攻向了莫楚子。莫楚子見狀,立即出手防守。

莫楚子深知刀閣的刀法有多兇狠,當即接連避讓。而軒轅逸宸果然沒有令莫楚子失望,凌厲的刀法不斷使出,且期間沒有任何間隔,打的莫楚子毫無反手之力。

而韓賓與風間策趁此時機方纔得以休息,恢復些許體力。此時戰局陷入了僵局,但魔門卻還要姬苓芸沒有出手,而華山派則是高手盡出,再無一張底牌。

同時華山弟子也是普遍敵不過魔門弟子,因此損失遠比魔門弟子慘重的多。望着不斷倒地的華山弟子,韓賓心中心痛不已,但又無可奈何。

正在韓賓思量之際,另一邊軒轅逸宸也與莫楚子打破了僵局,只見軒轅逸宸一刀差點砍在莫楚子的右臂之上,幸虧莫楚子躲避的快,方纔躲過此劫,但凌厲的刀勢仍是令莫楚子的肩膀受了些許輕傷。

“你且退下,我來對付他。”正在此時,莫楚子只聽得身後傳來姬苓芸的聲音。聲音剛落,便見姬苓芸一個閃身,來到了莫楚子的身前,對上了接着攻來的軒轅逸宸……

(作者:新人新書,求紅包,求收藏,求鮮花,求點擊!諸位書友請花上您們的幾分鐘時間,動動手指點擊一下收藏,你們的鼓勵是我最大的動力,你們的評價可寫在評論區,宇少會一一回復的,謝謝諸位書友!) 「這麼晚了,少爺到哪裡去了?」武浩剛剛翻牆進了武家莊,一個老者就出現在了武浩的面前。

海老,面前的老頭正是武擎天留給武浩的託孤長老,他在武家莊最後的依仗。

「呵呵,剛剛聽到莊子外面有動靜,以為有毛賊光顧,所以出去看了一下,您也沒有休息呢?」武浩看著面前的海老說道。

「老莊主剛剛逝去,我睹物思人,睡之不下。」海老淡淡地說道,「近日庄內不太平,少爺還是不要亂跑的好。」

海老的話里有淡淡的不悅,武浩點了點頭。

「我不會亂跑了,如果需要離開莊子的話,會告訴您的。」武浩恭敬地說道。

「那就好。」海老點了點頭,而後轉身離開,看著海老消失的背影,武浩的眼睛微眯。

「你感覺如何?」武浩低聲說道。

四周無人,給人的感覺好像是武浩在自然自語一樣。

武浩腰間的貝殼一陣顫抖,光芒間或閃亮,回答了武浩的問題。

武浩點了點頭:「你也這麼認為啊,今夜註定是個不平靜的夜晚!」

……

武浩說的不錯,今夜註定是個不平靜的夜。

武家莊,武照的房間裡面,武照這個重度燒傷的病號正頹廢地躺在床上,他的經脈已經被地火灼燒,就算是天隨人願能夠修復,在武道之上也不會有太大成就了。

他甚至無數次想到了自殺,因為對一個武者來說,廢了他的經脈和殺了他已經沒有太大的區別了,不過最後還是下不了這個手。

武擎海剛剛離開,看到自己兒子已經成為了廢物,他也一陣長吁短嘆,可是傷了武照的是武家莊大小姐武藤嵐,又是在光明正大的比武之中傷的,他武擎海又能以什麼理由報復?

武照閉著眼睛,腦海裡面滿是血腥的場面,這些場面的主角無疑都是武藤嵐,而場面無疑是血腥和恐怖的,比如說武照拿著斧頭砍掉了武藤嵐的腦袋,比如說他武照拿著尖刀挖出了武藤嵐的心臟……

甚至還有把武藤嵐衣服脫光,百般凌辱**的場景,這個時候他忽略了兩人其實是堂兄妹關係。

「武藤嵐,這輩子我們勢不兩立,我要把你賣到回燕樓去,讓你接最丑最老的客人!」武照低聲發誓,所謂窮髮狠,窮髮狠,正是因為知道這種情況實現的概率無限接近零,所以yy起來才沒有限制。

「你恐怕沒有機會了。」一聲女聲出現在武照身邊,武照倏然一驚,直接嚇出了一身冷汗。

無他,因為武藤嵐正穿著一身睡衣站在武照面前,寬鬆的下擺露出白皙豐腴的大腿,飽滿的酥胸鼓漲,漲開了寬鬆的睡衣,肆無忌憚地散發著**裸的誘惑。

如果時間前推一天,武藤嵐穿著睡衣跑到武照的房間里,那武照的第一想法肯定是艷遇來襲,亦或是潛規則,認為武藤嵐打算那自己的身體進行一場交易。

但是現在身殘體廢的武照不認為自己有被武藤嵐投資的資本,他已經一無所有了。

既然不是投懷送抱,那麼武藤嵐為什麼會來這裡?武照就算是用屁股想也知道事情有點不妙。

「今夜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總感覺少了一些什麼,仔細思量,卻發現原來把你忘記了。」武藤嵐吐氣如蘭,對著武照幽幽地說道。

「你找我有事?」武照壓抑著自己內心的恐懼,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儘可能的自然一些。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小人報仇,一天到晚,你說你武照算是君子還是小人?」武藤嵐笑眯眯地說道,她真是舔了舔自己的舌尖,露出了猩紅的嘴唇。

「我……」武照一滯,要說自己是君子還是小人,武照認為應該是後者,可是他哪裡有勇氣說?

「怎麼?不敢說,我來說吧,你武照可是十足的小人,你要是一天到晚地找我麻煩,誰受得了?不怕賊偷還怕賊惦記呢,我看還是一勞永逸的好。」武藤嵐笑眯眯地說道。

「武藤嵐,有本事你就殺了我。」武照怨毒地看著武藤嵐,「我死了,我就不信你能逃過干係。」

武照和武浩不同,武照死了,武家莊沒有人關心,說不定武軒之流還會喝酒慶祝,但是武照可是三爺武藤海的親生兒子!

他要是死了,三爺就算把武家莊翻過來也要找到兇手,武照不相信武藤嵐有這樣的膽量。

「呵呵,您是三爺的親兒子,您要是死了,恐怕三爺會發瘋一樣地尋找兇手吧?」武藤嵐吐氣如蘭,低聲笑道。

武照冷哼一聲,示意武藤嵐還算識相。

武藤嵐走到武照身邊,彎下腰在武照耳邊說道:「你說要是武浩殺了你,會怎麼樣?」

武照冷汗下來了,他終於明白武藤嵐的打算了,原來武藤嵐想要栽贓嫁禍,把自己的死嫁禍到武浩的頭上。

「武浩會心甘情願地認下這個屎盆子嗎?」武照梗著脖子說道,「別枉費心機了,你的陰謀不會得逞的!」

「武浩肯定不會承認,不過這有用嗎?在武家莊里,我說誰是兇手,誰就是殺人兇手,不是也得是,因為我可以找出一沓證人來證明你是被武浩殺的!」武藤嵐笑眯眯地說道,「本姑奶奶已經很仁慈了,沒讓你自殺就算不錯了。」

武照無語,是的,就算武藤嵐抓著自己的胳膊偽造個自殺現場都沒有什麼問題,他武照現在身殘體廢,就算是自殺也合情合理,他剛才還想著自殺來著。

「再者說,你是被誰殺的,很重要嗎?」武藤嵐自言自語,「相信三爺也肯定希望你是被武浩殺的,因為那樣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為你報仇了。」

武照心中苦澀,是啊,萬一證明自己死於武藤嵐之後,那武擎海為了給武照報仇必然要找武藤嵐報仇,可武藤嵐又不是孤家寡人,他老爹武擎岳肯定不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女兒被殺死,那時候必然導致武家莊兩派進行大規模的火併。

而從目前掌握的實力來看,武擎海勝算不大!

所以說如果『武藤嵐殺了武照』那對武擎海來說屬於兩難的選擇。

不報仇吧,人心散了,隊伍就不好帶了,以後也沒法在武家莊混了,可要報仇的話,必然導致兩敗俱傷的結局,他武擎海首先活不了。

所以從自身利益考慮,就算明知道武藤嵐殺了武照,武擎海也會選擇性的忽略事實的真想,把這個屎盆子扣到武浩頭上,因為這樣既保住了名聲,也保住了自己。

「動手吧。」武照淡淡地說了一句,他知道自己這次是凶多吉少了。

只是可惜我的滿腹抱負啊,這輩子就這麼去了,武照心中苦澀,之前的壯志豪情,在戰刀門的無限憧憬,以及對未來的暢想,都註定要煙消雲散了。

一道琴音閃過,像是一道旋轉地圓月彎刀從窗檯彪射進來,旋轉地斬向了武藤嵐的髮絲,動作之快讓武藤嵐來不及反應。

一縷秀髮從武藤嵐的頭上飄落下來,伴隨的還有武藤嵐身上的冷汗。

剛才的音刃,只要降低三寸,現在她武藤嵐已經被削首了!

震懾,對方的目的是震懾,**裸的震懾。

「你是什麼人?」武藤嵐如臨大敵,一個火紅色的葫蘆握在了手中。

現在子時已經過去,她的葫蘆已經可以再次使用了。

回答她的是一連七道音忍,像是行雲流水一樣從窗檯飈射進來,直襲她的周身要害,武藤嵐上竄下跳,很快身上的睡衣被音刃切割的一條條的,白皙的皮膚裸露在外面,像是賣場的歌女。

武藤嵐那個氣啊,她抱著火葫蘆時刻打算給對方來一下子,只要命中,她非要把對方燒成火雞不可。

但是到現在為止,對方連個人影都沒有發現。

該死的,到底是誰在和我作對?難道是武浩那個混蛋,可是武浩不會彈琴啊。

一道白綾像是游龍一樣地從窗檯飛進來,先是張牙舞爪地撲向了武藤嵐,正當她如臨大敵,打算用地火噴一下的時候,白綾回返,撲到武照身上把武照捲走了。

武藤嵐目瞪口呆,快,對方的速度太快了,讓她根本反應不過來就把武照救走了。

武藤嵐衝到窗邊,打算看看是誰救走了武照,結果一道音刃像是流星一樣在她頭上爆炸,她的頭髮頓時披散下來,像是一個女鬼。

「不想死的話就滾回去。」一個甜美的女聲發出警告,武藤嵐倏然一驚。

對方絕對有殺了武藤嵐的能力,這一點武藤嵐是不懷疑的,所以她很聽話地聽下了腳步。

「這人是誰?」武藤嵐心中琢磨「難道是戰刀門的高手?可是也沒聽說戰刀門有使用琴音作為兵器的啊?」

且不說武藤嵐滿頭霧水,武照被白綾包裹著,落地之後看到眼前的女子大吃一驚。

武照在戰刀門見過美女,武藤嵐也絕對是大美女,可是能漂亮到如此慘絕人寰的,他只見過這麼一個。

和此人相比,武藤嵐就是一個渣啊! 不管昨晚是如何的不平靜,新一天的太陽還是準時地照耀到了武家莊,新的一天還是來了。

因為今天是武浩和武藤嵐比試,進而決定家主歸屬的時候,所以不少人早早地來到了比武場,這是為了讓兩人能完全發揮實力而臨時改造的場所,主要的原因就是擔心武藤嵐的地火別一不小心把整個武家莊都給點了。

比武場兩邊涇渭分明,一邊是支持武藤嵐的,而另外一邊則是支持武浩的,只不過兩邊的數量懸殊比較大,支持武藤嵐的已經佔滿了半邊比武場,而看好武浩的只有兩個人,還包括武浩自己。

「海老,小子年輕德淺,就算是僥倖勝了,也對家主之位沒有興趣,不知道能否讓海老代勞?」武浩笑盈盈地對海老說道。

武擎岳臉色一變,沒想到武浩在這個時候丟出了這麼一塊肥肉,而海老更是一陣發獃。


「少爺說哪裡話,家主的位子自然是武家之人來做,老奴又不是武家之人。」海老一愣神,而後開口說道。

武浩一聲嘆息,看來自己的猜測是真的,今天真的不妙了。

「既然雙方都來了,那比試就開始吧。」六長老看了一眼早就急不可耐的武擎岳,立刻宣布了比試開始。

武藤嵐穿一身紅裙,遠遠看去熱情的像是一簇火焰,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臉色之中有著三分憔悴,這讓不少年輕弟子暗地裡猜測,像是貓爪子撓了一樣,昨晚她和誰顛龍倒鳳?

武藤嵐走到武浩對面,人武者五重天的靈力毫不掩飾地釋放出來,身後更是浮現出她的獸魂青竹蛇。

這是全力以赴的象徵!

武浩自然也毫不客氣,人武者四重天的戰氣同樣釋放而出,白虎獸魂打著哈欠站到了武浩的肩頭上,眯著眼睛看著武藤嵐身後的青竹蛇。

「不知道燉蛇羹好不好吃。」白虎在武浩肩頭嘀咕道,讓武浩差點樂暈了,這頭吃貨,現在還想著吃呢。

「殺!」武藤嵐嬌喝,手中的戰劍揮動,充滿煞氣的劍芒之上覆蓋了一層幽暗的顏色,這是劇毒的標誌,她髮絲飛舞,紅裙飛揚,像是一個妖異的女鬼。

武浩上前一步,出手就是極光九劍裡面的逐月之劍,一輪明月在他身後浮現。

兩人身影交錯,武浩手中的逐月一劍旋轉地刺向了武藤嵐的腦袋,武藤嵐一低頭,躲過了這迅速的一擊,同時一道流光從她身後衝出,撲向了武浩的額頭。

青竹蛇!

獸魂之中的青竹蛇不但毒性驚人,更是以速度見長,像是出膛的炮彈一樣地彈射向武浩。

「可算來了!」武浩肩頭的白虎充斥著興奮的神色,一聲吼嘯,化作一道白光撲向了青竹蛇。

白虎的利爪直接摁住了青竹蛇的七寸,青竹蛇也不是吃素的,回頭就用已經光之化的蛇嘴咬住了白虎的虎腿,而後一道毒液注入到了白虎的體內。

武藤嵐露出了勝券在握的表情,武浩的獸魂和他一樣白痴,只要被青竹蛇咬一口,七秒之內必死。


「一,二,三……」武藤嵐勝券在握地開始數數。

「丫,我想起來了,被青竹蛇咬一口最多只能活七秒。」武浩後知後覺地大聲呼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