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微兒沒有在繼續多問,側頭望着窗外,看着一路閃過的高樓大廈,漸漸平復的心,現在可以說終於可以全身輕鬆一回了。

一路上,兩人沒有說話。

直到機場。

明明可以用輪椅,但是陸少宸卻直接抱起蘇薇兒下車。

“你放我下來,我坐輪椅!”

“……”

“你現在的腳能砰腳板?”

現在她的腳真的稍微一碰到地面就疼,甚至在車上,都是墊高了她的一隻腳,讓右腳晃盪在空中。

聽到陸少宸的這話,蘇薇兒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任由這個男人抱着自己,專用商務通道,乘坐也是私人客機,豪華程度完全就是一間總統套房一樣。

蘇薇兒是不知道這個男人還安排私人客機,這一刻她也不知道該如何表述自己的心情,努力的剋制自己,不要去胡思亂想。

陸少宸直接將她放在軟沙發上靠着。

“把軟枕放上去!”陸少宸冷聲吩咐到一旁的空姐。

漂亮的空姐將軟枕放上,隨後陸少宸將蘇薇兒放下受傷的右腳搭在軟枕上。

蘇薇兒舒舒服服靠着,這樣的確感受不到疼痛。

在飛機上吃了午餐,豐盛的讓她覺得這哪裏是飛機餐,根本像是大廚專門做的,果然有錢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樣,尤其還是陸少宸這種超級大富豪。

和這個男人一起,她算是享受了的獨家伺候。

蘇薇兒當然也是和陸少宸一起吃的,吃飯時,男人一直給她夾菜。

“我自己知道夾!”

說話的態度倒也不像最開始那麼抗拒。

陸少宸只是擡眸看了一眼蘇微兒,只是道:“那你快吃!” 作爲這個星球上的超級強國,美國科技一直走在世界的最前沿。

跟其他國家一樣,他們針對張誠此戰展現出來的實力,也研究出了一系列的應對方法。

首先就是激光武器,光速是任何人都無法躲避的,只要功率足夠,應該能對張誠造成傷害。

另一個方案就是超自然武器,跟華夏一樣,歐美也在這方面進行了研究。

什麼銀彈,紫外線槍以及封有聖水法物的炸彈等等,不過在張誠身上能不能起作用,誰也沒法保證。

就在各國都爲此時熱烈討論的時候,最傷腦筋的,還是華夏。

在華夏某司令部的會議室裏,此時做了許多人,每一個肩上都是將星璀璨。

這些平時統帥千軍萬馬的將領,此時卻都是眉頭緊鎖,面帶糾結。

張誠展現出來的實力,實在是遠超所有人的想象,甚至超過了他們之前對修煉者的固有映像。

一個人能硬撼軍隊,這在軍方高層看來,簡直無法接受。

更讓人頭疼的事情,這小子還是華夏人,常年居住在江城。

儘管張誠以前並沒有做什麼太出格的事,但是擁有這種實力的超級強者,幾乎是無法控制的,萬一哪天心情不好,搞出什麼事來,難道我們也要派軍隊去圍剿?

但是也有一部分人,認爲華夏能出這種強者,應該是一件大喜事,只要拉攏住張誠,以後華夏就可以做很多以前做不到、或者不方便做的事。

這樣一來,現場將領的態度就分成了兩派。

比較年長的將領,大部分都認爲張誠的威脅性太大,不能讓他回國。

而一些年輕的將領卻覺得這是一次機會,應該儘快讓張誠回來。

“我建議儘快聯繫張誠,表達我們的態度,讓他趕緊回來!”一個年輕的上將站起來,意氣風發的說道:“張誠就像一柄絕世神兵般,雖然很鋒利,也可能會不小心割傷自己,但是絕不能因爲這點風險就放棄他!”

一個年級大的將領嘆了口氣,皺眉說道:“這個我們也明白,但是他這次可是殺了不少人,足以顯示此人心性冷漠,不遵守任何規則,一旦讓他回了華夏,出了事誰能負責?”

“老李頭,話可不能這麼說……”一個老人突然闖進了會議室,嚷嚷道:“張誠已經在華夏呆了二十年了,也沒見出什麼事啊!”

“老首長!”

“老首長您來了!”

一見方老爺子,會議室裏一大半的將領都“嗖!”的一聲站了起來,敬了個禮。

方老爺子擺擺手,呵呵笑道:“上次我來找某人,某人說爲了一個人而已,不值得得罪東瀛,現在呢?還有什麼話說?”

被方老爺子稱呼老李頭的將領嘴角一抽,黑着臉說道:“方大炮,有什麼話就明說,別指桑罵槐的,當我聽不出來啊!”

方老爺子哼了一聲,大咧咧的在一張椅子上坐下,朗聲說道:“一個張誠,至少能頂上一個加強師!這種寶貝,你們不僅不想着怎麼拉攏,居然還要把他往外推?我想問問你們,你們腦子裏裝的到底是啥?”

“方大炮,別這麼大火氣。”另一個年長將領乾咳了一聲,說道:“老李也不是不明白這些,但是這個張誠的實力實在是太強了,讓他回國,萬一鬧出什麼事……”

對方還沒說完,方老爺子就怒哼一聲,直接打斷道:“萬一!萬一!什麼都是萬一!那打仗的時候萬一會輸,我們就不打了?改革開放萬一失敗,那就不幹了?什麼事情還沒幹就想着萬一,你們還能幹好什麼事!”

被方老爺子劈頭蓋臉一頓訓,在場的將領都不再吭聲。

方老爺子雖然已經退了,但是在軍中威望極高,現在在坐的,有不少都是他以前的兵,能跟他平起平坐的,就只有聊聊幾個而已。

環視衆人一眼,方老爺子面色嚴肅,但心裏面已經笑開了花。

之前他爲張誠的事,來找過以前的老戰友,也就是剛纔被他擠兌的老李頭。

但是對方居然根本不願意爲了張誠,代表華夏軍方向東瀛施壓。

畢竟這事從來就沒有過先例,而且不過就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小子而已,有什麼資格讓軍方出面。

完事老李頭還說方老爺子老眼昏花、無理取鬧,最後兩人差點打起來。

但現在,張誠砸坦克、打飛機、毀基地,用自己彪悍的戰績震驚世界。

誰還敢說方老爺子老眼昏花、無理取鬧?

別人只會稱讚老爺子有眼光,不愧爲軍中威名赫赫的老將,慧眼識人,爲國家發掘了一位超級強者。

像張誠這樣的存在,哪怕不動用,外國各大勢力都會投鼠忌器。

以後在國際之間的博弈上,這些國家都會提前掂量掂量,這就是張誠最大的價值!

“等等……”老李頭被方老爺子當衆數落了一頓,面子上也是不好看,但還是大聲說道:“你怎麼保證他回國之後就能像以前一樣,萬一在東瀛殺上了癮怎麼辦?”

方老爺子翻了個白眼,“你別忘了,華夏跟東瀛可不一樣,張誠雖然厲害,但是法術界那些大山門,還是有不少人能震住他的!東瀛請不動這些強者,但是對於我們來說,應該不難吧?”

一聽這話,在場的將領都是眼前一亮。

對啊!

華夏法術界歷史悠久,那些大山門可是隱藏了不少老怪物,不管是實力還是數量,都遠超東瀛。

而且東瀛法術界不買政府的帳,華夏法術界可不敢這麼傲嬌,只要高層開口,那些老怪物就算再不情願,爲了整個山門,也只能出山。

“咳咳……”方老爺子輕咳兩聲,打斷衆人的議論,又接着說道:“不過,從這一戰也能看出來。張誠這小子,是個吃軟不吃硬的性子,最好的辦法不是用法術界去控制他。因爲之前他不回來,就是顧忌華夏法術界會對付他,所以我們現在最應該做的,是拉,不是壓!”

方老爺子的意思大家瞬間領會,一時間都是暗暗點頭。

沒錯,像張誠這種強者,如果一味的打壓控制,反而會激起逆反心理,最好的辦法,是讓他融入進來,成爲一份子。

見沒人反對,方老爺子笑容更盛,敲了敲桌子說道:“那大家合計合計,看看誰手下還有空缺,給這小子弄一個少校什麼的當當。有軍方的身份,他總該放心大膽的回來了吧。”

國慶了!放假了!歐耶!可惜並沒我什麼卵事,每天依然要苦逼的碼字,話說我能不能斷更幾天,出去浪一浪? “陸總抱歉直接給你打電話,目前董事會突然決定要解約蘇薇兒,目前副總不同意,所以我想問問陸總你現在如何打算。”

畢竟此次的大秀可以說因爲蘇薇兒因禍得福,她的堅持成功算是LK的成功,所以自然有外姓的高層不同意在這個時間解僱蘇薇兒,現在非常不合理,一旦鬧開,只會對LK造成不小的影響。

更何況現在的解僱蘇薇兒只會給其他公司帶來機會,正好挖走她,畢竟現在蘇薇兒的實力和美貌都用目共睹。

話落,只見陸少宸驟然陰沉下的俊顏,眸光凝冰,“這是誰提出的決定?”

“陸辛格!”

陸辛格是陸琳的弟弟,也是方雪嫣的舅舅,是整個LK的掌控人,所以說方雪嫣在LK,甚至整個模特圈那都是橫着走,沒人敢得罪,畢竟背靠兩大靠山,陸家和方家,誰惹得起這千金大小姐。

“好!我知道了!”冷聲道。

陸少宸沒有做出任何的吩咐,林芳也沒有多問,但是她知道陸總現在照顧着蘇薇兒。

因爲沒有寶寶的過來陪着她,陸少宸似乎真的有公務繁忙,他只會晚上過來,這樣也好,她也可以清靜一下。

無聊只有看看電視,甚至陸少宸讓人準備一堆的時尚雜誌,讓她慢慢看。

現在她躺在牀上真的哪裏也不放走。

不過倒是可以大膽的翻微博,翻新聞消息,不過熱度對比之前已經明顯在下降,而從始至終方雪嫣一方和郭子珉並沒有做出任何迴應。

現在她的微博粉絲已經直漲了三四百萬,不過這些粉絲大部分應該也只是路人甲,路人乙,忠實粉絲肯定沒幾個。

畢竟她現在只算是邁開成功的第一步而已,未來的路還有很長。

這時一陣手機鈴聲響起,是寶寶打來的。

只要和寶寶聊天,蘇薇兒心情就會很好,不知道寶寶什麼時候能過來,雖然也不想讓寶寶擔心,但是她也真的好想寶寶,好想快點見到寶寶。

“媽咪!粑粑說過兩天就把我接過去了,寶寶終於可以見到媽咪了!”

“……”

“那太好了!阿姨有想寶寶的了!”

“……”

“奶奶很想見見媽咪呢!奶奶一定會喜歡媽咪的!嘿嘿嘿!”

聽到這話,蘇薇兒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她只是想照顧寶寶而已,就算這樣只是寶寶的保姆也無所謂,只要能和寶寶一起,但是也沒有必要見寶寶的奶奶吧。

也不知道爲什麼,她是真的不怎麼想去見陸少宸的家裏人,一個陸少宸夠讓她心煩意亂了,更別說再來一個人什麼人,她現在只是想照顧陪着寶寶而已。

雖然這條路不知道能走多久,但是能多久是多久吧,現在她也想不到太過長遠。

另一端,高層大廈辦公室內。

西裝革履的男人靠坐在老闆椅上,一張冷沉俊美的容顏如同染上一層寒霜的冰冷。

接通遠程視頻會議,主要針對LK的會議。

當LK領導高層得知陸少宸開視頻會議,皆是震驚詫異,雖然LK是陸氏控股,陸少宸更是這背後的大老闆,但是卻鮮少會管理LK的事務,一般年終聽取財務相關的報告,只是沒想到這突然開遠程視頻會議。

衆人詫異,但是大多數人心底想着可能是因爲此次大秀成功的事情,所以這些高層領導心底倒也沒有什麼好忐忑的。

只是當面對液晶屏幕之上那如同帝王一般冷漠冰冷的男人,那嚴肅威嚴的神色讓人不由得內心一顫。

即使如此年輕BOSS,但是這股氣場還有縱橫商場之上的手段和魄力都是他們沒有辦法可以相比的。

高層領導已經陸陸續續的就坐,爲首右側坐着一位身着灰色西裝的男子,四十幾歲壯年男人,一雙精明的雙眸中透着狡猾之色,正是陸辛格。 少校軍銜,在軍隊中已經算是上層軍官了。

張誠不過才二十出頭,就能坐上這個位置,在整個軍隊系統裏也是相當罕見的。

不過在場的軍方大佬都沒覺得有什麼不對,甚至還覺得校級軍銜是不是有些低了。

畢竟張誠的實力擺在那兒,一個人至少能頂一個現代化軍團,而且就算進來,也肯定是沒有兵權的,相當於是個閒職,說不定人家還會嫌棄。

但是校級以上就是將級,現在華夏已經取消了元帥軍銜,軍隊裏上將就已經頂天了,而且這種位置,也不是他們能夠做主的了。

“先就這樣辦吧,其實這小子要的也不是什麼軍銜,而是我們隊他的態度。”

“不錯,只要進來了,以後好好幹,慢慢提升,以後當個少將、中將,也不是沒有可能。”

“我們十八旅正好有位置,讓這小子到我這來吧。”

“我們三軍還有很多空閒,可以接收!”

“你們這就有點不地道了,張誠本來就是江城人,就算要去,也是去我們西南軍區吧?”

確定下來之後,這些軍隊大佬也不再糾結,反而開始搶人。

方老爺子之前說的話,在他們看來的確很有道理。

一把神兵利器,既能傷人也能傷己,關鍵看怎麼使用,不能因爲心有顧忌,就將張誠這種強者往外推,這完全就是坑自己。

畢竟現在這種情況,美國和俄國的肯定已經注意到張誠,甚至很可能已經派人拉攏。

而華夏是張誠的祖國,也是最有可能拉攏他的,這時候將這種超級強者拱手相讓,那不是傻嗎?

華夏軍方猜測得不錯,此時很多大國,都在絞盡腦汁,想辦法將張誠拉攏到自己的陣營之中。

一人堪比一個軍團的戰力,這對各國軍方高層來說,絕對是無法抵抗的誘惑。

但是除去這些大國,一些自知沒有實力爭搶張誠的小國,就有些惶恐了。

他們這些國家,基本沒有戰略武器,軍隊的主要武器就是坦克、飛機、大炮。

但是從東瀛一戰看來,這種常規武器顯然對張誠效果不大。

而且捫心自問,這其中很多國家的軍力,甚至都不是東瀛第7師團的對手,如果面對張誠,絕對是必敗無疑。

不過還好,這一戰停歇之後,東瀛似乎認了慫,不再有動作。

而張誠也沒有再掀起什麼風波,而是大咧咧的回到了東京,在永田町的一處酒店住下,與首相官邸只隔了一條街。

更囂張的是,張誠根本就沒有掩蓋自己的行蹤,就這麼正大光明的蹲在東瀛首相家門口,虎視眈眈。

這種時候,所有人都能想象東瀛那些政界高層有多驚懼,估計一整晚連眼都不敢閉。

東瀛自衛隊最精銳的特種部隊,第一時間進駐官邸,但是這種防禦,在所有人看來都是螳臂當車,只能給這些東瀛高層一點心理安慰而已。

可以說現在,所有東瀛高層都是坐立難安,但是絕大部分普通人,卻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像這種靈異事件,各國政府都是嚴格管控,因爲一旦泄露出去,不光會造成社會動盪,對政府的威信也是一個重大打擊。

而且退一萬步說,東瀛也根本沒臉承認,自己引以爲傲的自衛隊敗在了一個人的手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