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裡,葉晨也放心了下來,畢竟之前連楊倩的所謂科學都出來了,所以再出現什麼和前世類似的,最多也只是讓葉晨驚訝一下而已。

廢話不多說,那光幕上出現了所有小隊的名字之後,隨著執法殿人員按下一個按鈕,然後上面的名字便開始快速跳動的起來。

十秒過後,光幕上那不停跳動的字瞬間停止,然後上面便顯示出了將要相互對戰的小隊的名字,和要在哪一個擂台上對戰之類的信息。因為光幕巨大的原因,所以每個人都看的很清楚。

等所有人都看完這些信息之後,便又按照執法殿人員的指示,找到了自己所屬的擂台,上去站好之後便開始熱身準備起來。

而葉晨等人通過那巨大的光幕,也看到了自己所帶的小隊所要對戰的小隊等等的信息。

讓葉晨等人奇怪的是,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像葉晨這類之前第二場考核排名前五十的小隊居然都錯開來,前五十的小隊竟然沒有一個是相互對戰的。

但書院又說是隨機的,所以葉晨等人雖然覺得奇怪,但也沒去多想。

很快葉晨,劉羽,南宮傲天,林穎。李嫣然等人所帶的五支隊伍都已經站上了擂台,而他們的對手小隊,也已早早的站上了擂台準備著。

除了南宮傲天的小隊一臉的嚴肅凝重以外,其餘的葉晨等人的四支小隊隊員臉上皆是一臉的輕鬆。而他們的對手則都是一臉的緊張和晦氣。不停的在心裡吐槽這隨機分配的是什麼鬼,為啥一開始就遇到第二場考核這前四名的變態。

很快,在擂台中間充當裁判的執法殿人員先是分別向雙方詢問了各自準備好了沒有,在得到雙方的點頭確認之後,便宣布比試開始。

首先和張維浩小隊對陣的是一個之前第二場考核中排名第一百五十多的小隊。想必張維浩等人的一臉輕鬆,對面的那支小隊則是一臉的緊張神色。

隨著裁判宣布開始的一聲令下,張維浩對面的那支小隊便率先開始進攻,想要以此爭取先機。

張維浩等人雖然是一臉輕鬆的表情,但內地里四人卻沒有絲毫放鬆警惕。畢竟在迷霧森林裡面經歷了那麼多,也見過了許多扮豬吃老虎的妖獸。

在著過了幾次道之後,張維浩等人再也不敢小覷任何錶面上看似實力不如自己的對手。

所以在對面小隊衝過來的第一時間,隊長孫晨薇便手結「未」字印,然後雙手拍在擂台上。

只見擂台之上的縫隙之處迅速鼓起,然後便冒出了棵棵嫩芽似的東西,只是一眨眼的時間,那嫩芽便瞬間成長為根根巨大粗壯的藤蔓。

藤蔓相互穿插,編織成網,攔住對面小隊的去路,同時也還分出了數根藤蔓,分別朝著那小隊的四人抓取,封鎖四人的活動空間。

張維浩和伍若溪也趁此機會,拿出自己的靈劍,越過孫晨薇編織的藤蔓強,對著那不停躲避孫晨薇藤蔓的四人小隊衝去。

二人首先分別找了兩個看似實力相對較弱的女孩子發起攻擊。突如其來的攻擊和那凌厲的劍招,頓時讓那兩個女孩子有點措手不及,無法發出有效的抵抗,節節敗退。

其餘的兩個男同伴在看到兩個女孩的狀況之後,便想抽身前去支援。

可商蕊瑩和孫晨薇又豈會給他們機會,只見商蕊瑩飛身在半空中,然後立即施展法術,召喚出一條巨大的火龍,對著其中一男的就攻了過去。

孫晨薇也是,加大了自身的靈力輸入,藤蔓的速度也加快了幾分,緊緊的跟在另一個男的身後,讓其無法抽身顧及其他。

很快,對面小隊和伍若溪對戰的那女孩在狂風爛雨的轟炸之中,手忙腳亂,露出了一個破綻。而敏銳的伍若溪也瞬間捕捉到了這個破綻,收回劈完對面的一劍之後,虛晃一招,反身一腳便將對手給踢飛了出去。

力量之大,直接讓那對手止不住勢頭,直接飛出了擂台。

這突入其來的變化,直接讓其他三人瞬間失神。張維浩等三人也抓住了機會,突然發力。張維浩同樣是一腳,將自己的對手給踢飛出擂台。商蕊瑩更是爆出一個大火球,將對手給炸的全身漆黑,失去了意識。

至於和孫晨薇糾纏的那個相對較強的男的,在掙扎了數十秒鐘之後,直接投降認輸。自此,僅僅短短五分鐘的時間之內,張維浩等人便迅速的結束了戰鬥。

於此同時,林穎,劉羽,李嫣然等小隊的人也紛紛開始了自己的戰鬥…… 相比起葉晨帶的張維浩這四人小隊,其對手好歹還能做出一點點像樣的抵抗的話他林穎,李嫣然等三人所帶的小隊的戰鬥,直接就是一波流的樣子。

只見林穎的小隊一上台就直接擺好了陣勢,也沒有絲毫輕視對手的樣子,等裁判一聲下令開始之後,直接就開大招風,火,水,土等法術就像是炸彈一樣,像不要錢似的,瘋狂的朝著對手的位置丟去。

而對手更是直接一愣,然後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炸的慘叫著飛出了擂台。

更是讓葉晨驚訝的是,蘇媛那看似柔柔弱弱的外面之下,居然隱藏著這麼猛的性子。整個四人小隊就她輸出最多。火系的大招法術不停地拋出,一邊拋一邊還不停的興奮的大喊著……

「果然人不可貌相啊……」這句話在葉晨,劉羽等一眾在觀眾席上觀看的人心中同時響起。

而李嫣然的小隊,在登上擂台看到了自己那排名一百九十多名的對手之後,臉上的神色輕鬆倨傲,好似沒把對手放在眼裡面的樣子。

不過李嫣然的小隊也的確有倨傲的資本,因為在裁判下達命令開始比試的時候,四人手中就齊齊的化出了一柄一模一樣的靈劍。

腳下只是輕輕往前面一跨,整個人立馬就變成了數道虛影,每道虛影看似都是真實存在的人一般,顯然這是李嫣然宗門的身法系的技能。

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葉晨轉頭向李嫣然問道:「話說這是什麼身法技能啊?怎麼以前沒見你用過呢?」

聽到葉晨的問話,李嫣然轉頭看向葉晨,微微笑道:「這是我們宗門特有的玄級身法技能,名為縹緲幻蹤布。」

「學習至入門時,可分出一道自身虛影一同進攻。學習至大成時,也可以同時分出十道虛影一同進攻。當然,如同字面上的意思一樣,虛影只是虛影,並不是真實存在的,不過這身法的主要功能也不是戰鬥,而是用來迷惑敵人,使敵人分不清真實的人在哪。除非是高出身法使用者三個小等級以上的存在,否則都不能分辨出虛影的真偽。」

「至於說為什麼沒看到我用過,那是因為到目前為止,我還沒遇上能讓我使用身法技能的對手。」

聽到李嫣然解說的這個縹緲幻蹤布技能的詳情,葉晨不禁感嘆不虧是玄級身法技能。

修為低的話還好說,這要是像那些修為分神期以上的那些人使用的話,則是更加的恐怖,因為修為假如到了分神期以上的話,能相互戰鬥的,也都是差不多的修為。而這個縹緲幻蹤布更是,除了高出三個小等級的修為,否則都不能分辨其真偽,這真的是恐怖如斯……

看到葉晨那一件震驚的模樣,李嫣然俏皮笑道:「怎麼,相公你想學嗎?你想的話我教你啊!」

葉晨尷尬的紅了個大臉道:「額,這是你們宗門的高級身法技能,我學的話不好吧!」

李嫣然笑道:「你是我相公,那麼自然也是我們宗門裡面的一員,所以你學習這個縹緲幻蹤布,並沒有什麼不妥之處啊!」

葉晨搖了搖頭道:「先對你說聲謝謝,不過學習縹緲幻蹤布的話,還是算了吧,目前的話,我暫時還沒有這方面的需求。」

見葉晨不想學,李嫣然也沒有勉強。雖然之前自己說葉晨也屬於宗門的人,學習宗門的身法並沒有什麼不妥,但假如真的讓葉晨學習的話,到時候宗門裡面的那些老傢伙又會說三道四的,讓人煩不勝煩,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不過萬一葉晨要是真的想學的話,也並不是不可以,只要到時候免不了一番麻煩的解釋罷了。當然也僅僅只是解釋而已,對於聖主身份的自己來說,就說父親大人不出馬,這點小事自己還是有權做主的。

廢話不多說,只見李嫣然小隊的四人突然施展出來縹緲幻蹤布,每人同時分出了三道虛影,可見四人都已經將這門身法技能已經學到了小成這個樣子。

四人速度飛快,虛影和真身不停地相互交叉跳換,根本讓人分不清到底哪個是真身,哪個是虛影。

結果就是,在對手四人驚慌失措,手忙腳亂的情況下,只是一眨眼的時間,李嫣然小隊的四人就分別來到了對手四人的身旁,一人一個,手中的靈劍橫在對手的脖子上。

縛塵:何以醉紅顏 勝負立分……

在裁判宣布了李嫣然小隊勝利的話之後,李嫣然小隊的四人都一副理所當然,神高氣昂的輕身飛下了擂台。

這時,劉羽小隊的成員則也即將開始和自己的對手小隊戰了起來。

在裁判下達了命令之後,劉羽小隊的四人就同一時間,整齊的結出一個「申」字手印。然後四人的腳下就冒出了一團光芒,光芒匯聚在空中,就形成了一個渾身冒著紫電,通體毛髮顏色呈紫色的猛虎。

猛虎朝天怒吼了一聲之後。前爪輕輕向前一揮,然後就擂台上就突然出現了一陣猛烈的颶風,直接將對手給輕鬆的吹飛出擂台去。

輕鬆取勝……

相比起林穎,李嫣然,劉羽三人的小隊的一波流,以摧枯拉朽之勢,輕鬆解決掉對手不同。同為第二場考核前四名的葉晨小隊的表現就不夠看,沒那麼耀眼。所以也導致一些人在心裡暗暗的揣測葉晨的小隊實力其實並不怎麼樣,之所以第二場考核能名位第三名,完全是運氣使然的原因。

很快,結束了戰鬥的林穎,李嫣然等三人的小隊臉上都是一臉的笑意,興奮,前來休息區這邊,先行休息,等待著第一場比試的考核結束。

在看到林穎等幾位自己小隊的帶隊之後,都很興奮的不停的嘰嘰喳喳的說著對手怎樣弱,真的是輕鬆無比啊之類的話,像是在邀功一般。

而坐在一旁休息的張維浩四人看到葉晨來了之後,臉上充滿了羞愧的神色,歉意的對葉晨道:「對不起,葉晨師兄,我們給你丟臉了!」

而葉晨則是被張維浩四人的表現給弄得一臉的懵逼,茫然的問道:「為什麼說對不起?丟什麼臉啊這是?」

四人一番的解釋自己等人的表現沒林穎等三人的小隊那麼耀眼啊吧啦吧啦之類的,才讓葉晨明白了他們為何會那麼說的原因。

只見葉晨分別敲了四人腦袋一個大腦蹦,佯怒道:「說什麼傻話呢?你管他們表現耀不耀眼,反正能取得勝利就是了,能抓住老鼠的貓就是好貓……」

而此時,第一場的比試也已經接近尾聲,最後一個擂台上的戰鬥也已經結束,所有的人也都開始抓緊時間休息恢復,準備著第二場的比試…… 時間差不多又過去了一個小時左右,此時的第一場比試也早就已經完全結束,所有勝出的小隊和失敗的小隊都在抓緊時間恢復自己的狀態。等待著第二場比試的開始。

而執法殿的人員,則是十分忙碌的,一部分去劃分好接下來勝出小隊和失敗小隊兩邊所要戰鬥的擂台區域。

而另一部分執法殿人員則是負責將剛剛勝出和失敗的兩邊隊伍給歸納好,然後將信息輸入實訓樓中央那塊巨大的靈石之中。

很快,等所有小隊的人都差不多恢復好了之後,執法殿的人員也結束了手頭的工作,開始讓所有的新生準備好下一場的比試。

在向葉晨等人打了個招呼之後,張維浩等一眾新生人員便離開了休息區,前往比試的擂台區域。

等所有人都來齊了,站好了隊伍之後,執法殿的辦事員就開啟那塊巨大的靈石。

與之前不同,這一次,靈石發出來的投影光幕從中間分成了兩個巨大的部分,第一場勝利的小隊在一個區域,失敗的小隊則在另一個區域。

光幕上,小隊的名字不停的跳動,十秒鐘以後,便又瞬間停了下來。每個小隊所要對戰的對手以及在那個擂台比試等信息都清楚的顯示在上面。

不出意外,葉晨等之前第二場考核的前十名的小隊還是沒有相互遇到。

葉晨的小隊遇到的是之前第二場考核中排名第一百三十多名的小隊。

林穎的小隊遇到的則是第二場考核中排第名一百五十多名的小隊,

劉羽,李嫣然二人的小隊也是一樣,遇到的都是第二場考核中排名第一百多名以後得小隊。

由此可以看的出來,第二場考核時的小隊排名的水分有多大。畢竟第二場考核的分數,排名,最重要的一點還是看臉和運氣。

不過既然能通過第一場的比試,成功晉級前一百名,想必也不會是什麼簡單的角色。

這不,在張維浩四人登上了擂台之後,就發現了站在自己等人對面的那四人小隊的體型相比起其他人來說,壯碩了許多。簡直就像是兩腳直立的猛虎一樣。其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充滿了剛烈,兇猛的韻味。

裁判員分別向雙方詢問準備得怎麼樣,得到雙方確認準備好了的答案之後,便直接下令比試開始。

雖然裁判員已經下令開始比試,但張維浩四人和敵方都沒有立即動作。相反,雙方都一臉警惕的盯著對方看,一動也不動。生怕一個不小心,就被對面抓到了破綻。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相比起張維浩四人這一方面的沉著不同,對面的四人小隊就忍不住了,率先發起攻擊,畢竟從氣息就可以看出,四人的性格本就不是那種能靜得下來的那種。

看到對面已經開始行動,張維浩四人也迅速反應過來,連忙施展法術……

和之前一樣,孫晨薇率先施展木系法術,巨大粗壯的藤蔓飛速生長,很快便形成了一個藤蔓編織成的巨大牢籠。

但因之前對方比張維浩四人提早結束第一場的比試,所以也有時間觀察張維浩等人的戰鬥場景,所以提前預料到了孫晨薇等人施展法術攻擊的套路。

看到孫晨薇操控向自己等人襲來的藤蔓,四人心裡也不慌,因為他們對比過,孫晨薇的藤蔓對自己等人的肉體造成不了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所以面對襲來的藤蔓,四人躲也不躲,直接用肉身硬抗藤蔓的攻擊。

最後的結果也不出四人所料,孫晨薇的藤蔓在擊中四人的身體之後,都會發出金屬敲擊般的響聲,然後卻沒有對四人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只是讓四人感覺到身上傳來的一點略微的疼痛而已。

一切都如自己等人心中的所想,所以這下四人更是放下了心,直衝沖的向著張維浩四人所在的方向而去。

但是卻不知為何,這一次張維浩三人卻沒有像之前一樣,在孫晨薇發起了進攻的時候,一同發起攻擊,而是雙手環抱在胸前,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靜靜地在旁邊看著。

看到這一幕場景,林穎,李嫣然,劉羽等人眉頭緊皺,向葉晨發問道:「他們這是幹什麼,怎麼還不趁此機會發起攻擊,難道他們看不出來他們的對手沒表面上的那麼簡單嗎?」

「我也不清楚他們到底在想什麼,不過他們這麼做,想必有他們自己的想法吧。」回想起之前四人圍在一起嘀嘀咕咕的,不知在商量著什麼的葉晨搖搖頭回答道。

既然葉晨都已經那麼說,林穎等人也沒再多問什麼。

而那向張維浩等人衝去的四人,發現張維浩三人並沒有像之前那樣,趁著那木系法術少女施展法術時進攻,反倒是悠閑的站在一旁。

雖然不知道張維浩四人準備搞什麼鬼,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的陰謀詭計都是無用的。

尤其是一想到自己等人即將擊敗第二場考核中排名第三的隊伍,四人就忍不住心裡一陣火熱。

於是四人齊聲發出了一道猛虎一般似的獸吼之聲,身體一震,氣息大漲,身體外面居然冒出了黃褐色的氣焰一般,在空中形成了四隻猛虎的虛影。

隨著四人雙手不停的往前揮舞,空中的猛虎虛影的前爪也往前揮,直接輕鬆的將攔在身前的藤蔓撕碎。

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而且還不見有絲毫動作的張維浩三人,四人還道對方這是被自己嚇傻了,所以臉上也露出了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

而此時,攔在四人身前的,就僅僅只有一道藤蔓編織成的植物牆了……

就在四人向前揮手,準備操控猛虎虛影撕碎攔在自己等人身前的最後一道阻攔的時候。那施展木系法術的主人孫晨薇卻露出了一副詭異的莫名笑容。

只見猛虎虛影快要接觸到藤蔓搶的瞬間,孫晨薇手結的印一變,低聲喝了一聲,然後面對四人的藤蔓牆上突然長出了巨大的紅色花朵,然後瞬間綻放,並且噴發出濃濃的花粉霧。

四人被這一變化搞得有點措手不及,慌亂之中居然吸入了幾大口的花粉。在花粉的刺激之下,四人不停的大聲大聲的劇烈咳嗽。

這時,只見孫晨薇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笑道:「四位,隨後給你們個機會,投降認輸吧。」

聽到孫晨薇的話,四人心中大怒,讓自己等人投降,這怎麼可能?

看的四人的模樣,孫晨薇搖了搖頭,單手結「未」字印,然後那四人身上竟然迅速長出了根根細小的藤蔓,密密麻麻的,很是恐怖!

…… 藤蔓順著皮膚破體而出,猶如凌遲一般的巨大痛苦直接讓四人忍不住發出巨大的痛嚎悲鳴之聲。

在場的一種人員,不論是像葉晨等人一樣的老生,還是準備走上擂台開始比試的新生,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都禁不住一陣毛骨悚然。

尤其是新生,在看到了這一幕之後,心裡都對孫晨微小隊生出了深深的忌憚,甚至是害怕的感覺。因為除了比試失敗,否則勝出的小隊,在下一次比試之中,都有可能會遇到孫晨微的小隊。有的膽子比較小的人,已經在暗暗的思量,萬一自己小隊接下來萬一遇到孫晨微小隊的話,考慮是不是直接放棄認輸。

不然的話,萬一同樣的招數被施展再自己等人身上的話,想想那巨大的痛苦,還有那恐懼的外表,每一樣都讓人忍不住害怕得發抖。

而那些細小的藤蔓就如同長在那四人身上的汗毛,毛髮等一樣,很是柔軟,在風吹過之時竟然還有一種隨風而起的感覺。

因皮膚被藤蔓撐破,身體內的血液就隨著那些無數細小的滕蔓流了下來,低落在地上。很快四人整個人都變得像是從一個血做的大染缸裡面撈出來的一樣,渾身是血。

加之這像是凌遲一般的巨大痛苦,也讓四人在痛苦的哀嚎悲鳴了一會之後,就再也忍不住這巨大的疼痛,直接暈厥過去,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而在一旁的執法殿的裁判員如此近距離的看到四人身上所發生的事,所受到的震撼與其他遠距離觀看的人是不一樣的。

就算是一年前經歷過了妖獸入侵的事件,見識過了妖獸形成的屍山血海那地獄般的場景。但那畢竟不是人,所以當看到四人身上突然長出猶如髮絲一般的藤蔓,整個人血淋淋的一幕,也是忍不住一陣心驚膽寒。

但在看到四人已經暈厥過去,已經無法再繼續進行戰鬥時,裁判員才強忍住心中的不適感,慢慢走到擂台中間,宣布完孫晨微小隊獲勝之後,便趕緊讓書院的醫務人員將渾身長著滕蔓的四人抬下去治療。

等到醫務人員將渾身藤蔓的四人抬上擔架,正準備抬下擂台去治療的時候,孫晨微制止了醫務人員的行為。

眾人一臉的奇怪,而且臉色不好看,以為孫晨微是還想不顧四人已經輸了,且暈過去了的情況,繼續對四人發起攻擊。

抬擔架的義務人員更是直接臉一黑,怒道:「這位同學,你沒看到他們都已經暈過去了,無法再繼續進行戰鬥了嗎?你還想怎麼樣?」

聽到醫務人員的話,孫晨微知道他們這是誤會自己了,所以搖搖頭解釋道:「你們誤會我的意思了,我並沒有想要和他們繼續進行戰鬥的意思,而是他們身上有著我的藤蔓種子,要先解除,不然的話,假如那些藤蔓種子受到外來靈力及其他力量入侵的話,則會瞬間瘋狂暴長,那樣的話他們就會瞬間斃命。」

「還有他們身上長出了這麼多的細小藤蔓,也要先解除掉,不然的話就這樣抬下去,你們也無法很好的施展治療。」

聽到孫晨微的解釋之後,醫務人員先是臉色大變,但隨後臉色又一松,將四人放下,等著孫晨微解除藤蔓法術。

孫晨微來到躺在地上的四人身旁,深吸了一口氣之後,蹲下,分別在四人額頭的位置上輕輕地點了一下,然後手結「未」字印,低聲喝道:「解。」

然後四人身上的藤蔓頓時就像是失去了活力一樣,迅速枯萎,然後從四人的身上像脫髮一樣,一片一片的脫落下來。露出了一片又一片,無數的密密麻麻的直徑只有三四毫米這麼大的血孔。其身體內的滕蔓種子,也順著這些無數的血孔流了出來。這一幕,假如要是被密集恐懼症患者看到的話,肯定會瞬間暈過去。

在做完了這一些之後,孫晨微便鬆了一口氣,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確認好四人體內再沒有藤蔓的種子之後,才笑著對在一旁等待的醫務人員說好了,他們可以抬下去了。

而看到孫晨微的笑容,沒人覺得很美,反倒是覺得像是來自地獄裡面的魔女一般,滲透人心。

隨即,結束了戰鬥的孫晨微小隊便飛下了擂台,走回到休息的區域休息。

等孫晨微等人回到了休息區域以後,林穎,李嫣然等人便叫上了葉晨,然後一行人前往孫晨微等人所在的位置,準備詳細詢問剛才的情況。

一開始,孫晨微看到葉晨等人來了之後還是有點驚訝,但明白了葉晨等人的來意之後,孫晨微便詳細的為葉晨等人解答了他們心中的疑惑。

原來一開始孫晨微操控藤蔓擊打四人身體並不是沒有目的的,在藤蔓擊中四人的身體的時候,同時也在四人體內播種下了藤蔓的種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