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龍山莊的吳志海和吳磊兩個人的神色顯得有些忸怩。

因為吳磊之前一不小心得罪了林天成。

後面引發了一些極不愉快的事情。

可即便如此,吳志海還是覺得很有必要來見一見這個傳說中的道祖。

所以他把有些不情願的兒子也給拉了過來。

吳志海滿臉笑意地對林天成拱手道,「林宗主,您可還記得我!」

之後他又將吳磊拉到了自己的身旁,示意吳磊趕緊向林宗主問好。

其實萬龍山莊能夠存活到現在,已經是林天成手下留情了。

不然以一氣宗現在的實力,想要滅了萬龍山莊那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好了,好了,一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情我早已不記得了。你們能來看我,就是我林某的榮幸。待會兒我一氣宗會設下盛宴款待各位!」

在那個時候,林天成就沒有將這件小事放在心裡。

而到了現在,他已是一代道祖,見的世面多了,經歷過的事情也多了,心胸只會變得更加寬廣。

哪裡還會斤斤計較此等小事。

只不過是吳志海和吳磊兩人庸人自擾罷了。

聽到林宗主已經原諒了他們,吳志海和吳磊的神色都感到異常激動。

和一代道主搞好關係那是非常有必要的,關鍵時候甚至還能救萬龍山莊一命。

這就是人情世故!

就在此時,大殿外又進來了三個人,他們自然是從煉丹師協會總部趕過來的張大師,諸葛荀和韓雲。

張大師看到林天成的那一刻甚是激動,「諸葛老兄,快看,真的是天成。」

「是啊!我就說嘛,沒人敢冒牌他的!」

跟在後面的韓雲很是不解,這個林天成竟然和師父,諸葛前輩有著如此深厚的友誼。

他們之間究竟發生了些什麼?

偶然間他也看到了秦雪,只是他和林天成之間的比試輸了,而且輸得非常徹底。

所以即便他現在還是非常喜歡秦雪,但也不能夠去接近她了。

張大師的神情有些激動,快步朝著林天成走了過去,「天成,真是你嗎?真是你回來了嗎?」

諸葛荀也有一些激動的說道,「天成,我們都還以為你不會回來了呢!」

林天成萬萬沒有想到張大師竟然親自來到了天市,就連諸葛院長也跟著來了。

他連忙起身朝著兩人走了過去,「兩位前輩,我林天成何德何能讓兩位前輩跋山涉水而來見我。是晚輩失禮了,我應當親自去見兩位前輩才是。」

要不是尋找八神將后的那件事情有些緊急,林天成回到了中都大陸回到了天市自然是應該要和那些老朋友好好敘敘舊。

現在反倒讓他們來見自己,林天成的心裡很是過意不去。

坐在兩旁的修真子弟神色也跟著激動了起來。

來見林宗主的這兩位可都是大人物。

一個是煉丹師協會總部的總會長,而另一個則是中都學院的院長。

如若不是林宗主在這裡,像他們這樣的大人物,幾乎是不可能出現在這種窮鄉僻壤之所。

張大師笑著說道,「天成還是太謙虛了呀!你現在可是道祖,我們能見你一面已經是莫大的榮幸了。」

「是啊!我這輩子都沒想過,我的學生竟然能夠有這麼大的成就,這是我整個中都學院的榮耀啊!」

張大師皺著眉頭,嘖舌道,「嘖嘖嘖,又開始往臉上貼金了!」

看到兩位前輩都一大把年紀了,還如此這般風趣,眾人不禁發出了爽朗的笑聲。

談妙音這丫頭非常的懂事,見今日來一氣宗的都是一些大人物,而且天成又回來了。

於是她親自來到後方的廚房指揮這裡的「後勤團」加快做飯的進程,而且務必要做的好吃,不能有絲毫差錯。

林天成和張大師,諸葛荀兩位前輩已經很久沒有見面了。

於是三人便來到了一處湖泊中央的涼亭內。

兩位前輩都說了一些關於煉丹師協會和中都學院的近況,言語之中無不流露出對於林天成的感激。

確實,若是沒有林天成的話,煉丹師協會和中都學院在當時都有可能被血族毀滅。

後來,張大師又聊到了他的女兒秋月。

其實他是知道自己的女兒去過了仙庭之境,在那個時候他很擔心,擔心自己的女兒可能回不來了。

不過後來,他得知林天成最終晉陞成為了道祖擊敗了無妄仙人,他的女兒秋月也回到了迷離之域。

他一直都想去迷離之域看看自己的女兒,可是總部內的事務實在太多,他一時也抽不出身來。

林天成將他知道的所有關於秋月的事情都告知了張大師。

其中就包括張秋月是八神將的後人之事。

張大師和諸葛荀兩人異口同聲道,「八神將?」

「對,這算是另一個世界的故事了,但也與我們這個世界緊密相連。我必須得找齊八神將的後人,才有可能擊敗聖魂殿!」

張大師點了點頭,對於秋月是八神將後人這件事情他既感到自豪,又感到擔憂。

諸葛荀對林天成鼓勵道,「天成,我相信你,不管困難有多難,你總是能很好的化險為夷,這一次也不例外!」 「老東西你再說一遍!」

被無良問道痛處的司徒岳,直接暴跳如雷,兩眼通紅好像要噴火。

他堂堂邪王,居然打不過一個娘們,自己還有什麼臉面混下去?

「廢物!」

「你可是我親手煉製的邪王,居然連個女人都收拾不了,要你有何用!」

被司徒岳高高舉過頭頂的無良,得知司徒岳真的沒有得手,他氣急敗壞反而怒斥司徒岳。

「王八蛋!」

「我還想問你呢!」

「你口口聲聲說邪王無所不能,我為什麼連一個花小蕊都打不過?」

「還有,什麼叫千年修羅滅,今世羅剎生?」

暴跳如雷的司徒岳,咬牙切齒向無良質問。

他不知道花小蕊為什麼變得那麼厲害,尤其花小蕊說的那句話,聽的讓人膽戰心驚。

「什麼?」

「你再說一遍?」

無良聽到司徒岳提到修羅,他神色突然大變,面露緊張向司徒岳追問。

「他嗎的!」

「老子沒功夫跟你廢話,我現在就先收拾你!」

司徒岳哪有那個耐心,面對無良的詢問,他面露猙獰,伸手就要將無良的頭扭下來,來發泄自己心中的怒火。

「混蛋!沒有你什麼也不是!」

無良見司徒岳不分裡外,竟然要對他下手,他頓時臉色蒼白,沖著司徒岳大吼大叫。

可是,無良根本動彈不得,眼前的司徒岳力量很強,怎麼可能是是他的對手?

司徒岳沒管那麼多,他現在需要鮮血來澆滅心中的怒火,左手抓住無良的頭,剛要動手時突然一道白光出現。

嘭!

司徒岳被白光擊中,直接倒退數步,手中的無良得以脫險掉落在地。

無良可是被嚇的不輕,自己險些害死自己。

在他還沒有起身時,身穿白色僧衣無心出現在無良的面前。

「師兄?」

無良吃驚,見救他的是無心,他有些激動急忙起身。

「哼!」

「邪王泯滅人性,早就讓你不要種下惡果,要不是我碰巧趕來,你就是邪王服中之物。」

無心冷哼,瞥視身後一眼無良,面露陰冷看向對面已經變成邪王的司徒岳。

無良老臉通紅,他這麼做都是為了報仇。

「老禿驢!」

「少特碼多管閑事!」

「信不信我連你一起殺了!」

司徒岳見到來人是無心,他憤怒的眼神,如同在流血,猙獰的樣子,好像地獄里走出的魔鬼。

「孽障休得放肆!」

「不要以為你成為邪王就可以肆無忌憚,你現在還沒達到讓我忌憚的地步!」

無心震怒。

面對現在的司徒岳,還真沒有畏懼,因為司徒岳還沒有徹底進化,所以實力還奈何不了自己。

司徒岳瞳孔睜大,自己沒有聽明白無心的意思。

他可是邪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師兄你先消消氣。」

「我知道現在邪王還不算完整,但他的實力已經堪比大能,但為什麼會奈何不了一個女人?」

無良皺眉。

見被自己師兄看出其中不足,他也沒有太過說明,因為有些事還需要慢慢來。

「哼!」

「你說的可是那個花小蕊?」

無心皺眉,斜視身旁的無良直接猜到那個人是花小蕊。

因為,他也在花小蕊手裡吃過大虧,深知花小蕊的恐怖之處。

「對!就是她!」

司徒岳聽到花小蕊名字,他直接開口承認。

「師兄,難道這個花小蕊也是隱世高人?」

無良不解,自己師兄看似對花小蕊很了解?

「了解談不上。」

「但你最好不要惹她。」

「如果她醒了,就算十個邪王也不是她的對手。」

無心了沒有誇大其詞。

因為見過花小蕊臉上的彼岸花,得知花小蕊時修羅族。

「有這麼誇張嗎?」

「師兄,你能不能說清楚一點?」

無良皺眉。

自己師兄可不會說謊,畢竟是佛門中人。

「清楚?」

「千年前修羅門你可聽過?」

無心轉過身,看向雷凌居住的豪宅,神色有些古怪,直接為無良提個醒。

「修羅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