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荒古殿受了詛咒,這事非常隱密。

就是蠻荒古殿中的人,都沒有幾個知道。

但現在,連龍象山的人都知道。

根本不用想,蠻荒古殿必然出了內奸。

只是,周其敢如此肆無忌憚的說出來,顯然是有恃無恐了。

「我怎麼知道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蠻荒古殿根本沒有選擇!」

周其囂張無比的開口道。

江寂塵一直沒有說話,一直只是冷眼看著。

但看到紫雨夢受欺負,他不得不站出來。

他踏前一步,淡淡地看著周其道:「是沒有選擇么?那也是你自以為是罷了!」

「我敢跟你打賭,殿主一定不會答應,一會,你父親就會來喊你回家吃飯了。」

紫雨夢本來內心慌亂、不安。

此時聽到江寂塵的話,不由得「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一下子間,沖淡了內心的慌亂與不安。

反之,周其聽到江寂塵的話,臉色難看到極點。

這個垃圾,竟然敢拿他來開玩笑,他一定要狠狠的教訓、羞辱他。

周其冷冷地盯著江寂塵道:「賭什麼?」

江寂塵平靜且自信地道:「你想賭什麼就賭什麼,反正,你都是輸的!」

此時,江寂塵要為紫雨夢出頭,所以,他不需掩飾,顯得很高調。

言語之間,顯得極度的霸氣。

周其自然臉色難看、心中憤怒,若不是在蠻荒古殿中,他絕對出手,一巴掌拍死這個連大帝者未入的垃圾。

他狠狠地道:「你能來這裡,必然也是一個煉藥師,那我們就在葯庫里進行一場煉丹賭鬥!」

「賭注是一條胳膊,敢不敢接?」

然而,周其的聲音剛落,一道威嚴的聲音傳來道:「其兒,隨我回龍象山!」

聲音落下,葯庫中出現一群人。

蠻荒古殿殿主、白鬍子老者赫然就在其中。

而此時,蠻荒古殿殿主與一個金袍中年人並列,同步走來。

剛剛說話的,也正是這個金袍中年人。

「爹,你來得正好,我正要與此子進行一場煉丹比斗!」

「輸者,永久斷一臂!」

周其此時開口道。

那名金袍中年人,正是龍象山山主,也即是周其的父親周正。

周正皺眉道:「這裡不是龍象山,豈容你放肆,快跟我回去。」

然而,周正聲音一落,與蠻荒古殿主一起前來的一名老者開口道:「周山主,周其是我徒兒,也算是自己人!」

「無妨,就讓他們賭鬥一場如何?」

「說來,我蠻荒古殿,也好久沒有這麼熱鬧過了。」

周正道:「天方藥師說的有道理,不知殿主意下如何?」

這時候,龍象山山主突然開口問蠻荒古殿殿主紫亦凡道。

此時,明眼人都可以看出,天方與周正完全是一唱一和。 ?江寂塵可以感受到龍象山主周正與蠻荒古殿首席煉丹師天方以審視的目光看著自己。

若是一般的修士,在這樣兩位大人物的目光下,恐怕早已經站不住。

但江寂塵,自然不會受的一絲的影響,一臉的淡定從容。

這讓周正與天方,眼中不由得閃過一絲異色。

蠻荒古殿殿主紫亦凡這時道:「賭鬥之事,就看當事人的意願了!」

「他們願意,自然就可以開始!」

周其大喜道:「多謝殿主成全!」

隨後他盯著江寂塵道:「小子,你可敢應戰?」

江寂塵淡淡地道:「你這麼想斷臂,那就如你所願!」

周其狠狠地盯著江寂塵道:「口舌上就讓你囂張一會,一會斷臂,希望你還能說出這樣的話!」

天方藥師這時候站出來道:「既然是比斗,就要有比斗規則!」

「葯庫靈藥,可以任意取用,然後就用同樣品質的丹鼎煉製幻靈丹!」

「誰煉出的幻靈丹所需要的靈藥種類越少,品階越高,就算勝出。」

其實,但凡有常識的修士,都知道幻靈丹是頂級煉丹師比賽的專用丹藥。

幻靈丹,據說有無數種煉製的方法,幾乎每一個人煉製的方法都不一樣,當真是千變萬化。

而幻靈丹的品階則分九階!

傳說中的記錄是有煉丹師,以一百種靈藥煉出九階完美品的幻靈丹。

只是,這樣的煉製丹方只在傳說中,根本無人可以得到。

就算得到了,也只是記錄了所用的靈藥名葯。

其實,幻靈丹的煉製很玄妙,因人而異。

所以,可以記錄你所用煉丹的種類、名稱、用量,但無法記錄下煉製的手法、火候控制等。

「你們,有無意見?」

最後,天方藥師開口問道。

「沒有!」周其應道。

江寂塵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

隨後,二人各自走到一口丹鼎處。

「寂塵大哥哥,加油哦!」

紫雨夢此時喊道。

這自然讓周其更加的不爽。

「哼,一會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才是真正的煉丹術。」

「你這種垃圾,根本不配站在這裡!」

周其冷冷地道。

說話之間,他已經幻動雙手,深紫色的丹火浮在手心上。

然後,他神念控制,丹火便自動的飄到丹鼎之下。

「金月花、銀龍草、靈鳴竹,來!」

隨後,周其輕喝一聲,對著葯庫四周的藥箱一點。

緊接著,三樣靈藥自動從藥箱中飛出,飄落在丹鼎中。

「兩分火,十息!」

周其此時的動作無比嫻熟,如同行雲流水,有大宗師的風範。

十息之後,周其又對著葯庫四方一點道:「地靈泉、血心藤……來!」

「三分火,七息!」

…….

一邊,天方藥師點點頭道:「不錯,周其本身擁有紫龍丹火,天賦還在我這個師尊之上,將來大有可為。」

「而且,他的幻靈丹煉製之法,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極限煉製之法?」

看到後面,天方藥師不由得吃了一驚道。

周正點點頭,得意地道:「其兒曾無意間得到了這門幻靈丹的煉製丹方,雖然沒有煉製手法,但通過他自己摸索、練習,他已經可以達至傳說之境,也即是以一百種靈藥,煉製出幻靈丹。」

「雖然幻靈丹沒有達至傳說中的九階完美品,但也達至了九階極品!」

一眾人,聽到周正的話,都感到極度的震撼。

「什麼,周其竟然通過摸索、練習,掌握了這種極限的幻靈丹煉製之法?」

「太驚人了,若是如此,江寂塵根本沒有一絲的勝算。」

「又一名絕世丹師要倔起了,這是我們蠻荒世界之福啊。」

周正身後的一群龍象山強者,此時紛紛驚嘆道。

唯有蠻荒古殿的一眾人,臉色很難看。

但是白鬍子老者和紫亦凡很平靜,神色淡然。

「咦,江寂塵為何還沒有開始?」

但這時候,忽然有人開口道。

眾人的目光被吸引過去,發現江寂塵果然站在丹鼎邊上,閉著雙眼,一動不動。

「哼,裝神弄鬼罷了,他難逃斷臂的下場。」

「確實,敢跟我們少主搶女人,他是找死。」

之前隨周其一起進來的一群修士,此時冷冷的嘲諷。

紫雨夢,此時很緊張,在為江寂塵擔心。

而這一刻,周其成了稱讚的對象,江寂塵則成了被嘲諷的對象。

哪怕是蠻荒古殿的人,都沒有幾個看好江寂塵。

畢竟,周其用的是傳說中的極限煉製之法。

江寂塵無論如何,都根本沒有一絲的機會超越。

時間流逝,一柱香之後,江寂塵依舊閉眼站在丹鼎前,一動不動。

但這時候,周其卻已經完成了幻靈丹的煉製。

此時,一顆閃爍著夢幻般色彩的靈丹飄到周正、天方藥師、紫亦凡面前。

「幻靈丹已經成,請師尊、殿主、父親過目。」

周其自信十足的開口道。

此時,他已然覺得自己勝了,根本不需要再比試。

「哼,江寂塵,敢與我周其搶女人,我一會慢慢的折磨死你。」

「這一次先斷你一臂,下一次就斷你一腿,直至斷盡你五肢!」

周其心中暗暗地道。

而這時候,天方藥師已經雙指捏住了幻靈丹,仔細的觀察著。

「如夢如幻,千變萬化,這是一顆九階完美品幻靈丹!」

「用藥一百種!」

這時候,天方藥師的聲音都有了一絲絲的顫抖。

眾人聽了,也感到不可思議,以為聽錯了。

周其,竟然已完全達至了傳說中幻靈丹的煉製極限。

太驚人了,讓人感到難以置信。

周其的父親,周正此時笑呵呵地道:「之前說我兒煉製出九階極品幻靈丹,那是十年前的事。」

「想不到,十年之後,其兒竟然已經可以煉製出九階完美品的幻靈丹。連我這個做父親的都出乎意料,哈哈……」

周正此時很得意,目光有意無意的看著紫亦凡。

只是讓他有些失望的是,紫亦凡神色平淡,未有一絲的變化。

此時,周其開口道:「師尊,那麼,這場比斗已經該有結果了吧?」

天方藥師道:「毫無懸念!」

Leave a Comment