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萬沒想到,她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將小精靈給成功孵化了出來。

果然。

帝雲卿想到這眼底不由閃過了一絲笑意,以陸顏霜的本事,她果然一向總能刷新他的認知,讓他佩服。

一次又一次的。

只是可惜,他看出了她很想與她分享這份喜悅,卻因為帝凌風的阻攔,不得不硬生生錯過。

只怕這會兒,陸顏霜還在疑惑他的下落。

他還在想着,帝凌風的聲音在此時響起,「以前在帝家時,我的存在雖然一向是帝家的透明,所有人都不會注意到,但我是你大哥,你一直都很敬重我,也明白我會如此的苦衷……可我卻從未想過,有一天,你也會選擇對我束縛最大的陣法來困住我。」

「雲卿,你明明最是清楚,我有多討厭這天命,命運身不由己,人掙扎在其中卻不得出。對她,我無怨無悔,我不怨天命如此,可其他事,我是厭惡的。」

而那一日,在帝凌風執意要將帝雲卿給帶走後。

不想回帝家的帝雲卿,竟然選擇用陣法來困住了帝凌風,然後轉身回了倉州城。

「對不起,哥。」帝雲卿垂眸。

「我不後悔喜歡她。因為此生,若不是她,我大概這輩子也不會明白喜歡究竟是什麼……我從來不覺得這是錯。我喜歡,也衷心祝願她往後會更好,而不是為她造成困擾。」

只是有些喜歡,大概就如同某些人所說……

喜歡,真的是藏不住的。

藏不住,便叫她給看穿,反而讓她因為愧疚,害怕傷害……

「我會想辦法解決掉這件事。」帝雲卿當下又道。

帝凌風:「……」

帝凌風再次欲言又止,有些話到了嘴邊。

天意不可違被。

天機不可泄露。

「雲卿,我只希望以後在遇到事時,你還記得帝家,還記得我這個大哥,我終究是希望你能好好的。」

「什麼意思?」帝雲卿皺眉,敏銳從這其中聽出了幾分端倪。

帝凌風卻又不再開口。

反而撤了結界,只見原本無人的房間瞬間多了兩道身影,在陸顏霜剛好找過來時,恰巧撞見。

「師父!原來你在房間里!」陸顏霜奔過來,神色好奇,「你剛才去哪裏了?我都快將整個府中找遍了,也沒瞧見你的身影!」

一邊說着,陸顏霜眼神又好奇的落到了一旁帝凌風的身上。

驚訝又快,「還有凌風,凌風你又是什麼時候過來的?你不是回帝家了嗎?」

「有點事,便來了這邊一趟。」帝凌風笑着解釋。

二人方才爭執,陸顏霜出現就彷彿沒發生過。

「你身邊,是不是多了只小精靈?」帝凌風視線虛虛望着陸顏霜肩頭,主動開口問。

小精靈眨啊眨眼,好奇望着他,只一眼,又瑟縮般,小手捏着陸顏霜衣角的動作收緊,「娘親。」

彷彿不安般。

倒不是帝凌風本人可怕,而是他身上那種高深莫測的氣質……

就如同之前陸顏霜所形容的。

他就是個神棍。

竟然連同陸顏霜來歷都清楚,且似乎比陸顏霜本人都還要更為清楚!就……

陸顏霜這時回神,連忙點頭,又笑着告知帝雲卿,「師父你看到了嗎!是小精靈,之前你送給我的那顆小精靈果,已經成功降生了!」

「你很厲害。」帝雲卿也笑,溫柔肯定。

陸顏霜抬眼,一雙眸子亮晶晶,「我也沒想到會這麼快,所以在發現小精靈果不見了,我身邊多了個小精靈,就想着一定要將這個好消息告知給你。」

到底,這件事她想要第一個要分享的人,是他。

帝雲卿意識到這點,耳根微微泛紅,心跳更是不受控制鼓動,使他急急忙又轉開了視線。 聽到這個,霸氣王者有點失望了。

風雲公會就只出來五百人,而且還是張山帶隊。

那麼不用說,肯定是只出來一批高手。

幾百人來去如風,他想抓也抓不到啊。

看樣子還是想辦法,先把風雲天下這四個人打倒再說吧。

要不然的話,被他們跟張山那五百人匯合,他又得白忙活一場了。

「看到六管菩薩的,盡量把他們拖住,其它人想辦法將風雲天下留下。」

霸氣王者定下策略,這次他一定得要風雲公會留下點什麼。

要不然都對不起,他那腫得那麼大的臉。

秦國玩家四處堵截,霸氣王者自己卻帶着一幫精英,先趕到前面。

看好風雲天下幾人去向,隨時準備攔截。

張山剛出獸王谷的時候,還算順利。

雖然不時的能看到一些秦國玩家,不過那些人有自知之明。

不敢上來送死。

不過,很快就不知怎麼回事,那些秦國玩家,像發了瘋一樣,哪怕是只有幾個人。

也敢向張山這五百多人的隊伍撲來,完全是送死的。

雖然說這些人的行為,沒可能給張山他們帶來損失,但是耽誤他跑路的速度啊。

他還得去救人呢,老要下馬開槍,那不是浪費時間嗎?

這樣可不行,必須得轉變思路了。

「看到有人攔截,你們直接往前沖,我來負責清人。」

張山怒了,人多了不起,不怕死就來嘛。

幾個人或幾十個人的攔截,完全不用其它人的,張山一個人就可以搞定。

每次清完人,張山就快馬追趕隊伍。

慢慢的他們距離風雲天下那邊,就越來越近了,很快兩邊就能匯合上。

只要匯合上了,這次救援就可以宣告結束了,大家直接往獸王谷跑就行。

然後呆在裏面刷怪,霸氣王者要是願意不刷怪,天天守在外面,那就算他狠。

正在這時,風雲一刀突然說道。

「這下好像跑不出去了,霸氣王者帶着上千人,把去路堵住了,兩邊也有人在,沒法繞了。」

「不用管,你們直接沖,你和風雲天下不是有大招嗎?不必留了,放大招沖,我馬上就到。」

張山帶着五百,一路上衝破重重攔截,遠遠的看到霸氣王者,正帶着人,把路堵住。

而風雲天下四人,卻在路的另一頭。

「等會拉近距離后,直接衝過去,將老大們們接應出來,心隨我動把大招放了,順便將霸氣王者再打倒一次。」

霸氣王者看了眼前面的風雲天下,又看了眼後面的張山。

他心裏有點沒底了,風雲公會有幾個終極技能,他是知道的。

這會他身邊只有千把人,怕是頂不住啊。

但他顯然不可能逃跑,只能硬著頭皮打下去了。

「不用管後面的,先把風雲天下給解決了。」

說完后,霸氣王者便帶着人,向風雲天下沖了過去。

「特么的,找死,人多了不起啊。」

風雲一刀怒了,下馬對着霸氣公會的人群中沖了過去,同時開啟狂戰之怒技能,增加傷害百分之百。

在衝鋒到人群中手,迅速將毀滅大招開啟,狂暴的波動,向四周漫延開來。

以風雲一刀為中心,周圍五十碼內,全部清空。

不過,對於風雲公會的大招。

霸氣王者早有防備。

所以他們的人並沒有靠得太集中,風雲一刀的這個大招,效果應該說不是很好。

最多也就打倒了兩三百人。

稍微拖一下時間。

在風雲一刀放完大招后,他就像是一隻沒有牙的老虎。

大量的秦國玩家,向他圍攻過去。

此時,風雲天下也不再等待了,一招漫天火雨打出。

將風雲一刀周圍的敵人一掃而光。

兩人的大招全都用完,但是霸氣王者身邊還有五六百秦國玩家。

要是沒有張山在後面支援的話,風雲天下他們四人,可能連五秒都不可能挺過去。

但此時張山已經趕到。

心隨我動將無敵斬技能放出,又是清空一片。

剩下的秦國玩家已經不到三百人了。

「把這些人先滅了。」

雖然遠處還有大量的秦國玩家,正在趕來。

但張山完全不放在心上,等那些秦國玩家跑過來的時候,最多也就是幫霸氣王者這些收屍復活了。

張山直衝霸氣王者而去,這傢伙現在變得猥瑣得很。

剛才三個大招,都沒有覆蓋到他,讓他僥倖撿得一條狗命。

其它風雲公會成員,也紛紛向那些秦國玩家衝去。

張山可是帶了五百多人過來的,而且這些人中,有五十多人,是當初一直跟風雲天下混在一起的大佬。

這些人裝備和技能都好得很。

不要說霸氣王者那邊,只剩下三百來人,就算人數相當。

風雲公會把他們滅了,也費不了太多的時間。

有張山在,一路橫掃,神擋殺人,佛擋殺佛。

「要不我們先跑吧,跟其它兄弟匯合。」

看到張山這些風雲公會的人,氣勢洶洶的沖了上來。

一位霸氣公會成員提議說道。

他們後面還有大量的秦國玩家,正在趕過來,不需要一分鐘,就能匯合上。

現在完全不用,跟風雲公會拚命的嘛。

但是霸王王者不甘心啊,昨天在雲夢城,今天剛才的公會挑戰賽。

他們都被風雲公會,打得像條狗一樣的,現在又要逃跑。

真是太難受了。

可這又能怎麼樣呢,形勢比人強,還是跑吧。

大家都騎在馬上,霸氣王者當然也是騎的英雄坐騎。

速度一點也不比張山慢。

一時之間,張山還真追不上他。

特么的,囂張的時候像條瘋狗,逃跑的時候像只兔子,真是難為他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