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浪這番話,真可謂是豪氣衝天。

隨著葉浪說完,四周的老師,包括一中這次前來觀摩學習的老師,都忍不住開始鼓掌。

伴隨著雷鳴般的掌聲響起,李雅珊辦公室里,站在窗戶位置的李雅珊終於鬆了口氣,臉上帶著欣慰的笑容,緩緩轉身,朝著樓下走去。

她知道,葉浪現在完成了首秀,接下來真正的表演,沒有自己這個校長在,肯定是不行的。

張永峰絞盡腦汁的想著,他實在想不通,三中的學生之前有多讓人詬病是眾所周知的,可現在這些學生的表現,絕對比他們一中的學生優秀了不少。 先不說這些學生有多熱愛學習吧,熱愛學習畢竟是學生的本職,這就像是老師熱愛教育,軍人熱愛和平一樣。

關鍵是這些學生在最後給他說的那番話。

在自己學校遭遇到質疑,甚至於被人詆毀的時候,他們能夠站出來,理直氣壯的捍衛自己學校的名譽。

單就這點,已經讓人敬佩不已了。

得到葉浪肯定的回答后,張永峰一方面感覺到自己掉了面子,另外一方面他也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想想看,以前在湖市,他們一中可是在教育行業遙遙領先的。只有保證了這點,他們才能每面得到相關部門的扶持,才能有源源不斷的資金進入學校。

上面給的錢多了,自己的腰杆子也就硬朗了。

這也是為什麼張永峰剛開始強勢的原因之一。

但是現在,看到紫荊國際學校的學生如此拚命的學習,他貌似已經覺察到,自己一中湖市第一的位置,肯定是保不住了。

簡單思慮之後,張永峰做出了選擇,既然三中已經開始改變了,自己想要保住第一的位置,那麼自己也必須要進行改變。

而改變的基礎,那就是自己要虛心的學習。

弄清楚了這點之後,張永峰的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忙湊到葉浪旁邊,帶著滿臉章開心的笑容,對葉浪道:「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啊。葉校長這一番話,讓我頓時感覺到茅塞頓開,心裡頭更是豁然開朗。 禽惑婚骨 行,咱們什麼也不說了,接下里的行程怎麼安排,全聽葉校長您一個人的,您說去什麼地方,我們就去什麼地方。」

葉浪也沒想到張永峰的態度轉變會這麼快,帶著幾分詫異的目光看著張永峰,心想這傢伙該不會是吃錯藥了吧?

剛才還和自己針鋒相對,沒想到這一轉眼的時間,居然就認慫了,這可真是天下少有的事情啊。

心裡這麼想,但葉浪嘴上可沒這麼說,畢竟少一事不如多一事,再說了,他們紫荊國際學校那可不是浪得虛名的,不管是從師資力量還是從背後強大的經濟支持,都是湖市這邊的學校所不能比擬的。

在想到這點之後,葉浪對張永峰微笑著說:「行,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就按照之前的程序來做這件事情吧。」

話音剛落,李雅珊從人群中走了進來。

來到張永峰旁邊后,帶著一臉歉意的笑容道:「張校長,實在是抱歉了,剛才學校這邊發生了點重要的事情,我不得不讓葉校長帶先帶你們觀摩學習。」

張永峰哪裡知道學校這邊發生了什麼事情呀?他見李雅珊這麼說,於是便笑了笑道:「沒關係的,其實葉校長也很好的,剛才我們交談雖然不多,但依舊讓我受益匪淺啊。」

話雖然這麼說,但心裡,張永峰卻不可能這麼想。

逐漸的,他好像也明白李雅珊為什麼要讓葉浪和自己交談的原因了,看李雅珊此時平和的面色,他不由得心想,這女婆娘,肯定是拿葉浪當槍使,好讓葉浪削減他的氣焰。

現在效果達到了,人家站出來說剛才自己有點事情,他這邊能多說什麼廢話啊?

李雅珊微微一笑,對旁邊葉浪道:「葉校長,看來你能當上副校長,還真不是因為這所學校是你家的啊,這能力也是有的嘛。」

這話,像是一句玩笑,其實不全都是玩笑。

其中還包含了另外一層意思,那就是告訴在場所有老師,紫荊國際學校是私立學校,不是公立學校。所以在接下來的學習中,別用看待私立學校的目光來看待這家私立學校。

作為人精的張永峰,豈能不知道這個道理啊?

張永峰點頭的同時,這次一中前來的這些老師們,那可是丟人丟到家了。

本來一次很好的學習機會,結果被張永峰這麼一攪合,丟了臉也就不說了,人家會不會將關於教學的殺手鐧露出來,這才是關鍵啊。

都是老師,誰不想帶出來一班優秀的學生?誰不想自己的學生裡面冒出來一個著名的科學家,詩人,或者說赫赫有名的首富慈善家?

甚至於,一中有幾個優秀點的老師,在聽到李雅珊這話后,都想要跳槽來紫荊國際學校了。但他們倒也知道,相比之下,紫荊國際學校現在的這些學生雖然學習成績差,但招聘進來的老師,一個個都是巨牛掰的。

一中的老師,最低學歷是大學本科畢業,但是紫荊國際學校的老師,最低學歷那可都要是研究生畢業,而且還要有三年及以上的教學經驗,以及在教學期間,曾經榮獲該區域優秀教師的稱號才行。

這些前來學習的老師算了算,就這樣高規格的要求下,他們一中的老師裡面,估計能達到條件的,也就八九個人吧。

其他的老師,要麼學歷太低,在要麼就是沒獲過獎,在要麼就是一輩子平平無奇,毫無建樹。

接下來的觀摩學習,在李雅珊的帶領下緊張而有序的進行著。

一天的學習結束后,要說前來學習的這些老師心裡沒有感觸,這倒是沒可能的事情。但要說他們內心深處的感受有多深,這個估計也沒人能說得清楚。

五樓學校會議室中,一中一位年輕老師在張永峰的點名下站起身來,臉上帶著怪異的表情,好像是在思考,但又好像什麼也沒想到。

「校長,您剛才問我對於紫荊國際學校分校的整體感受,這個我一時半會還真不知道應該怎麼說。」

張永峰聞言,無奈的笑著說:「想說什麼你說什麼就行了,怎麼還能不知道怎麼說了?你先說說看,你對這所學校整體感受,然後再說說今天你學習到了什麼。」

聽到自己校長說話的聲音變冷,這名老師多少有點不安,心想奶奶個熊的,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啊,你現在問我,我這可怎麼說嗎?

就在這位老師躊躇之際,旁邊一名女老師忽然舉手。 張永峰見狀,忙滿臉堆笑的說:「小劉老師,那你來說吧,你可是咱們一中一班的班主任,上一屆你們一班總共四十八個學生,本科上線率達到了百分之七十三,其中還有兩個學生考上了重點大學。那可是咱們學校的驕傲啊。」

葉浪坐在一側,聽張永峰誇讚小劉老師的同時,目光一直在盯著人家小劉老師看。

那眼神倒是和張永峰沒多大區別,甚至於還要比張永峰更勝一籌。

小劉本來已經組織好了語言,但是起身的瞬間,無意中看到自己斜對面位置葉浪的眼神后,居然一凌亂,將自己準備好的話全都給忘記了。

瞬間,小劉的臉紅到了脖子根。

不好意思的看著眼前的張永峰還有葉浪兩人,輕咳一聲,儘可能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后,方才繼續道:「那個……對不起啊,讓我考慮考慮。」

張永峰聞言,立即表現出非常不瞞的樣子,皺了皺眉頭說:「小劉老師啊,你沒想好就不要站起來啊,現在站起來還說考慮考慮,這不是……」

後面丟人兩個字雖然沒說出來,但聽的人都能聽懂。

卻不想張永峰話剛說完,葉浪便淡淡的笑了笑說:「小劉老師啊,想說什麼你直接說就行了,別緊張,這裡都是咱們的同行,再說了,之前也有學校去我們總校觀摩學習過,到時候什麼也沒學到的大有人在,受益匪淺的自然也是有的。」

小劉對著葉浪報以感激的笑容,輕輕點了點頭后,方才開口:「本來學校這次安排的日程上沒有我的名字,但是當我聽說要來學習的是紫荊國際學校,也就是我們之前湖市三中的時候,我心想自己不來肯定是不行的。畢竟這段時間在湖市,貴學校可謂是名聲大噪。所以,我才向校方提出申請,前來參加本次活動。當然了,活動很圓滿,我們李校長和葉校長也都非常熱情,但是在學習結束之後,除過這些表面上的,我貌似看到紫荊國際學校,即將會是下一所一中,甚至於超越一中的存在。」

說到這裡,小劉下意識的朝著旁邊張永峰忘了眼。

小劉作為一個老師已經意識到了這點,張永峰自然也意識到了。況且人劉老師說的有理有據,看樣子還打算深度刨析,自己若是打斷了,對自己不僅僅是損失,無疑也會讓別人小瞧了自己。

因此,在看到小劉老師試探性的眼神后,張永峰便微笑道:「嗯,說的很好,繼續說。」

劉老師繼續說了起來:「在座的老師大家心裡都清楚,現在紫荊國際學校的學生,之前都是什麼樣子的。一年初中會考結束之後,我們一中先選拔前一千多名學生,二中在選拔中間一千名學生,剩下的學生,要麼就來三中,要麼就去職教中心。在要麼,那就是輟學。可以說,三中的學生,相比一中的學生,難管教程度可想而知。杜校長,你我是朋友,你一直說二中比較亂,那我問你,相比之前的三中,你們二中還亂嗎?」

杜校長聽了,不好意思的笑著搖了搖頭說:「這個沒法比,嘿嘿,沒法比啊。」

劉老師微微一笑,繼續道:「所以說,想要管理好三中這些學生,就必須使用非常的方法,走非常的路子。在這裡我們不知道紫荊國際學校接管三中之後除過更換了學校年紀較大的老師,還有一些混天度日的老師外,還做了那些改革,但我能感覺到的是,現在這所學校,儼然成為了一個整體。」

「學習好的學生會毫無保留的將自己的學習經驗說給學習不好的學生,學習差的學生我看都給自己制定了學習計劃,緊張而有序的在自主完成。更讓我不可思議的是,紫荊國際學校的老師,在半個小時上課結束后,會抽出十五分鐘時間給一些差生補習之前初中的知識點。或許大家聽了想笑,這種事情在我們一中沒出現過,我想在二中也沒出現過。但在這裡出現了,這又是為什麼?」

面對小劉老師的詢問,眾人紛紛低頭開始考慮其中的原因。

小劉稍作停頓,在沒有老師能夠回答她的問題后,她便繼續道:「究其原因,無非有兩點。比如說我們一中這邊,基本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如果出現了這種情況,我想這名學生也不可能在一中完成自己的學業。十之八九是中途退學。甚至我知道的,有老師為了提高自己的教學成績,竟然主動給學生找茬,希望學生能夠自己回家。在這裡我知道是某些老師,但我不想說出來。可能說的有點多了,希望大家不要介意,其實我今天最深的感受就是,紫荊國際學校,雖然說只是個學校,但更像是一個家庭。一個正在朝著小康路上不斷奮鬥的家庭;一個不認輸,干預迎面而上的家庭;一個團結一致,能夠共榮辱,同生死的家庭!」

說到這裡,小劉顯然變得激動起來了。

她儘可能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后,臉上帶著一抹淡淡的微笑說:「今天話可能說的有點多,也可能有帶你重,但我只是忠心的希望在座的各位老師們能夠對得起我們頭頂上老師這兩個光榮而神聖的字。」

隨著小劉說完,葉浪最先伸出手,開始鼓掌。

其他老師聽了,儘管也有幾個紅著臉,不知道該怎麼直視小劉的老師低著頭,但依舊不斷鼓掌,表示贊同。

張永峰總算是鬆了口氣,看著小劉,心想這才是一所學校不可或缺的人才啊。如果他們一中每個老師都能有小劉老師這樣高的覺悟,自己又怎麼會擔心他們一中第一的位置被人給搶走?

張永峰這麼覺得,葉浪面對眼前這位美女老師,更覺得眼前一亮。

顯然,小劉老師的作風,頗有幾分李雅珊的味道啊。

要是能夠將小劉老師拉到他們紫荊國際學校,那自己豈不是可以和對待誅神一樣,做一個甩手掌柜的,或者說做一名普通的代課老師,瀟洒度日了呢? 只不過貌似現在挖牆腳這種事情,葉浪還真有點做不出來。

畢竟眼前這麼多老師看著呢,自己這冷不丁屁顛屁顛的拋出橄欖枝來,給人家說希望人家加入自己紫荊國際學校,到時候人家會怎麼想啊? 惡魔通緝令:親愛的,別跑 這些老師們會怎麼想?

想清楚了這點,葉浪便面的微笑道:「真沒想到一中居然還有這樣的才女,張校長,這個您看得給她提高提高待遇啊,要不然我這邊會出手搶人的。」

以這樣的方式說出來,葉浪便覺得沒什麼不妥了。

首先,他只是告訴張校長,這個人你可得待遇好點。

如果待遇不好,他才會出手搶人。

和自己明目張胆挖牆腳,自然存在很大的區別。

果然,在葉浪說完這話之後,眼前張永峰忙開口笑著說:「哈哈,聽葉校長這話的意思,你還想要挖牆腳啊?看來我以後可要防著點了。」

「應該的,哈哈。」

兩人對視一笑,在其他幾個老師分別發表意見后,一天的學習,總算是結束。

送走了張永峰等人,葉浪和學校部分重要領導重新來到了會議室中,剛進門,眼前李雅珊便笑了笑說:「葉老師,今天沒讓你為難吧?」

葉浪直接擺了擺手,淡然一笑道:「呵呵,為難?這有什麼好為難的啊?放心吧,我的能力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這點小事情都辦不好的話,我怎麼可能當副校長對吧?」

嘴上這麼說,但葉浪心裡卻是在想,奶奶個熊的,你今天差點將老子推進火坑裡你還問我有沒有讓我為難?

你怎麼好意思問我這話的啊?

剛想到這裡,葉浪正準備吐槽的時候,沒想到李雅珊倒是提前了一步,沒給葉浪任何發表意見的機會,面帶微笑的說:「呵呵,我知道葉校長的能力,所以才臨危受命,讓葉校長您先出面的。今天的活動整體而言還算是非常成功的,最起碼也沒有其他幺蛾子發生。只不過,在這裡有件事情我想要和大家說說。」

情越海岸線 話說到這裡,李雅珊自然而然的將目光對準了葉浪。

在看到李雅珊的眼神之後,葉浪心裡都多少少有點不安,心想不妙啊,上次也是這樣的眼神,自己從一個副校長直接當了學校的保安,這次又是這樣的眼神,不知道自己又要有什麼悲慘遭遇了。

這樣思慮之際,葉浪倒吸了一口涼氣,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問:「李校長您還有什麼事情嗎?」

李雅珊順著葉浪打量了眼,帶著幾分不解問:「葉校長,我想知道你真覺得這所學校是你家的對吧?」

聽到這樣說話的語氣,別說是葉浪心裡開始打鼓了,就是在座的這些學校領導,也有些不安了,心想這婆娘要幹什麼啊?

眼前這位,可是紫荊國際學校正兒八經的繼承人啊,現在對人家這麼說話,就不怕被人家給開除了嗎?

眾人紛紛朝著李雅珊投去了疑惑的表情,當李雅珊看到后,她倒是面不改色,冷笑了聲說:「呵呵,看什麼看啊?我知道大家可能不理解我為什麼說這樣的話,現在大家聽好了,咱們的葉浪葉副校長,居然權力大到了給咱們學校保安每個人五千塊錢獎金的份上。」

葉浪腦子裡嗡的響了一聲,自己那天去找財務部門,說是給學校這些保安加獎金的時候,財務主任可是明確告訴他,加獎金可以,但前提是必須要讓李雅珊知道。

結果,自己信誓旦旦的保證說一定會告訴李雅珊,另外再加上葉浪這層身份,所以財務部門的這位老哥也沒都想,就給這些保安加上了。

誰曾料到,說好的事情,葉浪居然因為有點忙,竟然忘記給李雅珊說了。

這種事情,聽上去雖然是一件小事情,但任何部門都有任何部門的規定。就算是給學校保安加獎金,那也必須要李雅珊簽字同意才行。

考慮到了這點,葉浪急忙起身,對李雅珊燦燦的笑著說:「校長,我錯了,這件事情本來我打算對你說的,結果因為太忙了。我居然給忘記了。不過話說回來,咱們學校現在的保安不是很敬業嗎?這麼長時間了,學校也沒在發生過任何打架鬥毆的事情。按照常理而言,這個月咱們的確應該給這些保安加獎金的。」

隨著葉浪說完,李雅珊板著臉道:「對,我知道你說的這也是實際情況,可你想過沒有,如果這種事情在你身上開了先河,那麼以後任何副校長豈不是都能給學校任何人增加獎金了?正所謂是無規矩不成方圓,你作為我們紫荊國際學校的副校長,難道連這點最基礎的常識都沒有嗎?」

葉浪被李雅珊這一頓臭罵,罵的可謂是體無完膚,狗血噴頭。

看到李雅珊依舊憤怒的表情,葉浪知道現在就算是解釋也是多餘的,他只能選擇低頭認真傾聽。

學校其他老師都快看傻眼了,他們不可思議的盯著眼前的場景,心想這名李校長難道真的要發瘋啊?居然對人家葉浪這麼發飆!難道她就不知道自己也只是個打工的嗎?

心裡儘管帶著好奇,可沒任何一個老師起身勸阻。

畢竟這兩人,都不是好惹的,況且他們在一起處事的時間也不是很久,他們根本就摸不清楚這兩人的習慣。

萬一要是等會兒開口說錯了話,他們以後的日子豈不是更加難熬了嗎?

學校那些被辭退的代課老師,就是活生生的例子。還好這次學校裁員的時候沒有涉及到他們財務部門和後勤部門,但他們或多或少也能感覺到,留給他們的好日子不多了。

片刻后,等李雅珊將自己心頭的怒火全都爆發出來,她才氣呼呼的坐在了自己椅子上,對葉浪問:「葉校長,說說吧,這件事情你打算怎麼處理?」

葉浪聽了,心想奶奶個熊的,你是校長,這件事情應該怎麼處理你也別問我啊。看你剛才差點吃了我的樣子,要不然你開除我得了? 這話,葉浪也只能是在心裡想一想,過過癮罷了。

要是當著李雅珊的面說出來,估摸著這婆娘明天就能拿著辭職報告去找集團負責人,也就是他家老爺子葉昊!

有時候認慫,不失為一個解決矛盾的好辦法。

葉浪在看到這種情況后,只能低頭,像是犯了多大錯誤似的對李雅珊說:「李校長,我錯了,學校想怎麼處理我都行,我都願意。」

聽了葉浪此話,李雅珊方才苦笑了聲,對葉浪直言道:「這樣吧,我也不想怎麼為難你,畢竟之前你也應為犯錯誤去當過一段時間保安。其次,你這次所作的事情,我也是贊同的。可儘管這樣,我還是要讓你為紫荊國際學校做出貢獻來。」

葉浪皺眉,滿是不解的問:「貢獻?什麼樣的貢獻啊?」

「我想今天在學習會上,大家也都看到了一中教師的風采,不得不說,一中還是有人才的。我們紫荊國際學校,是專門為教育行業的人才開辦的,來這所學校的老師,無不散發自己人生的偉大光輝,訴說自己……」李雅珊正激情洋溢的說著,沒想到葉浪接下來一句話,直接讓全校老師瞬間笑噴。

「不就是想要讓我去挖牆腳嗎?說的這麼高大上幹什麼啊?」葉浪不以為然的丟下這話后,起身對李雅珊低聲道:「不過這件事情我只能試一試,要說百分之百成功,我可不敢保證。」

李雅珊在感情和工作這兩方面一直都分的很清楚,今天葉浪看小劉老師的眼神,以及小劉老師看葉浪的眼神,都看在李雅珊眼裡。

如果李雅珊是個感情重於事業的人,那沒什麼好說的,就算小劉老師打算來紫荊國際學校,李雅珊也不會同意。

畢竟葉浪現在身邊的美女實在是太多了,如果還來這樣一個對手,那自己估計還真要和工作過一輩子了。

但讓人無法理解的是,李雅珊平時都是將工作看的比感情還要重要。

通過今天的活動,李雅珊已經很清楚了解到了小劉老師的能力。這樣的能力,在一中只當一個班主任,的確有點屈才了。

如果說能挖到他們這邊來,李雅珊覺得自己最次也能給對方一個年級組長,或者說辦公室主任,在要麼副校長都是有很大可能的。

至於說葉浪和小劉老師未來是不是會發生點什麼,李雅珊現在倒是沒多想。在她看來,如果葉浪真的想和小劉老師發生點什麼,小劉是不是來他們所在的這所學校都不重要。

畢竟這麼優秀的男人,天底下能有幾個人啊?

估摸著是個女人看到了,都會心動的。

聽葉浪說完這話后,李雅珊黑著臉,沒好氣道:「你瞧瞧你說話的樣子還像個老師嗎?整天弔兒郎當的,我都不知道你一天天到底在幹什麼。」

葉浪燦燦地笑了笑,對李雅珊低聲說:「我也沒做什麼呀,呵呵,好了,咱們不說這件事情了,既然你讓我去將一中的人才挖過來幾個,看來我是很有必要去找小劉老師索要電話號碼了。」

話音剛落,旁邊一位老師便笑著說:「葉校長,不用這麼麻煩的,來,我這裡有小劉老師的電話號碼。」

葉浪開心不已,忙添加了電話,然後對李雅珊說:「校長,沒其他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去辦理這件事情了?」

在看到李雅珊點頭后,葉浪才迅速出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