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派出去的這三千人隊伍……就這麼,突然……失聯了???

周傲心緒突然有些不寧。

他急忙派遣了兩名手下,急速驅車,朝著星園別墅方向悄悄飛馳而去……、

去探查一下現場情況?

看看到底現場情勢如何了……

可,那輛眼線車驅車出去……

十分鐘后,也徹底失聯了。

電話根本打不通。

兩名手下也失聯了……

這??

一組眼線組,車輛剛派出去,十分鐘后……就突然失聯了?!

這???

那星園別墅,究竟發生了什麼??

此時的周傲,面色前所未有之凝重警惕……!!

三千號人,齊齊失聯??

一股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

「撤……!」

「速速撤離……!」

周傲感覺事情不妙,連忙對前排的司機厲喝道……!!

前排的司機,瞬間反應過來,點頭!

「嗡……!」司機啟動轎車,猛地調頭,駕駛著賓利轎車,急速飛馳,逃離遠去……!塔廟深處,光線昏暗,空氣冰涼。

不到一會兒,林寒已經隨著那青色僧衣來到了深處一處石室前。

此時,推開面前的石門,青色僧衣那唯一一個乾癟的手掌伸出,指向那石室中央的一塊懸浮在半空中的銅鏡,道:「那,就是我的執念。」

林寒將目光投射過去,那銅鏡之中,開始出現了一幕幕場景

《龍血神帝尊》第二百五十六章舍利子(四更) 司薰常常想如果可以再來一次高考那她一定要努力學習,考上考古學。因此她上古代魔文課時覺得自己找到了屬於自己的老本行。

司薰看著書本里簡單的入門介紹,和滿書古魔法與堪比甲骨文的文字,感覺到了哪個世界的考古學都不容易。

「如果你想用魔法自動翻譯出來如尼文那幾乎是徒勞,因為他們本身就帶有魔法。」教授瞥了一眼旁邊想要對《古代魔文簡易入門》施法的莫麗說道。

「我希望你們都可以買一本魔文字典以便以後的作業上遇到難處,當然現在這個東西對於你們來說太早一些等到二年級你們選修我這門課的時候會用到。」教授

「誰會選修這種奇怪的東西,看起來好像亂畫一通的符號。」莫麗低聲對司薰說道。

「我想選修,我覺得吉納維芙也會選修這個,她的魔咒一向厲害。」司薰想起吉納維芙把西里斯和另外一個女孩變出狗耳朵的優秀魔咒。

「吉納維芙的魔咒學的着實優秀,看看咱倆的變形咒我們還是要向她學習啊。」莫麗拍了拍司薰的肩膀。

司薰一下課就狂奔到樓梯上看着左右胡亂轉的樓梯她深吸一口氣,她就不信了自己還能在上課路上迷路!

「喂,司薰你在這幹嘛?等會不是咱們兩個學院的魔咒課嗎?」埃爾默湊過來順着司薰的視線往樓梯上看。

「我……在等對的樓梯過來。」司薰無奈的說

「現在就是了,走吧。」埃爾默拉着司薰就往樓梯上走。

「對了,我們昨天上飛行課聽教授說有一批掃把出了問題需要返修,估計當時你就是倒霉用了那批有問題的掃把了。」埃爾默

「你們應該感謝我以身試險,要不然也不可能發現掃把有問題。」司薰

「是是,我們快點吧要不然就要遲到了。」埃爾默向前猛跑幾步推開了魔咒課教室的大門。

「看在麥克米蘭小姐還有傷的份上,就不說你們了,以後上課要提前幾分鐘到哦。」弗立維教授示意他們趕緊坐回座位。

「我們今天學習漂浮咒——羽加迪姆勒維奧薩。」弗立維教授等待眾人溫習十分鐘課本簡單了解漂浮咒后開了口。

「注意我的口型和重音位置,羽加迪姆勒維奧薩!」弗立維教授輕輕一抖魔杖桌子上的羽毛就隨着他的動作漂浮在空中。

一片驚呼聲中眾人開始躍躍欲試起來,在司薰的頭髮第五次被身後同學用魔杖指揮飄起來后,司薰扭頭拯救下來自己被揪的生疼的頭皮。

「親愛的,我想你應該知道,咱們今天漂浮咒的對象是羽毛而不是你前座可憐的秀髮。」司薰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後面人連連道歉。

「砰!」不遠處的羽毛飄到空中劇烈抖動最後化為了一團火燒着了教授身旁的課本。

「哦,斯特小姐!你不要用你的魔杖戳那根羽毛,要有一定距離輕抖手腕。」教授無聲使用了清水如泉澆滅了火勢。

「好的,先生。」達琳·斯特不好意思的做了個鬼臉。 轉眼間五日時間已過,今天便是惠陽郡主的及笄禮。

一大早婧瑤在丫鬟們的服侍下梳妝打扮好了。

「小姐今日定能艷冠群芳。」桑雪輕輕的給婧瑤披上大敞。

「今日的正主是惠陽郡主,我低調一點就行了。」婧瑤可沒有搶人風頭的習慣。

桑雪聞言不以為然,雖然今天自家小姐穿的很是簡單,看起來低調極了。

可就自家小姐的容貌,她覺得穿粗布衣服也難掩艷冠群芳的氣質。

「走吧!時間也不早了,去遲了不太好。」今日護國府大夫人趙氏、二夫人陳氏、滄瀾王妃,以及婧瑤姐妹幾個加李婉然。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坐著馬車向襄城王府走去。

今日的襄城王府唯一的嫡女及笄,自然是人來人往的,不少縱室王妃、世家夫人都已經到了差不多了。

襄城王妃帶著人在內院的門口迎接女眷。

她遠遠的見婧瑤一行人,便笑意盈盈的迎了上里:「滄瀾王妃、趙夫人、陳夫人幾位小姐未曾遠迎,趕緊裡面請。」

「恭喜王妃了。」滄瀾王妃讓人身後的丫鬟奉上賀禮,簡單的寒暄了幾句,便由襄城王府的丫鬟帶著向大廳走去。

襄城王妃忙著迎接後面的客人們,便知囑咐了丫鬟們伺候好,便又忙著迎接其她客人了。

滄瀾王妃一行人進了大廳,笑著和眾人打過招呼之後,便各自找自己屬下的夫人們說話去了。

剩下的婧瑤姐妹們,自然也有自己的圈子,也各自去找自己相熟的小姐妹了。

婧瑤向來不是很喜歡這樣的場面,看了一眼見廳內沒有和自己交情甚好的千金,便自顧自的找了一個安靜的角落坐下來靜靜的看著廳內各家夫人們八面玲瓏的閑聊著八卦,雖說是在閑聊家長里短,可要是你仔細聽還是能聽出其中的一些比較重要的消息來。

就這樣婧瑤撐著下巴,趕緊還挺有意思的。

「明月郡主。」一位穿著橙色衣服的千金走上前來給婧瑤打招呼。

「陳小姐」眼前這位穿橙色衣服的千金便是婧瑤二嬸的娘家侄女,因著二夫人的原因,婧瑤和對方也不算陌生。

陳小姐見婧瑤一個人坐在這裡,便想著和對方打打招呼。

「郡主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裡,那邊眾千金們都在玩遊戲,郡主不過去一起嗎?」

婧瑤笑著搖了搖頭:「這裡清凈,我就不去了,你們去玩吧!」

陳小姐見對方無動於衷,一副不想和自己多說的樣子,礙著對方的身份她也只能離開了。

「婧瑤你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裡了?」陳小姐剛離開,一道屬下的聲音便在婧瑤身後響起。

婧瑤聞言轉身便只見,一個一襲迷離繁花絲錦製成的芙蓉色廣袖寬身上衣,綉五翟凌雲花紋,紗衣上面的花紋乃是暗金線織就,點綴在每羽翟鳳毛上的是細小而渾圓的薔薇晶石與虎睛石,碎珠流蘇如星光閃爍,光艷如流霞,透著繁迷的皇家貴氣。

走近才發現對方一雙漂亮的雙鳳眼,濃密的睫毛使眼睛越發有神,輪廊分明的精緻臉龐上,額頭光滑而飽滿,小巧而挺直的鼻子,薄而紅潤的嘴唇,她便是當今的樂陽公主。

婧瑤站了起來,很是驚喜:「公主怎麼出宮了?」因著從小都是在宮學里學習的,所以婧瑤和皇室的幾位公主關係都還不錯,尤其是和樂陽公主的關係更是不錯。

樂陽郡主笑了笑著說,「我知道今日是惠陽的及笄禮,所以昨日特意求了母妃讓她放我出宮,結果我嘴皮子都快磨皮了,但母妃沒答應,最後無奈之下我只能去求皇祖母了,還是皇祖母疼我,最後她大手一揮就同意我出宮了呀!」樂陽公主的性子活潑好動,最喜歡湊熱鬧了。

「好吧!待會宴會散了要不要去護國府坐坐。」

「一定要去的,我費勁千辛萬苦出宮就是為了護國府玩的,可不只是簡簡單單的來參加惠陽及笄禮這麼簡單的,最後的目的還是我想護國府的飯菜了。」因著樂陽公主的性子,經常往宮經常往宮外跑,但她大多數時間出宮都是去護國府找婧瑤玩。

眾千金見樂陽公主來了,一個個連忙很是熱情的過來和樂陽公主說話。

不到一會兒她們二人身邊便圍滿了人。

好在沒過多久,吉時便到了。

人也已經到齊了,婧瑤和樂陽公主被安排在了前面的位置上,賓客入席。贊禮唱:「請賓客入席。

贊者隨主人上前迎接,襄城王和襄城王妃坐在上首與正賓、客人互行正規揖禮后入坐。

贊者將正賓、客人引入席位落座后,主人方可落座。

今日的正賓是肅王妃,贊者是襄城王妃娘家的侄女。

襄城王和襄城王妃入席后。襄城王站起來端著酒杯道:「今日是小女的及笄禮,多謝各位親朋、各位好友光臨,下面小女惠陽笄禮正式開始。」

贊者也就襄城王妃的侄女,王小姐先走出來,以盥洗手,於西階就位;接下來便是惠陽郡主走出來,至場中央,面向南,向觀禮賓客行揖禮。然後面向西正坐,在笄者席上,王小姐拿起梳子象徵性的給惠陽郡主梳頭,然後把梳子放到席子南邊。

接下來便是正賓手做準備。肅王妃先起身,主人隨後起身相陪。肅王妃於東階下盥洗手,拭乾。相互揖讓后肅王妃與襄城王夫婦各自歸位就坐。

然後便是惠陽郡主轉向東正坐,有司奉上羅帕和發笄,肅王妃走到惠陽郡主面前;高聲吟頌祝辭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棄爾幼志,順爾成德。壽考惟祺,介爾景福。」然後跪坐下,為惠陽郡主梳頭加笄,然後起身,回到原位。

王小姐為惠陽郡主象徵性的地正了正笄。

惠陽郡主起身,眾位客人向惠陽郡主作揖祝賀。

惠陽郡主回到東房,王小姐從有司手中取過衣服,去房內更換與頭上發笄相配套的素衣襦裙。

惠陽郡主著襦裙出房后,向來賓展示。

然後面向父母親,行正規拜禮。這是第一次拜。這次是表示感念父母養育之恩。

惠陽郡主跪了下去,深深的磕了一個頭:「女兒叩謝父母養育之恩。」

惠陽郡主面向東正坐;肅王妃再洗手,再複位;有司奉上髮釵,肅王妃接過,走到惠陽郡主面前;高聲吟頌祝辭曰:「吉月令辰,乃申爾服。敬爾威儀,淑慎爾德。眉壽萬年,永受胡福。」王小姐為惠陽郡主去發笄。

肅王妃跪下,為笄者簪上髮釵,然後起身複位。

王小姐幫惠陽郡主者象徵性地正髮釵。

惠陽郡主再次回到東房,王小姐取衣協助,去房內更換與頭上髮釵相配套的曲裾深衣。 肖北現在四十歲左右,是娛樂圈是響噹噹的人物。但是江南曦不關注娛樂圈,所以,她並不認識此人。

如果夜靜軒在這裡,他估計要恭敬地叫一聲前輩,或者老師。

肖北雖然沒有見過江南曦,但是也是認識的。畢竟江南曦現在是夜北梟的夫人,是家喻戶曉的。

更何況,肖北也是場面上的人物,這方面的信息,更不能缺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