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面對能讓天宇搖動,鎮壓而下的天碑,韓星全力抵禦,迅速躲避後退。

但他面對的是從未經歷過的、不可匹敵大殺招!

他的荒古混沌玄金聖體末能大成,又怎能與「天」對抗……更別說天碑宛如一座神山落下。

韓星縱然全力抵禦,但最終還是跌落在了天碑的下面!

天碑寸寸下落,以韓星的荒玄金混沌聖體,居然也感受到了沉重如山的壓力。

他的嘴角己經溢出了殷紅的鮮血!

「玄武裂天印!」危急時刻,韓星像是一頭蠻荒狂龍,從天碑下方一躍而起,神力滔天,轟的一聲,打出了自己的道!

「玄武裂天印」乃是天帝所授的「天符法印」一百八十八道印訣中力量最大的一印,此刻被韓星以自身真龍之力,疊加其上,用神通打出。

剎那間,「玄武裂天印」中發出了龍吟龜嘶之聲,豁然現出了龍頭龜身,龐巨如山。

在崩天裂地般的呼嘯中,一隻巨大的神龜竟硬生生的頂起了神山般的天碑!

「玄武的蛇頭變成了龍頭,這是……青龍與玄武合體之力!」眾人被驚呆了!

天碑重重地砸在龜背上,被玄武頂在龜背狂飆般上升,越拔越高……

突然,玄武凌空反轉,轟的一聲,天碑被凌空拋了出去,直滾向了九霄雲外。

大力的反震,讓韓星胸口如錘重擊,發出一聲悶哼!

韓星最後時刻的全力抗拒,己是勉力。

他在發出最後一擊時,終是不堪重負,遭到了天碑力量的反噬。

雖然只是一瞬間的反噬,但對於已然拼盡全力的韓星來說,卻是一根稻草能壓死一隻駱駝!

力抗「天道」,讓他不堪重負,渾身筋骨欲斷,當真一絲力量也沒有了。

韓星無以為繼,被震飛當場,張口便噴出了一口鮮血,連神識都委頓了。

他體內縱有諸般法寶,沒有強大的神識召喚,根本使不出來!

饒是這樣,巨大的反震,也令宋黑武受到了莫大的衝擊…… 宋黑武的頭頂直接開裂出一道血口,鮮血順著頭頂嘩嘩往下淌,臉色猙獰的如同煞神惡鬼一般。

但就是這樣,宋黑武卻沒有停止對韓星的攻擊。

他甚至都顧不上運功療傷,強忍著疼痛,以極快的速度撲到了韓星面前,一掌擊向了他的胸口。

韓星無以為繼,人整個被拍的倒飛了出去。

「哇」的一聲,他仰天噴出了一大口鮮血……

韓是人尚未落地,便被宋黑武凌空一腳踏下,重重踩在了胸膛之上。

嗆鋃一聲,宋黑武拔出了寶劍!

他腳踏韓星,志得意滿地暢快大笑:「哈哈……荒古聖體很了不起嗎?卻被我踩到了腳下!」

宋黑武突然變的臉色猙獰,手指韓星,惡狠狠地罵道:「小兔崽子,老子的神識都差點被你震碎了,雖然傷勢嚴重,但也值了!你,就是我在秦洲大陸成名的墊腳石,斬殺你這個荒古聖體,能讓我享有無比的榮耀!」

韓星極力抗拒,但這隻素日里一指就能彈開的腳,現今踏在身上,卻像山嶽一般沉重,讓他的掙扎不起絲毫作用。

此刻,宋黑武眸子里放著炙熱無比的光芒,說到激動之處,嘴角上的吐沫四濺:「我成功了,放眼天下,又有誰能靠一己之力斬殺荒古聖體?只有我能辦到!我才是天上地下第一人!如此以來『天道』便會眷顧我,讓我白日飛升,成仙!」

但宋黑武並沒有注意到,在他因為拔劍而導致腳下的力道微微收斂,更因狂亂而手舞足蹈,讓踏在韓星胸膛上的腳來回移動,造成腳勁時緊時松。

便在這個時候,韓星體內的《道經》突然一動,一個巴掌大小的太極形狀的陰陽圖,緩緩開始在他丹田上方轉動。

隨著太極圖的轉動,他所煉化的那條真龍大脈的靈氣,從丹田的「顛覆世界」領域中,像是暴動了一般,噴薄而出。

靈氣山洪爆發一樣迅速填滿了韓星本已靈力乾枯的奇經八脈,沖實到了他的血肉之中,演化成了無比雄厚的混元戰力。

韓星本來極度虛弱,力小如蟻,片刻間,便覺的體內靈氣真元充沛量己達到了頂點。

這股混元戰力再不發泄出去,只怕身體就要爆炸!

強大的靈力,讓他的神識也不再昏沉,變的空前的強大。

「你怎麼還不動手?」宋黑武腳下的韓星突然冷笑了起來:「你以為你能殺得了我嗎?」

「到了這個時候你還嘴硬,居然還敢雇我動手,看我現在就要你的命!」宋黑武聞言大怒。

就在他劍往下刺的一瞬間,突然看到了韓星的雙眼中,沒有一絲慌亂,頓時,一個極端不詳的預感油然升起……

他不可置信將劍停在半空,問道:「你……你……竟然不怕死?」

韓星哈哈大笑:「哈哈哈……宋黑武,你真是個大傻逼,死到臨頭了,尚且不知,怕死的應該是你,而不是我!」

宋黑武被氣的一口血幾乎噴了出來:「你……你你你……去死吧!」他用盡全身力氣,將劍朝韓星的腦袋狠狠刺來!

就在宋黑武的劍剛剛抵近韓星的兩眉之間時……

韓星的印堂中突然射出一道戟形光華,喀嚓一聲,將宋黑武的寶劍斬為兩段!

「去你奶奶的,你去死吧!」緊接著戟光如電,順著宋黑武頭頂上開裂的口子,順勢劈了下去。

「啊……」

宋黑武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大好的頭顱被劈成了兩半,像葫蘆瓢一樣,在鮮血飛濺中紅的白的腦漿,像流汁的瓜瓤一樣,頓時咕嘟嘟的冒了出來。

「太噁心了!」韓星怕濺到身上,身子猛然挺起,雙掌迅猛若風雷一般地擊打在宋黑武的胸膛上。

「咔嚓」一聲,宋黑武的前胸直接癟了下去,整個人也被掀飛出十幾丈遠。

「撲通」一聲,他的屍體恰巧不巧的落在了「天殺堂」那位以發遮面的修士腳下。

絕地反擊!

任何人做夢也想不到,韓星在這種情況下,竟然分分秒秒地改寫了戰局,將『天道』力量附身的殺手,打成了一堆爛肉!

韓星一個筋斗翻身站了起來……

他只覺的方才一擊,並沒有將體內的滿盈靈力全都發泄出去,體內經脈膨脹,靈氣如沸,已經超出了自己修為境界的承受範圍。

再這樣下去,只怕自己的荒古混沌玄金聖體又要晉級了,馬上就會在此地開始渡劫!

奶奶的,荒古混沌玄金聖體晉級是好事,但此時此刻,千萬千萬可別……那會誤了我的大事!

等老子渡完天劫,這些兔崽子會跑的一個不剩!

「拳擊星河碎,玄武裂天印……給我破!」韓星突然心間一動,仰面朝天,竟然面對著空中尚未消散的天碑又是一掌!

他再一次發動了攻擊,藉此宣洩體內的澎湃混元戰力!

玄武裂天印在這股能量的狂濤的催動下,似乎把神話時期真龍玄武的力量完全激發了出來!

從印中竄出一條宛如實質的咆哮飛騰青龍和一隻齜牙吐信如山大的玄武,雙雙舉爪,以力拔山兮氣蓋世之勢,拍向天碑!

「轟隆隆……」

玄武裂天印撞上天碑,發出了天崩地裂的聲響,天碑自那高天之上墜落而下,成為一地瓦礫,其中的玉牌已經變得粉碎!

猛然間,高懸在烏雲後面月盤大的巨眸,似被人在瞳孔仁上刺了一針,竟然流淌下漫天的血水,將整片天空染的赤紅一片。

隨著一聲蒼老而低沉的厲吼從天際傳出,滿天的烏雲急劇收縮,最終消失於九天之上的異次元空間不見了。

眾人非常吃驚,這簡直不可思議!

韓星竟然如此瘋狂,敢與「天」的力量「叫板」!

縱然這只是天道的萬分之一力量,換做他們,任你法力無邊,恐怕也要飲恨當場。

董元山及各峰主包括闖入葯園中所有的人未曾想到韓星的實力絕對超乎想象,抽身便想往外退。

「晚了,你們今天誰都走不了,這葯田,就是我給你們準備好的萬人坑!」韓星怎會給他們遁走的機會,腳踏鯤鵬虛空步衝下,速度之快,令所有人咋舌。

他手中的屠天戰戟立劈而下。

「喀嚓」一聲,血光崩現。

一聲凄厲的慘叫驟然傳出,韓星一戟斬掉了一位長的頭顱,從屠天神戟上衝出一道黑煙,連他的元神都吞噬了進去!

「這是第一個,下一個輪到你了!」韓星冷眼看著另外一名長老,瞬間將他的退路截住。

一隻金色大手突然探出,韓星直接掐住了這位長老的脖子,像拎只雞一樣,一把捏碎了他的喉嚨,隨手將血肉橫飛的屍體甩了出去!

「你是第三個!」 Omega穿成惡毒女配後 韓星指向陰獄峰的長老南宮迷塵。

隨著韓星的喝聲,一道虛幻之影快如閃電般的撞來,讓南宮迷塵頓時心神巨顫,眼中生出無盡驚懼之意。

他知道自己無法逃離,一咬牙,手上靈光一閃,拿出了一塊黑鐵令牌。

黑鐵令牌上面刻有無數古樸咒文符篆,傳出陣陣恐怖的氣息,似乎是裡面封印了什麼可怕的存。

南宮迷塵眼中瞬間閃過幾分肉疼之色,但他別無選擇……

修士最大的悲哀就是……人沒了法寶還在!

既然如此,又留之何用!

南宮迷塵伸手捏出了一個奇怪的手印,朝黑色令牌上一點,同時猛喝一聲:「咄!」

黑色令牌突然炸開,隨著一團黑霧升起,天地間陰風狂卷,煙中裹著一尊神魔的光影猛地從當中沖了出來。

這尊神魔通身墨綠,黑色的肌肉虯結,天邊的煞氣從其身體內驀然散發而出,隱約從中現出了無數冤魂,在仰天嘶吼。

這些冤魂似乎都是這尊神魔在無數滄桑中斬殺的,然後將其困在體內,伴隨他永存至今。

巫族!

韓星忽然想起,刑天曾經對自己所言……古之巫族,分為巫術一脈和戰巫一族。

而眼前這尊神魔人以厲鬼冤魂煉體,又以怨煞之氣聚形,分明是巫族中的強者神念所化。

韓星抬首,把目光又淡漠的轉在南宮迷塵手中所掌的鷹嘴腐骨釘上,心下頓時全然明白了……

韓星驀然邁步,跨到了南宮迷塵的面前,恨恨的罵道:「當初宗門大考之際,你指使手下,以催心術害我,又殺人滅口,今日天理昭昭,讓你落入我手中,我定將你碎屍萬段,方解我心頭之恨!」

便在此時,那尊神魔開口:「下界的信徒,為何要召喚我從外域降臨到此?」聲音滾滾,似從九幽地獄傳上來一般!

外域降臨?眾人驚詫不已!

一瞬間,韓星心中也畫了個大大的問號……

傳聞巫族萬年不出,蟄伏在極荒之地,卻沒想到卻是隱世在外域,竟然派人潛伏在秦洲大陸,看來此舉,大有深意……

「巫神魔祖大人,此子乃是荒古血脈,其體內血液及我巫族錘鍊強橫戰體的至寶……故而才打攪你下界,斬殺此人!」南宮迷塵的聲音帶著焦急、緊張和強烈的驚恐!

巫族強者,不敬天敬地,唯敬強者,最恨的就是懦弱之人!

南宮迷塵他唯恐說出「求救」二字,這尊神魔會拂袖而去。 「這裡有一絲古之大帝的氣息在波動!」這尊神魔並沒有理會南宮迷塵,而是把目光狠狠的盯在韓星身上。

他的眼神迷惘中帶有仇恨,彷彿與韓星是世仇一般!

「老子臉上刻花了么,讓你這麼個醜八怪這麼盯著看?」韓星不解……

但略微沉思,就知曉了其中的緣故……

在無上界最慘烈的那場黑暗戰爭中,天帝以夔皮為鼓,擒殺了大荒祖巫蚩尤,又斬戰祖刑天於常羊山。

現今自己身上有天帝的氣息,又焉能不讓這個巫祖魔神動怒!

韓星驟然省悟……

此地離當年黃帝用青銅天棺鎮壓刑天之地,近在咫尺……

因為龍淵宗山下的龍槽澗,則正是羅浮古洞入口,而刑天洽洽被鎮壓在裡面!

怪不得巫族會派人潛伏在龍淵宗,他們是要尋找刑天的干戚與頭顱!

一想到此,任是膽大包天的韓星,心中也難免一凜:若是這域外巫族得知,他們的老祖宗刑天被自己收為屠天戰戟的器靈,只怕會舉全族之力,前來討伐自己。

屆時,整個秦洲大陸都會被他們打沉!

這股仇恨,雖是己歷經了多少世劫,但決難磨滅!

即使是滄海桑田之後,也無法阻止巫族向自己復仇的腳步!

韓星目光微閃,暗自道:「奶奶的,待老子荒古混沌玄金聖體大成之後,先到域外去把你們滅了,省得給這片大地留下禍端!」

說時遲,那時快。

空中的黑霧突然擴散,那尊神魔大巫的身子突然飛騰而起,身軀在空中飛快變大,霎時間就化成了一個身高千丈似真似幻,漂浮不定的巨魔。

他驀地一聲大吼,從黑雲中伸出一隻像龍爪般足有山一樣大的爪子,向韓星當頭抓了下來!

韓星毫不動容,他知曉,這尊神魔大巫也只是一縷留在黑鐵令牌中的神念,是嚇不住自己的。

神念之威,雖是強絕,畢竟不是肉身,有其弱點所在。

自己只要能夠破除它自身的防護,再加至強攻擊,便能摧枯拉朽般的將其神念滅除。

若非是怕走露了刑天的消息,韓星只需用屠天神戟化成的罡煞刀氣,便能將他滅了。

但韓星卻是顧慮重重,他怕屠天神戟中的器靈刑天,見了神魔大巫為巫族之人,不忍下手,臨陣反水。

屠天神戟暫時不能它出現!

另外,刑天一旦暴露,一定有人可以推測出真相,只怕整個羅天界的巫族都會以自己為敵,在自己聖體大成之前,先不招惹這個大麻煩。

所以,他乾脆將屠天神戟封於自己的印堂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