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瑾月抬眼望去,只見門外是玉山派的其中一名男子,他故意搶過服務員手中的菜扔在地上。看來是來找茬的。

「滾開!」那名男子扔完菜一把推開女服務員,推門走入了包廂。

男子目光冷冽的掃了一眼在場的眾人,最後目光落在了蘇言麒的身上,「你給我滾出來!」他最看不爽的就是蘇言麒,他剛剛那種看不起他們玉山派的態度,現在想起來,還讓他氣得牙痒痒。

蘇言麒站起身,冷笑著看著對方,「你真的確定要我出去?」他今天的好心情,都被這個混蛋給破壞了。

「害怕了嗎?你剛剛不是很牛嗎?既然你不出來,那我就進去!」對方說著,就快步沖向了蘇言麒。

蘇言麒腳下一動,上前兩步,一把抓住了對方襲擊過來的拳頭,用力一捏,接著就聽到了一聲清脆的「咔嚓!」聲,和一道慘叫聲。

蘇言麒抬起腳,毫不留情的踹在了對方的肚子上。

那名男子飛了出去,正好落在了他之前扔掉的那些菜和碎碗片上,又是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慘叫。

與此同時,隔壁的包廂門被人拉開,玉山派的另外兩名弟子一臉陰沉的走了出來。

「你竟然敢打我們玉山派的弟子。」

「師兄,我們一起將他拿下,還有和他一起的人,也一個也不要放過。」那名女子恨聲道。真當他們玉山派是這麼好欺負的嗎?

蘇言麒不屑的笑了笑,走上前,一腳踩在了地上那名男子的身上,「今天小爺心情好,不想殺人,不過小爺會去拜訪你們玉山派的,叫錢一峰那個老小子給小爺等著。」

聽到蘇言麒的話,正準備上前的兩人一驚!對方既然知道他們門主的名字,那肯定也是隱門的人。敢直呼門主的名字,看來對方的身份不會低。

「你是誰?是哪個門派的?」其中那名男子有些驚慌的問道。他有些後悔沒有弄清楚對方的底細,對方要是一般門派的弟子還好些,他最多拿出點東西向他賠禮道歉。

要是十大門派的弟子,那玉山派就真的完了。上一次他大師兄不小心惹到了陽華派的弟子,他們門派就差一點慘遭滅門,這次他們要是再惹到十大門派的弟子,那就誰也救不了他們了。

「你們還沒資格知道。」蘇言麒冷冷一笑,一腳將腳下的男子踢向了兩人。

兩人不敢動,更不敢伸手去接同伴,生怕自己的某一個動作會惹的對方不高興。

那名男子砸在了兩人身上,又反彈重重的落在了地上,頭一歪,暈死了過去。

蘇言麒看向一旁還在瑟瑟發抖的女服務員,「去重新上一份菜。」

「好…」女服務員連忙點頭,哆哆嗦嗦的向著樓下跑去。雲城的治安一向很好,很少看到有打架鬥毆,這次真的是嚇到她了。

蘇言麒冷冷地掃了玉山派的兩名弟子一眼,抬步走進了包廂。

玉山派的兩名弟子暗暗的鬆了一口氣,扶起地上的那名男子。他們剛剛真的很害怕,蘇言麒會對他們出手。

女子轉過頭冷冷地看著正站在門口,呆若木雞的鄭鈞昊,「這筆賬我們玉山派會跟鄭家算的。」要不是鄭鈞昊,他們又怎麼會去招惹對方。問題是現在他們還不知道對方的身份,還不知道會不會給門派招去麻煩。

「兩位…我真的不知道…我…」鄭鈞昊嚇得冷汗直冒,雙腿也在不停的打著哆嗦。沒想到自己費盡心思,最後不僅竹籃打水一場空,還有可能給鄭家帶去天大的麻煩。

「哼!」兩人冷哼一聲,扶著昏迷的男子向著樓下走去。這件事他們必須要儘快稟報門派,不然晚了說不定會出大事。

鄭鈞昊無力的滑坐在地上,眼中充滿了恐懼之色。

「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鄭鈞延擔心的問道。

「不知道。」鄭鈞平一臉蒼白的搖了搖頭。他們一向以大哥馬首是瞻,現在連大哥都沒有了方向,更別說他們了。

鄭鈞昊突然站起身,快步跑向了蘇瑾月他們所在的包廂。

推開包廂門,鄭鈞昊走到眾人的面前,一臉誠懇的對著眾人鞠了一躬,「請各位原諒我這一次,無論你們想讓我做什麼都可以,只要你們能讓玉山派放過我們鄭家。」他不想因為自己的一個錯誤,讓鄭家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魏源星看向蘇言麒,蘇言麒對著他笑了笑。

魏源星回以一笑,轉頭看向鄭鈞昊,「鄭少這是怎麼了?剛剛不是還一臉春風得意嗎?」原以為鄭鈞昊是個人物,經過這次相處才知道,他根本是個虛有其表的繡花枕頭。看來他們都看走眼了,這樣的一個對手,他們根本不用太過在乎。

「魏少,之前都是我的錯,你看在我爺爺和你爺爺是老朋友的份上,幫我向那位前輩求求情,讓他幫我跟玉山派的那兩位前輩說一下,讓他們原諒我這一次。」鄭鈞昊低聲下氣的說道。現在他若是還不知道蘇言麒他們是隱門的人,那他就是傻子了。只是沒想到,魏源星幾人竟然能攀上這麼強大的勢力。

「鄭少太高看我了。」魏源星冷笑道。這樣的一個對手,已經讓他失去了興趣。

鄭鈞昊見魏源星不再理會自己,走到蘇言麒的面前,一咬牙,「噗通!」一聲跪了下來,「請前輩幫我這個忙。」

他從身上摸出一張地圖,遞到蘇言麒的面前,「我這裡有一張羊皮地圖,請前輩笑納!」這張地圖他原本是想送給玉山派的那三名弟子的,只是沒想到事情竟然沒有按照他所想的方向走。

蘇瑾月轉眼看了一下那張地圖,發現在地圖的一角標著『昆崙山』三個字,伸出手道:「給我看看。」上次她在火車上救的那名老者的靈石,就是在昆崙山撿到的,她正愁沒地圖呢,沒想到鄭鈞昊手裡正好有。 鄭鈞昊有些猶豫。在他看來,這裡說話最沒主動權的就是蘇瑾月,蘇瑾月只是戰亦寒的對象,他將地圖交給她一點用都沒有。

「還不給她!」蘇言麒怒瞪了鄭鈞昊一眼。這個沒眼色的笨蛋,小妹要他的地圖是看得起他,他竟然還在那裡磨磨蹭蹭。

鄭鈞昊嚇的打了個哆嗦,連忙將手中的地圖遞給蘇瑾月。蘇言麒現在別說讓他給地圖,就算讓他給命,他也只能給。誰讓他的形勢比人弱呢。

蘇瑾月接過地圖,打開看了起來,發現這張地圖繪製的十分詳細,每一座山峰,險峻都一一標了出來,特別是在標有『地獄之門』的位置,還用紅色的顏料圈了出來。看來她要找的,或許就是這個區域。她以前也聽說過有關於地獄之門的傳說。

傳說那裡的牧羊人,寧願牛羊沒有肥草吃餓死在戈壁灘上,也不敢進入昆崙山那個牧草繁茂,古老而沉寂的深谷。

還有著很多有關於地獄之門的傳說,有人說那裡可能是進入另一個世界的入口,也有人說那裡的磁場異常,反正眾說紛紜。

將地圖卷了起來,放進自己帶的軍綠色書包里。為了掩藏她有儲物袋,她特意背了一個軍綠色書包。這樣就算她放一些東西進儲物袋,也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了。

見蘇瑾月將地圖收起來,鄭鈞昊將目光轉向了蘇言麒,「前輩!您是同意了嗎?」若是不同意,他還能將地圖要回來嗎?那張地圖可是他爺爺的寶貝。當初爺爺年輕的時候,一次出去做任務,在山林里撿到了那張地圖,爺爺一直將那張地圖視若珍寶。若不是他這次提議,想要拉攏隱門中的一個門派,與他們結成盟友,助鄭家可以更上一層樓,爺爺肯定不會拿出地圖給他。

現在地圖被蘇瑾月拿走了,若是對方不肯答應幫忙解決玉山派的事,那他乾脆死了算了,不然就算回去他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家族給他權力,是因為他有能力,但是一旦他做出了損害家族的事,就算他再有能力,家族也不會輕饒了他的。

「我會跟玉山派說的。」蘇言麒看到蘇瑾月臉上的笑容,心情也好了起來。沒有什麼是比小妹開心更重要的。

「謝謝前輩!謝謝前輩!」鄭鈞昊暗暗的鬆了一口氣,對著蘇言麒感謝的拱了拱手,「那我就先告辭了。」看來這位前輩很喜歡蘇瑾月,或許就是因為蘇瑾月的關係,才和魏源星他們在一起的。

看了一眼戰亦寒,鄭鈞昊在心中暗暗的鄙視。想不到戰亦寒這樣的人,竟然也會為了權勢,出賣自己的女人。他還真是錯看他了!

「你還杵在這裡幹什麼?難道要我請你吃飯不成?」見鄭鈞昊站在一旁發獃,蘇言麒冷聲問道。

「我這就走。」鄭鈞昊回過神,連忙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菜很快就被端了上來,包廂里的氣氛也慢慢開始變的熱絡。

當然熱絡的原因是因為蘇家三兄弟,他們對蘇瑾月的照顧幾乎是無微不至的,一會兒幫她夾菜,一會兒幫她去魚骨,剝蝦皮,幾乎全程不需要蘇瑾月自己動手,就只差沒有餵了。

魏源星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蘇家三兄弟,他們也見過哥哥寵妹妹的,但是如蘇家三兄弟這樣寵的,他們還真是第一次見。

「兄弟,我開始有些同情你了。」魏源星伸手拍了拍戰亦寒的肩膀。有這三個寵妹狂魔在,還有亦寒什麼事啊?

戰亦寒苦笑著搖了搖頭。他現在只能努力的得到這三位大舅子的認可,不然他以後想要和瑾月說句話,說不定他們三個都會突然冒出來。

淅淅瀝瀝的雨聲敲打著窗戶,在這寒夜中顯得有些孤寂。

蘇瑾月退出修鍊,抱著被子躺在床上,卻沒有一絲睡意。哥哥們在她自然不可能再和亦寒睡在一起,只是這些日子,她已經習慣了聞著亦寒的味道入睡,一下子變成一個人,讓她有些不太習慣。

「叩叩叩!」輕輕地敲門聲響起。

蘇瑾月抬眼望去,看到門外的人是戰亦寒,嘴角勾起一抹淺笑,連忙起身上前打開了門,「亦寒。」

「噓!」戰亦寒修長的手指抵住了蘇瑾月的唇,另一隻手反手將門關了起來。要是被那三個寵妹狂魔發現,他以後想要和瑾月單獨相處就更難了。

看到戰亦寒像是做賊一般的樣子,蘇瑾月忍不住輕笑出聲。

戰亦寒寵溺的點了點蘇瑾月的鼻子,「還笑,我這樣做都是為了誰啊?小沒良心的!」

蘇瑾月笑著環住戰亦寒的腰,抬起頭在他的下巴親了一下,「獎勵你的。」

戰亦寒勾唇一笑,低下頭,性感的薄唇抵住了蘇瑾月的紅唇,「太少了,我要更多的獎勵…」話語很快就消失在了兩人糾纏在一起的唇間…

甜蜜的氣氛慢慢的溢滿了整個房間。

就在兩人意亂情迷時,門上再次傳來了輕輕的敲門聲。

蘇瑾月和戰亦寒同時一驚,連忙放開了彼此的唇,有些緊張的看著房門。

「誰啊?」蘇瑾月盡量的控制住自己的呼吸,不讓門外的人聽出她的異樣。門外的人肯定是她三個哥哥中的一人,還好現在他們才剛剛修鍊那個功法,還沒有辦法透視。

「小妹,二哥想和你聊會兒天,你現在有空嗎?」門外傳來了蘇言溪的聲音。

「二哥,我有些困了,明天再聊吧。」蘇瑾月故意打了一個哈欠。亦寒在這,她放二哥進來不就露餡了嗎?

「那好吧,你早點睡。」

聽到蘇言溪的腳步聲遠去,蘇瑾月和戰亦寒相視一眼,同時鬆了一口氣,發現對方的動作和自己一樣,忍不住笑了起來,又連忙捂住了自己的嘴。要是蘇言溪去而復返,那就糟了。

戰亦寒淺笑著點了點蘇瑾月的鼻子,伸手一把抱起蘇瑾月,向著床邊走去,「時間不早了我們睡吧。」沒有她,他同樣輾轉難眠。

「嗯!」蘇瑾月環住戰亦寒的脖子,一臉滿足的靠在他的胸前。 窗外鳥兒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蘇瑾月睜開眼睛,發現戰亦寒已經不在身邊了,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離開的。

想到昨晚,她忍不住勾唇一笑。

伸手拿過一旁的外套穿好,蘇瑾月起身,開門走出了房間。

蘇言麒正在院子里打拳,看到蘇瑾月出來,停了下來,走上前道:「小妹,快去洗漱,三哥已經幫你把早飯煮好了。」

「好!」蘇瑾月笑著點頭。再一次覺得有哥哥的感覺真好。

洗漱完,來到堂屋,只見桌上擺滿了早餐,有饅頭、油條、大餅、雞蛋、粥,還有豆漿,「三哥,你怎麼做這麼多?」這麼多早餐,怕是他們所有人一起吃都吃不完吧。

「我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就都做了,嘗嘗看好不好吃。喜歡吃的話,三哥明天再做給你吃。」蘇言麒拉著蘇瑾月來到桌旁坐下。

「大哥,二哥他們呢?」蘇瑾月問道。她從房裡出來就只看到了三哥一個人,其他人都不在。

蘇言麒抬手看了看手錶,「他們去外面買東西了,應該快回來了。」

正說著,外面就傳來了開門的聲音。

「小妹,我們回來了。」蘇言閱拎著大包小包走了進來,身後跟著同樣拎著大包小包的蘇言溪幾人。

「大哥,你們怎麼買這麼多東西?」蘇瑾月驚訝的看著幾人手裡拎著的袋子。

「這些都是給你買的,你看看喜不喜歡。」蘇言閱笑著將手中的袋子,放在一旁的椅子上打開,從裡面拿出梳子、鏡子,和一大堆的頭飾,「不知道你喜歡什麼樣子的頭飾,就都買回來了。」

「大哥,這也太誇張了吧。」蘇瑾月看著一大袋子的頭飾,雖然有些無語,不過心中卻溢滿了暖意。哥哥們這是想要將所有好的東西給她,她怎麼可能不感動。

「這算什麼,只要你喜歡,哥哥什麼都給你買,你看這幾雙鞋子,你喜歡嗎?我們還給你買了幾件衣服,都在他們的袋子里。」蘇言溪打開自己拎的袋子,遞給蘇瑾月看。

「都喜歡!不過以後不要買這麼多了,我就一個人也穿不完。」蘇瑾月感覺鼻子有些酸酸的,差一點眼淚又控制不住。幸好這一世她沒有再被宋伊人奪走身份。不然這麼好的哥哥,還有爸爸媽媽,她上哪去找。

「還好我們阻止了,不然你這兩個哥哥連電視機和洗衣機都想搬回來。」林旭飛一臉無語道。他真的被他們給打敗了。

蘇瑾月忍不住笑了起來,走上前,在三人的臉上各親了一下,「大哥,二哥,三哥,謝謝你們。」

「你這丫頭!」蘇言閱一臉寵溺的揉了揉蘇瑾月的頭髮。有妹妹的感覺就是好!

蘇瑾月俏皮的吐了吐舌頭,「大家都餓了吧,快吃早飯吧。」

「早餓了,我感覺現在都能吞下一頭牛。」魏源星將手裡的袋子放在一旁,走到桌旁坐了下來。

「一大早就被你哥哥拉去做苦力,我現在是又累又餓。」林旭飛笑著走到魏源星的身旁坐了下來。

蘇瑾月看向戰亦寒,與他相視一笑。

「小妹,快坐下吃,不然都被這幾個貪吃的傢伙給吃了。」蘇言麒瞪了眾人一眼,拉著蘇瑾月坐了下來。這可是他幫小妹做的專屬早餐。

吃過早飯,眾人再次驅車來到了交流會,比起昨天,今天顯的更加熱鬧。

蘇瑾月一行人剛剛走進交流會,就有一名年輕女子走了過來,她將手裡的廣告紙遞給蘇瑾月幾人,「今天在鎮禮堂里有一場拍賣會,幾位要是感興趣的話可以去看看。」

看了一下廣告紙上的內容,只見上面只有簡短的一行字,就是拍賣會舉行的具體的地址。

「小妹,你想不想去看看?」蘇言溪看向蘇瑾月問道。小妹想去他們就去,她不想去他們就不去,反正都由小妹做主。

「嗯!」蘇瑾月點了下頭。她前世也參加過幾次拍賣會,像土地拍賣會,古董拍賣會,還有慈善拍賣會。只是不知道,這隱門的拍賣會有什麼不同。

蘇瑾月一行人按照廣告紙上的地址,很快就找到了鎮禮堂。

走進禮堂,看到來參加拍賣會的人不少,位置也已經被坐滿了大半。

蘇言閱看了一下,指著幾張挨在一起的空位說道:「我們就坐那裡吧。」

眾人贊同的點了點頭,向著位置走去。

隨著時間的過去,越來越多的人湧入禮堂,很快禮堂就被坐的滿滿當當,最後進來的人,只能選擇在空的地方站著。

一名身材高挑,長相妖嬈的女子走了上來,她對著在場的眾人嫣然一笑,「感謝各位能來參加此次的隱門拍賣會,我是負責這場拍賣會的拍賣師詩韻,希望大家能夠喜歡我的主持風格,謝謝!」

詩韻對著眾人行了一禮,「那接下來,我們就言歸正傳,正式開始今天的拍賣會,首先我要拍賣的第一件拍品是一塊礦石,大家請看!」

眾人齊齊看向她手指的方向,只見那裡放著一塊拳頭大小的黑青色礦石。

「這塊礦石名為海星石,是在海底找到的,它堅硬無比,做武器最為適合,喜歡的朋友可不要錯過了。這塊礦石的起價為一百元,每次加價不得少於十元。」

「什麼海星石啊,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

「看起來就是一塊石頭,還不如去外面買塊石頭賭一下,說不定還能開出翡翠來。」

「就是,還是換下一件拍品吧。」在場的眾人紛紛起鬨道,對於海星石都不是很看好。

蘇瑾月看著拍賣台上的海星石,她覺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裡見到過,可是一時又想不起來。

開啟透視想要看一下海星石裡面的情況,卻發現自己的視線根本無法滲透進那塊海星石中。

蘇瑾月心中一喜。這是她第二次遇到無法透視的東西,上一次是儲物袋,如此看來,那塊海星石絕對是好東西。

「我出一百一。」蘇瑾月開口喊價道。 蘇瑾月沉吟片刻,看向眾人道:「我想要參加比斗。」她想要試試自己現在的實力怎麼樣。

「不行!」四道聲音同時響起,戰亦寒,蘇言閱,蘇言溪,蘇言麒同時開口反對道。

「小妹,你要那些靈石,哥哥們去幫你拿回來。」蘇言閱說道。

蘇言溪和蘇言麒贊同的點了點頭。

「這個任務交給我,我一定將靈石拿回來。」戰亦寒道。他最清楚瑾月要靈石做什麼,他是男人,這種事自然應該由他來。瑾月的修為是還不錯,但是打鬥經驗卻不足,古武界高手如雲,他怎麼可能讓她去冒險。

「我不是單純的為了靈石,而是想試試自己的實力。」蘇瑾月看著眾人認真的說道。她知道自己就算去參加比斗,也不一定會勝出,但是她要變強,就得不斷地提升自己,比斗或許危險,但是她可以和強者過招,可以通過和他們的比斗吸取經驗,來提升自己。

「可是比斗很危險,那是真刀真槍的上,不是單單隻是受傷那麼簡單。」蘇言溪道。他身在隱門,見過的比斗何止一場兩場,比斗的殘酷他最為清楚。一不小心,就有失去性命的可能。他們好不容易才找到小妹,怎麼可能讓她去冒險。

「我知道比斗危險,我會小心的,你們就讓我去試試吧。」蘇瑾月一臉期盼的看著四人,希望他們可以同意。這一世她不想成為溫室里的小花,她要變強,那樣她才不會像前世那般,被人隨意欺負,設計陷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