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韜想了想,輕輕緊握,只是牽手而已,若是自己拒絕的話,那豈不是讓葉靈很尷尬?

葉靈的手指很柔嫩,蘇韜知道懂得保養的女人,連自己的手指也會認真護理,葉靈的手心微寒,蘇韜琢磨著她體質偏寒,有機會要建議她多吃點驅寒的食材,否則葉靈以後想要懷上孩子,怕是有點難度。

拉小提琴的是個女孩,穿著白色的禮服,儘管在街邊賣藝,但始終保持著藝術家的敬業,讓蘇韜有點意外,一曲作罷,葉靈走上前與女孩說了幾句,女孩將小提琴交給了葉靈,葉靈醞釀了一下情緒,將小提琴斷好,優雅地拉起琴弦。

女孩沒想到葉靈的水平如此之高,眼眸中滿是驚訝之色。

女孩從八歲開始練習小提琴,有十多年的功底,即使熒幕上偶爾出現的什麼天才小提琴少女,她從來都不覺得比自己優秀。

葉靈的基本功不僅紮實,關鍵是她的表現力,比自己要更強烈,這是自己所缺少的。

自己的一名導師,曾經說過,打動心靈的音樂,技巧放在其次,更關鍵的演奏者要有良好的音樂形象。

直到悅耳的琴聲消失,蘇韜才發現肩頭上平躺著幾片落葉,他下意識地輕輕拂去。

「怎麼樣,還湊合嗎?」

葉靈的精彩表演引來周圍路人的關注,結束時得到熱烈的掌聲,葉靈將小提琴歸還給女孩,等遠離數十米才輕聲問蘇韜。

蘇韜很認真地點了點頭,「特別有面兒!」

葉靈忍俊不已,沒好氣道:「滿足你的虛榮心了吧?」

「是啊,那群男人都想,這小子哪來的狗屎運,女朋友這麼漂亮也就算了,還這麼有才華!」蘇韜微笑道。

「他們真夠膚淺,為什麼會覺得我們一定是情侶,或者我們是姐弟呢?」葉靈微微撅著嘴唇說道。

蘇韜搖頭感慨道:「有道理!我想起了單身狗的詛咒,願天下情侶都是失散多年的姐弟。」

葉靈再次笑出聲,身後傳來喧鬧聲,兩人止步望去,卻見小提琴女孩,被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騷擾,旁白的觀眾都在議論紛紛。

葉靈皺眉道:「要管閑事嗎?」

蘇韜笑道:「管不管,這次聽你的!」 男孩叫做王華,女孩叫做朱妍菲。

兩人來自同一個城市,在返鄉的路上正好坐在同一個班次高鐵的相鄰座位,兩人攀談之後,便認識了。

王華是個理科男生,朱妍菲上的是音樂學院,兩人互留了聯繫方式,後來吃過幾次飯。

朱妍菲一開始覺得王華不錯,接受了他的告白,兩人發展成為了情侶。

但相處了一段時間之後,朱妍菲發現王華除了長得不錯之外,不僅沒有上進心,而且生活習慣還很糟糕,於是便和王華提出分手。

王華一開始表現得很果斷,同意分手,但仔細想想,覺得放不下她,便繼續窮追猛打,以至於朱妍菲一怒之下,拉黑了他的電話號碼和其他聯繫方式。

王華通過朱妍菲的室友了解到朱妍菲在這附近賣藝,便偷偷摸摸地過來。朱妍菲見到王華出現,第一反應是想要離開,沒想到王華情急之下,不讓她厲害,還摸出了一把水果刀。

群眾們見王華將水果刀抵在朱妍菲的脖子上,不敢激怒他,有人便偷偷打110報警,有些好心的群眾在旁邊勸說:「孩子啊,你千萬別衝動,你們年齡都還小,如果鬧出大事,會讓兩家人都傷心的。」

王華此刻氣血上涌,咆哮道:「你們都別靠近,都給我閉嘴,不然我就殺了她。別跟我講什麼大道理,我就是他么的不想活了,順便還得拉一個墊背的。」

朱妍菲整個人面色發白,身體顫抖著說道:「王華,你別激動,有什麼話好好說,你不是想要複合嗎?我答應你行不行。」

王華冷笑道:「我才不相信你的規劃呢,我知道你瞧不起我,覺得我幼稚沒出息。你憑什麼瞧不起我,不就是長得好看一點嗎?」

王華情緒激動之下,手上用力,水果刀刺入朱妍菲的脖頸肌膚,一股血柱噴在他的臉上,王華嗅到了血腥味,變得更加失控,他原本或許不敢殺人,但現在一琢磨,自己已經傷人,被抓起來,至少得判個幾十年,還不如一了百了。

王華大吼一聲,正準備手腕繼續用力,突然只覺得手腕一麻,他低頭一看,一根銀針刺入自己的肌膚,整個上臂失去知覺,水果刀跌落在地,隨後就是人影一閃,面前出現斗大的拳頭擊中自己的面門,他整個人倒飛出去,至於朱妍菲被那人影拉到懷中。

蘇韜突然出手,快如閃電,旁觀的觀眾都沒有看清楚,便見那王華已經被控制住了。

王華想要掙扎,觀眾中一些男性也沖了出來,幫忙死死地按住王華。

警車幾分鐘之後便趕到,警方調查情況始末,卻發現剛才見義勇為的年輕人,早已悄無聲息地離開,現場有人一直在拍視頻,從視頻中看到了蘇韜的身影,至於臉卻沒有看清楚。

「是個做好事不留姓名的好人啊。」群眾中有人感慨道。

「我看不一定,說不定是做賊心虛,曾經做過非法的勾當,不敢面對警察。」不乏陰謀論者惡意地揣測。

「肯定不是壞人,他女朋友剛才還拉小提琴了。我猜是怕麻煩,比較低調,所以偷偷地走了。」有人分析道。

蘇韜拉著葉靈跑了差不多一里路,才停下腳步,葉靈氣喘吁吁地望著蘇韜,「你跑什麼啊?」

蘇韜呼了口氣,道:「我是公眾人物啊!」

「公眾人物又如何?你剛才又不是做壞事,你是除惡揚善啊!」葉靈很認真地說道。

「我那是為了保護你,如果被別人看到咱倆在約會,豈不是會鬧得沸沸揚揚。」蘇韜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葉靈眼神暗淡下去,目光低垂望著地面,沉默不言,獨自朝前走去。

蘇韜能感覺到葉靈生氣了,但不知道原因,他在後面追了過去,伸手拉了一下葉靈的手腕,葉靈憤怒地甩開,情緒突然失控地宣洩,「別碰我,你不是嫌棄我嗎?」

「我怎麼可能嫌棄你呢?」蘇韜哭笑不得。

「那你為什麼一次又一次推我離開?」葉靈淚如泉湧,「我在你的面前一直很卑微,那是因為我喜歡你,但不代表那就是你傷害我的理由。」

「我怎麼傷害你了……」蘇韜見葉靈痛苦不已,有點手忙腳亂。

「我不配和你站在一起!」葉靈哽咽說道。

蘇韜朝天嘆氣,將手指放在太陽穴,發誓道:「我真的是不想讓你受到公眾輿論的干擾,我其實一點都害怕緋聞纏身,那樣還可以增加自己的人氣。我擔心背後有人對你指指點點。」

他頓了頓,真誠地說道:「歸根到底,我有點心虛。」

「心虛什麼?」葉靈止住哭聲。

「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如果你在我心中只是一個普通朋友,就算被拍到了,那又何妨?」蘇韜苦笑道。

「所以你是喜歡我的?」葉靈突然綻放出笑容,她主動抱住了蘇韜,「我終於等到你說出這句心裡話了。」

呃……

蘇韜有種上當受騙的感覺,「你剛才在演戲?」

葉靈用粉拳在蘇韜胸口輕輕地捶打了一下,「誰演戲了,我剛才真的很委屈,感覺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但能逼出你的真心話,我覺得委屈值了。我可是很少會哭的,尤其是為了個男人哭。從來都是我傷害男人,哪有男人會傷害到我?」

蘇韜撓了撓頭,感慨道:「怎麼感覺你剛才那句話,有點酸菜魚的味道?」

「這是什麼比方?」葉靈笑眯眯地望著蘇韜,眸子變成了月牙,彎彎的特別好看。

「女神是不會說出那麼直白的情話,應該高冷才對。」蘇韜莞爾笑道,「不過,你剛才那個東北傻大妞的樣子,挺有意思的,讓人很開心。」

「繼續笑話我,我可得跟你急了啊?」葉靈突然嚴肅地說道。

蘇韜連忙擺手道:「別急,別哭!」

葉靈咧嘴笑道:「就喜歡你在乎我的樣子!」

坐在葉靈的瑪莎拉蒂裡面,蘇韜覺得有點不自在,總覺得路人看著自己,帶著一種嘲諷的目光,葉靈收到一條簡訊,笑道:「靜秋在等我們,我現在帶你過去。」

蘇韜微微一愣,還沒有反應過來,跑車便如同箭矢一般飛出去。

行駛了半個小時,車子停在一處別墅的門口,葉靈和蘇韜下車之後,便有穿著西裝的男子面帶微笑走過來,葉靈將鑰匙拋給他,那男子將車停在專門的停車場。

葉靈解釋道:「這是我和靜秋去年合作的項目,是一個度假山莊,與其他山莊最大的差別在於,我和靜秋聘請了幾名非常優秀的廚師。」

蘇韜知道葉靈和倪靜秋是吃貨二人組,笑道:「山莊的名字,不會叫做美味山莊吧?」

葉靈打了個響指,笑道:「竟然說得很接近。」

「哦?究竟叫什麼?」蘇韜好奇道。

「三味山莊!」葉靈笑道,「不要告我倆侵權,你也是有股份的。」

蘇韜沒好氣道:「人生最大的痛苦,莫過於經常有人告訴自己,你的財富又增長了!」

葉靈在蘇韜腦門上敲了一下,「別得了便宜還賣乖啊!」

倪靜秋等候多時,望向蘇韜的時候,眼神中帶著一絲殺氣,意思很明顯,怎麼背著自己跟葉靈廝混,如果不是她主動跟葉靈聯繫,恐怕還不知道蘇韜在哪兒呢!

蘇韜有點心虛,沒敢跟倪靜秋過多眉目傳情,當著葉靈的面,還是得收斂一點。

「茶樓的事情,你們討論得如何了?」倪靜秋等兩人做好之後,提起此事,尷尬的氣氛算是打消不少,意思是,我知道你倆是為了談正事,才湊到一塊的。

葉靈笑道:「我已經跟老爸聯絡過,他已經安排下面的人組織職業人團隊,連夜分析杜留山茶館的情況,明天便會給出詳細的管理方案,交給杜留山的子女,看他們的意見。」

倪靜秋淡淡道:「管理方案肯定很專業,關鍵是佟左青那邊肯定會有些花招,他和杜留山明爭暗鬥這麼多年,終於等到這個機會,肯定會露出獠牙。」

蘇韜嘆氣道:「佟左青今天在葬禮結束之後,便在杜家門口堵門脅迫,讓杜海生同意讓出所有茶館。」

蘇韜在杜家身邊安插了保安,防止杜師爺的悲劇在他家人身上重演。

「佟左青實在夠卑鄙的。」葉靈氣憤地說道,「他不就是仗著秦家作靠山嗎?」

倪靜秋自信地說道:「由倪葉二家做保,相信佟左青也翻不出什麼大浪。」

穿著白襯衣、黑色背心,打著領結的服務生托著金色的銅盤走出,將美食分別擺放在三人的面前,打開罩子之後,飄散出誘人的香氣,蘇韜頓時覺得又有了食慾。

「還得喝酒嗎?」蘇韜見倪靜秋讓人打開了一瓶上好的干邑。

「怎麼?」倪靜秋聳肩道,「你對我不滿嗎?」

「沒有!」蘇韜笑道,「我剛和葉靈喝了很多威士忌。」

「那現在就必須再喝一點了。」倪靜秋挑了挑秀眉,很認真地說道。 蘇韜的酒量還算不錯,威士忌雖然度數沒有白酒那麼高,但喝了很多之後,也會醉人的。

蘇韜跟葉靈喝了那麼多,雖然他沒有醉意,但如果繼續喝下去,他也沒個底。

如果換成其他應酬式的飯局,蘇韜或許會用點投機取巧的手段,但他不會與倪靜秋和葉靈用這一招。

他也希望用酒精麻痹一下自己,緩解杜留山去世,所帶來的憤怒和痛楚。

「再喝下去,我怕會出事。」蘇韜故意開玩笑道,「你們就不怕我酒後亂那啥嗎?」

倪靜秋沒好氣地白了蘇韜一眼,道:「別廢話,酒必須得喝。」

葉靈哈哈大笑,斟滿一杯酒,笑道:「你就饒了他吧,我幫他喝行不行?」

蘇韜在旁邊小心臟撲通撲通的跳著,葉靈這不是火上澆油嗎?

倪靜秋原本就是醋罈子打翻了,這麼一折騰,豈不是愈發不可收拾了?

「哼,你們是合夥欺負我嗎?」倪靜秋淡淡笑道,「誰怕誰,我一個人喝你們兩個,信不信?」

葉靈搖頭笑道:「我認識你這麼久,還第一次見你敢主動討酒喝,你想要跟蘇韜喝,就得先過我這一關。」

倪靜秋和葉靈也不知是故意搞笑,還是真的杠上了,眨眼就對幹了好幾杯,蘇韜看得是目瞪口呆。

葉靈雖然酒量不錯,但也畢竟之前和蘇韜喝了不少,現在再加上喝了干邑,很快就露出了頹勢。

蘇韜過意不去,只能說道:「葉靈,你還是少喝一點吧,我來陪倪靜秋喝一點!」

「沒事,我還行,不用你管。」葉靈醉醺醺地說道。

重生影後有空間 「酒鬼都說自己沒醉,這句話還真不假。」蘇韜心中暗道,說什麼也不讓葉靈繼續喝,舉起杯子跟倪靜秋幹了一杯,轉眼在望向葉靈,卻見她已經趴在桌上,似乎睡著了。

倪靜秋雖然喝了不少,但面不改色,笑道:「好啦,現在喝倒了一個,還剩下一個。」

豪門大少別寵我 蘇韜苦笑道:「能手下留情嗎?」

倪靜秋眸光風情萬種地在蘇韜臉上飄了飄,挑眉道:「不行,你剛才怎麼陪她喝的,現在就得陪我喝。」

見倪靜秋開啟撒嬌模式,蘇韜叫苦不迭,只能硬著頭皮上。

「老實交代,你是不是討厭我了?」倪靜秋輕聲問道。

「怎麼會呢?我喜歡你還來不及。」蘇韜道。

「我不允許你喜歡我,你是我的男閨蜜,你怎麼能喜歡我呢。」倪靜秋露出醉態,「只允許我喜歡你啊,傻瓜!」

蘇韜沒想到倪靜秋露出這麼嬌憨的一面,心中一暖,一杯酒順利進入腹中。

「我知道你喜歡葉靈,和她相比,我沒有她好看,也沒有她那麼勇敢。」倪靜秋對著杯中的酒發愣,自言自語地說道,「但你在我的心中很重要,我不願意失去你。我現在的樣子是不是很傻?」

「是啊,一點都不像女神了。」蘇韜指著旁邊發出輕微鼾聲的葉靈,「所以說,男人女人拋開所有的偽裝之後,都是普通人。」

倪靜秋突然離開位置,朝蘇韜走了過來,坐在他的腿上,勾住了他的脖子,很認真地說道:「我不允許你不要我!只允許我不要你。」

蘇韜很認真的點頭,「好,遵命!」

總裁妻耍大牌 「喂我吃一片西瓜。」倪靜秋像是個孩子一樣。

蘇韜啞然失笑,見果盤裡雖然有簽,但倪靜秋現在喝多了,怕弄傷他,便用手捏了一塊,放入她的口中,手指不經意的沾到了她的嘴唇,頓時一股邪火燒了起來。

旁邊的葉靈似乎有所察覺,抬頭望了一眼蘇韜,嘴裡不知嘀咕什麼,然後又埋首酣睡,蘇韜只見葉靈嫵媚多情,倪靜秋嬌憨純真,腦海中不僅翻滾出古怪而荒誕的畫面。

這兩個女人,肯定是老天爺安排下來,考驗自己意志力的,若是意志力薄弱的人,恐怕早就忍不住了。

當然,蘇韜現在擔心那些服務員衝進來,所以還在努力剋制自己。

「葉靈看來真的醉了。」倪靜秋瞧出蘇韜的窘態,起身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要不,你送她回房間休息吧。」

「我送嗎?」蘇韜不確定道,「要不,你讓服務員來送她?」

倪靜秋沒好氣地白了蘇韜一眼,「上完最後一道菜之後,我就讓員工離開了,現在這麼大的莊園,只剩下我們三個人,我就問你怕不怕?」

蘇韜瞪大眼睛,心裡嘀咕,你倆都不怕,我怕個球啊?

倪靜秋再次起身,腳步有點不穩,將葉靈扶在肩上,蘇韜想要上去幫忙,卻被倪靜鞦韆嬌百媚的瞪了一眼!

葉靈雖然喝醉了,但還有些意識,被倪靜秋攙扶著,倒也能勉強走幾步,蘇韜跟在兩人的身後,隨時做好準備,擔心兩人會摔倒在地,雖然地上鋪著厚厚的地毯,即使摔了,也不會造成創傷,但蘇韜覺得自己站在後面保護著,是應盡的職責。

倪靜秋扶著葉靈來到房間,葉靈倒在床上,倪靜秋被帶了一下,重心傾斜倒在了她的身邊,雖然剛才還有意識,但頭部受到輕微震蕩之後,整個人便處於暈眩的狀態,她想要努力掙紮起身,卻手腳沒有半點力氣。

蘇韜無奈地看著床上兩隻醉妞,心裡莫名地感動,知道她們是為了讓自己釋放壓力,所以才主動喝這麼多的酒。

一個人一輩子若是有葉靈或者倪靜秋這麼一位紅顏,便已經是天大的福分,但蘇韜卻擁有兩位,他此刻無比真誠地感謝老天爺的慷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