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浪親自挂帥,率領一支高手組成的混合隊伍,向著閻王軍的老巢進發。

是時候做一個了結了! 「是爺爺嗎?」姜小時詢問。

「嗯,知道你回來了,想來看你。」傅辰修淡淡的回答。

姜小時想到自己讓老爺子和傅妍辛辛苦苦的幫自己出國,到頭來還是被大佬抓回來,就覺得有點愧疚。

「怎麼心情不好了?」姜小時一點細微的變化,傅辰修都能明顯的感覺出來。

姜小時扒著飯搖搖頭,「沒有。」

傅辰修長眉輕蹙,兩片薄薄的唇瓣抿了抿,「小時,五叔希望你有任何事都可以跟五叔說,而不是藏在心裡。」

「沒有……」

傅辰修眉宇壓低,俊臉往下沉了幾分,黑眸凝視著姜小時,內心更多是無奈,小丫頭到底還是沒有對他敞開心扉。

「不是說要去妞妞家嗎?我開車送你過去。」傅辰修說。

「讓司機送就好了。」姜小時下意識的拒絕傅辰修。

傅辰修寒眸微眯,看了一眼姜小時,嗓音冷下,臉部輪廓堅硬,「小時,不要拒絕我。」

姜小時雙眼委屈的看著傅辰修,有些情緒憋在心裡,實在是難受,但是又不敢說出來。

傅辰修伸手,捏了捏她的臉,起身,「吃好了嗎?我抱你去車庫。」

「我能走。」姜小時忍著雙腿的酸爽站起來,開什麼玩笑在這裡被大佬抱著去車庫,這讓家裡的傭人怎麼想,她不想被唾沫星子淹死。

傅辰修雙眉擰緊,盯著她,「你確定?」

」確定。」姜小時為了不讓大佬抱她,強忍著酸痛自然的往前走了幾步。

姜小時還想往前走兩步,突然被人懶月要抱起來,低醇嗓音在耳畔響起,「雙腿都在打顫,我的能力為自己清楚。」

姜小時聽著他流氓的話,臉蛋蹭地一下就紅了,害羞的不要不要的。

……

姜小時本來以為大佬把她送到楚含語家就回離開,沒想到大佬不僅沒離開,還在樓下跟杜香芬聊天留了下來,等著她慢慢跟楚含聊天。

姜小時就生無可戀的趴在楚含語的懶人沙發上,心情不佳的跟楚含語聊天,「含語,你說怎麼樣才能讓五叔,對我沒有男女之間的感情?」

楚含語打著哈氣,無情的開口,「別想了,不可能的。」

姜小時黑眸鬱悶的看著楚含語,「為什麼不可能,含語大千世界,萬千女子,總會有五叔喜歡的一款。」

「五叔只喜歡你這一款。」楚含語喝了一口酸梅汁,盯著她,無情的分析給她聽,「傅五叔這種金字塔頂端的男人,要什麼女人沒有,白白送上門來的女人你覺得會少?」

姜小時,「……」

「小時,傅五叔要是想要找女人,身邊是不會缺女人的,傅五叔二十八歲身邊除去一個周怡伶都還只是一個擋箭牌,只能說明他心裡只有你,他在等你長大,除了你誰他都不會要。」

姜小時,「……」

「小時,傅五叔其實還不錯,你真的就不想一想試試,能愛你這麼多年,還一心只愛你的人,不是你想遇見就會遇見的。」楚含語勸著姜小時。 這支隊伍全由清一色的高手組成,最低也是玄宗,人數雖然不多,實力卻不用懷疑。

高手意味著速度。

一群人在萬魔窟境內全速前進,穿過森林,踏過山谷,越過高峰,不管走到什麼地形,全都如履平地。

范浪騎著黑月麟,在前面打頭陣,手中提著緣滅劍,身前身後威風凜然。

他知道魔陀的沉睡地點,也能猜到一些後續的發展,只要施加壓力,閻王軍一定會將魔陀喚醒,這是必然的事情,沒有選擇。

幹掉魔陀之後,他的萬魔窟之行就算是徹底圓滿了。

他於風雲城崛起,在萬魔窟叱吒,以後將會登上更高的舞台,參與七雄之間的紛爭。

這個亂世,將由他一手終結,用最為殘暴的戰爭來終結戰爭。

國外是更多的國家,凌駕在國家之上的還有超然勢力,超然勢力統治著若干大陸,大陸外面則是浩瀚星空。

征戰之路,遙遠無比,唯有踏血而行,唯有飲酒高歌。

范浪心情豪邁,率隊一路趕到了閻王軍的老巢,花了不過大半天的時間。他一揚手,全隊都停了下來。

「你們在這裡待命即可,由我獨自前去探查虛實。如果魔族不來進犯,你們就按兵不動,等我的信號。」

范浪一聲令下,全隊領命。

他不是虎賁軍的領袖,更不是白象寺的方丈,而這兩方勢力卻要聽他的安排調遣。

這就是縱橫家追求的陽謀大勢,只要有勢在,順勢而為,一切就會隨心所欲。

全隊留在原地,與遠一些的閻王軍老巢相對峙。范浪孤身行動,收回黑月麟,張開紫霄龍翼,御風飛向前方,雖百萬魔近在眼前,仍是渾然不懼。

范浪飛到半路,遭到了閻王軍的阻擊,大量的炮擊與箭矢對著他招呼過來,轟隆聲震天作響,各路攻擊的流光交織成幕。

這些攻擊聲勢不小,但在范浪的眼中,就是小兒科。

范浪瞬間進入人龍形態,拔出龍鱗劍,一劍光寒天地間。

吼!

盤龍守護閃現而出,化作一條青龍虛影,盤旋在范浪身邊,形成一層結界,擋下各路攻擊。

隨著范浪人龍血脈的進化,盤龍守護的效果隨之得到加強,猶如一面盾牌,堅不可摧。

一人雙劍破空而行,勢如破竹!

……

與此同時,一處閻王軍守護的隱秘之地。

魔陀傲立陣法之中,吸收著五個萬惡之源的能量,身上氣息如潮,越來越躁動。

魔閻王以及詭風先生守在這裡,前方的戰報已經報告給了他們知曉。

「范浪果然修復了緣滅劍,還帶來了白象寺的禿驢,看來這次是要跟我們閻王軍大戰一場。」魔閻王沉聲道。

「我之前就說了,要做好最壞的打算,不能抱以幻想。好在我們從幾天前就開始喚醒魔陀,他很快就能醒來了。」詭風先生說話時仍然凝視著陣法中的魔陀。

「也不知道魔陀能否扭轉乾坤。」

「要相信魔陀,他是風華絕代之魔,是真真正正的大魔王。」

「只可惜沒能恢復魔陀最巔峰的實力。」

「我們不能,也許魔陀自己可以。」

詭風先生說出此言,目光變得更加深邃,猶如黑夜星空。

談話間,又有新的消息傳來,聲稱范浪一路殺進了閻王軍的魔窟,從方向來看,明顯是奔著此地而來。

詭風先生猜對了,范浪確實知道這裡的秘密。

此地的陣法是不能移動的,否則將會前功盡棄,要是能夠移動,詭風先生早就安排轉移了,那樣就可以為魔陀爭取更多的時間。

天公不作美,只能讓魔陀以不完全的實力復甦。

轟!

魔陀與陣法突生異變,變得更加躁動不安,一股魔王才有的威壓散發開來,彷彿要逼迫天下萬物臣服。能量急劇涌動,化為滾滾浪潮,以驚濤拍岸之勢拍擊著魔陀的身體。這副沉睡多年的身軀,煥發出勃勃生機,力量在那血管之間暴走。

「魔陀就要蘇醒了!」魔閻王瞪大眼睛,莫名亢奮,魔陀是他昔日的舊主,他守護了三十年,終於等到了今天。

這一刻,又有新的變化,不單單是魔陀即將蘇醒而已。

詭風先生突然從輪椅上站了起來,大踏步走向了對面的陣法,一腳踏在了那洶湧澎湃的能量風暴中。

魔閻王見狀大吃一驚,喝道:「你瘋了么!這陣法不是你能進的,快滾回來!」

「呵呵。」詭風先生輕笑一聲,對魔閻王的話置之不理,仍是一步步往前走。

能量肆虐,撕碎了詭風先生的身體,先是衣服破碎,接著血肉崩飛,連森森白骨都暴露出來。

但他仍是繼續往前走,彷彿飛蛾撲火。

飛蛾求的是一點光明,詭風先生的所圖要更大,野心勃勃。

他一路走到了魔陀的近前,此時已經身處能量風暴的中央處,身體已經殘破不堪。

魔陀陡然睜開雙眼,與詭風先生四目相接,兩人的眼神竟然如此的相似,放佛一對雙胞胎。

「你回來了。」

「我回來了。」

兩人同時開口,說出神秘之言,詭風先生的身體轟然破碎,頭上射出一道流光,打在了魔陀的額頭上,融入了進去。

有一種魔族的坐禪功法,要以魔族之身修心養性,凝練意念,坐的越久,功法就越是精湛。

詭風先生在輪椅上坐了三十年之久,一起來就將這三十年的收穫都注入了魔陀的頭上。

魔陀終於蘇醒了!

他不在的三十年,整個萬魔窟一蹶不振,現在他蘇醒了,為魔族帶來了新的希望。

轟隆一聲巨響,整個陣法破碎開來,彷彿打碎了枷鎖,周圍的岩壁紛紛崩裂,形成各種裂痕。

「文韜武略分黑白。」

魔陀時隔三十年再度開口發聲,聲音還跟當年一樣桀驁不馴。

「兩世為魔並一身。」

魔陀一句一行,伸手凌空一抓,半空中冒出一團空間漩渦,裡面都是他的東西。

「待得魔陀歸來日。」

魔陀抓出一套威風八面的戰甲,一甩之下穿在身上,恢復了往日的風采。

「一劍血染極樂天!」

魔陀又抓出一柄造型華麗浮誇的大劍,負在了背後,劍鞘上光是珠寶就鑲嵌了上百顆,極盡奢華。

文韜武略分黑白,兩世為魔並一身。待得魔陀歸來日,一劍血染極樂天!

魔陀踏步而行,周身魔威浩蕩,咄咄逼人。他望向已經驚呆的魔閻王,霸氣道:「魔閻王,見到本尊,還不下跪?」

恍惚之間,魔閻王彷彿回到了三十年前,重拾了當年的那份臣下之感,單膝跪在地上,低下高傲的腦袋。

「參見魔陀!」 在魔陀面前,就算是魔閻王也只有臣服的份兒。魔陀才是真正的大魔王,發動群魔亂舞,無不可為之事。

「很好,看來你忠心不改,仍是我的好部下。起來吧。與本尊一起出去殺個昏天黑地。」魔陀揚手道。

「謝魔陀。」魔閻王站了起來,眼中仍然殘留著驚愕,斗膽打量了魔陀兩眼。

從各方面來初步判斷,魔陀恢復到了九星級的水準,終究是沒能達到以前的巔峰。

「魔陀,你沉睡多年,這些年發生了很多事情,尤其是最近,萬魔窟動蕩不安,有一個叫做范浪的人……」

「好了,不必多說。我吸收了詭風先生的記憶,知道這些年都發生了什麼事,否則也不會跟你說要出去大殺四方。那些人敢來這裡撒野,就讓他們有來無回!」

魔陀的實力雖然沒有恢復往日的巔峰,但是那種藐視天下的霸氣依然存在。

剛才詭風先生闖入陣法之中,現在魔陀又說自己吸收了詭風先生的記憶,這其中顯然有什麼玄機。

魔閻王忍不住問道:「剛才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何詭風先生要冒死闖入陣中?」

「別多問了,這些並不重要,重要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我回來了!從現在起,我正式更名為魔陀詭風!」

一個新的名字,一個新的開始。

魔陀詭風大步流星的走向出口,伸手隨意一抓,懸浮著的五個萬惡之源飛到了他的背後,體積縮小成球,完全受他所掌控,這可是個不得了的本領。

他蘇醒的第一天就要大殺四方,用死亡與鮮血向天下宣告他的回歸。

魔閻王緊隨其後,有了主心骨,重燃希望,重燃戰意。

至於魔陀與詭風先生融合一事,只有他們自己心裡清楚。

其實詭風先生的體內存在著魔陀的一道意念分身,當年魔陀沉睡,並不放心,就分出了這一道意念在外面,留下了一枚棋子,一步步的走到今天。

魔閻王這些年之所以忠心耿耿的守護魔陀,有很大程度是詭風先生努力的結果。

如果不是突然冒出了范浪來攪局,魔陀詭風的計劃會更加的成功。

范浪!

這是一個巨大的阻礙,就好比是當年的苦海慈航,除掉這個阻礙,將會開啟新的紀元。

魔陀詭風帶著魔閻王一路前進,穿過了密道,還用傳送陣進行了幾次周轉,終於來到了魔窟之中,再往前走,重見天日,震天的喊殺聲傳了過來。

向空中望去,就見一名青年手持雙劍,呈現半人半龍的猙獰模樣,背後還張開了一雙紫色的龍翼,正在獨戰八方,不落下風。

魔陀詭風腳踏虛空,一步步走了上去,腳下步步生蓮,只不過是漆黑的魔蓮。

一人,一魔,在空中遙遙對視,四目相接的剎那,彷彿天地都安靜了,兩者猶如日月,周圍無人能夠與之爭輝。

「范浪,你是人中龍鳳,而我是魔中豪傑。之前讓你放肆了那麼久,殺了那麼多魔族,今天讓本尊來親手終結你,讓你見識一下魔陀詭風的風采!」

魔陀詭風反手抽出背後的華麗大劍,劍身緩緩出鞘,在出鞘的同時,帶動起種種魔王異象,狂暴的能量涌動開來,後方的天空驟然變暗,魔氣翻滾如烏雲,隱隱間形成了一整猙獰的面孔。

兩者之間,必有一戰。

這一戰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