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三眯著眼睛,咬著牙齒。

事到如今,他也不再保留了,也無法再保留了。

驀然間,蛇三的身體似乎有什麼東西破碎了一般,他厲吼一聲,背後出現了一道金色的蛇影。

楚南瞳孔緊縮,他在蛇三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氣息,那絕不是來自人類,而似是來自遠古巨獸的氣息。

蛇三腳一蹬,底下的蒼鷹的屍體被他一腳蹬了下去,而他借著反震力如炮彈一般衝起,竟是直接朝著俯衝下來的小灰撲去。,

「死!」 暗戀囧事 楚南一揮柴刀,朝著蛇三斬去。

但蛇三的速度奇快無比,竟是輕鬆的閃了過去,雙手一推,一個大張的蛇頭虛影出現。

「嗷……」小灰銀毛根根豎立,如同遇到了天敵一般,它的身體一頓,從嘴裡衝出一個銀色的光團,在蛇三的兩手間炸開。

此時,小灰四肢朝下落地,而被震開的蛇三似乎並無大礙,凶戾的盯著楚南。

「你成功激怒我了,原本還想讓你再苟活幾天,現在你可以去死了。」蛇三裂嘴,陰聲道。

「原來是個雜種,激發了一點蛇祖宗的力量就張狂得沒邊了?我只能遺憾的告訴你,你依然必死無疑。」楚南冷笑道,卻是顯得信心十足。

蛇三厲吼一聲,朝著楚南攻來。

楚南嘿嘿一笑,丹田內陡然有一個玄陣亮起,而此時他雙手往前一推。

束縛玄陣乍現,當頭朝著蛇三籠罩下去,急速射來的蛇三身體一僵,身體竟然頓住了。

楚南瞬間開始在丹田融合玄力與靈火,靈玄火爆準備中。

蛇三拚命的掙扎著,但一時半會兒卻是掙不脫,他不由得想起了烏忠勇的死法,難道他竟然要落到與他一樣的下場?他怎麼也想不通,楚南是怎麼瞬間引動這四級束縛玄陣的,他可不是玄王,能揮手成陣。

不,他不甘心,他的小青蛇已經異變,只要給他時間……

蛇三看到一動不動的楚南,心裡的惶恐卻是越來越強烈,恐怕再過一會兒,他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蛇三催動全身的力量掙扎著,束縛玄陣開始震蕩起來。

不是完整的四級束縛玄陣!

蛇三看到了希望,他的掙扎更加猛烈了,求生的**讓他解封的力量更加狂暴。

楚南心中也是著急,靈玄火爆的融合速度雖然比之前大幅度提升,但依然很慢。

眼見得這不完整的四級束縛玄陣快要支撐不住了,楚南決定攻擊了,靈玄火爆威力小點就小點,只要能重創到他,他一樣得死。

但就在楚南準備發出靈玄火爆時,突然間,一道白影閃現,秋水般的一劍朝著他心口刺來。

楚南心中咒罵一聲,一個移步閃了開來,沒時一掌拍向了這白影。

劍芒四射,楚南的四級束縛玄陣扭曲著消散,而楚南的金剛掌的掌風卻是掃過了這白影的頭套。

「滋啦」

頭套撕扯成了碎片,一頭長發飄揚而出,然後是一張俏臉。

「你走。」女子對蛇三道。

蛇三二話不說,轉身就跑。

楚南卻是怔怔看著女子的臉,而女子卻用一種複雜的目光望著他。

「楚龍就是楚南,原來是你。」女子開口道,她就是在天牢沼澤與楚南有些糾葛的如意。

「薇米。」楚南愣愣道。

如意怔了一下,道:「我不是薇米,我是如意,你不會聽不出我的聲音了吧。」

楚南回過神,這張臉龐,就是記憶中薇米的臉龐,絕不會有錯的,但是顯然,她不記得了,聯想到她在蛇爺的身邊,難道是蛇爺動了手腳?

「你與蛇三是什麼關係?」楚南問。

「合作者。」如意道。

「和他合作,有你後悔的一天。」楚南淡淡道,心中輕輕一嘆,轉身離開。

如意望著楚南有些蕭索的背影,不知為何,心口忽然痛了一下。

……

「嗷嗷。」小灰重新變小了,趴在楚南的肩頭叫著。

楚南卻顯得有些沉默,蛇爺的逃離,讓他感覺到了一種危機感,而如意就是薇米的事情,也讓他一下子難以消化。

薇米是被蛇三販賣了的,她怎麼就成了蛇三的合作者了?她也不記得她曾經叫薇米,也不記得楚南就是她曾經親密的同伴。

蛇三此前來找他時曾說過知道薇米的下落,現在看來他的確是知道,這不就在他身邊嘛。

回到魔鬼城時,魔鬼城的混亂已經漸漸平息,蛇三的勢力被連根拔起,其餘中小勢力的首腦此刻正惴惴不安的集中到了楚門總管事薛斐的面前,請求歸順。

「主人,那又是你的老相好?」妮可見得楚南,快步來到他的身邊,指著不遠處一個窈窕的身影道。

楚南望了過去,正巧那女子也望了過來。

那桀傲不馴的目光立刻讓楚南反應了過來,他訝然道:「陸憐香,你怎麼會在這裡?」

陸憐香目中的激動一閃而逝,她走到楚南的面前,指著小灰道:「是它帶我過來的。」

「有段日子沒見了,倒是沒有想到會在迷霧荒原與你重逢。」楚南有些感慨道,想起與陸憐香一起在秘地時的情景,想起在青鸞學院時的情景,似乎還近在眼前,但事實是日子已經過去一年多了。

「我也沒有想到。」陸憐香道。

「我們找個地方敘敘舊吧,跟我來。」楚南說著,吩咐了妮可幾句,便帶著陸憐香走了。

邪風醉酒吧,邪靈老闆娘看到楚南進來,露出一個親切的笑容:「楚門主,你可是稀客啊。」

「老闆娘,你不如把你的酒吧開到無界之城去。」楚南道。

「這魔鬼城,不是很快就要成為無界之城的一部份了嗎?」老闆娘道。

楚南笑了笑,不置可否,他與陸憐香坐下。

老闆娘上了酒水,便知趣的消失了。

兩人沉默著,似是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楚南打開酒瓶蓋,往嘴裡灌了一口,開口道:「陸憐香,你來迷霧荒原是試煉還是來尋寶?」

陸憐香卸下了面紗,端著一杯酒一口飲盡,噴出一口濃香的酒氣道:「來試煉,同時也是為了逃避追殺。」

楚南一怔,道:「誰在追殺你?」

「左英弘。」陸憐香道。

「他敢?」楚南挑眉,陸憐香的師傅怎麼說也是一位玄王,左英弘就算想殺陸憐香也不會這麼明目張胆吧。

「我師傅被八王爺左向陽暗算,生死不知,左英弘又豈會放過我?」陸憐香壓抑著聲音道,她的靠山就是她的師傅,靠山一倒,不僅僅是外人想殺她,就算是陸家,也欲將她除之而後快,青鸞星省已沒有她的立足之地,所以她一路逃來了迷霧荒原。

楚南伸出手,放在了陸憐香的手背上,道:「你如果不嫌棄,就留下來吧,我的楚門雖然還不算強大,但這裡處於迷霧荒原深處,還是相對安全的。」

陸憐香沒有抽回手,只是有點猶豫。

「靈煙也在這裡,我還希望你能幫幫她。」楚南道。

「啊?謝靈煙,她也在這?我又能幫到她什麼?」陸憐香說著,這一次她抽回了手,彷彿有點作賊心虛一般,她知道謝靈煙出走,但沒想到她還真找到了楚南。

楚南神情凝重,將謝靈煙此時的情況說了一遍。

陸憐香聽完之後一臉震驚,沒有想到,謝靈煙竟然會如此悲慘。她自己不過是臉被毀了,但是謝靈煙的情況比起她要嚴重十倍,全身長滿癩蛤蟆似的疙瘩,試問是她的話,她也受不了。

「怎麼會這樣?知道是誰害的嗎?」陸憐香問。

我在古代當夫子 「她不肯說,我猜就是謝騰空。」楚南冷哼一聲道。

「謝騰空?也不是沒有可能。」陸憐香輕嘆一聲,謝騰空性情大變,早已不是原來的謝騰空了,他能做出這種事也不是不可能。

「我留下。」陸憐香接著道,她知道楚南的意思,無非是讓她寬慰謝靈煙,同是天涯淪落人,她的勸說估計會比別人都有用。

「謝謝,你能留下,不僅對靈煙有好處,對我求賢若渴的楚門也是大有助益啊。」楚南笑道。

陸憐香看怪物似的看著楚南,道:「以前我就知道你不簡單,但沒有想到你能做出這麼大的一番成績,你的那些手下,哪一個都是難得一見的天才,真不知道你怎麼讓他們心甘情願的留在你身邊效力的。」

「哈哈,這就是魅力。」楚南厚臉皮的笑道。

「我倒覺得他們是被你連哄帶騙給騙來的。」陸憐香道。

「這也是一種能力嘛,要不然別人怎麼哄騙不來呢?」楚南笑道。

這時,陸憐香似乎想到了什麼,道:「你其它的能力不知道,但你哄騙女孩的能力我倒是十分佩服,星辰角白岩城的杜克家族你知道吧。」

楚南訝然看著陸憐香,道:「你到白岩城?是不是見到杜克家族的黑寡婦或者是她的女兒絲絲了?」

「果然,你還真是一禽獸,母女倆你都下得了手?不過,也托你的福,杜克家族的大小姐幫我驅除了追蹤印記,讓我甩掉了蘇皓。」陸憐香道。

「又是那丫頭胡說八道的吧,我充其量就是使喚了她們,算了,這事越描越黑……你剛剛提到了蘇皓,他追殺你追殺到了迷霧荒原?我記得他不是你的對手吧。」楚南提及蘇皓,皺起了眉頭。

「那是以前了,他現在覺醒了聖脈,早已經踏入了玄將境界,實力強悍,七級玄將都曾敗於他手。」陸憐香道。

「是嗎?倒是想會一會這偽君子。」楚南冷笑道。

就在這時,邪風醉酒吧的門被推開,籠罩在斗篷里的謝靈煙走了進來,她看到陸憐香不由一怔,還真是巧,之前她還請求鶴婆婆救了她,沒想到又在這裡相遇了。

「陸憐香。」謝靈煙開口道,聲音清脆悅耳。

「謝靈煙……」陸憐香這才聽出了謝靈煙的聲音,站了起來。 ?陸憐香給人的印象一直都是倔強,冷傲,從身到心都覆蓋著一層厚厚的硬殼,殼上還有尖刺,讓人輕易不得接近。

謝靈煙卻是淡然的性子,她不會輕易對人亮出她的獠牙,但她的客氣與生份卻足以令人望而卻步,她的疏離是柔和的。

兩女都是那種不好接近的性子,之間在青鸞城兩人也沒有什麼交情,但奇怪的是,在這迷霧荒原,她們一見面卻是相處份外默契,讓楚南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有些不解。

女人間的友情有時挺奇怪,也挺微妙的。

無論如何,在楚南看來,這是一件好事。

就這樣,楚門以橫掃之勢,在許多人都沒來得反應的情況下,就已經將魔鬼城納入了版圖中。

原本任誰都以為,楚門受制於魔鬼城的時間將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畢竟魔鬼城有三大玄王威懾,就連星辰角這樣的聯合大勢力都不敢將觸手伸到魔鬼城來,但誰能想到竟然會讓楚門這樣一個才創建一年的勢力做到了。

就在一夜之間,魔鬼城變天了。

豪娶腹黑新妻 楚門爆發出來的戰鬥力,令所有人為之震憾,楚門刑堂,殺堂與暗堂三大堂的威名更是深入人心,相反,總管事薛斐,之前赫赫威名的半面屠夫卻似乎變得低調。

這一戰過後,還在望風的周邊各大中小勢力紛紛識相的向楚門投誠,他們將底下人馬聚集起來,經由楚門挑選,選中的打散加入楚門或者楚門營衛,其餘不堪大用的,全都就地解散。

不過,楚門在無界之城各個方面都需要用到各種人,這些人只要肯干,也不愁生存不下去。

有些人在剛剛被楚門勢力管轄時可能會不習慣,他們習慣了無序混亂的生活,在條條框框下自然就不太適應,但是他們很快會體會到其中的好處,想想,本來在外面就是提著腦袋賣命,回來后還要提防這提防那,長期以往,很多人心智精神都會受到影響,而他們可以在一個安全的環境下放鬆身心,能夠很好的讓精神與身體恢復到巔峰的狀態。

所以,楚門的制度和規矩受到越來越多冒險者的支持,在這方圓千里內,楚門氣候已成。

楚南閉關三日,他的丹田玄陣在對付蛇三時發揮了不小的作用,但是,這束縛玄陣卻並不算完整的,他精簡了一些玄力線條,令之更簡便,但同時威力與持續時間就打折了。

在修鍊室里,楚南主要是針對丹田玄陣進行改進與完善,此後楚門面對的衝突會越來越激烈,身為門主,他的實力代表著整個楚門的檔次,所以他無時無刻都要記住提升自己。

「還是不夠精準,不夠精準就代表著無法將四級束縛玄陣布置到完美的地步。」楚南睜開眼睛,苦思而不得其法,能做到像現在這樣,他耗費了不知多少精力。

精準……

要是能定位就好了,玄力線條有參照物來定位,那就好辦多了。

就在這時,楚南似乎想到了什麼,目光一亮。

對了,混沌丹田裡那些金色的光點,他完全可以用那些金色的光點來定位。

楚南立刻開始進行嘗試,一根根玄力線條在混沌丹田裡成形,其間與一些金色的光點作為聯結點或者參照物,在這樣的情況下,即使一些複雜的玄力線條也一根根形成,與實際的玄陣完全沒有偏差。

楚南心中大喜,他知道,他已經找到了正確的方法。

事情有時候就是這樣,找對了方法,就會發現太簡單了,找不到方法,你可能一世都要受困於此。

沒過多久,完美的四級束縛玄陣在混沌丹田裡凝成,隨時可以釋放出來制敵。

現在四級束縛玄陣的方法找到了,就剩下靈玄火爆了,玄力與靈火完全的融合還是比較慢,正面應敵,這是一個無法忽視的缺陷,但是一旦使出,它的威力卻是毀滅性的,就算是九級玄將,估計也沒幾個能挨得住的,就算挨住了,也受創不輕。

這種方法也不能強求,說不定什麼時候也像丹田玄陣一樣,靈光一閃就解決了。

楚南出了修鍊室,小灰電射而來,趴在他的肩上,親熱的直蹭他的脖子。

「癢死了,小灰,你這麼熱情一定有目的,說吧,想幹什麼?」楚南笑著拍了拍小灰的腦袋道。

「嗷嗷嗷……」小灰叫著直立起身子指手劃腳,目光流露出垂涎之色。

「美酒?真沒有了,我留在空間戒指里的不過三五瓶,這麼久了,哪還有剩啊。」楚南連連擺手,要說來到迷霧荒原后什麼都還好,唯一就是美酒根本找不到,這裡所謂的美酒比起之前在青鸞城裡小灰偷來的美酒相比,簡直就如同餿水。

小灰低垂著腦袋,無精打采,這麼久了,它是多麼懷念青鸞城中肆無忌憚把美酒當洗澡水的日子啊。不過它可不知道,那段日子,青鸞城的美酒收藏者們幾乎都要跳樓了。

待得小灰離開,楚南突然渾身不得勁,那酒蟲也被它給勾了出來,雖說他喝邪風醉也行,但真正的美酒可不是邪風醉能比擬的。

四下張望著,楚南做賊似的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一個一尺高的玉瓶,打開瓶塞,頓時,濃郁醇厚的酒香味便飄了出來。

楚南美美的啜了一口,頓覺口舌生津,渾身被酒香繚繞,靈魂都似要騰雲駕霧而去,這一年多來,他隔段時間才品嘗一二,現在也只剩下這半瓶了,似乎還是小灰從謝騰空的星殿中挖出來的。

唉,還真是有些對不住小灰。

「嗷嗷……」就在這時,小灰憤怒的叫聲響起,它化為一道銀光朝著楚南手中的酒瓶撲來。

此時的小灰,不是老鼠,而是一隻老虎。

薄情女王的絕世寵 楚南趕緊灌了一大口,才任由小灰將酒瓶奪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