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斯德斯點了點頭,看樣子這個世界比自己所處的世界和平多了啊。剛才自己就一直在看整個街道上人們的表情,全都是興高采烈的。很明顯,這個世界至少和平多了。

而且剛剛自己殺了幾個人,如果是在原來的世界,憑着自己的權力當然無所謂。不過現在是在穗乃宇的世界,也不知道穗乃宇在此處世界的權力怎麼樣,所以剛才的事肯定是很麻煩的。

想到這裏艾斯德斯就乖乖的聽從著穗乃宇的安排,畢竟自己還不太了解這裏。而且穗乃宇還是很可靠的。

穗乃宇看到艾斯德斯點頭,就對着她笑了笑。

然後就拉着穗乃果和雪穗的手,向著地鐵方向走去。

艾斯德斯自然跟在了穗乃宇三人的後面。

很快四人就坐上了地鐵,穗乃宇本以為艾斯德斯會好奇的四處亂看,但沒想到艾斯德斯是挺好奇的,但也僅僅是瞄了幾眼。

不愧是帝國的將軍,就是淡定!

因為穗乃宇家距離上車的這站只有兩站距離,所以很快四個人就到了家門口。

站在家門口穗乃宇沒有進去,叮囑穗乃果和雪穗不要亂說等自己一會回家之後,直接讓兩個妹妹回家了。二人點了點頭。反正媽媽肯定在家,畢竟自家是開和果子店的。

親眼看到二人走進家門之後,穗乃宇才拉住艾斯德斯的手往一旁的公園走去。

現在把艾斯德斯帶回家感覺不太現實,雖然父母很開明,但畢竟自己現在才上國中二年級!時間過得是挺慢的啊。也就是自己身高長的挺快,霓虹人普遍身高較低,自己有167,看起來都已經是成年人的平均身高左右了,不然就算在路人看來,自己和艾斯德斯的組合也有點怪吧。

自己對於年齡挺無所謂的,真要說的話,自己更喜歡艾斯德斯這個年齡的女人。自己也問過艾斯德斯,艾斯德斯真實年齡也不大,才20歲!

說實話當初自己問她的時候,聽到艾斯德斯的回答,穗乃宇是挺驚訝的。20歲!帝國的將軍!

艾斯德斯也說了她是從13歲就憑自己的實力坐上了將軍的位置,之後才得到了帝具能力。也就是說她當將軍以後大概6.7年就名聲傳遍整個帝國。恐怖如斯!

既然帶艾斯德斯回家不太現實,那就只能讓她在外面住,找個人一起,比如說saber。saber和她一起住就挺好。

哎,saber呢?

這麼長時間,自己都忘了saber呢?怎麼不見了。。

「喂,系統,saber呢?」

「應該還在秋葉原呢啊。」系統就是系統,淡定的說出了好像挺不得了的事。

穗乃宇本來還以為得自己重新召喚什麼的,「哈!你說什麼?在秋葉原?」

什麼情況?

「你沒注意嗎?saber既然被召喚出來的就再也不能被收回去,就跟個正常人一樣,當然隨你一起到了這個世界啊。」

「那她人呢?我怎麼沒注意到。」

「估計還在那附近吃東西吧。」

吃東西?一出現在這個世界就被秋葉原的美食給吸引了?行吧。既然是吃貨saber這樣就不奇怪了。

腦闊疼!

看來和艾斯德斯的談話得緩一緩,還得去給saber付個錢。

無奈的聳了聳肩,簡單和艾斯德斯說了一下,兩人又回了一趟秋葉原。

找saber還是很簡單的,畢竟穗乃宇只要腦中想着關於saber的事,那麼saber就能接受到穗乃宇傳達的信息。

穗乃宇回到當時出事的地方之後,直接強迫saber停止嘴上吃的東西,從店裏出來就能輕鬆看到了。反正saber估計也沒跑離多遠。

果不其然,一下命令,就看到一個嘴裏還吃着雞腿的少女從右邊不遠處的店裏走了出來,後面還跟了一個店員,估計是怕不付錢跑了。

別說,還真有可能。

ps:感謝一隻六花路過100書幣,「祈小姐,餘生請指教!」的200書幣打賞。

以及起點,創世,QQ閱讀等各位大佬的推薦票。

謝謝!

。 好不容易捱到了可以自由活動的階段,喻玖動了動早就已經笑僵了的臉和脖子,捶了捶早就已經僵硬的腿,看著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笑容,就好像是從工廠裡面批發生產出來的一樣,心裡是一萬個草泥馬跑過。

如果她現在有讀心術的話,就會場里的這些人的心理活動,那絕對是一個賽一個的搞笑。

喻玖找了一個小角落,正打算歇歇腳,旁邊就傳來了對話聲。

也許是喻玖找的這個地方在最裡面,所以外面兩個人的談話就有些肆無忌憚。

從東家長到西家短,喻玖被迫聽了不少的秘密,眼瞅著兩個人的話題是越來越偏,喻玖還在思考著,要不要提醒一下她們倆個人的時候,突然畫風一轉,說到了她們的頭上。

「哎,你們看看那是不是周家的那位大少爺啊!」

「哪裡哪裡,讓我看看。」

「嗯,好像是的,這前段時間那位少爺的事情在網上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不是周家一家人的照片都被翻出來了嗎?看著就是的。沒錯!」

「說起來周家這兩位少爺的長相那可真的是沒話說。想當年,周立誠和江清清兩個人在一起之後,碎了多少少男少女的心啊。尤其是江清清,就我家那位,你不知道吧,當時還不是拜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得知兩個人結婚了,也不知道頹廢了多長時間。好在後面也沒生什麼事兒出來,我也就當作不知道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過去了。這爹媽長得都好看,自然生出來的,兒子也丑不到哪裡去。」

「這倒是。這周家的兩個兒子一個從軍一個經商,再加上還有那位老爺子在坐陣,你瞅瞅這讓別人家怎麼比得過呢?」

「不過這周家的小兒子這次娶得那個媳婦兒是個戲子,雖然說的確是長得漂亮,可這再漂亮也不能當飯吃呀。這娛樂圈多亂呀,表面上看上去清清爽爽的實則是一片污糟。這樣的女人啊,也不知道周家是怎麼能夠讓她進門的?」

「沒辦法,要不怎麼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呢?你看周家那小兒子,我可是聽我們家老公說呀,這商場上的手段可不比他老子差,前段時間幾個小公司不是都被逼得破產了嗎?可人家就喜歡在娛樂圈裡混,你說說要我家那個,是有這背景,哪裡還需要在外面看別人眼色呀。」

「所以說這有時候人比人氣死人呀。算了,算了,我也都這把年紀了,這有些事情看多了也就看穿了。現在我也沒別的什麼想法了,只求一家人能夠平平安安的在一起過日子,也就足夠了。」

「這倒是,你聽沒聽說,就老錢家那個大閨女,離婚了。」

「啊,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啦。都說這個男人不是個東西,當初兩個人結婚的時候,我就瞅著那個男的一副花心的模樣,果不其然,這現在日子久了,狐狸尾巴就露出來了。在外面不僅找了個小三,據說兩個人連孩子都有了。」

「咦,這男的,簡直太不是個東西了。老錢家那大閨女多好一姑娘啊,可惜了。」

「對了,你上次不是說你表姨家還有個閨女還沒有嫁人嗎?我這裡倒是有一個好人選,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成了。」

這邊兩個人討論的話題已經從周侺海和周正則的身上跳過,也放過了喻玖,到了現如今這個圈子裡還有哪些雲英未嫁的好姑娘了。

說實話,喻玖心裡也不是不清楚。這些人表面上都對她客客氣氣的,說兩句話就笑,哪裡看在她的面子上,其實都是沖著「周夫人」的這個名頭來的。

在他們這一群人的眼睛裡面,她不過就是一個運氣好才被周正則娶進門的戲子,哪裡能夠比得過過她們這些背後有家族支撐著的名門閨秀呢?背地裡扎小人的人絕對不在少數。看看那虞欣,還有之前的,那不都是活生生的例子嗎?

只是可惜呀,她們也不了解她和周正則倆個人之間的感情,他們倆個人之間的事情也沒有必要給外人解釋的那麼清楚。情知一字,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喻玖想著想著,忽然想起來一件事情,剛剛她們兩個人是說周家大少爺來了?

周侺海?

他從部隊上回來了?倒是沒有聽到周正則提起過呀。

喻玖伸出頭朝外看,剛剛還坐在外面聊天的兩個人早就已經走了。

喻玖的目光搜尋著會場裡面的人,果然,就站在燈光底下最耀眼的那個不是周侺海是誰?也許是出來的著急,一身軍裝還沒有來得及換,肩上扛著的幾顆星閃進了會場裡面不少還沒有結婚的女孩心裏面。

至於周正則,兩兄弟站在一起,也絲毫不遜色於自己的哥哥。

之前有人評價說周正則就是一個天生的王者,如此,風姿。

喻玖的心裡突然有一種與你榮嫣的自豪感,腫么辦。

周正則也是十分的意外,剛剛周侺海進來的時候他還嚇了一跳,但很快有反應了過來。

至於周興山,原本見周家人只來了周正則這一個,陪同的喻玖壓根都沒有被他考慮進周家人裡面,這嘴巴雖然沒說什麼,其實面對周正則的時候這怒氣都寫著呢。

現在見周侺海也趕了過來,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將周老爺子準備的禮物送了過來,並且還解釋了一番,一直陰沉的臉色總算是好看了幾分。

這總算還是能給他挽回幾分面子的。至少落在外人的眼中,他周興山還是很受周老爺子重視的,要不然也不會讓兩個孫子一前一後的都趕過來替他送上賀禮。

他周興山比不過周老爺子,這是他十分的不想承認,但又不得不承認的一個事實。今天來的這麼多人更多的看的,那個周家人的面子。

他兒子也比不過周老爺子的兒子。但是這孫子輩的,他周興山一定要在這裡扳回一層,總不能一輩子都被他們壓在腳底下。

。 顧雲帶著水泡直接出現在了黑湖上方,然後看準了方向,直接飛了過去。

至於赫敏,她堅持自己回來,顧雲也就隨她。

「你作弊!」

顧雲剛剛登陸,作精伊戈爾·卡卡洛夫立刻跳了出來,對顧雲指責道。

「如果你指的作弊是我要任由參賽的勇士被吸入黑湖底下的漩渦之中,然後被卷到不知道哪裡去,讓我們死在未知之中的話,那麼我的確是作弊!」顧雲直接將人魚的身體丟到了陸地上,懟了回去。

「這是什麼?」鄧布利多教授站了出來,對顧雲詢問道。

「剛剛赫敏在接到我之後,回來的半路上遭遇到了它的搞鬼,企圖把我們捲入黑湖湖底的漩渦之中,不知道那個漩渦通向哪裡。」顧雲淡淡地回應道。

說實話,在剛剛的時候,他一度想要跟著漩渦去看看對面到底是什麼地方。

但可惜現在是三強爭霸賽的第二關,顧雲還是赫敏要救回來的人質,所以他不能夠隨意地行動。

若是他現在是自由身,顧雲早就跟著漩渦過去了。

反正就算對面是伏地魔,他也不帶怕的!

不過就算不能夠過去,顧雲也抓到了這一條奇怪的人魚,打算追問一下對方究竟是為什麼要針對他!

鄧布利多教授看向了邊上的人魚首領,人魚首領立刻開始嘰里呱啦起來。

「人魚首領的意思是黑湖湖底的確有一個隱秘的漩渦,只有人魚才能夠開啟,但他並不知道這一條人魚為什麼要危害勇士,他發誓他會調查清楚的。」鄧布利多教授翻譯出來了人魚首領要說的話。

面對人魚首領誠懇的目光,在場的所有巫師直接無視了他。

在巫師世界之中,非人類種族是沒有任何話語權的。

人魚這種物種在普通人社會之中,估計會被劃分為智慧型物種,但在巫師世界,他們屬於神奇動物,也就是可以隨意獵殺的那一種。

從巫師手中獲得權力的,也僅僅只有少數幾個物種,譬如精靈,同樣也被剝奪了魔杖持有權。

「或許需要一點吐真劑的幫助。」顧雲看向了邊上的斯內普教授。

斯內普教授立刻臉黑了下來,吐真劑可不是什麼大路貨,那是珍貴無比的魔葯,他這個魔葯大師持有量也不多,今天看起來要被敲出來一些。

「西弗勒斯?」鄧布利多教授看向了西弗勒斯·斯內普教授,輕聲詢問道。

「我去拿點出來。」斯內普教授黑著臉,但出於對鄧布利多的忠誠,所以他還是從善如流,準備去取出一點吐真劑,詢問出事情的真相來。

但斯內普教授沒有走幾步,躺在地上的人魚就醒轉過來。

人魚看見邊上圍著的巫師,似乎也知道了自己的處境,他大聲地喊叫了幾句,聲音凄厲的令人想哭。

「不好!」顧雲大呼一聲。

鄧布利多教授同樣臉色凝重地掏出了魔杖。

但他們兩個人都太晚了,地上人魚張大了嘴巴,那一口爛牙不斷地張合著,黃色的眼睛瞪的滾圓滾圓的,甚至滲出絲絲黃色的液體,灰色的皮膚更是開始泛白。

聽到聲音回過頭的斯內普教授看了人魚一眼,嘆了一口氣:「沒救了!」

不用他說,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到經過剛剛那窒息一般的表情之後,人魚就再也沒有進氣,整個人沒有任何的生命特徵了。

現場一片寂靜。

所有人都知道事情不對勁,但唯一的證據都已經死了,似乎也沒有任何的辦法了。

「人魚是沒有辦法這麼弄死自己的。」顧雲淡淡地開口。

眾人還是一片沉默。

「我會看看他的具體死因,或許能夠看出一些端詳來。」斯內普教授主動開口,他隱隱能夠猜到一些內容,但並不是他希望出現的事情。

「這樣子最好了。」鄧布利多教授開口了。

顧雲淡淡地看了他們一眼,又看了地上的人魚一眼,最後把目光投向了黑湖。

不久之後,赫敏從水裡面走了出來,艾莎·牛頓淡淡地瞥了他們一眼,最後把目光投到了地上的人魚屍體上。

「教授,這……」赫敏看到了地上的人魚屍體,表情震驚地看著一眾成年巫師。

「它是自殺的。」顧雲一句話打破了赫敏的想象空間。

「你過去吧,麥格教授和你的朋友們在等待著你。」鄧布利多教授開始下逐客令了,把赫敏趕到了另外一邊,格蘭芬多的人一下將赫敏圍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哈利終於出現了,他一個人帶著羅恩和小女孩。

芙蓉·德拉庫爾原本還哭哭啼啼,看到小女孩出現的一剎那,立刻撲了上去,驚喜地抱著小女孩,露出了失而復得的複雜心態。

由於人魚屍體的存在,哈利也被趕到了另外一邊。

眾人討論了一會兒,也沒有討論出什麼結果來,也只能夠等著斯內普教授的『屍檢』結果出來之後才能夠繼續討論了。

不過順帶著,眾人還是把三強爭霸賽第二關的分數給定了下來。

他們來到了另外一邊,開始宣布分數。

這一項任務還是由鄧布利多進行,他用洪亮的聲音宣佈道:「女士們,先生們,經過我們的討論,已經給每一位勇士都評定了分數,現在由我宣布他們的分數。

首先,塞德里克·迪戈里是第一位救出來人質的人,所以我們給了他三十七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