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面前女子所說,林寒神色猛地一驚。

落月殿殿主?

靈武層次第三階段,神魄境的恐怖強者,被尊為「巨頭」的存在!

師尊赤陽王讓自己尋找的故友,竟然有著如此高貴的身份?

要知道,九大殿的殿主,可是僅次於天劍門掌教的尊貴存在,每一位,都是有著神魄境強橫修為,只差一步,就踏入了那傳說中的洞天之境,成就大能稱號。

林寒曾經暗自猜測過這個東方月不少種可能的身份,但他萬萬沒想到,東方月的身份,竟然是九大殿中一位高高在上的殿主大人。 坐在林北望對面的姑蘇雅菲,眼神複雜的看著林北望和陸浩辰。她高昂著修長的脖頸,美的如只白天鵝。

她姿態優美的拿上桌面上的鋪巾,鋪在自己的修長的雙腿上。姿態優雅又撩人。

林北望不禁對著她翻了個白眼,筷子一把夾住了一塊咕咾肉。好久沒有吃姑蘇家大廚子的菜了。這大廚子和這正廳是一樣的,只有正廳開,大廚子才下廚。刀法做工也是比王媽講究的太多了,一道道尋常的菜,愣是被他做出天價來。據說他以前專做國宴的,也不知道是被老爺子使了什麼法子,硬是甘願來了姑蘇家后廚做個家廚。

姑蘇雅菲白了一眼正吃得歡快的林北望。

「按照就餐順序,你不該先喝一下開胃酒嗎?」

姑蘇雅菲說著,白皙修長的手指輕拿起高酒杯,目光若有若無的投向陸浩辰,紅唇輕抿了一口酒杯里的酒。

林北望咽下塊肉,痞笑著說到,「不勞您操心,我年輕,胃口好,大堂姐。」

林北望說完又夾起一塊咕咾肉塞進自己的嘴裡。

她對著姑蘇雅菲開心的鼓動著自己的嘴巴。

姑蘇雅菲面露不悅,小聲的嘀咕了句,「吃那麼多肉也不怕胖死你啊。」

林北望嘴裡正塞著肉,沒法說出話來。

身旁的陸浩辰,夾起一塊咕咾肉放進了林北望的碗里,對著林北望柔聲說到,「喜歡就多吃點。」

姑蘇雅菲氣的拿起酒杯再次喝了一口。

咽下了肉的林北望終於有空說話了,她彎著眉眼看向陸浩辰,甜甜的說了句,「謝謝。」轉而她看向姑蘇雅菲,「大堂姐,你這是上了年紀開始胃口不好了啊!看你喝了那麼多的開胃酒啊!這胃口不好是病,可得治啊!」

「你!」

姑蘇雅菲氣的瞪眼,卻礙於席面上這麼多長輩們在著,不好發作。只好悶頭再喝了一口。

盛蘭在桌底下捏了一下姑蘇雅菲的腿,使了個眼色。

「北望啊,你現在可不得了啊,給我們大家找了個這麼優秀的孫女婿啊!來,叔婆敬你一杯。」六叔婆站起身端起一杯酒對著北望說到。

林北望站起身,痞痞笑著,心中想到這個六叔婆最會看眼色行事了。以前可是對林北望嗤之以鼻的。

「叔婆,不敢當,應該是北望敬你才是。」

北望說著,正準備笑眯眯的飲下一杯酒。

坐在她身旁一直沉默著的陸浩辰伸手止住了林北望手中的動作,「我替你喝。」

林北望「別」字還未說出口,陸浩辰便站起身,拿過林北望手中的酒杯,一口飲下。

姑蘇雅菲笑著站起身,修長的身段在高級禮服的襯托下顯得更加的美麗氣質不凡。她看著林北望說到,「叔婆敬你的酒,怎麼能替喝呢?這樣對叔婆多不恭敬啊……」

六叔婆的臉有些掛不住,她本意是想討好姑蘇家現在勢力正漲的北望的,結果反而是被人做了局,成了惡人了。

「不不,沒關係的。」六叔婆趕忙解釋到,說著自己飲下了酒杯里的酒,忙坐了下去。 此時,看著對面林寒那震動的神色,黑衣貌美女子淡淡一笑,道:「你不相信?」

「相信。」

林寒搖了搖頭,隨即恢復了神色,道:「你繼續。」

「接下來你想知道什麼?」黑衣貌美女子美眸一閃,緩緩出聲道。

「我想知道我師尊赤陽王真正的身份是什麼,還有,剛才你所說我師尊被封印二十年是什麼意思?」林寒深吸一口氣,目光帶著一份沉色道。

話落,黑衣貌美女子點點頭,道:「我只說一次,你聽好了。」

「洗耳恭聽。」

林寒目光凝重,緩緩道。

嗡!

黑衣貌美女子輕輕一揮手,幾塊陣盤從她的袖口中飛射而出,坐落八方,瞬間將這處樓閣內的空間直接屏蔽了起來,就算是一尊強者想要窺聽,都是沒有任何辦法。

接下來,黑衣貌美女子才緩緩看向林寒,開始訴說。

「二十年前,天火大國皇室中,出了一位蓋世天驕,年僅二十歲,就是超越凡武、真武和靈武,踏入了半步洞天之境,成就半步大能的稱號。」

「這位蓋世天驕,為了鞏固皇室威嚴,一一踏上四大宗門挑戰,他先去了北部天琴谷、真魔宗,兩大宗門中,無數天驕敗在了這位皇室蓋世天驕的手中,就算是一些老一輩強者,都是抵抗不了這位蓋世天驕那強大到恐怖的戰力。」

「緊接著,這位天火皇室的蓋世天驕,又將矛頭對準南部更加強橫的鐵血教和天劍門,這位蓋世天驕,體內覺醒的,是天火皇室先祖傳承下來最尊貴的血脈體質,堪稱萬年難得一遇,他踏入鐵血教,短短三天,就擊敗了一百多位鐵血教的真傳弟子,甚至是鐵血教僅次於總教主的幾個強大舵主出手,都是被其鎮壓。」

「橫掃了鐵血教后,這位蓋世天驕便是剩下了最後一個目標——天劍門,在天劍門中,這位蓋世天驕依舊橫掃一大片強者和天驕,但最後,他卻是碰到了一個女子,一個有著絕世風華的女子。」

「當年,這位絕世風華的女子,乃是天劍門的第一天之驕女,不過那位來自天火皇室的蓋世天驕太強橫了,這位絕世風華的女子,根本不是其對手,不過這位蓋世天驕沒有對這位絕世風華的女子出手,反而,他揚言要娶這位絕世風華的女子,並且承諾給其皇后之位。」

「但這位絕世風華的女子,根本不願意成為這蓋世天驕的妻子,對於天火皇室的皇后之位,也是沒有任何興趣,因為,她早就與自己心愛之人成婚,甚至是已經誕下一女。」

「知道了這個消息,那位皇室的蓋世天驕大怒,但他心性天生霸道和殘狠,他不顧一切禁忌,將那絕世風華的女子強行帶走,天劍門掌教想要阻止,但由於諸多天火皇室老怪物的威脅,他不能因為一個女弟子,就讓整個天劍門毀滅,因此,他選擇了退步。」

「而千鈞一髮時刻,那位絕世風華女子的丈夫,正是天劍門當年九殿所有真傳弟子中,最為強橫的存在,也就是二十年前天劍門第一劍道天才。」

「這位第一劍道天才,其資質也是震古爍今,當年僅僅二十歲年紀,和那皇室的蓋世天驕一樣,也是踏入了半步洞天之境,他本來在閉關中,準備衝擊真正的洞天大能層次,但知曉了那皇室的蓋世天驕竟然強行帶走自己的妻子,而天劍門掌教並沒有出手阻止,他驚怒之下,直接從葬劍殿的劍冢中衝出。」

「那一日,伴隨著一道驚天動地的怒吼聲,劍冢中,萬劍悲鳴,那第一劍道天才化為一道烈日劍光,撕裂虛空,從劍冢中衝天而起,直接殺向天火皇朝。」

「當這位天劍門第一劍道天才踏入天火皇朝皇城中的時候,正好趕上那位蓋世天驕囚禁其妻子回歸皇朝的一刻,看著牢籠中的妻子,面色蒼白,顯然是被禁錮了修為,這位第一劍道天才心中湧出滔天的怒意,他悍然出手,與那皇室的蓋世天驕大戰起來。」

「一位是天火皇室萬年難得一遇的蓋世天驕,一位則是資質震古爍今的天劍門第一劍道天才,兩位能夠蓋壓一個時代的年輕天才,都是心高氣傲之輩,為了那絕世風華的女子,進行了一場慘烈到極點的大戰。」

「那一戰,兩位有著縱天之姿的蓋世天才,從皇朝中心,一路大戰到了邊疆的紫月之巔,在紫月之巔上,他們二人繼續大戰,打得天崩地裂,日月沉浮。」

「那一戰,讓無數人動容,太慘烈了,整個天火大國的萬里疆域,甚至是大國之外的浩瀚地域,都是無數強者被驚動。」

「最後,兩位蓋世天才都是搏殺得快要雙雙戰死,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天火皇室的老怪物出手了,那老怪物早就隱藏在虛空之中,最後突然出手,直接將天劍門那位第一劍道天才給重傷。」

「這突如其來的襲殺,讓這位第一劍道天才差點隕落,最後天劍門掌教驚怒出手,將這位第一劍道天才救下來,並且與天火皇室達成協議,讓那絕世風華女子回歸天劍門,天火皇室的那位蓋世天驕,從此不得再覬覦那第一劍道天才的妻子。」

「不過,對於這個決定,那第一劍道天才覺得是一種巨大恥辱,自己為了妻子,為了天劍門顏面,差點戰死在紫月之巔,最後天劍門掌教卻只是挽回了他妻子,就向天火皇室這麼憋屈的妥協了,根本不為自己討回公道。」

「這讓那第一劍道天才大怒,他懷著對於天劍門掌教的極大怨氣,自封修為和記憶,只留下有關妻子的一些記憶,隨後潛入凡俗世界中,並立下血誓,那皇室的蓋世天驕不死,他永不回天劍門。」

「所有人對此,都是譏諷冷笑,因為,那位皇室的蓋世天驕太強大了,沒有人可以鎮殺掉他,但那第一劍道天才臨走前卻是向所有人立誓,有朝一日,他必能尋找並培養出超越他的存在,承載他的所有希望,鎮殺那位皇室的蓋世天驕,讓自己重回天劍門。」

……

整整半個時辰,林寒都是在沉默中,靜靜聆聽。

「好了,我知道的,也就這麼多了。」黑衣貌美女子輕撫了下自己的秀髮,隨即看了看對面依舊處於沉默中的林寒,並沒有打擾,只是美眸眨了眨,靜靜望著他。

許久。

林寒終於動了動眼眸,語氣無波道:「二十年前,那位天劍門震古爍今的第一劍道天才,應該就是我師尊赤陽王,而那位絕世風華的女子,當年天劍門的第一天之驕女,應該就是如今的落月殿殿主,東方月。」

「沒錯。」對面,黑衣女子點點頭。

林寒長出一口氣,他沒想到,在燕國那種小小的偏僻之地,竟然能夠牽扯出如此驚天動地的一段往事。

師尊赤陽王,當年何等風華絕代,與東方月本是天劍門中的一對神仙眷侶,但最後卻是被那天火皇室的蓋世天驕硬生生拆散,落得一個凄慘無比的下場。

這是一種大恨。

一怒為紅顏,更何況,東方月,乃是赤陽王的妻子。

「師尊,沒想到,你真正的身份,竟然有著如此榮耀!你最後所言,要尋找並培養一位超越你的存在,承載你所有的希望,鎮殺仇人,難道,就是我嗎?」

林寒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縱然自己對當年那個絕世無雙的「赤陽王」十分陌生,但,林寒想到了赤陽王當日被楚無道等人算計的凄慘,想到了那最後對自己的囑咐,想到了為了讓自己逃生,不惜燃燒自己的本源……

無論如何,赤陽王,一直都是自己的師尊!

「呼!」

許久,林寒目光露出一絲冷意,猛地看向對面的黑衣女子,緩緩出聲:「那位二十年前天火皇室的第一蓋世天驕,到底是誰?」

「你真的想知道?」黑衣女子嘴角劃過一絲莫名的意味。

「當然,師尊願為我而死,我必為師尊雪恥!」

林寒緩緩出聲,眸子平靜。

看著林寒語氣中的堅決,對面的黑衣女子眼眸動了動,似乎是閃過一絲欣慰,她輕啟紅唇,道:「那位當年橫掃四大宗門的天火皇室第一蓋世天驕,叫做君天帝,正是當今天火皇主,力壓四大宗門無數強者的蓋世存在!」

「天火皇主,君天帝!」

林寒眸子猛地一閃。 整個樓閣,陷入了沉默之中。

氣氛,顯得有些沉重和壓抑。

「天火皇主君天帝,有多麼強大?」林寒忽然出聲問道,眼神直射對面的黑衣貌美女子。

「我也不清楚。」

黑衣女子搖了搖頭,隨即嘴角帶著一絲苦澀道:「不過他二十年前就超越了凡武、真武和靈武,踏入了半步洞天之境,如今,二十年過去了,他本身也是萬年難得一遇的蓋世天驕,你應該可以想象得到,如今的君天帝到底有多麼強大,無人可以揣測!有人懷疑,他已經超越四大宗門掌教,成為天火大國萬里疆域中新一任的第一強者!」

「第一強者!」

林寒念叨著,不留痕迹地握了握拳頭。

「林寒,你可不要衝動,我告訴你真相,只是想要解開你的心結。」黑衣女子說著,忽然伸出光潔的玉手,握住了林寒的手。

由於處於強烈的思索中,林寒都沒有發現自己的手掌被一雙柔軟的玉手給握住,他只是思索著點了點頭,道:「我不會這麼衝動的,這些,對我來說都還太遙遠了,但,我知道,總有一天,我會為師尊雪恥!當著所有人的面,告訴他們,師尊當日的誓言,並不是一個玩笑!」

話落,林寒這才發現,自己的手掌,被一個光潔滑嫩的玉手握住,他神色微微一愣,道:「師…師姐?」

「怎麼了,安慰一下你不行嗎?」

黑衣貌美女子縮回了自己的玉手,隨即故作不在意道:「既然你知曉了一切,真相大白,那我就走了,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我想你應該也清楚了,我只想奉勸你一句,在沒有強大到一定層次的時候,千萬不要試圖挑釁天火皇主那種級別的存在。」

「師姐,說到現在,我還不知道我師尊赤陽王真正的名諱。」林寒頓時說道。

「他……」

黑衣貌美女子似乎是猶豫了一下,但還是輕輕咬了一下紅唇,道:「赤天歌。」

赤天歌!

領悟大日乾坤劍的天劍門第一劍道天才,劍道資質震古爍今!

「我知道了。」

林寒點點頭,隨即忽然咧嘴一笑,道:「不知道師姐你如何稱呼?還有師姐你的身份?」

「叫我雪兒師姐就行了,至於身份,我只是落月殿麾下一個小小的真傳弟子罷了。」

黑衣女子嘴角劃過一絲笑意,道:「最後再提醒一下你,你師尊赤陽王,如今應該早就被天火皇室的人從燕國帶走了,不過放心,有著二十年前的協議,天火皇室的人不會對他怎麼樣的,一切,都需要一個人出來打破這一個僵局,我希望那個人,會是你,而且,那個人,也只能是你。」

「那燕國現在?」林寒目光露出一絲冷芒。

「屍道人當時是天火皇室派去鎮壓赤陽王的,現在赤陽王被天火皇室帶走,屍道人任務完成,燕國那個彈丸小國,沒有人會去管其生死滅亡。」

最後一句話傳來,黑衣女子直接踏步走出了樓閣,轉眼便是消失在了天際。

「小寒子,接下來你要做什麼?」小雀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既然已經確定了天火皇室不會為了燕國這麼一個小小的彈丸之國出手,那麼,我想回一趟燕地,雖然師尊赤陽王已經不在那裡,但十萬赤陽忠魂,還有不少倖存下來的赤陽谷師弟師妹們,卻是一直在那裡等著我,所有在燕國的仇,燕國的恨,也是時候,做一個了結了…」

林寒緩緩出聲,語氣中帶著一份隱隱間的鋒芒,浸著冰冷殺意。

……

三日後,一條寬闊的大道之上,遠遠走來兩道身影。

一人一狗。

人,乃是一個面目清秀的少年郎,一襲青衫,背負銹劍,眸光明亮,氣勢非凡。

狗,是一條軀體雄健的黃皮大狗,不過怪異的是,這條黃皮大狗乃是用兩根粗壯的后狗腿子直立走路,看上去讓人忍不住要發笑。

不過這黃皮大狗根本不在意周圍一些偶爾路過的武者的怪異目光,就這樣抬頭挺胸走著,大嘴巴咧著,洋洋得意。

這兩道身影,正是從天劍門離開的林寒和大黃狗。

此次,在林寒的計劃中,除了回到燕國誅殺老賊楚無道,還有一個目的就是回家看看。

距離上次離開燕地,已經過去了很長一段時間,無論什麼時候,那個小小的林家,總是林寒心中最溫暖的一片地域。

無論林寒在外流浪到哪裡,流浪到什麼時候,只要自己的家族在,他的心,就一直不會迷惘,因為,那一個小小的家族中,有著自己的父親、父親、爺爺和無數親人。

「死狗,這次回去,靈石你隨便用,一定要給我家族布置出一個曠世大陣,固若金湯。」林寒看著身旁的大黃狗,出聲說道。

「那必須的,只要靈石到位,本帝出手,絕對將你家族打造得嚴嚴實實,就算是洞天大能級別的蓋世強者,都殺不進去。」大黃狗咧著大嘴,信誓旦旦道。

「哼,這笨狗就會說大話。」小雀的身形在林寒背後顯化,頓時撇了撇嘴道。

「小麻雀,你說話注意點,本帝要是在巔峰時期,你們那什麼吞天神雀一族的族長,都只有資格給本帝提鞋。」大黃狗汪汪直叫。

「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雀爺我懶得跟你這條笨狗一般見識。」小雀輕哼一聲,隨即沒入了林寒的腦海中。

整整半個月。

林寒和大黃狗穿梭了一片片崇山峻岭、深水大澤,終於來到了燕地邊緣地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