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山野林,人煙稀少,前方山林盡頭,是一座座大山。

“當初劍仙和巫師女,最終隱居在深山之中,鎮妖塔有劍仙的力量遮掩,以至於無人發現。”

楊玄明一邊駕車,一邊解釋道:“想要開啓鎖妖塔,必須學會劍仙留下的萬劍訣和完整的酒神咒。”

“萬劍訣,之前白雲山頂,那劍芒長河?”江道明問道。

“是的。”楊玄明道:“萬劍訣是一門極強的劍訣,修煉到極致,可成仙,無堅不摧,無物不破。”

“以後明哥成仙,我怎麼辦?”莫雲倩撇嘴道:“不行,我也要弄一門可以成仙的功法,永遠陪着明哥。”

一世獨尊 “好,以後我爲你尋來。”楊玄明笑道。

“你們不是隻活三百年麼?”江道明淡笑道。

莫雲倩乾咳兩聲,道:“咳咳,不是試試麼,萬一,真的成仙了呢?”

江道明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馬車進入密林,這裏已經是深山之地,人跡罕至,道路也變窄了。

“現在就希望,沒人跟過來。”楊玄明道。

“將馬車停下,剩下的路,我帶你們過去。”江道明淡漠道。

“殿主,你終於肯飛了。”莫雲倩揉着手腕道:“這半個月,都快累死我了。”

江道明淡笑道:“以防有人跟過來,只能帶你們趕路了,若是本殿主發現的仙神遺留,也不會這般小心。”

“多謝殿主照顧。”楊玄明道謝一聲,接着好奇道:“如果是殿主發現的,殿主會如何做?”

“自然是帶着暗中給的人進去,與他們來一個公平競爭。”江道明淡漠道。

兩人嘴角一抽,這不是公平競爭,你這是將人引進去殺。

離開馬車,江道明提了兩壇酒,龍象真氣包裹二人,身形一閃,已經消失在密林深處。

暗中一直跟隨的武者,面色一變,想要追趕,卻是完全找不到江道明蹤跡。

深山之中,江道明如同瞬移一般,幾個呼吸間,已經進入深山之中。

“還有多遠?”江道明問道。

“快了,大概還有三十里。”楊玄明道。

江道明微微點頭,腳下浮現一道劍芒,御劍而行。

“殿主,前方有山……”



話音剛落,三人已經穿過了山峯,留下一條貫穿山峯的通道。

“沒事。”江道明淡然道。

謀凰之天下為棋 兩人:“……”

有這麼趕路的?

人家都是避開,江殿主,直接開路。

三人來到一座山谷上空,谷內草木茂盛,毒蟲無數,密密麻麻的毒蟲,在谷內活躍。

幾條金色的巨蟒,在谷內盤踞,其中一條,更是有八層修爲。

“這些毒蟲,應該是巫師女留下的。”莫雲倩道。

江道明立於高空,俯視整個山谷,目光看向那條金色巨蟒:“要不要殺了,應該是大補之物,給你們當做補品?”

說話間,八層巨蟒已經發現了他們,發出一聲嘶吼,騰空而起。

“殿主,讓我來。”

楊玄明並指如劍,劍化萬千,正是萬劍訣。

八層巨蟒身子一頓,低吼一聲,緩緩退了下去。

“這裏的毒蟲,巨蟒,全都是巫師女留下的,它們世代守護者鎮妖塔。”

楊玄明解釋道:“所以,還請殿主饒他們一命。”

“好。”江道明答應下來。

三人御空而下,八層巨蟒低吼,谷內毒蟲紛紛潛藏起來,巨蟒們也快速離開山谷。

一時間,谷內空蕩起來,看不見一隻毒蟲。

三人來到山谷中心處,楊玄明周身浮現劍道長河,正是萬劍訣。



虛空扭曲,一道道紋路浮現,在空中交織,形成一扇門戶。

“殿主,請。”

楊玄明說完,率先踏入門戶之內。

江道明帶着莫雲倩,穿過門戶,眼前出現一座九層高塔。

九層高塔,每層都有三米高,金色的塔身,流轉着金光。

塔門緊閉,上面紋路密佈,封印着裏面的妖魔。

“殿主,我開啓門戶,你護我安全。”

楊玄明站在塔門之前,神情凝重。

鎮妖塔內,內藏世界,並非是爲了鎮殺妖魔,所以,裏面鎮壓的妖魔,很可能還活着。

“儘管開啓。”江道明道。

這麼多年了,裏面的強大妖魔,估計也老死的差不多了,再加上劍仙讓自己傳人到來,也不可能輕易讓傳人死在這。

楊玄明催動酒神咒,周身萬千劍芒浮現,雙掌緩緩按在門戶上。

剎那間,門戶綻放金光,鎮妖塔劇烈震動,塵封已久的鎮妖塔,終於開啓。 夢境中的凌雲正在被五個黑衣蒙面人所攻擊,那七人的衣衫顯然是不俗的靈器,令人根本無法窺探到他們的境界以及衣袍包裹下的面容,但從他們的身手來看,卻每一個都有著帝仙境後期的實力。

凌雲雖然戰鬥實力已經異常了得,但是那畢竟是與聖皇境相比,面對著聖仙境,尤其是聖仙境後期,而且還是五個,那絕對是毫無還手之力。

好在對方似乎並不打算取他性命,否則一個回合便可取了他的性命,凌雲似乎也看出對方的心思,借著這點只攻不守,才勉強支撐著,但境界的巨大的差距下,凌雲絕對支撐不過十招便會被對方生擒。

而就在此時,兩道身影從天而降,「諸位,我等乃是丹神殿弟子,還請給個面子!」

面對著五名聖仙境強者,那兩個出現的聖仙境後期的丹神殿弟子也不敢太過囂張,只希望借著丹神殿的名字化解眼前這場危機。

「知道你們是丹神殿的人,否則我們也不必蒙面了!」其中一人一聲輕喝,隨即五人中除了一人牽制凌雲之外,其他四人以二打一的方式同時攻向那兩個突然出現的丹神殿弟子。

大家皆是聖仙境後期的修為,而且黑衣人似乎論單挑實力就已經在那兩名丹神殿弟子之上,如今又有著人數上的優勢,而且也沒有生擒他們的意思,幾乎不到一柱香的時間,那兩名丹神殿弟子便已民經變成了兩具屍體。

與此同時,凌雲也被對手擊昏而倒在地上。

接著只見其中一個黑袍人指尖彈出兩點火星隨即那兩名丹神殿弟子的屍體立刻被焚為灰燼,接著說道,「你們四人把這小子帶到山洞,我回去復命!」

「為了這麼個小子居然出動我們震天五虎,唉……」其中一個黑袍人不由搖起頭來。

「老四少廢話!」下令之人卻是厲聲一喝,隨即又解釋道,「李逸晨十分看重這小子,只要他在手裡,到時不怕李逸晨不說靈火界的秘密!」

老四似乎還有一些疑問,但看著大哥的眼神,也只得識趣的閉上嘴來,抓起凌雲與其他三人,快速的向著山林直奔而去,另一人則身影一閃,向著另一個方向飛奔而去。

此時李逸晨的視線卻緊跟著帶著凌雲的四人,再也不知道那獨行之人的去向。

密林之中,某個山洞,似乎對方早已踩過點了,輕車熟路的直接帶著凌雲進入其中,又在洞山一連布下數個隱匿的陣法,如此一來,若非事先知曉,細查之下絕對不可能發現這個山洞有異常的存在。

就在此時,李逸晨感應到儲物袋中的長老令所有異動,當即從夢境中清醒過來,取出長老令,看到莫高峰急召,心中頓時泛起一陣不安。

甚至來不及給韓小冷知會一聲,身影一閃便向丹神大殿的方向飛奔而去。

「凌雲出事了!」見著李逸晨,莫高峰拿出兩塊碎裂開來的玉牌說道,「這是我安排去保護凌雲的兩名弟子的命牌,如今已經碎裂,而通過弟子令也已經聯繫不上凌雲。」

李逸晨頓時臉色微微一變,按理說修為到了他這個地步,已經極少做夢了,當然這種偶然也是有可能發生。

但自己的夢境剛一出現,莫高身這邊就傳來兩名保護凌雲的弟子遇暗的消息,那這一切就不是偶然所能在解釋的了。

隨即李逸晨又想到自己當初被困在輪迴梯的幻境之中,凌雲以他的夢境進入而幫自己脫困,這說明凌雲的夢境有著一定的穿透力,雖然李逸晨不明白這是為什麼,但他也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存在的事實。

而且自己的夢境最後的視線乃是跟隨著帶走凌雲的那四個人,而非去復命的那個老大,這說明自己的夢境視角極可能與凌雲有著極大的關係。

想到這裡,李逸晨當即拿出一塊玉簡將自己在夢境中看到的幾處的場景以精神力注入其中。

「殿主,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李逸晨做完之後直接將玉簡遞到莫高峰的面前。

接過玉簡莫高峰將精神力探入其中,隨即眉頭皺了起來,「這是……」

「這個地方可能和凌雲的失蹤有些關係!」李逸晨直接地說道。

莫高峰一愣,顯然他也想不到,為什麼剛得知凌雲失蹤的消息李逸晨就能說這個地方與凌雲的失蹤有關,但從與李逸晨接觸以後的表現來看,莫高峰知道李逸晨的身上有著一些秘密,此時自然也不便多問。

仔細查看了玉簡中的場景后說道,「你給我的這段路並沒有什麼明確的標記,一定我也無法確定,不過鐵針樹乃是南風山脈一帶獨有,大概的方位應該可以鎖定,不過殿主不少弟子外出歷練應該會有人知道這個地方,只需要把這塊玉簡拓印多份,分發下去,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知道具體的位置!」

「不行!」李逸晨卻當即搖頭,「即使要問人,也只能小範圍的核心人物中問一下即可!」

當初自己帶回丹火真訣的時候,莫高峰的處理方式令李逸晨意識到丹神殿應該也有別的勢力的滲入。

而如今對於自己最為有利之事便是對方不知道自己的夢境曾經目睹了一切,雖然這只是自己的夢境,但李逸晨相信這夢境絕對是現實的投射,若是這個消息被傳出去,對方知道了必然會轉移凌雲的位置,到時想要再找到凌雲那就更加麻煩了。

「好!」 霸情:龍少,你太黑 莫高峰微微一愣,也立刻明白李逸晨的意思,只是他不明白為何李逸晨這麼有把握鎖定凌雲的失蹤位置。

不過疑惑歸疑惑,但事關凌雲安危,莫高峰到也不敢大怠慢,也不知道莫高峰用了什麼方法在離開一個時辰之後便趕了過來。

莫高峰把一個玉簡遞給李逸晨的同時說道,「這是南風山脈的地圖,與你所說的地方相似之處大約有五處,都已經用紅點標註了出來,你確定這裡和凌雲的失蹤有關?」

「我只是猜測,目前還不敢肯定,不過我打算過去查看一下!」李逸晨並沒有否認。

「好,我馬上安排人手陪你過去在!」雖然李逸晨說得不那麼肯定,但莫高峰卻能感覺到李逸晨應該至少有七成以上把握才會這樣去做。

「不必,此去只為尋人,若凌雲真在那裡,反而可能會引起對方注意,我一人小心行事便可!」想到夢境中的情況,那麼對方必然會留意著丹神殿的動作,若是大量高手外出且向著同一個方向,自然會引起對方的警覺,而到時若是對方轉移藏匿凌雲的之處,到時自己想要再找到凌雲就麻煩得多。

有過當初在輪迴梯上的經歷,李逸晨相信這個夢境與凌雲有關,真實度應該極高。

而如今自己唯一的優勢就是對方並不知道,自己已經知道凌雲的藏身之處,若是連這點也暴露,那麼自己將完全處於劣勢之中。

莫高峰雖然有些猶豫,但想到李逸晨從進入丹神殿之後的種種表現,他也相信李逸晨絕對是一個有勇有謀要之人,當即輕輕點了點頭。

突然想到什麼的李逸晨接著又說道,「當然殿主還是要安排一下人出處去尋找凌雲的下落,甚至可以搞出一些聲勢,同時這些人中,也可安排三五人向著我所說的地方靠近!」

「對!」被李逸晨這麼一說,莫高峰也立刻醒悟過來。

凌雲無論怎麼說也是殿神殿近期風頭正盛的弟子,如今暗中保護他的弟子已經意外身亡,凌雲又下落不明,若是丹神殿還一味的保持沉默,此事又如何說得過去?

而且對方既然敢對丹神殿的人動手,又怎麼可能會放過對丹神殿的監視?

如果丹神殿真的沒有半點動作,估計到時反而才會引起對方的懷疑,此時莫高峰也不得不佩服李逸晨的冷靜。

雖然以他的能力,自然也能想到這點,但絕對不能做到像李逸晨這樣,在第一時間就把這些細節都考慮進去,「好,我馬上著的安排,到時趕往你所說的位置的人,我也會盡量安排一些實力不錯的人!」

接著一個驚人的消息從丹神大殿傳遍整個逍遙宗!

李逸晨大鬧逍遙大殿,與殿主莫高峰爭得面紅耳赤,從大殿外的守門弟子嘴裡得知,兩人的爭論彷彿隱隱有提到凌雲什麼的,但具體細節,卻沒有人知道是什麼。

不過大家卻知道最終的結果是莫高峰一怒之下將李逸晨罰入思過崖面避半年,不過據說當時李逸晨還和執法弟子動起手來,只不過李逸晨雖然天才無比,但卻雙拳難敵四手,最終還是被執法弟子押往思過崖。

對於這樣的結果整個丹神殿一片嘩然,誰也沒想到最近風頭正盛的李逸晨居然會落得如此下場,當然這其中也不乏一些心懷妒忌的弟子在一旁幸災樂禍。

同時在仙、皇兩榜即將來臨之際,丹神殿出現這樣的事情,這個消息自然也隨之傳遍青雲皇朝的每一個角落。 塵封已久的鎮妖塔,門戶終於打開,一股陰冷氣息,撲面而來。

沒有妖魔衝出,真氣逸散,將陰冷氣息撲滅。

門內是一片陰森,陰冷的氣息,令人感到徹骨的寒意。

楊玄明和莫雲倩,兩人都感覺到不適,這裏太陰冷了,哪怕七層武者,也覺得難受。

江道明率先踏入鎮妖塔內,陰森的空間,十分寬闊,目光一眼望不到盡頭。

鎮妖塔大門緩緩合上,莫雲倩低聲道:“明哥,現在怎麼辦?”

“傳承中,可曾提到鎮妖塔內部情況?”江道明問道。

楊玄明搖頭:“並未詳細講述,只知道這裏鎮壓着妖魔鬼怪。”

空氣中,漂浮着陰冷氣流,寒氣森森。

“那便走走看吧,找找第二層入口。”

竹馬青梅兩無猜 江道明擡步向前走去,陰森的空間之中,陰冷氣流在空中游動。

三人運功,抵擋這些陰冷氣流。

龍象真氣護體,陣陣佛意瀰漫,接近江道明的陰冷氣流,直接蒸發。

嗚哇

驀然,淒厲鬼嘯響起,一陣陰冷罡風席捲而來,地面也颳起一陣陰風,形成一個小龍捲。

罡風吹拂,攜帶恐怖寒氣,像是要吹入骨子裏,將骨髓都冰封。

龍捲陰風之中,幾張虛幻的面孔浮現,猙獰可怖,吞吐着陰冷氣息,衝向三人。

“放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