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楓抬頭看向遠方,眼中充滿冰冷的寒意!

很快,其他四位堂主得知葉楓醒來的消息,紛紛趕來看望他。在確定葉楓身體真的沒有什麼大礙后,臉上終於是露出一絲笑容來,比較在現在多事的時候,總算是有一件好的事情出現!

而至於葉楓,在經過幾日的恢復后。終於是可以下床走動。他本來是想要去看望白羽的,畢竟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都是因為自己,但卻被告知,白羽處於閉關,不能相見。

得知這一情況的葉楓,有前往千鶴峰,準備看望千鶴子的傷勢如何!

等葉楓來到千鶴子的住處時,剛好看到顧清從千鶴子的房間走出。

」堂主,千鶴長老的傷勢怎麼樣了?「

葉楓關心的詢問道!

顧清臉色有些不好看,搖頭道:「情況有點麻煩,他的體內似乎還存在有另外之中強大的力量,也就是因為這股力量的尋在,千鶴子才一直昏迷不醒。我需要回去好好的翻閱一些古典,看看有什麼好的辦法,可以幫助到他!」

「竟然會是這個樣子!」

葉楓透過房間窗戶,向著屋內看去,看到裡面躺在床上,臉色蒼白,依舊陷入昏迷之中的千鶴子,忍不住嘆息一口氣!

「不要太擔心,一切都會有辦法的。走吧!」

「嗯!」

葉楓點頭,轉身跟在顧青的身後,向著山下走去!

而就在兩人離開后不久,屋內躺在床上的千鶴子,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起身,來到外院。站在高處,他的目光向著山下眺望而去,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眼中閃爍著隱晦的光芒!

而後,千鶴子全然沒有躺在床上的虛弱之色,身影一閃,直接縱身從山頂躍下,幾個跳躍間,便是消失在重巒的山峰之間,不知去向!再轉過身去,在他的床上,竟還有長相與千鶴子一模一樣的人出現。彷彿剛才的那一幕,是幻覺般!

回到自己的房間中,葉楓本想要打坐修鍊一會,恢復自己的元氣。但是坐下不久,他的腦海中就不由聯想到最近千鶴子昏迷的樣子,還有也不知道情況到底如何的宗主。這些所有的事情,讓葉楓感到充滿煩躁,根本就沒有辦法集中精神,讓他安靜的進行修鍊。

接連試過幾次后,葉楓心中的煩躁絲毫沒有減退的意思。無奈之下,葉楓睜開雙眼,走出自己的房間!

屋外,涼爽的山風徐徐吹過,卻怎麼都無法消除葉楓心中的煩躁。抬頭看著遠處的落幕的烈日,他的露出無限惆悵之色。烈日一點點落下,一團烏雲從天邊慢慢蔓延而來,大地慢慢陷入到黑暗之中。看到這一幕,葉楓低頭看了一眼山下的天鶴宗,心中總感覺堵著什麼東西,但是自己卻又是說出來。整個人天鶴宗處於一種風雨欲來的趨勢。

就這樣,葉楓一個人靜靜的坐在山頂上,身體一動不動。沒有知道他究竟在思索著什麼事情!

次日清晨,坐在山頂上的葉楓緩緩睜開自己的雙眼。天邊新升起的驕陽,釋放出無盡的光芒,將一切的黑暗驅散,看到這裡,葉楓不知為何,心中竟是有一些輕鬆,嘴角慢慢露出一絲笑容來。他站起身來,拍拍自己被清晨露水打濕的衣袍。

「師兄,不好了,師兄…..「

就在這時,趙英的身影響起!

葉楓扭頭看去,只見趙英正一臉慌張的向著他快速跑來,顯得極為急切!

當來到葉楓的面前,趙英甚至來不及喘息一口氣,對著葉楓說道:「師兄,蒼松派來人了。還帶來的好多弟子!『

「蒼松派?」

當聽到這個名字,葉楓的眉頭輕輕皺起,口中喃喃道。

「知道他們過來是幹什麼的嗎?」葉楓追問道!

「還不知道,剛走過山門。還不知道他們的目的是想要幹什麼。現在堂主們應該在接待他們,我們要不要過去看看!』

」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這個時候來,這個蒼松派,還真是會找時間啊。走,我們先過去看看『

沉吟片刻后,葉楓開口說道!

」哦,好的!』

很快,葉楓與趙英兩人快速趕下山來,朝著宗中的大殿趕去!

此時,在大殿內,蒼松派大長老玄清子,執事林方,還有其他幾位執事端坐在大殿之內,臉上滿是微笑!在他們的對面,四大堂主,同樣一臉微笑的坐在他們的對面。

」四位堂主,我們大家可是好久都沒有見到過了,別來無恙啊!」

這時,蒼清率先站起身來,四人拱手說道。臉上滿是和藹之色,若是不知道的人,見到這一幕,還真的會以為他們是多年不見的好友!

舊歡新寵:老公愛不停 「切!」

然而,面對蒼清這樣虛偽的一面,龍霸不屑的輕哼一聲! 對於玄清的為人,龍霸的心中極為的清楚,所以從他們這些從進入宗主的那一刻起,他就沒有露出過好臉色,此刻當然也不會給他們留什麼面子!

對於龍霸的冷哼聲,在場的幾人都是實力高強之輩,自然聽得一清二楚。所以玄清這邊的的來人臉色直接掉了下來,就連玄清子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但很快就恢復到正常,臉上依舊滿是笑容,而他舉在半空中的手,也始終沒有放下去。

場面的局面一時間變得尷尬起來!

「咳咳!『

這時,顧青輕咳幾聲,從座位上站起來。所謂是伸手不打笑臉人,為了天鶴宗的聲譽,顧青還是露出自己特有的假笑。

」玄清長老客氣,請坐。來人,上茶!-

很快,就有幾名天鶴宗弟子端著幾杯冒著絲絲熱氣的茶杯放在眾人的面前,而後一一離開!

龍霸實在不想與蒼松派這些人有什麼糾纏,端起桌面上的茶水,自顧自的喝了起來,絲毫不去理會他們幾人!

而在飲下一口茶水后,顧青將手中的茶杯放回到桌面上,這才開口說道:「不知玄清長老此刻上門拜訪我天鶴宗,不知是有什麼事情。」

「哈哈,確實是有時間事情需要麻煩貴派,希望你們可以配合一下!」

玄清摸摸自己的鬍鬚,開口笑道。而在他身旁的王平幾人,臉上同樣露出一絲神秘的笑容來!

一聽到這話,顧清倒是有些好奇來,詢問道:」不知玄清長老所說的到底是什麼樣的事情,不防直接說出來,讓我等聽上一聽!「

」其實也不知什麼大的事情,只希望你們能夠交出一名弟子!」

聽到這話,顧清的眼睛微微一眯,但很快有恢復正常。就連龍霸在聽到這話后,面色變得凝重起來,將手中的茶杯放下,目光直直的看著玄清子!

不知玄清長老所說的是那一名弟子!『

顧清追問道。

」葉楓,也就是你們新任的少掌門人!「

「果然!」

其實在玄清子說完那句話后,顧清連同其他幾人的心中都已經有了猜測!

「希望幾位堂主可以配合我們一下,放心。我們只是想要簡單的詢問一些事情而已。等到事情解決,我們一定將他完好無損的送回來,不知道幾位意下如何!」

玄清子的語氣雖然聽起來像是在與幾人商量,但是他們幾人的眼中卻是充滿著霸道,透漏出一種不可違背的意味。

」啪!「

」放屁,你們都算是什麼東西,你說把人交給你就交給你,你們還沒有這個資格。我早就忍你們很久了,趁我現在還沒有發貨,趕緊給我滾出去,不要逼我動手!」

龍霸一掌將面前的桌子,拍的四分五裂,桌面上擺放的茶杯直接摔碎一地,茶水流淌一地!

要說顧青他們幾人還能忍住心中的怒火,但是龍霸確實不可以。之前他的心中就早已窩了一肚子的火,不知道怎麼發泄出去。而現在玄清子的一句話,如同導火索般,將他心中的怒火點燃,徹底的爆發出來!

看著龍霸此時怒火衝天,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動手的樣子。蒼清卻是沒有絲毫的緊張,一臉淡然,輕笑一聲后,將目光重新落在顧青的身上,繼續開口說道:」顧堂主,你覺得如何!』

龍霸此刻是真的憤怒,猛的向前踏出一步,似乎準備出手,口中不停的大罵起來。

「媽的,你們不要真的給臉不要臉,都給老子滾!」

就在這是,一直靜坐在原地的厲絕,突然伸手將龍霸抓住,對著他輕輕搖頭。

看到這裡,龍霸深吸一口氣,將內心的怒火生生壓制下去,重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不過他的目光卻一直放在玄清子幾人的身上,眸閃精光!

而對於龍霸的舉動,玄清子沒有絲毫的理會,像是根本就沒有看到一樣,目光始終放在顧青的身上,繼續逼問道。

「顧青堂主,我可是一直在等待著你的回答啊!『

」蒼清長老,不知道你是真的人老越來越糊塗,還是耳朵已經不好使了。難道你沒有聽到我師弟的回答嗎?那就是我的意識,你們還是請回吧,來人,送客!』

顧青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全然沒有站起的意思!

「哈哈,聽到了,老夫現在聽得一清二楚,也明白你們的意思了。很好!很好!『

玄清子輕笑幾聲,大袖一揮,高聲喊道:「後會有期,我們走!』

」對了,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來!「

快要走到殿門口時,玄清子突然停下自己的腳步,慢慢轉過身來。

而顧清四人坐在原地靜靜的看著他又想有什麼樣的表演。

蒼清子裝模作樣的用目光在整個大殿環視一圈后,開口說道:」這一次,為什麼沒有看到白宗主,還有千鶴子長老兩人。是不是他們兩人有什麼事情啊!「

」哈哈!這個屬於我們天鶴宗內自己的事情,這個就不勞煩閣下擔心了。你還是多多注意下你們蒼松派的事情吧!「

顧清面不改色的回答道。

」我只是最近聽到一些傳聞而已,看來是我多慮了。不過還是要多注意一下,說不定真的就會出現什麼意外,你說是吧!「

說完這些話后,玄清子的臉上露出一絲神秘的笑容!

」你!「

「哈哈哈!』

在龍霸怒目注視下,玄清子深深的看了眾人一眼,而後轉身離開!

」該死的老東西,真的氣死我了!「

看著玄清子等人遠去的背影,龍霸狠狠地說道。

」他們這次來,估計還有其他的目的。絕對不止是讓我們交人那麼簡單的!「此時,厲絕慢慢走到前方,口中喃喃道。

「事情的確沒有那麼簡單,看來我們要提前做出一些準備,以備不時之需!防止一些小輩的小動作!」

顧青說道。

其他三人紛紛點頭。

」厲師弟,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去做了,你們兩個在一旁進行輔助。估計這段時間,我們天鶴宗真的要註定不太平了! 借據新娘

在這種情況之下,龍霸也是一臉認同的點點頭。 」師兄,你看他們就是蒼松派的人!『走在半路上,趙英突然伸手指向遠處的山路上,對著葉楓說道。

隨著趙英手指的方向看去,葉楓一眼就看到走在人群前面,一副風清道骨的玄清子。

似乎是察覺到葉楓投來的目光,走在路上的玄清子抬頭向著葉楓這邊看來,當他的目光落在葉楓的身上時,嘴角出露出一絲神秘的笑容,他抬起手對著葉楓輕輕揮動幾下后,便是繼續向著前方走去!

「師兄,他這是什麼意思!」『

趙英不解的詢問道。

「管他什麼事情,反正絕對沒有什麼好事。走,先去大殿看看!」

葉楓將自己的目光從玄清子的身上收回,轉身離開!

等到葉楓來到大殿上時,顧青還有其他幾位堂主正在商量著什麼事情。當看到葉楓前倆,他們停止交談,將目光齊齊向著葉楓看去!

「參見各位堂主!』

葉楓行禮道!

」你們怎麼來了,有什麼事情嗎!』

顧青站出來,開口詢問道。

「沒有,我見蒼松派有人過來,所以想要過來看看什麼事情。「

「放心吧,沒有什麼事情!」

顧青對著葉楓回答道。

」我知道了!「

葉楓點點頭,不過他卻敏銳的捕捉到這幾人的臉色的變化,心中不免產生疑惑,但是顧青卻又不告訴自己事情的真相,他也就不好在說什麼!

「好了,你們…..不好,出事了!『

正當顧青開口準備說什麼時,他的臉色巨變,眼中充滿驚恐之色。不止是他這樣,就連他身邊的其他三人臉色也都一變!

下一刻,顧不上在說什麼的顧青,身影一閃,直接向著大殿外衝去,其他三人緊隨其後,神情顯得格外的慌張!

當看到四人快速消失的身影,葉楓感到一絲不妙。眉頭一皺,快速轉身,追趕而去!

「什麼情況!」

趙英看著一個個如此緊張的樣子,也連忙展開自己的身法,快速追了上去!

顧青等人的速度很快,短短几息的時間,他們的身影就是出現在四聖峰外,顧不上喘息,快速將禁制打開后,身影一閃,徑直向著峰頂衝去!

剛剛登上頂峰,顧青一眼就看到趴在地上,一臉虛弱的白羽。他的身前還有著一大灘鮮血。

「宗主!『

顧青此刻全然沒有平時穩重的樣子,口中大叫一聲。在他身邊的三人,同樣一臉慌張!

身形落下,顧青來到白羽的身邊,小心的將他攙扶起來。而其他三人,則是站在他們的身邊,體內元氣涌動,無比謹慎的向著四下看去。

「宗主,你怎麼樣了!』

在詢問的同時,顧青將白羽小心的扶坐起來。而這時,他也是發現在白羽的腹部位置,竟是插著一把鋒利的匕首,殷紅的鮮血順著刀柄,緩緩的流淌在地面上!

白羽睫毛顫動幾下后,慢慢的睜開自己的雙眼,臉色蒼白的嚇人,沒有一絲的血氣。他泛白的嘴唇微動,看清身旁之人後,努力的擠出一個笑容,聲如蚊吶,短短續續的說道:」你們,你們來了!「

「宗主,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顧青顫抖著身體,努力的壓制著自己心中的怒火,沉聲說道!

「還是之前那個神秘人,不知道他用了什麼辦法。竟是在我毫無感應的情況下進入到這裡,本來想要偷襲我,但是被我發現。之後就成了這個樣子!」

白羽在述說這件事情的時候,眼中平靜的讓人感到可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