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南風明的話,靈兒臉色一變,起身看著他說:「原來我在大哥的眼裡是這樣的,呵呵呵……爹,大哥,我現在就告訴你們,想讓我退婚,不可能,讓雲謹退婚更不可能!無論雲謹是不是儲君,哪怕他只是個平民百姓,只要我南風靈認準了,就不會放開,你們明白了嗎?」靈兒說完拿起桌上的聖旨就要走!

「小妹,小妹,你……」

靈兒又折了回來,說:「哦對了,明日進宮謝恩,誰陪我去都行,當然我一個人去也行,雲謹我嫁定了,爹你看著辦吧!」靈兒說完就走了,南風昊直接愣住了:靈兒何時變得如此……

靈兒如今認準夜雲謹了,他們能怎麼辦?

暗處的人聽見靈兒這些話后,都很震驚,當然不止一波人,而是很多人,受命不同的主子!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南風明就是嘴硬心軟,昨天剛和靈兒吵完,今天就要陪同靈兒進宮謝恩,說是怕靈兒在宮裡受了委屈!

到宮門口時,靈兒下了馬車,南風明小心提醒了她一句:「見了皇上,謹言慎行,不可大意,知道嗎?」「大哥放心,小妹自有分寸!」靈兒給了他一個讓他安心的眼神的眼神,完后兩人一同進去面聖!

「臣南風明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萬歲!」「臣女南風靈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萬歲!」兩人一同行禮,皇上放下手裡的奏摺,說:「都平身吧!」

「謝皇上!」自從在宮宴上夜雲謹揭了她臉上的傷疤后,她就再也沒有戴了,若是再戴,就是欺君之罪了!此時靈兒抬頭看著坐在那兒的皇上,她能感受到南皇是個好皇帝,可是……

他身上的龍氣好弱啊!

南皇不知為何,看著靈兒的眼神很不一樣,半晌不說話,像是在思考些什麼!南風明和靈兒相視一眼,南風明開口:「皇上……」

「靈兒,不介意朕這麼稱呼你吧?」南皇笑著問,這倒令靈兒挺驚訝的。「皇上這樣稱呼小妹,是臣小妹的榮幸!」南風明恭敬地說。

「靈兒,朕一見到你就覺得很親切,可能是因為朕沒有女兒吧,如今靈兒已經賜婚於夜王,也算朕半個女兒了!」南皇接下來提了個建議,這個建議讓很多人都驚掉了下巴,「朕與靈兒一見如故,所以朕想……收靈兒為義女,靈兒可願意?」

什麼?收義女?沒搞錯吧,難道就因為你沒有女兒嗎?

靈兒若是成了南皇的義女,那以後可就不好辦了!

「皇上,小妹何德何能,怎能當皇上的義女?靈兒年紀尚小,不懂規矩,若是衝撞了皇上……」南風明很明顯不同意這個,堅決不同意,但話還沒說完,就被南皇打斷了!「郡馬難道想抗旨嗎?」南皇威脅的眼神也很明顯,他的貼身太監也開口了。「小王妃,皇上收義女是多大的恩賜,還不快謝恩哪?」這位公公使勁地向靈兒使眼色,靈兒感覺到了,他平時受到夜雲謹的恩惠頗多,知曉夜雲謹對靈兒的重視,當然對她有所照顧!

「可是皇上……」南風明又開始拒絕,但靈兒先他一步,她雙膝跪地,向南皇行了大禮,開口道:「兒臣參見父皇,父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哈哈哈,靈兒深得朕心,傳朕口諭,自今日起,靈兒便是朕收的義女,封安和公主,特賜公主免行跪拜之禮,隨意進出宮中各處,且不受任何人阻攔!」

這恩賜有些過了吧?這哪是第一次見面該有的反應,難道只是因為一見如故?

「公主,謝恩啊!」

「啊,哦,安和謝父皇恩典!」靈兒又拜了拜,南皇笑著起身走到靈兒面前,親自將她扶起。「靈兒不必多禮!」南皇說著從袖中拿出一件東西,看到那東西的時候,南風明都震驚了,靈兒瞪大了眼,「靈兒,這是父皇送你的見面禮!」

「皇上,這見面禮太貴重了,小妹不……」南風明急忙說,但卻遭到南皇嫌惡的眼神,他不得不閉了嘴!

「靈兒,這是父皇的心意,收下吧,以後靈兒可要常常進宮多多陪伴父皇啊!」南皇的笑很慈祥,讓靈兒不忍拒絕,只好收下了。「那兒臣就收下了,多謝父皇!」靈兒說完後接過那面金牌,真的感覺這有些燙手呢,這是要讓多少人眼紅啊!

南皇見她收下了,欣慰的笑了,不過說是欣慰,倒不如說是放心,這是靈兒感覺到的!南皇除了對靈兒有一種親切的感覺,肯定還有其他的東西……沒有人會無緣無故的對你好!

「父皇,兒臣也應該去拜見皇後娘娘了!」

「是你母后!」南皇笑著說,靈兒只是笑笑不說什麼,她對皇后的印象可不怎麼好,「朕看就不用了,這段時間是皇后禮佛的時間,一個月之後才結束!」

「皇後娘娘也是向佛之人!」靈兒微笑著說。「皇後向來如此!」皇上對身邊的人說,「來人,公主不常來宮裡,你們帶公主和郡馬在宮裡轉轉!」「是……」

「皇上,臣的母親這段時間十分擔心靜貴妃娘娘的身體,本來說今天一同進宮,卻不料今早感染了風寒,臣進宮之前母親特意叮囑讓臣和小妹務必要去探望貴妃娘娘,所以……」南風明此時必須立刻見到靜貴妃,他時刻記得今天來宮裡的目的,昨晚南風昊對他說的話!

「貴妃身體最近有些虛弱,你們理應前去探望,小順子,你帶公主和郡馬去靜貴妃的靜賢宮!」南皇又轉頭對靈兒說,「朕政事繁多,靈兒去探望時,也代父皇轉達一下,真忙完了自會去看望她!」

「兒臣知道了!父皇也要注意身體,兒臣告退!」

「臣告退!」

「走吧走吧!」南皇看著他們離開,靈兒在快要出門是,回頭看了一眼南皇,可這一眼真真是嚇到南皇了,靈兒的那一笑,讓他好似看到了另外一個人,驚得他後退了幾步,眼裡還有一絲喜悅!

「朕果然沒看錯,真的是……」

御花園中,南風明和靈兒並排走著,兩名太監跟在他們身後,南風明率先開口:「小妹,對於今天的事,你怎麼看?」靈兒說:「不知道,皇上收我為義女,我總覺得哪不對勁,但又說不出來!」靈兒拿出南皇給她的免死金牌,看著這如見南皇親臨的免死金牌,靈兒有種不安的感覺。

「免死金牌皇上從不賜人,你可算第一人了,但皇上怎會無故賜給你,難道就是因為和小妹你一見如故嗎?說出來誰信?」

南風明說。

靈兒像是想到了什麼!「他該不會是知道了……」「知道什麼?」南風明急切的問,但靈兒卻沒告訴他。「哦,沒什麼,也許是我想多了!」說完收好令牌,轉身問道,「夜王今日進宮了嗎?」「回公主,夜王今日去了軍營視察,並未進宮!」「哦!」又注意到宮人對她的稱呼,對南風明笑了笑,「我這就成了公主了,呵呵呵,大哥,我算哪門子的公主?皇上今天高興,收我為義女,賜我封號,給我那麼多的恩典,明天會不會再給我一座府邸啊!呵呵呵,聖心難測,大哥,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嗯!」「走吧,去靜賢宮看看姑姑!」兩人一同前去!

「大哥我一直想問你,表哥去哪兒了,自從你回來,就沒見過表哥了,還有楚天!」

「千雪山莊來信說出事了,千絕作為少莊主,當然要回去主持大局,楚天他是姑父的關門弟子,當然也要回去了!」

「哦,原來是這樣啊,怪不得……」

……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兩人很快便到了靜賢宮,靜貴妃派孫志去接他們進來,冊封安和公主的旨意剛下,就瞬間傳遍了皇宮各處,連孫志見了靈兒都稱一聲「參見公主」,後宮許多人見了靈兒都眼紅!

「奴才孫志,見過安和公主,見過郡馬!」孫志笑呵呵地向靈兒行禮道,靈兒瞬間不好了。「不會吧,皇上才剛下了旨,孫公公您這消息也太快了吧!」孫志聽后一笑,說:「公主,宮裡人多,宮人們閑暇時都喜歡聊天,傳播速度當然快了!」「我算是見識了宮廷八卦的傳播速度了!」靈兒感嘆道,「對了孫公公,姑姑她……」

「娘娘已經等候多時了,快隨奴才進去吧!」孫志說完就帶著兩人進了寢宮,靜貴妃看到他們來特別高興!

「給貴妃娘娘請安!」兩人行禮道。「快起來快起來!」靜貴妃笑著說,「來人,賜座!」「是!」「謝娘娘!」靜貴妃望著靈兒,抱怨的說道:「靈兒啊,相府的飯菜是不是不合口味,本宮看你瘦了不少!」

靈兒聽后抬手摸了摸自己有些圓嘟嘟的臉,說:「哪有啊姑姑,我明明都胖了!」「孫志,你去端著靈兒喜歡吃的點心來!」「是,娘娘!」

「娘娘,皇上今日突然收小妹為義女,封號安和公主,還有那麼多的恩賜,臣總覺得……」南風明直接切入主題,完全不避諱,因為靜賢宮裡都是自己的人!南風明說完,靈兒把免死金牌拿出來給靜貴妃看,靜貴妃此時都驚了,畢竟免死金牌可不是人人都有的,連那些朝中元老都沒有,靈兒一個小姑娘有影響確實不怎麼好!

「免死金牌?靈兒,你可是南國有史以來第一個擁有它的人,看來皇上對你還真是好!」靜貴妃拿著免死金牌看著對靈兒說,「可本宮不太明白,靈兒只是丞相之女,就算成了夜王妃,被皇上收為義女,皇上也不至於……」

「就是說嘛!哎,孫公公,放這裡!」靈兒也疑惑著,但一看到孫志端來的點心,就把這些拋到腦後了,腦子裡只有一個字「吃」!

南風明和靜貴妃無奈地笑笑,都由著她了!

「大哥,姑姑,我想去外面玩會兒!」「那就去吧,孫志,跟著公主,別讓她走丟了!」靜貴妃囑咐道,孫志應下來,跟著靈兒出去了,靈兒轉身出去時,嘴角上揚:我要不出去,你們怎麼談下去呢?

顯然靈兒是故意的!

「孫公公,姑姑平時都喜歡吃些什麼啊,下次來的時候我親自給她做!」

「公主還會廚藝?這倒是讓奴才有些驚訝呢!」孫志露出震驚的表情,他的印象中,千金小姐都是應該在家裡綉繡花,手指不沾陽春水的,沒想到靈兒卻是這樣。

「那當然,我廚藝不錯的!」

「娘娘最喜歡吃芙蓉糕和玫瑰糕,不過奴才想,無論公主做什麼,娘娘都會喜歡的!」「是嗎?」靈兒笑著說,「啊,好痛!」靈兒說著就沒看路,和一個宮女撞上了,旁邊的宮女太監看到后都驚了,也忘了下跪,靈兒吃痛地叫了一聲!「公主沒事吧,奴才看看!」孫志急忙查看靈兒的額頭,並無大礙,看向那個衝撞了靈兒的宮女,怒聲道,「你這奴婢走路都不看著點,萬一撞傷公主,你有幾個腦袋都不夠砍的!」那群宮人聽后急忙跪下:「奴才(奴婢)見過公主!」那位和靈兒撞了的宮女慌忙認錯:「公主饒命公主饒命,是奴婢的錯,奴婢知錯了,請公主饒了奴婢!」其他人不禁打顫,生怕靈兒降罪於他們!

「我沒事,你起來吧,都起來吧!」靈兒笑著說,但他們都不敢。「還不快謝謝公主!」孫志生氣地嚷道,還不忘關心關心靈兒,「公主真沒事,要不要奴才宣太醫看看?」「不用了孫公公,我真沒事!」靈兒看著跪在面前的宮人,說,「我真沒事,你們快起來吧!」「謝公主!」他們這才慢慢起身,都好奇地看著靈兒!

「這就是皇上剛收的義女,安和公主?」

「就是夜王爺的王妃!」

「噢,看上去很好相處啊,而且公主長得很美很可愛啊!」

這些宮人瞬間被靈兒圈粉了!

「你們在這裡幹什麼,靜賢宮裡的人這麼多閑暇時間嗎?」靈兒問道,孫志回答道:「公主,娘娘對手底下人一向好,也不會給他們那麼多活,也不礙什麼事!」

「哦,這樣啊,那你們在這兒做什麼?」靈兒還是問,就看見地上卧著一直通體雪白的小白狗,長得跟個小肉球一樣,脖子上掛著一個金色鈴鐺,瞬間喜愛得不得了!「好可愛的狗狗啊!」靈兒跑上去蹲下逗著它,「這是誰的狗啊,叫什麼名字?」孫志笑著回答,說:「公主,這是貴妃娘娘養的,叫雪球!」「雪球?好可愛啊,你怎麼了,怎麼好像是病了?」

「公主,雪球這幾日不知道怎麼了,好像是病了,平時很好動的!」

靈兒將雪球抱起來,摸了摸它的肚子:「原來是這樣!呀……」靈兒驚叫了一聲,眾人慌了,狗弄丟了,貴妃娘娘怪罪下來可怎麼辦?

「雪球就是吃得太多,消化不好而已,跑跑就沒事了!」靈兒轉身一看,呆了,「誒,人呢,呸,狗呢?」「你們快去找啊!」然後眾人就開始尋狗,靈兒已經在御花園找到了,正追著,孫志可真是稱職,跟著靈兒追狗!

靈兒追著追著就看見雪球停在了不遠處,走近一看,是夜雲慎,不過他這是什麼情況,離雪球幾丈遠,隨從擋在前面,對付狗嗎?

夜雲慎看到靈兒后急忙將隨從推到身後,嚴肅的看著靈兒,然後靈兒上前抱起雪球,她向前一步,夜雲慎就向後一步,她的腦中閃過一個猜想:夜雲慎不會怕狗吧?

靈兒還真問出來了:「王爺,你不會怕狗吧?」「誰說的?」「那既然不怕,不如王爺幫我抱著吧!」說著就把狗往夜雲慎面前湊,哪知夜雲慎強烈反抗,剛到的孫志看到后,急忙上前拉開兩人的距離。

「孫公公你幹嘛?」「小祖宗誒,王爺他對狗過敏的,嚴重的話會窒息的!」「真的嗎?」靈兒震驚地問!「真的,所以啊,公主,把狗給奴才就好,啊!」說著抱回雪球,靈兒向夜雲慎道歉說:「對不起啊,我不知道你……」

「我沒事!」夜雲慎一愣,反應過來,孫志剛才叫靈兒什麼,公主?「孫志,你剛才叫她什麼?」

「哦,王爺,您剛進宮還不知道吧,皇上收了小姐當義女,封號安和!還有很多恩賜呢!」

靈兒走上前一步,向夜雲慎行了個禮:「安和見過皇兄!」起來后朝他甜甜的笑著……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夜雲慎看著靈兒甜美的笑容,有些呆了,很快反應過來,笑著說:「那以後你就是本王的皇妹了?」「沒錯!有我這麼可愛的妹妹,有沒有覺得很開心呢?」靈兒萌萌的問,逗笑了夜雲慎!

「開心開心,靈兒本來就是本王的妹妹,表妹!」夜雲慎看著她說,孫志有些愣住了:王爺可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笑容,難道是因為公主嗎?也對,王爺已經知道了,但願他別做出什麼出格的事!

「嗯,是表妹,你是姑姑的兒子,也就是我的表哥了!」靈兒傻傻地笑著,夜雲慎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她的腦袋,這一摸讓靈兒有些驚訝,竟然有種特別熟悉的感覺!

孫志一看這情形,就感覺到不妙,立刻說:「公主,王爺,午膳時間到了,娘娘說留公主在宮裡用膳,我們該回去了!」靈兒聽后說:「是哦,那皇兄我們一起走吧!」「好!」夜雲慎難得有和靈兒相處的機會,當然不放過了,兩人並排走著,靈兒要接過孫志手裡的雪球,但是孫志剛要給她,看到夜雲慎馬上又不給了,嘴裡還說著:「公主,為了王爺的身體,雪球還是奴才抱著更為穩妥些!」

「我剛才不知道嘛,現在知道了,不會那個樣子了!」雖然靈兒這樣說,但是孫志還是堅定的搖搖頭,不給,就是不給,那可不是開玩笑的,要是靈兒再把狗湊到夜雲慎跟前那可就真的完了!

靜賢宮裡,南風明和靜貴妃的談話已經接近了尾聲,趁靈兒回來之前,快點說完!

「那也只能先這樣了!若是到時候不行,還有本宮呢!」「父親就是這個意思,現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外面傳來了靈兒的聲音!

「姑姑,大哥,我回來了!」靈兒開心的跑進來,懷裡抱著小雪球,到靜賢宮門口的時候,靈兒就從孫志手裡要了雪球,孫志不給還不行了!「你慢點,這怎麼還是抱著雪球回來的?」靜貴妃問道,然後就看見隨後進來的夜雲慎,心裡才明白,他們是一起來的!

「兒臣給母妃請安!」

「慎兒也來了,快起來吧!」靜貴妃看著夜雲慎,見他一直看著旁邊的靈兒,不覺嘆了口氣,孫志也察覺到了,立刻開口轉移話題:「娘娘,到午膳時間了!」「那就傳膳吧!」「是!」孫志下去準備膳食,南風明知道夜雲慎和靈兒小時候的事,這個時候也是不敢放鬆,時刻注意夜雲慎的動靜!

用膳的時候桌上的氣氛特別詭異,所有人都怪怪的,只有靈兒在那吃得開心!

「靈兒,來嘗嘗這個花開富貴!」靜貴妃給她夾了一朵粉色的花朵,這道菜做的很精緻,那花就像是真的一般!靈兒笑著說:「謝謝姑姑!」這時孫志端來一道膳食,還蓋著蓋呢,放到餐桌上后,孫志說:「娘娘,按您的吩咐特意給公主做的!」「什麼啊?」靈兒疑惑的看著,有些期待的看著靜貴妃打開蓋子,但在打開后,靈兒看到裡面的東西時,瞬間怒火飆升,靜貴妃也很奇怪,她吩咐做的不是這個,疑惑的看了眼孫志,孫志也很奇怪!

眾人還沒反應過來這是怎麼回事時,突然一陣冰冷的聲音響起,那個聲音像是從地獄來的一般,冰冷得沒有感情,還帶著怒火,周圍的溫度迅速下降!

「誰把蛇肉端上來的?」靈兒開口道,此時她周身氣場已經不對勁了,額頭上的火紅印記時隱時現,到最後真的顯現出來,原本的黑色瞳孔也由原來的黑色變得煞紅,所有人都震驚地看著靈兒!

「小小……小妹!」南風明想叫住她,但他還沒說什麼,靈兒便運功將那道蛇膳扔了出去,宮門外傳來瓷器碎裂的聲音!

「到―底―是―誰―把―蛇―肉―端―上―來―的!」最後一句話靈兒幾乎是咬著牙說出來的!「公主,奴才……呃!」孫志還沒說完,靈兒就扼住了他的脖子,他們還沒反應過來,座上就沒人了,轉眼就看見靈兒掐著孫志的脖頸,大吃一驚!

南風明驚得起來上前拉著靈兒的胳膊呵斥道:「靈兒快放開孫公公!」沒想到靈兒甩開了他,而且那一甩可是用了靈力的,南風明就像是斷線的風箏一樣被震得撞在了柱子上,口吐鮮血,所有人都被嚇壞了!

「啊……」

「明兒,明兒,你沒事吧,來,起來!」靜貴妃快步上前扶起南風明,擔心的看著他,又看向靈兒!「娘娘,我沒事!咳咳……」說著看向此時的靈兒,她就好像變成另一個人似的!

靈兒瞥向南風明,嘴角一勾:「哼,不自量力!」夜雲慎也非常震驚地看著她,難以置信!靈兒又問道:「這道蛇膳是你端上來的?」

「公主,公……主,奴才也不……也不知道,明明做的是……是烏雞湯,不知……道怎會……咳咳……」孫志斷斷續續的說著,眼看都快斷氣了,突然一個聲音傳到靈兒耳中!

「和兒!」夜雲謹突然出現,讓眾人更震驚!「三弟!」

絕代天師 夜雲謹的出現喚回了靈兒的神志,孫志也得救了!但靈兒卻昏倒了,夜雲謹快速將她扶住!「龍訣哥哥!」小聲叫了夜雲謹一聲,便暈倒在他懷裡,額間印記也消失不見,夜雲謹將她打橫抱起,對靜貴妃說:「娘娘,靈兒身體不適,本王先帶她回去!」然後不等靜貴妃答話,就快速離開了靜賢宮,夜雲慎看著他將靈兒抱走,雙手緊握……

剩下的殘局只得他們自己收拾了……

而暗處的人自從看到靈兒剛才的樣子后整個人都呆在那裡了,一動不動的,夜雲謹抱走靈兒之後,驚魂未定地拍著自己的胸口,驚嘆道:「我剛才都看見了什麼?」然後飛身離開,沒想到,他最後去的地方,竟然是皇上的尚書房!

夜雲謹抱著靈兒坐在馬車裡,正在回相府的路上,他撫摸著靈兒的臉龐,一陣心疼,靈兒像是感覺到臉上的觸摸,眼睛微微的動了,然後慢慢蘇醒,看著夜雲謹,又看了看周圍的環境,問道:「我怎麼在這兒啊?」「沒事,我聽說你去了靜貴妃那裡,就去那裡找你,沒想到你在那兒暈倒了,就把你抱回來了!」夜雲謹說著環抱在靈兒腰上的手收緊了不少,就像是怕她丟了一樣!

「是這樣嗎?我好像記得我在用膳,然後孫公公端來一道蛇膳,之後我就不知道發生什麼了!」靈兒敲敲自己的腦袋,就是想不起來,夜雲謹握住她的手,柔聲道:「想不起來就不要想了,嗯!」「嗯!」靈兒點點頭,又靠在了他懷裡,說,「雲謹,皇上收我做義女,還給了我封號,你說這是為什麼啊?」

「父皇收你為義女?」夜雲謹驚奇地說。「嗯,封號安和,這會兒,恐怕全南都都知道了!」「也許父皇是真的很喜歡你,他膝下沒有女兒,大嫂在世時,父皇就很喜歡她,也收了她做義女,封為郡主,大嫂死後,父皇就很傷心,這次他看見你,或許也是這個原因!」

「哦!」

「你很好啊,父皇竟然封你做公主,而大嫂只是郡主,開心吧?」夜雲謹逗著她說,靈兒敲了敲他的背,說:「人家本來就是公主嘛!」「你啊!」夜雲謹寵溺地颳了刮她的鼻子,靈兒有些痒痒的,被他逗的笑了,看著自己愛的人就在自己懷中,夜雲謹忍不住吻了上去!

「唔……」靈兒顯得有些慌張,雙手不停地拍打著夜雲謹的胸膛,但夜雲謹的一手抱著靈兒的細腰,一手按著靈兒的後腦勺,她越是掙扎,他就抱得越緊!

這是在馬車上,別人看見了怎麼辦?快放開我!

看見就看見了,你可是本王的女人!

靈兒半推半就,緊閉著嘴不讓他得逞,卻沒看見夜雲謹嘴角那一抹狡黠的笑,他的手突然轉移到靈兒身前的衣帶處,輕輕一勾,靈兒的衣服就朝兩邊散開!

「啊……」靈兒驚呼道,夜雲謹趁這個縫隙,乘虛而入,靈兒此時特別懊惱,兵不厭詐她算是明白了!

靈兒此時被他吻得雲里霧裡的,也忘了反抗,時不時地回應著他,兩人就在馬車裡忘情地吻著,彷彿這個世上只有他們一樣,直到步煞的聲音從外面響起:「王爺,小王妃,相府到了!」兩人瞬間從自己的世界中清醒,靈兒看著自己的衣服,又看著夜雲謹的嘴唇,臉火辣辣的燙,夜雲謹寒光掃向馬車外!

「他……可真是時候!」夜雲謹明顯的怒意,看著靈兒此時臉紅的樣子,就覺得特別可愛,讓他又忍不住,下腹窩著一團火……但他立刻搖搖頭,保持清醒的頭腦,迅速給靈兒整理好衣服!

「以後不許亂髮情了!」靈兒突然抬頭說,眼神中帶著些許責備,夜雲謹想拉著她下馬車,但還沒碰觸到她,她就立刻躲得老遠,雙手交叉護住自己,警惕地問:「你想幹嘛?」「呵呵呵,帶你下去啊,一天腦子裡都想什麼呢?」夜雲謹好笑的看著她說,靈兒聽后又紅了臉,對夜雲謹又是捶又是打!

「好了好了,不鬧了,不逗你了,走吧,一起下去!」夜雲謹拉著她的手,把她送回了竹落院……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經過今天的事,南皇更加確定了靈兒的身份,這一夜又來到了尚書房裡的密室內,還是和以前一樣,看著牆上的那幅畫著曦和公主的畫像!

「朕終於找到了,看來先祖留下的話是真的,你真的會轉世投胎到凡界!幸運的是……」南皇看著牆上懸挂的畫像,有那麼一瞬間的輕鬆,「幸運的是竟然轉世在了我們南國,真是上天眷顧我們啊!」南皇說著還特意點了三炷香,跪下拜了拜,可當他把香插好后,轉身抬頭猛地看見,畫像上的人竟然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而且她與畫像上的裝扮一模一樣,有著傾國傾城之美,真的是絕色美人啊!

「你……」南皇剛想問,她就率先問了一句:「你是……二哥的後人?」「二哥?」南皇奇怪的看著她,她提醒道:「就是夜珣!」「夜珣?南國先祖的名字,這麼說你真的是……真的是……」南皇激動地看著面前的美人,沒想到她沒有理會他,眼神直接被牆上的畫像吸引了,手一伸,牆上的畫就捲起來到了她的手裡,她打開畫像認真的看了看,發出一聲感嘆:「不愧是二哥啊,把我畫的這麼美!」說完突然眉頭一皺,掃視了一下周圍,有些嫌棄的說:「你這密室也太暗了!」

南皇一聽,壞了,急忙上前拱手恭敬地說:「回稟殿下,這裡修築的時候沒有選好位置,所以……我這就帶您出去!」南皇說完就急忙要去按那裡的開關,不料美人突然攔住了他,抓著他的胳膊,笑著說:「不用那麼麻煩!」說完廣袖一揮,他們就來到了尚書房,南皇更是震驚地看著她,又看了看周圍,確定沒有人後鬆了口氣!

「不用擔心有人,我們現在在我的結界里,放心吧!」曦和無所謂地說,雖說是在結界,但尚書房還是一樣的擺設,靈兒徑自坐到南皇的龍椅上,也不管他怎麼想,但曦和還是察覺到了他的想法,心想:二哥的後代還真是多疑啊,不過也沒錯,自古以來,皇帝不都是多疑的性格嗎?

「不知殿下您今晚現身,朕有失遠迎,可不知您突然現身,是有何事?」南皇很關心這個問題,因為曦和公主轉世凡界南國先祖早有預言,近千年來都未現身,可這個時候突然出現這意味著什麼?

「哦,沒事,本公主最近剛醒,就是來看看這裡的變化,順便……要問南皇一個問題!」曦和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眼神突然變得犀利,直直地盯著南皇,而南皇注意到曦和的變化后,頓時變得不安,手足無措!

「殿下想問何事?」

「本公主就先問問南皇,今天靜賢宮的那道蛇膳是不是南皇派人換的,明明是烏雞湯怎麼到餐桌上就變成蛇膳了,您能給我解釋一下嗎?」曦和這個問題問得南皇神色都變了,還沒來得及解釋,就聽見曦和那充滿怒火的聲音:「明明就知道本公主最討厭蛇,你還敢把蛇膳端到本公主面前來,你是不是嫌自己活的時間太長了,要不要本公主跟冥王打聲招呼,給你的生死簿上添一筆啊?」曦和的話真的是嚇到南皇了,南皇支支吾吾地說:「朕只是想……想證實一下靈兒是不是您……您的轉世!」

「那現在知道了,本公主告訴你,不要輕易觸碰我的底線,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如若再犯,本公主絕不輕饒!」曦和厲聲道,看著他的樣子,是真的被嚇到了!

「朕知道了,知道了!」南皇現在已經是滿頭大汗了,但還是儘力的撐起他作為皇帝的尊嚴,突然曦和一笑,起身走到他面前,拉著他的胳膊將他按坐到龍椅上,好似又變回靈兒的模樣!

「父皇,您現在是我的父皇,雖是義父,但做女兒的也應該孝順您啊!」

「公主殿下嚴……嚴重了,朕怎麼……敢呢,不敢不敢!」

聽南皇說完,曦和的眼神又變了,但這次她很快的恢復笑容,但這看似無害的笑容,卻讓南皇心生畏懼,就聽見她說:「不敢?你還有什麼不敢的,蛇膳都端到我面前了,認我當你女兒又算什麼,不過我可是跟你們南國先祖齊名,我當你女兒總覺得虧的慌!」這話聽得南皇有些不自在,看了看曦和的模樣,顯然就是一個小姑娘!

「公主,您現在是凡人,年紀歲數自然和凡人無異,朕那樣做也很合情理!」「你說的倒也對!」說完認真的看著南皇,「從現在開始,我就是南國丞相府的嫡女南風靈,也是皇上的義女安和公主,被賜婚夜王,是夜王正妃,知道了嗎?我身份的事你給我爛在肚子里,若是再有人知曉,我定不輕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